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女子就醫時被觸摸隱私部位 涉事醫生:剛離婚 …

案發9天後,23歲的湖北女孩鄭虞美(化名)終於能平靜下來講述21日發生的事。她稱,當天淩晨,她在桂林市一家醫院看病,被該院醫生程某英在急診室猥褻。事後,程某英在電話中稱自己剛離婚、感情不順,並承認了自己的猥褻行為。

11月21日,鄭虞美報警。目前,桂林警方認為有犯罪事實發生,已立案偵查。

11月30日,極目新聞記者從院方了解到,程某英已停職,院方也在等待警方進一步的調查結果。

d73f65d8ee05410899831bdc66793e33

涉事醫院

女子稱看病時遭醫生猥褻

“他先是右手拿著聽診器從我的上衣領口伸進衣服裏,觸摸我的隱私部位;又拿出聽診器,隻把手伸進衣服,觸摸另一側的隱私部位。”回想起21日淩晨發生的事,鄭虞美仍然情緒激動。

17c4ccd10fa940b5be2897c9f775982d

留觀室外部

鄭虞美說,她是從湖北來到廣西桂林旅遊散心的。11月19日,她開始出現腹瀉、嘔吐症狀,但吃藥未見好轉。20日下午,她的病情加重,連下床打車去醫院的力氣都沒有。遠在湖北的男友通過電話幫她叫了救護車,將她送到桂林市婦幼保健院(桂林市婦女兒童醫院)。

根據鄭虞美21日零時16分的門診病曆顯示,鄭虞美患有“急性胃腸炎”,輸液後仍有腹痛、腹瀉。

a8cf184dec134921b4d4976e584bc47c

當事人門診病曆

鄭虞美回憶,她下午2時20分許到達醫院,當晚8時許,打完點滴後她仍感到腹部劇痛,護士便叫來急診科主任程某英來為她診治。

“留觀室共有四個床位,我在3床打點滴。”鄭虞美說,21日零時後,輸液大廳和留觀室的病人都陸續離開,隻剩她一人。程某英不時進來用聽診器聽鄭虞美的心跳,觀察她的病情,還加了她的微信,告訴她後期可以聯係他谘詢用藥。

鄭虞美稱,淩晨1時40分左右,程某英疑將手伸進了她的衣服進行猥褻,整個過程約1分鍾。此後,程某英走出留觀室,還關掉了燈。當時她也意識到不對勁,感到委屈、無助和恐懼,但身體極度虛弱,完全無力反抗。淩晨2時許,她擔心程某英會有進一步的舉動,非常害怕,於是強撐起身體,叫了車回到酒店。

警方已立案調查

微信聊天記錄顯示,程某英在21日2時27分曾給鄭虞美發來兩條信息,一條詢問其是否到了酒店,另一條稱有什麽情況可以打電話給他。

當天上午8時許,她接到了程某英的電話。“電話裏,程某英說我像他前女友,對我有感情。”鄭虞美說,當時我就確定,他是故意猥褻我。

0bc660b703794131b2a5fc954df878f2

留觀室內部

此後,鄭虞美給程某英發微信,陳述了淩晨發生的事,並要求程某英給她一個書麵道歉。

“我看他沒有回複,就直接打電話過去,他接了之後,我讓他看微信發的內容。”鄭虞美說,此後,程某英承認了他的猥褻行徑。“說碰我隱私部位是一時衝動,也是他這輩子做的唯一一件最錯的事。他不斷道歉,還堅持要來酒店看我,說要請我吃飯。”

鄭虞美將通話進行錄音並報警。

鄭虞美說,桂林當地轄區民警出警迅速,還專門協調安排了兩位女警察給她做筆錄,非常照顧她的情緒。

當天,桂林市公安局疊彩分局出具《立案告知書》。告知書稱,關於鄭虞美被強製猥褻一案,該局認為有犯罪事實發生,需要追究刑事責任。

案件進展顯示,目前鄭虞美被強製猥褻案已立案。11月22日,程某英已被取保候審。

極目新聞記者看到,程某英的相關介紹文章已被從醫院公眾號和官網裏刪除。此前,他被描述為急診科學科帶頭人,簡介稱,其1997年畢業於廣西醫科大學,為副主任醫師,現任急診科主任。

378c76887ba6476392618603449183a8

程某英為急診科主任

11月30日下午,極目新聞記者致電程某英,接通後記者剛說明來意,程某英便掛斷了電話。此後,記者嚐試通過短信聯係他,但未獲回複。

桂林市婦幼保健院主要負責人告訴極目新聞記者,目前涉事醫生已停職,公安部門正在調查,他們也在等待公安的調查結果。其表示,如果猥褻罪名成立,醫院會依法依規處理此事。

律師稱被猥褻後應及時報警

湖北征和律師事務所董文明律師表示,在本案中,程某英在醫療檢查時趁機實施猥褻,其行為可能構成強製猥褻罪,如果被追究刑責恐麵臨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刑事處罰。

“在遇到猥褻行為時,很多受害者可能擔心自己證據不足或者對這個行為認識不夠,從而會放棄報警妥協。”董文明律師建議,被害人遇到被人猥褻的情形,感受到性冒犯時,果斷報警,讓警方第一時間介入調查,及時固定證據和口供,並對嫌疑人是否構成強製猥褻行為進行定性和追責,以便能夠及時打擊違法犯罪行為,從而更好地保護性自主權,更有利於建立良好的性保護秩序。

鄭虞美說,事情剛發生時,她感到非常痛苦,也有各種疑慮,經過了自我懷疑的階段,後來在朋友的支持和鼓勵下選擇了報警。

“選擇報警後才明白,真正讓自己不受傷害的方式,是不壓抑自己的感受,勇敢維護自己的權益。”鄭虞美說,如果選擇忍氣吞聲,那噩夢將伴隨自己一輩子,也會一直用自我懷疑與自我攻擊來欺騙自己。

鄭虞美希望自己的經曆能鼓勵一些同樣受到猥褻的受害人,讓他們能夠站出來拿法律的武器保護自己。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