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香港“勇武派”:我們不認同中共而非中國…

文化 志豪 3周前 (09-28) 19次浏览
更多新聞請進入“占中專題”專題頁麵

     
 香港過去三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采取有限度武力對抗的“勇武派”年青人,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香港警方和中國政府以“暴徒”稱呼他們。本台記者在香港采訪了兩位“勇武派”的年輕人。他們表示,自己所不認同的並非中國,而是共產製度。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抗議群體被劃分為“和理非”,即和平理性非暴力,和所謂“勇武派”。和香港警方的直接對抗,幾乎都是這些勇武派在進行。

  還在職業專修學校的阿欣,今年剛剛16歲。她原本隻是一個普通的香港年青人,但今年6月12日的遊行經曆,把她變成了一名勇武派。

  “突然有一個帶著黃色頭盔的男孩,頭上全是血,倒在我身邊。我當時心裏想,警察應該保護市民,為什麽對我們使用這樣的暴力?從那一天起,我決定不再做和理非。”

  今年22歲的大學生阿樂,則是因為當局對香港市民和平理性的訴求置之不理,而成為了勇武派。

  “和理非的做法,都是集會、靜坐,但警察的暴力越來升級。所以我們也要有武力,保護這些和理非。”

  阿樂介紹說,勇武派由香港的年青人自發形成的抗爭小組,早期多是人數十多人小型團體的分散行動,但逐漸各個小組也形成了相互協調的方式。在抗爭中,阿樂小組成員也曾有人被捕。阿樂說,被捕的手足遭到警方虐待,被拘捕時受傷流血不止,但四個小時之後才得到簡單治療。

  16歲的阿欣身材嬌小,讓人很難與激烈抗爭的勇武派聯係起來。她主要的工作之一,是在最前線熄滅警方的催淚彈。

  “最簡單的就是用水澆上去,或者把催淚彈夾到有水的盒子裏。也有人用網球拍,把催淚彈打回去。”

  阿欣說,她本人也曾多次被催淚彈直接擊中身體,也曾被警方的胡椒水射中。她說,胡椒水在皮膚上可以殘留三四天無法洗幹淨,那種疼痛難以描述。

  她的家人原本支持她參與示威活動,但隨著警方鎮壓力度日益加大,家人開始反對她在街頭的行動,目前她已經搬出去。

  過去三個月的抗爭運動中,黑衣黑褲,黑罩遮麵,黑色頭盔和防毒麵具,已經成為香港“勇武派”的標誌。當勇武派年青人出現在公眾場合,市民常報以掌聲,或以擁抱等方式表達鼓勵及支持。阿樂說,最讓他感動的,正是獲得市民的支持。

  “有天,我和同伴在海富中心穿戴裝備。有一大批市民,很多都有白發了,他們過來叫我們小心,說著說著就哭了。還擁抱我們,讓我們小心。當時我也想哭,但我不能哭,因為如果我哭他們會哭得更厲害。但我心裏非常感動。”

  過去三個月港人的抗爭,是由港府強行推動“引渡條例修訂”引發的,然而阿樂認為,港人抗爭的目標並不僅於此,而是要爭取一個真正的“一國兩製”。

  “我們需要一個自己選出來的特首,因為這樣港人才是他真正的老板。這是重中之重。”

  雖然都在九七之後才出生,但在身份認同方麵阿樂和阿欣都堅持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阿樂表示,香港年青人的這種態度,是因為他們不認同中國大陸的共產極權製度,而非不認同中國。

  “不是因為有中國香港才變差,而是有共產黨香港才變差,這是很明確的。”

  隨著抗議民眾和警方的對立日益嚴重,當局將勇武派稱為暴徒,視為頭號打擊目標。阿樂表示,他們已經發現有警方人員試圖混入勇武派的小組當中,來自警方的內部消息也證實,當局將打擊勇武派作為最重要的工作。

  麵對越來越大的壓力,阿欣表示絕不退縮放棄,希望能為香港爭取到一個更加光明的未來。

  “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既然出來,就是以死相拚了。”

中華文化新聞網:香港“勇武派”:我們不認同中共而非中國…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香港“勇武派”:我們不認同中共而非中國…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