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懸浮的國產劇,重新定義“生活貧窮”

大眾想看的不是 ” 窮人 “,而是真實。

” 國產劇終於又有窮人做主角啦!搞笑真實又感人!”

” 不焦慮,真打工人,國產生活劇的一股清流。”

” 正午出品,必屬精品,都給我去看!”

如果你還沒收到類似的安利,那麽恭喜你:你躲過了一個巨坑。

今年 2
月播出的《相逢時節》遭遇一片群嘲後,正午陽光又帶著新劇《歡迎光臨》出擊,再一次將自己辛苦建立的好劇口碑放在危險的邊緣試探。

《歡迎光臨》豆瓣開分 6.8 分,如今降到 6.5 分。

正當大家有滋有味地看著期待已久的 ” 北漂門童升職記 “,《歡迎光臨》卻突然畫風一轉,變成了爛俗的 ” 老實門童俏空姐
“。

本來以為是 ” 接地氣 “,結果是越看越氣。

許久不見的白百何,再次出演她拿手的 ” 小妞式 ” 人物。/《歡迎光臨》

接地氣的生活

懸浮的愛情

平心而論,《歡迎光臨》前三集是好看的,因為它成功塑造了三個北漂男青年的 ” 普通人 ” 形象。

張光正、王牛郎、陳精典都是北京一家五星級酒店禮賓部的 ” 掌門人 “,俗稱 ” 門童
“,日常的工作就是站在酒店門外,幫客人開門、搬行李、帶路、泊車。

上班站崗,下班擼串,回家睡覺,就是他們生活的全部。

金句頻出的王牛郎。/《歡迎光臨》

男主角張光正,在東北的一所專科學校畢業後來到北京打拚,工作了六年,依然是酒店的底層——門童。曾經的滿腔熱血逐漸被白開水一樣的生活稀釋,在北京打拚了六年,依舊沒錢、沒房、沒陽光。

為了省錢,他隻能住在 ” 細菌培養皿 ”
——酒店提供的免費員工宿舍,沒有陽光的地下一層八人間宿舍。因為長時間缺乏陽光,他的身上還長出了濕疹。

張光正的兩個好兄弟王牛郎、陳精典和他的境遇半斤八兩。當了十幾年門童的王牛郎,雖然是北京土著,但因為父母走得早,隻能靠大雜院裏的街坊鄰居照顧長大。

酒店門童的工作,經常被客人刁難。/《歡迎光臨》

年紀最小的陳精典是三人中學曆最高的,三本畢業後,他邊當門童邊考了兩年研究生。

他是三人中唯一有女友的人,然而,談了一年的戀愛,卻因為沒有兩人的私人空間,隻能偷偷使用酒店的房間。被酒店處罰後,他決定和其他兩個兄弟一起到外麵租房。

工資微薄的他們,也租不起多好的房子,隻能三個人合租一室一廳,每月平攤 5200 元的房租——國產劇中難得正常的房價。

為了親近久違的陽光,張光正住進了 ” 陽光房 ” ——僅放得下一張單人床的陽台。他在床上吃飯、睡覺、上網,用他自己的話來總結:”
放棄一個人的基本欲望,找到最平和地麵對這個世界的方式。”

用時下流行的話來說,就是 ” 擺爛 “。

張光正住在僅放得下一張單人床的陽台,似乎還挺開心的。/《歡迎光臨》

故事進行到這裏,不少觀眾已經狠狠地共情了。彈幕裏,不少打工人分享自己的經曆:

” 太真實了,北京陽台我也住過。”

” 我 39 歲了,想起 30 歲那年在東三環的群租生活,笑中有淚。”

” 渴望太陽的打工人,曾經我也這樣渴望過。”

而正當觀眾們準備好可樂、薯片打算好好追劇的時候,劇情卻發生了 180 度急轉彎:男主角不拚事業了,開始戀愛腦追女神了。

隻能說這女神的出場方式也太接地氣了。/《歡迎光臨》

一個五星級酒店月薪五千的門童,竟然能憑借自己的真心打動了北京本地、有錢有房、大牌包包隨便買的空姐。甚至還能通過廣場舞,提前搞定上海丈母娘。

盡管劇情已經盡力渲染張光正唯一的優點——脾氣好,但是,僅憑這一點就能彌補男女主角之間巨大的現實差距嗎?

而且,自從女主角出現後,男主角張光正仿佛不需要八小時輪崗當門童了,全部的時間都用來陪女神媽媽跳廣場舞、和女神參加同學聚會。

張光正陪阿姨們跳廣場舞。/《歡迎光臨》

生活壓力巨大的北漂,真的有閑情逸致每天陪阿姨跳廣場舞嗎?

Excuse me?愛情能讓 loser 升職加薪嗎?愛情能幫北漂付房租嗎?為什麽愛情能成為一個普通人生活的全部?

本來以為是職場劇,結果還是擺脫不了談情說愛,這次有戀愛腦的還是男主角 ……

張光正這個角色,如果不是黃軒演,早就惡心到砸電視!

太爹味了,女主有樣貌、有能力、有家境,需要男主拯救?

《歡迎光臨》用三集的時間塑造出 ” 接地氣 ”
的角色設定,卻也親手用懸浮、俗套的屌絲追女神的情節,毀掉了觀眾的熱情和好感。

懸浮的愛情戲,毀了接地氣的生活劇。/《歡迎光臨》

懸浮的國產劇

不接地氣的 ” 窮人 “

《歡迎光臨》的爛尾,熟悉國產劇的觀眾其實並不意外。

因為在滿足觀眾不切實際的幻想方麵,國產劇向來是佼佼者。

剛畢業的大學生,沒錢沒勢的小北漂在北京過的是什麽生活?

