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網紅城市大理的房子,現在掛牌兩年也賣不掉了

曾經的大網紅雲南大理正逐步“褪色”。

買房不到一年,張茜就決定把房子掛牌賣掉。但兩年過去了,掛牌價從最初的125萬元到2021年的120萬元,再到最近的105萬元,她仍未等來買家。

“這兩年問這套房子的人都很少,現在就想早點賣出去,價格還可以再談。”

事實上,自2020年以來,大理樓市受新冠疫情影響明顯,包括成交均價、成交麵積等,均呈現緩慢下滑趨勢。

克爾瑞數據顯示,2021年大理房價整體下跌6.47%,為10924元/平方米。不過截至今年3月,雲南各州市僅有省會昆明市和大理州新建商品住宅均價過萬,其中昆明主城區為14512元/平方米,大理為10040元/平方米。今年第一季度,大理新房成交量不足10萬平方米。

大理雙廊 圖源| 攝圖網_500614794

房價漲幅曾全國第一

作為初代網紅旅遊城市,大理大火是在2014年電影《心花怒放》上映後,電影主題曲就叫《去大理》,裏麵唱著“一路向西,去大理”,隨著電影大火,大理也成為很多人向往的旅遊勝地。

2015年至2017年,兩年時間,大理古城、雙廊等主要景區,酒店、民宿、客棧翻了一番;僅2017年一年,大理古城新增酒店、客棧、民宿近千家。

“最火的時候,沒有關係根本訂不到房間,就算住進去了,一旦到了退房時間,如果沒有及時退房,行李就會被工作人員拿出來放在門口,因為新的遊客正在等著入住。”大理古城一民宿老板檸檬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然而,這兩年受疫情影響,大理遊客量急速下降。“去年清明假期第一天,我們酒店接待了22組客戶,但今年第一天隻有4組。”檸檬表示,相較於往年小長假客棧住宿還能稍微漲點價,今年就“寧可賠本也要賺吆喝,據我了解一些酒吧還推出了一元一杯的雞尾酒、5元一杯的伏特加……為的就是把客人吸引進店,再賭他們能消費點別的。”

反映到房地產上,同樣適用。

作為旅遊目的地,大理的熱度正在被其他城市超越,而此前大理因獨特的旅遊資源,吸引了很多人來玩之後選擇買房。“在大理定居的遊客真的很多。”大理德祐一門店房地產經紀人吳奎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很少有其他旅遊城市像大理這樣,能夠吸引一個人到此旅遊,然後就選擇在此定居的。”

外來人員劇增,也讓當地的房價隨之上漲。有網友在社交平台回憶:“2016年我在下關買了一套四室,5000元/平方米。一年後高鐵通了,周邊新入市的房子直接漲到了1.4萬元/平方米。幸好我買得早,不然真的買不起了。”

根據《胡潤2019年度全球房價指數》,2018年-2019年大理房價一年漲幅達20.2%,是中國房價漲幅最高、全球房價漲幅第二的城市。

然而,近年大理房價不斷下探。

克爾瑞數據顯示,2021年大理房價整體下跌6.47%,為10924元/平方米。截至今年3月,雲南各州市僅有省會昆明市和大理州新建商品住宅均價過萬。今年第一季度,大理新房成交量不足10萬平方米。

掛牌兩年問者廖廖

張茜就是在大理最火的2018年,花120餘萬元在下關購置了一套101平方米的房產。

“當時隻是單純地來大理旅遊,想看看這裏的山水,但沒想到最後被吸引,買了一套房。”張茜回憶,“可能因為我是北方人,對大理這種山水特別沒有抵抗力。尤其大理有洱海,濕度很高。對於長期在北方幹燥地區生活的我來說,簡直就是致命誘惑。”

在與家人商量後,看了幾個樓盤的張茜就買下了現在這套房。“首付靠家裏人湊了50萬元,現在每個月房貸要還3500多元。”張茜告訴記者,“當時大理樓盤基本都不愁賣,除了每年都可以過來住幾個月外,也可以當做一筆投資。”

