•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川普:拜登若是共和黨人 或已坐上死刑電椅了

文化 怡君 2个月前 (09-25) 51次浏览

美國媒體日前爆料美國總統川普施壓烏克蘭調查競選對手拜登川普9月23日再次回應,並抱怨了美國媒體的雙重標準。

川普:拜登若是共和黨人 或已坐上死刑電椅了

當被問到是否施壓烏克蘭調查最大競選對手拜登(Joe Biden)時,川普予以否認。還有記者問:“你是否對烏克蘭領導人說,他們必須調查拜登和他的家族,他們才能獲得援助?”川普連連否認。

川普還說,拜登非常不誠實,拜登要求烏克蘭解僱一名調查他的兒子的檢察官,否則不給烏克蘭120萬美元援助。你們這些假新聞媒體不報道這些。川普還說:“他的兒子從烏克蘭獲得了多少錢財呢?他的兒子又從中國獲得了錢財呢?”

川普還說,這是恥辱。拜登和他的兒子非常腐敗。但是假新聞媒體不想報道這些,因為他們是民主黨人。如果一個共和黨人做了拜登所做的事,說了拜登所說的話,他現在可能已經坐上死刑電椅了。川普還指責現場的記者說:“看看這雙重標準,你們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

近日,包括《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在內的多家美國媒體報道稱,川普2019年7月曾在一次通話中,先後8次向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施壓,敦促該國調查2020年民主黨總統熱門候選人拜登的兒子亨特(Hunter Biden)。在拜登任副總統期間,亨特是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的董事。

希望之聲6月22日編譯報道,拜登兒子的生活和買賣可能會砸了拜登的“白宮夢”。

亨特因為他的特殊身份、他的私生活和私人生意而經常見諸報端。本月早期他剛剛出了個大新聞:在跟他的寡嫂海莉–拜登(Hallie Biden)分手幾個月後,又跟一個認識不長時間的南非女郎結了婚。而本周,紐約郵報又爆出阿肯色州的一位女士說他是她孩子的父親。福克斯新聞戲稱:他比老拜登“上的頭條還多”。

亨特–拜登生活較隨意。2014年,他因毒品檢測不合格而從海軍退役。2017年,在結婚20年之後,他跟老婆凱瑟琳(Kathleen Biden)離婚,在離婚的過程中,凱瑟琳爆出他花錢買毒品和招脫衣舞女。他的哥哥2015年因病去世。有傳言說他從2016年起就是他的寡嫂的“夥伴”,一直到數月前分手。上周,阿肯色州28歲的羅伯茨(Lunden Alexis Roberts)女士提交了一份請願書,稱她2018年8月生下了她和亨特的孩子,她要求法庭核實亨特是孩子的父親,並要求亨特提供孩子的生活費和醫療保險。

亨特的私生活令一些人興奮,另外一些人則對他的私人生意、特別是在他父親任副總統期間的事很感興趣,因為任何事都有可能嚴重影響他父親拜登的“白宮夢”。拜登的競選團隊對亨特在烏克蘭,特別是對亨特在烏克蘭的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角色和他在中國大陸的企業任職的事守口如瓶。

在2014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Crimea)期間,特別是在奧巴馬總統考慮採取措施的時候,亨特–拜登任Burisma Holdings能源公司的董事。

拜登在一個智庫(國際關係委員會)的座談中誇耀自己在處理與烏克蘭的關係中,如何利用60億美元貸款額度做槓桿,讓當時的烏克蘭總統開除了一個檢察官。在座談中他描述當時很強硬地告訴當時的烏克蘭總統:如果不開除那個檢察官,60億美元貸款額度就沒有了。他只給烏克蘭總統6個小時的時間考慮。結果,烏克蘭總統以該檢察官打擊腐敗不利為借口解僱了該檢察官。

網路時政媒體“國會山”(The Hill)4月初發表的署名所羅門(John Solomon)的評論文章稱,拜登誇耀自己的時候,沒有提到一件事:被解僱的烏克蘭檢察官舒金(Shokin)當時正領導一個針對Burisma Holdings能源公司的腐敗問題的調查。

所羅門說,根據美國的銀行記錄,亨特在美國的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在2014年春到2015年秋期間,每個月定期從Burisma Holdings收到16萬6千美元。而在該時間段中,拜登正好負責處理烏克蘭與俄羅斯的緊張關係。

根據烏克蘭高級官員給所羅門提供的文件,當時烏克蘭總檢察長已經立案,準備調查Burisma Holdings。而舒金書面告訴所羅門:他已經制定了詳細的調查計劃,準備對董事會的所有人,包括亨特–拜登採取包括審訊在內的一切手段。但他說,烏克蘭也是實行無罪推論的國家,在證實一個人犯罪之前他無法認定該人犯罪。

亨特–拜登在中國大陸的生意也頗引人注目。美國廣播公司(ABC)證實,到目前為止,亨特在中國大陸的投資活動中依然相當活躍。亨特2013年跟著父親出訪中國大陸並在中國大陸建立了一個預期籌資15億美元的合資企業,叫做渤海華美基金(Bohai Harvest RST),亨特在該公司任董事,目前他在該公司有投資43萬美元。

“我從未跟我父親談論過公司的生意,或者我的國外的工作,任何猜測皆屬不實。”亨特在給ABC的聲明中說。

新唐人電視台報道,6月3日,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在參加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 CPDC)國會山研討會時披露,美國前副總統拜登涉嫌向中共監控公司投資巨款。

他質疑,民主黨民調領先的總統候選人拜登,和中共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利益關係。

“拜登的所作所為最令人震驚。”“他不僅要回答美國人民的問題,他也需要向中國人民回答:為何他或者他的家庭從一家私募股權基金公司拿了15億美元去投資?為何他們將這筆錢投資在這些(生產)監控(設備)的公司上?”班農說。

他表示,有必要弄清這筆錢的來龍去脈,“我們必須知道他作出了怎樣的妥協,我們必須知道他們拿了多少錢,我們必須看到那些文件,必須從頭開始查。”

“他(拜登)的兒子完全沒有能力來經營一家私募基金公司。你們都知道籌集那些資金是多麼的難。這需要多年的經驗。”

他質疑,拜登捲入了南中國海的島嶼爭議中。他說,“那些(南中國海的)島嶼是21世紀的慕尼黑。”

他表示,駐守在那裡的航空母艦,允許中共官員在那裡標線(劃定區域),然後(中共官員)說,“這是區域海,這是我們的。”

“拜登去了那裡。”“當(拜登)他們從中國共產黨、從中國銀行那裡拿了現金後,拜登以其它方式看待(南中國海的)ID歸屬問題。”班農說,“要知道中國銀行不像其它的G20國家(的銀行),它不是獨立的。”

“他們要給亞洲的韓國人、台灣人、新加坡人、日本人⋯⋯製造更多的問題。”

來源:阿波羅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川普:拜登若是共和黨人 或已坐上死刑電椅了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