《夢回》告訴你,她可以住進豪華精裝的複式 loft
公寓,不僅空間寬敞,還擁有視野一流的超大落地窗、星級酒店套房級別的舒適浴缸。

而住進這樣的房子,她甚至不需要有一份正式的工作,隻是一家公司的普通實習生就足夠了。

這大浴缸,是沒錢沒勢小北漂可以擁有的嗎?/《夢回》

人到中年,作為家中頂梁柱,突然被公司裁員,兒子又正處在準備高考的關鍵時期,遇到這樣的危機該怎麽處理?

《小歡喜》告訴你,沒什麽可煩惱的,手頭太緊需要錢的時候,那就先賣套房子過渡一下。400 萬元到手,每月開銷 4 萬元的 ” 普通
” 四口之家,生活照樣 ” 歌舞升平 “。

有錢人的煩惱,咱也不懂。/《小歡喜》

每月工資隻有 2000 塊的房地產客服,信用卡欠費 5000 多元,身上隻剩下 2000
多元,該怎麽在寸土寸金的上海獨自生活下去?

《我的真朋友》告訴你,她不僅活下去了,還活得十分滋潤。住在一室一廳的複古風精裝房裏,不用為了省錢挨餓、吃泡麵,還吃得起動輒三四十元一份的自熱火鍋。

走在路上,遇到陌生人的求助,善良的她毫不猶豫地大方掏出 200
元。後來,得知自己被騙後,她就像富家大小姐丟了兩塊錢一樣坦然,還能安慰自己:” 就當做慈善了。”

這樣的房子在上海,租金至少上萬元。/《我的真朋友》

吃的是高檔餐廳,住的是精裝大房子,穿的是高奢名牌,出門從不用公交、地鐵代步,工作隻是可有可無的消遣,談情說愛才是正經事,試問誰不想成為國產劇裏這樣的
” 普通人 “” 窮人 ” 呢?

當然了,並不是所有國產劇都是這樣的 ” 理想生活 “,不少國產劇,也可以真實得讓人心疼。

《蝸居》裏,名牌大學畢業的蘇淳和郭海萍夫妻為了攢錢買房,隻能租住在 10 平米左右的小閣樓。

狹小的空間,放下一張床、兩張桌子後,就再也無法容納其他家具。廚房和衛生間都得和他人共用,一點芝麻蒜皮的小事就能引發矛盾。

普通人的生活,難免要委曲求全。/《蝸居》

《我在他鄉挺好的》則展現了真實的職場,躺在救護車擔架上的營銷主管,羊水都破了,馬上就要生孩子了,還不忘提醒屬下:”
記得把工作匯報發給我。”

按時完成工作、準時下班的員工,卻成為了公司裁員的首選。為了省下本該補償員工的賠償金,主管還要挖空心思地威脅她主動辭職。

貼近真實的情節,有治愈的力量。/《我在他鄉挺好的》

國產劇明明可以如此接近真實,為什麽還要製造不接地氣的 ” 懸浮劇 ” 呢?

說到底,觀眾想看的不是 ” 普通人 “” 窮人 “,隻是想看見真實。

國產劇,本該真實

《GQ 報道》曾指出:” 富人認同 ” 是國產劇最危險的部分。

事實上,國產劇的問題不僅在於不懂如何刻畫 ” 普通 “” 貧窮 “,對富人、精英的塑造也非常模板化。

《歡樂頌 2》中的 ” 安迪式做空 “,讓 ” 索羅斯看了會沉默,巴菲特看了會流淚 “;

《北轍南轅》中,商人尤珊珊竟然隨意給隻見過幾次麵的陌生人投資餐廳,甚至不要利息;

《我的前半生》中的霸道總裁賀涵,住臨江別墅,開千萬豪車,為了哄女朋友開心,可以花幾萬塊買一條魚。

” 安迪式做空 “。/《歡樂頌 2》

在現實世界中,好不容易累積起資本的富人,真的會像小孩子 ” 過家家 ” 一樣隨意對待自己的資產嗎?

歸根結底,這些問題都源於對真實生活體驗的缺乏。


小人物的‘小’難道隻是錢包小嗎?更多的是指社會話語權小。我們想看的不僅是小人物的‘小’,更要看他反抗自己渺小的那一部分。”(via
影視 Up 主 @暴躁老王不在家)

同樣的,其實觀眾也並不排斥國產劇中的有錢人。隻是能否把有錢人積累、打理財富的過程都呈現出來,而不隻是表現他們無腦揮霍的一麵?

汪海林說出了廣大觀眾的心裏話。/@觀視頻工作室

近年來,國產劇給觀眾最大的啟發大概隻剩下:窮,也要善待自己,偶爾吃一頓花光月薪的西餐;窮,也要努力提高生活品質,刷信用卡買名牌。

這種生活方式雖然並不真實,但很可能是投資方希望宣揚的。曾有導演透露,並不是製作方不想拍窮人,而是行業不想拍,投資方不讓拍。

” 投資方希望看到幹淨的畫麵,而不是髒兮兮的。” 資本的過度幹預,是國產劇 ” 四不像 ” 的原因之一。

正如編劇汪海林所說:” 年輕人的價值觀已經改變,而我們的影視還在用濾鏡拍生活。”

懸浮的國產劇,給大眾編織了許多華麗的幻夢。但夢總有醒來的時候,如今的夢醒時分,觀眾隻想看到更多真實的內容。

懸浮的國產劇,重新定義“生活貧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