然而2019年底房子交付,一場疫情中斷了張茜的夢想。“交付後我們就2020年7月和2021年年中去過,到現在都還沒裝修。”也是在2020年那一次,張茜決定將房子出售。

“家裏人還是覺得麵積大了,每個月房貸壓力有點大,每年也就去待那麽一陣,沒必要太大,想換個七八十平方米的就行。”為此,張茜將房子全權交由德祐一門店以125萬元進行掛牌出售。

然而2020年11月開始,大理房價連續下跌,且降幅不斷擴大。截至今年3月,大理新房價格同比下跌達5.7%,二手房價格同比下跌4.7%。

張茜的房子掛牌價也隨之不斷下降,從最初的125萬元到現在的105萬元。“沒辦法,這兩年問這套房子的人都很少,現在就想早點賣出去。”為了加快賣房進程,張茜今年還自己在小紅書、知乎等平台個人賬號上將房屋出售信息掛了出來。

開發商跟風降價

“相比新房市場,二手房市場沒什麽優勢。”吳奎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很多二手房業主手裏的房源是前期在大理房價較高點買的,就算現在大理樓市整體都在降價,但還是有很多二手房業主不願意降。也因此,更多人願意買新房,而不是二手房。”

另一方麵,二手房房齡長的,小區規劃又跟不上;房齡不滿兩年的,又要繳納增值稅,成交價的5.3%。

貝殼找房顯示,目前大理二手房掛牌量為8160套,5年以內的房源僅164套,其餘房源均在5年以上。

與此同時,相比二手房房東的自主定價行為,新房市場存在著更多競爭。“一個開發商降價了,為了銷量,其他開發商也會隨之跟風。”

吳奎表示,目前他所在門店二手房帶看量很少,有時一周還不到十組,一個月成交量也不了1-2套,大家主要精力還是在推新房,“新房目前基本都有一口價活動,比正常樓盤還要便宜1000元/平方米左右。”

據了解,大理樓市主要分為四個區域,包括海西古城片區,這是大理的重點保護區域,以別墅、疊拚為主,均價也是大理最高的,在20000元/平方米以上;下關老城區,這是本地人常住的區域,目前二手房高層單價在11000元/-14000元/平方米;滿江新區,這是大理近幾年重點開發的區域,均價8000元/平方米左右。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海東片區。《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海東片區也是大理曾經的“明星片區”。在旅遊地產如火如荼的時代,洱海旁的海東片區吸引了全國各地的開發商前來興建樓盤。但因為洱海治理保護,2018年海東片區開發被按下暫停鍵。直到2020年3月,大理發布《大理市上和片區控製性詳細規劃批後公告》,對海東片區重新進行了規劃,“目前也是不能開發了,人流量極少,入住率低。”

“大理此前新房價格高,主要是因為客戶定位。”吳奎解釋,“大理是旅遊勝地,同時也是宜居城市的優選,許多外來旅遊的人選擇定居大理。此外,海南、西雙版納限購,再加之高鐵的開通也導入了更多旅居置業人群。”

“以前大理60%以上新房都是賣給外地人的,但這兩年外地遊客大大減少,本地人又消化不完這麽多的房子,所以開發商隻能降價銷售。”吳奎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降價銷售情況以滿江片區最具代表性。

以萬達雲麓·青城為例,“去年我成交了一套15樓106平方米房源,118萬元,今年同一棟、同一個戶型麵積,17樓,成交價92萬元。”吳奎表示,整個大理新房都在降,尤其以滿江片區為甚,“目前片區內部分特價房單價能達到6000元/平方米,而此前片區均價在10000元/平方米。”

就連片區內最好的項目萬科·拾叁月也加入了降價行列。“項目距離洱海就50米,隻隔了一個濕地公園,以前成交均價15000元/平方米,最近新開的一棟樓,樓王位置,均價14000元/平方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