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C919客機交付困難 主要供應鏈來自美國

經濟 雅雯 2周前 (09-15) 39次浏览

中共C919客機交付困難 主要供應鏈來自美國

中共的C919客機仍未能交付使用。近日有美國華府顧問表示,能讓中共所謂「國產」飛機起飛的技術和設備都來自西方,尤其是美國。

中共頻繁宣稱科技自主,要搞「大飛機」計劃,但目前仍只停在宣傳環節,中共的C919客機仍未能交付使用。近日有美國華府顧問表示,能讓中共所謂「國產」飛機起飛的技術和設備都來自西方,尤其是美國,考慮到這些技術可能被中共用於軍方,西方國家正在審慎對待。

中共原來稱2014年進行C919客機首飛,2016年交付使用,但實際上一拖再拖。首飛從2014年推遲到2015年、2016年,最後於2017年5月進行;中共官方稱2021年交付使用。

美國之音9月14日引述航空業分析機構Endau Analytics創辦人舒庫爾·尤索夫(Shukor Yusof)的分析表示,C919明年交付的目標極具挑戰性。

他說:「我認為現實地說,C919的交付可能是2022年——如果他們能把交付日期提前到2021年底之前,那算是非常幸運的。別忘了,他們非常依賴西方的供應鏈,來自歐洲和美國的很多第三方供應商。而且隨著新冠疫情持續時間越來越長,我認為延遲是不可避免的。」

中共C919主要技術和設備來自美國

C919是中共「大飛機」國產計劃的一部分,中共工業和資訊化部部長肖亞慶近日稱,「要把中國的『大飛機』事業『搞上去』。」

中共官方媒體稱,C919實現了近60%的國產化率,並將力爭最終實現100%的國產化。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商務和經濟高級顧問兼理事會主席甘思德(Scott Kennedy)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直接否定了中共大飛機全面國產化的前景。「C919客機只是名義上的中國飛機,所有能讓這款飛機飛起來的東西都是西方的;它的供應鏈也不能稱作全球供應鏈,實際上是一個西方的供應鏈,並且主要是美國的供應鏈。」

在C919客機之前,中國於2016年投入營運了支線飛機ARJ21。甘思德表示,C919和ARJ21一樣,在機身、零部件方面,比如輪胎、起落架、發動機,基本上都是從西方進口、在中國組裝的。ARJ21的框架基本上就是麥道MD-80飛機。

據悉,C919使用的LEAP-1C發動機由美國通用電氣和法國賽峰公司合資的CFM國際公司研發生產;美國通用航空集團(GE Aviation)提供C919的核心航電系統、顯示系統、機載維護系統和航電系統綜合服務。

美國派克漢尼汾公司(Parker Hannifin)旗下的派克宇航生產C919的飛機液壓系統、主飛控作動系統、燃油系統和油箱惰化系統;霍尼韋爾(Honeywell)提供C919飛行控制系統、機輪和剎車系統、輔助動力裝置及導航系統。

美國漢勝公司(Hamilton Sundstrand)研製C919電源系統;穆格公司(Moog)參與提供C919高升力系統;羅克韋爾柯林斯(Rockwell Collins)與多家中國公司合資,研製C919的生產綜合監視系統、通信與導航系統和全動模擬機。

基於安全考慮西方國家將重審航空技術供應

甘思德表示,中國(中共)在2008年、2009年開始尋找C919的潛在供應商,但隨著中國(中共)推行軍民融合計劃,民用與軍用的界限也發生了變化,西方國家政府可能會重新審查美國和西方供應商承諾提供給C919的技術,可能認定這些技術會幫助中國(中共)軍事發展。

今年初,美國政府曾考慮停止向CFM國際公司發放向中國出口LEAP-1C發動機的許可證,也考慮限制通用電氣為C919提供航空電子系統的出口。

當時中國航空工業發展研究中心高級工程師陸峰說,「此時停止供應發動機,無異於釜底抽薪」。

蒂爾集團副總裁、航空分析師理察·阿布拉菲亞(Richard Aboulafia)直言,「沒有西方的發動機和航空電子系統,中國根本無法做成。真正的挑戰不是造飛機,真正的挑戰是發動機和航空電子設備,這是飛機的肌肉和大腦。建造一個機尾畫著國旗的鋁管並沒有什麼意義。」

阿布拉菲亞分析,中國政府(中共)在航空等領域採取的自立門戶政策可能是為了美中全面脫鉤做準備,但後果可能是讓中國重回冷戰時期的前蘇聯老路。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中共C919客機交付困難 主要供應鏈來自美國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共C919客機交付困難 主要供應鏈來自美國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