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小縣城體製內年薪超14萬,名校碩博畢業擠破頭

以前,不管是校招還是換工作,很少有人會考慮的一個選項是:去縣城找工作。

不過,最近浙江麗水遂昌縣發布的一份事業單位入圍體檢名單引發了熱議。

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浙江西南部縣城,吸引來了畢業於複旦、上海交大、浙大、南大等名校的求職者,甚至其中還不乏博士生。

疫情以來,互聯網、房地產等往年的熱門行業縮減了校招、社招的規模。在史上最難就業季的背景下,“求穩”成了一種趨勢。

但是,真的已經“卷”到名校學曆的求職者都要去縣城體製內就業了嗎?

引進條件優渥,但名校生並沒有“紮堆”縣城體製內

其實,網傳名單上這些名校畢業的求職者,參與的是縣城的“人才引進”計劃。

先不說別的,看待遇的話,縣城的“人才引進”計劃確實有吸引力。

比如浙江麗水的遂昌縣,除了按照縣裏事業單位標發放工資以外,還有相應的獎勵政策,包括生活及住房補助。對於符合人才引進要求的本科生、碩士生,每年可以額外領到3萬元生活費,如果在縣城購房的話,還能一次拿到30萬購房補貼。博士生更是能拿到每年5萬元的生活費、50萬元的購房補貼。

遂昌縣的房價最新數據是將近1.5萬元一平米。按首付30%來說,買個70、80平方米的房子,相當於可以用購房補助付完首付。

2022年4月,遂昌縣的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55720元。

網上流傳的信息中,浙江麗水的縣域體製內,待遇達到了每年14萬。如果加上“人才引進”補貼的生活費,差不多是當地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倍。

這麽看來,縣裏的“人才引進”待遇確實不錯,吸引來這麽多名校人才,不是沒有道理。

待遇高,自然要求也高。這項政策之所以叫做“人才引進”,硬性要求就包括了學曆。

多數縣城都要求最低碩士學曆起步,如果是本科學曆,隻有42所“雙一流大學”,有機會報名部分縣城。事實上,從遂昌縣的“人才引進”入圍體檢名單來看,第一批的24人中也隻有一位是本科學曆。

有“人才引進”計劃的縣城,以東部省份為主,山東、江蘇、浙江比較多。

這些縣城所屬的城市在省內不算發展得好的。比如,遂昌縣所在的麗水市,2021年的GDP總量是浙江省倒數第一。阜寧縣所在的鹽城市,GDP總量在江蘇省13個地級市中排名第8。

但是,這些縣城所屬的東部省份,相對於中、西部,經濟發展整體要好些。

另外,因為“人才引進”是“事業編”,所以招錄的人數並不多。多數縣城每批也就是幾十人,少有一次招錄上百人的。

整體上來看,這兩年其實並沒有出現年輕人紮堆選去縣城、鄉鎮就業的趨勢。

根據北京大學“全國高校畢業生就業狀況調查”,畢業生去縣城、鄉鎮和農村就業的比例有波動。2021年不算曆史最高,比2019年略有下降,也不及10年前(2011年)。

也就是說,碩博生“紮堆”縣城的現象,其實隻是去競爭縣城體製內的少量“人才引進”崗位。因為待遇不錯、招錄人數又少,所以入圍的都有名校學曆。

不存在因為大城市競爭激烈,年輕人搶著去基層就業的現象。畢竟,要是去企業工作,一線城市太“卷”難以留下來,但還有去新一線、二、三線城市的選擇。

相比“名校做題家”,小鎮青年更願意去縣城發展

想要去縣城通過“人才引進”計劃“上岸”的,跟多數想回縣城、鄉鎮發展的年輕人,背景有明顯的區別。

根據第一財經報道,一些就讀於一、二線城市,準備進入體製內的畢業生,今年選擇了縣城裏的“人才引進”計劃。

考公和考事業編的競爭激烈程度,大家肯定有所耳聞。2022年,全國有202萬人報考公務員考試,平均報錄比甚至超過60:1,最熱門的崗位有多達2萬人報名;而至於事業編,拿上海舉例,2022年報考總人數超過8萬人,比去年高了12%,平均報錄比也要到20:1。

這樣的激烈競爭下,要想“上岸”是真的難,所以也有不少人轉換思路,去條件還不錯的東部省份基層。

在遂昌縣的“人才引進”公布入圍的24人中,隻有1位是本科學曆,其他都是碩士、博士學曆。唯一一位本科學曆的入圍者還是名校(浙大)、優勢專業(土木工程)畢業的。

雖然遂昌縣對畢業院校的要求是42所“雙一流”大學,再加上中國科學院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但是入圍者裏麵,畢業於國內最頂尖的九校聯盟的,就占了一半。

當然,選擇去縣城、鄉鎮就業的畢業生,肯定不會都有這麽強的學曆背景。其他選擇在縣城、鄉鎮等基層就業的年輕人,是哪些人呢?

一個並不讓人意外的發現是,在基層就業的高校畢業生中,超過八成也來自“小鎮”。

縣城、鄉鎮的生活,對於他們來說並不陌生。麵臨大城市就業機會減少、房價又居高不下,回鄉發展也是條路。

從學曆來看,專科學生是最多選擇在基層就業的,有近三成。

在碩士以上學曆的畢業生中,隻有4%選擇基層就業。這部分群體,就是大家看到的“人才引進”名單上的那些碩博生。不管在選擇基層就業的群體中,還是在碩、博士畢業生中,他們都不占多數。

在縣城、鄉鎮找到工作,平均的求職次數是少於城市的,而且近年來差距在加大。

雖然基層的工作崗位數量不算多,但是求職競爭者也沒那麽多。

再加上基層會有比較強的人情網絡,如果回到自己家鄉所在的縣城、鄉鎮,隻是想找到一份工作的話,也沒那麽難。

這麽看來,在縣城、鄉鎮,如果不是要擠進“人才引進”項目,比起大城市,確實要更容易找到工作。

工作類型:體製內最多,但新職業也在興起

再來看看,在縣城和鄉鎮,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都在做什麽工作?

選擇體製內工作的比例,比全國平均要高一些。

根據麥可思的數據,以全國平均來說,本科畢業生隻有不到兩成選擇了在體製內工作(政府機構、科研或其他事業單位)。相比之下,在縣級市及以下地方就業的本科生,高達41%從事體製內工作。

高職高專學生中,全國平均隻有一成在體製內工作。不過,在基層體製內,專科生有更多能報考的崗位,占比近兩成。

也就是說,不管是本科生還是專科生,隻要是回基層就業,在體製內工作的比例都差不多是全國平均的兩倍。

雖然在基層,畢業生去民營企業工作的比例,明顯比全國平均要少,但依舊占到不小的比例。尤其是專科生,近六成都去了民營企業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縣城也有了許多數字化職業的工作機會。根據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調查,中國的數字化從業者最多集中在縣城、鄉鎮、農村,占比高達38.2%,甚至超過了直轄市、省會(35.7%)。

像數據標注員、線上客服、主播、博主這樣的新興職業,相對不受地點的限製。隨著網絡的普及,迅速進入了下沉市場。

對於年輕人來說,到底要不要“回鄉”發展,不全是就業競爭下的無奈。

一方麵是求職市場趨於飽和、競爭日益激烈的大城市,一方麵是有發展潛力、但世故人情難以短時間改變的縣城、鄉鎮,究竟如何選擇,取決於每個人到底想要什麽。選擇無所謂好壞,隻是往往不能兼得。

小縣城體製內年薪超14萬,名校碩博畢業擠破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