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傳良再爆:中國民企崩潰 地方債台高築

經濟 雅婷 3周前 (09-11) 24次浏览

李傳良再爆:中國民企崩潰 地方債台高築

黑龍江省雞西市前副市長李傳良表示:「全國,尤其是東北,各級政府都瀕臨破產,政府債務都高達上千億、上百億(人民幣,下同),只是不說。」面對窘迫的財政漏洞,中共官員只能用新貸償舊債來掩蓋實情。

糧食危機浮現還在「和諧」

儘管中共仍對外大力宣傳「一帶一路」、「厲害了!我的國」,但中國經濟下滑、糧食危機浮現已是難以瞞騙的事實。李傳良表示據其不完整的訊息所知,東北農民今年種的糧早早都已被定下來了,他說:「不是因為五常大米好而買不到啊!是還沒有收成就被先訂走了,這就是一個很明顯的屯糧現象。」

但是更讓李傳良擔憂的是:中共仍然不斷創造「和諧」的氣氛,仍在掩飾中國經濟嚴重下滑、地方民營企業幾乎崩潰、民不聊生等真實情況。

他表示,現在很多中國的公務員工資都開不出來;低保戶、救濟戶、民政貧困戶等弱勢群體的救濟金,幾乎都被拖欠;下崗工人連最低生活基本工資都沒有。他說:「年輕人交的保險都給老人開支,年輕人完全沒有,在中國看病難、看病貴,這些問題都非常嚴重。」

從上到下腐敗民營經濟幾全毀

中國坊間流傳「國內投資不過山海關」,為何中國東北老工業基地難以發展?

李傳良認為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中共體制從上到下都腐敗,他詰問:「如果地方黨的一把手,要你送禮,你不送禮就找個理由抓你,你要怎麼做生意?」

2008年10月,黑龍江伊春市當地著名企業家馮永明因貪污等罪遭扣押,經過長期訴訟,2011年1月黑龍江省伊春市中級法院一審做出判決:馮永明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他的兩位兄弟馮開明、馮志明也被處以無期徒刑;三兄弟均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全部財產。

李傳良表示,這就是中國民營企業家在中國的真實下場:全家遭殃。馮永明的「光明家具」公司,曾提供地方上萬人的工作機會,每年交稅上億,但當時的伊春市委書記許兆君(後曾任雞西市市委書記)想要侵吞其財產,就用了偷漏稅、非法經營等名義抓捕沒收「光明家具」。

經過多年訴訟,馮家也沒告倒政府,最後資產被輕易拍賣。李傳良說:「這些(資產)被拍賣了,誰去買了?都是被抓人的人買走了。」據其所知,許兆君透過一個深圳朱姓商人買走了「光明家具」。

因為中共官場的各種潛規則,導致民營企業難以發展。李傳良說:「民營企業幾乎沒有了,都不敢做了。中國的民營經濟幾乎毀滅了。」目前中國遭遇的經濟危機,問題源頭仍是中共體制,只要機制一改天地寬。

地方經濟問題癥結:弄虛作假

李傳良總結中共地方經濟問題癥結在於:弄虛作假。

他說:「一切數字都是虛了,官員好大喜功、虛假觀念造成虛假的工業區、開發園區,很多地方開發區都是鬼城。」這是國家最大的浪費,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也沒人敢去說,看出問題來了以後也是睜隻眼、閉隻眼。

他曾調看過東北各地方財政資料,發現各級城市債務,每個小縣城的舉債都是三四十個億,最後都變成壞債,只能借新貸還舊債,最後還要全民承受惡果。李傳良說:「宏觀調控也不行,該漲的還漲,該降的沒降,老百姓都不知道為什麼倒楣遭殃。」

據李傳良所知,東北的每個地級市少則都有一百多億的債務,大的約是三四百億債款,再大的有上千億的債務,幾乎全是這樣。他分析原因,還是因為中共官員為了搞政績沒有錢,所以「掙錢搞開支、融資搞建設」,完全不顧及民生需求,也不在乎地方的收支平衡。

李傳良認為目前中共提倡的「地攤經濟」是飲鴆止渴的辦法,雖然可能解決部分眼前問題,但解決不了長遠的中國經濟崩盤,他說:「外面的世界都被堵死了,中國怎麼內循環?沒有創造力、經濟沒有源泉怎麼發展?」

共黨體制為監控利益鏈腐敗無解

中共於今年4月發布要在中國推行數字貨幣「試點」;8月初,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和中國農業銀行等四大國有銀行,在廣東深圳等幾個主要城市進行大規模的數字貨幣測試;8月中旬,中共更突然加快速度,要求在全國推廣。

李傳良認為中共推行數字人民幣(DC/EP),表面上是具備數字貨幣(DC)和電子支付(EP)等便利性,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為了監控,他說:「就是繼續監控你,健康碼、天眼、地網,在中國沒有人權、自由。」這個貨幣沒有國際加密貨幣的特點,沒有匿名也沒有安全特徵。

歸根結柢,中國的經濟問題還是因為中共體製造成的。他說:「國家以黑掃黑,以腐反腐,有的人是真黑、有的是假黑,有的人是真腐、但也有假腐。」中共從上到下都是利益鏈,沒人敢去戳破,也沒人敢去監督、查核。

無人說真話:許兆君貪腐案例

李傳良表示許兆君家族轉移了上億資金到海外,雖被舉報但也沒人實際調查。因為他上面還有高官護著,前黑龍江省委書記王憲魁、前全國政協黨組書記賈慶林都是許兆君的保護傘。所以許兆君的兒子可以用不到兩百萬成本買入紅酒,再用兩千多萬賣出,典型的硬買硬賣;他的家族在北京有若干套房子,其中一套市價約七千多萬。這些數字都很好查核,但就是沒人敢去查、去管。

李傳良曾將許兆君貪腐的情況上報組織,但最後許兆君卻沒有獲得應有的處分。他說:「一開始上面都談得很好,還說如果有人恐嚇你跟上級說。我們跟誰說?我不是不呼籲,體制內呼籲沒有用啊。」據李傳良保守估計,許兆君家族至少有幾十個億,但調查結果卻是只是貪污幾千萬,所以明顯是「酌情」從輕處分。

李傳良認為類似許兆君這樣的中共黨員,就算離職、退休,在地方仍有盤根錯節的勢力,所以儘管被抓捕了,還是有能力可以指揮其他在職人員。李傳良說:「沒人報、不給報。我當時是副市長實名舉報也被壓下來了,我反映了也沒有結果。」儘管最後許兆君的確是被查了,但也是蜻蜓點水的處罰。

李傳良說:「一個國家政黨、政府不讓人民說真話,那就沒有希望了。如果我可以發聲,有呼籲的地方,我不會逃出來的。」中國目前的狀況就是暗潮湧動,人們完全不敢說話,然而,想說話的人卻很多。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李傳良再爆:中國民企崩潰 地方債台高築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李傳良再爆:中國民企崩潰 地方債台高築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