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5位新冠感染康複者:“陽”了之後我們經曆了什麽

很長一段時間裏,人們對於感染奧密克戎的認知出現了兩極分化。有人覺得,“那隻是一場感冒,恐懼大於疾病本身。”也有人還是擔心,“那麽多老人和孩子呢?留下後遺症可是一輩子的事。”

11月30日,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感染性疾病科教授、廣州黃埔方艙醫療隊負責人崇雨田教授接受采訪時表示,目前,新冠奧密克戎變異株感染後,絕大多數為無症狀感染者或輕症,極少發展為重症的情況,已得到廣泛的知曉和認同。“一些傳染病的患者,在恢複期結束後,某些器官的功能長期未能恢複正常,才會被認為是後遺症。”

5位新冠感染者向北青深一度講述了他們感染和康複的過程,有人在患病之初陷入恐慌,除了擔心自己,也擔心家裏的老人、孩子和孕婦。有人形容發病的感受,“要比感冒更難受些”,經過醫生指導用藥和自身抵抗力,在幾天後得以複原。幾位受訪者幾乎都提到了一點:不要過分恐懼,但也要做好防護。

我們希望通過5位新冠康複者的經曆,為大家呈現,一個普通人在遭遇新冠病毒後,重拾身心健康的過程,以及在病毒離開身體後,眼下他們依然擔心的事情。

“最擔心家裏孕婦和老人”

王旗 29歲 安徽合肥 手機店店主

剛剛“中招”時,我覺得天都塌了,我們家算是老幼病孕全占齊了。

我父親54歲,3月底剛做完心梗手術,同時有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母親55歲,免疫力低,有低血糖,我的老婆已經懷孕5個多月了,我的女兒隻有一歲半。家裏唯一的“正常人”就是220斤年輕力壯的我。

我們全家3月份從合肥去了上海,陪父親做心髒搭橋手術。4月16日,我開始無緣無故發熱、頭疼、嗓子不舒服、痰多。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感染了,就測了抗原,但顯示是一條杠,陰性。然後我就狂喝熱水,吃了點感冒藥,睡覺了。

17號早晨,我的抗原變成了兩條杠,陽了。當時我就把自己隔離到房間裏,然後通知了居委會。這時,我父親也開始咳嗽、頭疼,發熱。當天晚上,我們一家的核酸結果出來了,我母親是陽性,其他人都還是陰性。

到了18號的早晨,我和父親的抗原都是陽性了,但我倆發熱的溫度已經開始降低,下午就恢複正常體溫了。我母親核酸是陽性,但她的抗原還是一條杠,也依然沒有症狀。

這之後,老婆開始出現腰酸背疼和低燒的狀況,到了19號淩晨3點,寶寶開始高燒,大概38.5℃-39℃之間,並伴有咳嗽。一測抗原,她倆也陽了。

19號早晨母親被帶走隔離,我們剩下的四個人也被社區複核確診陽性。19號一整天,我和父親都沒有什麽症狀,主要的治療方式就是喝熱水,老婆是孕婦沒辦法喝藥,我就煮了薑茶給她喝。寶寶一直發高燒,我們給她吃了退燒藥,經常用毛巾給她擦身體物理降溫。

寶寶生病那段時間是我最崩潰的時候,一整天都在求助社區送孩子去醫院。社區的人又得聽聯防辦的,車也不夠用,我打了不知道多少個電話,市長熱線、疾控等等,甚至都想開車自己衝出去了,最後報了警,警察幫忙送去醫院的。

雖然我們一直在給寶寶喝藥降溫,但她還是一直高燒不退。晚上9點把她送到了上海第一人民醫院的隔離發熱病房。經過治療,20號當天寶寶的體溫下降到了37℃。我老婆跟我們一樣大概發熱了一天多後,基本上就退燒了。

98f58090a92581796f0874c7ac3a21cd王旗的妻子和孩子在病中

20號一整天,我和父親都在家裏等,大概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們被拉到了鬆江的方艙裏,我們沒有症狀的就等著自愈。每天在方艙的主要任務就是休息、喝水。之前沒有症狀的母親,進了方艙後開始發熱、咳嗽,醫生給她配了中藥天天喝。

我有些擔心老婆和她肚子裏的寶寶,金山公共衛生中心住院部的醫生告訴我,如果孕婦是好的,那麽寶寶就是好的。我出方艙時打電話給她,她已經不發熱了,但是身體還是比較虛,容易淌虛汗。我們家18個月的大寶退燒後嗜睡,食欲不好,吃的奶也不是很多,醫生說寶寶正在對抗病毒,讓我不要太過擔心。

方艙的夥食挺好,作息也十分規律,唯一不好的就是我們住的是大通鋪那類的方艙,晚上不關燈,我就把口罩蒙到眼睛上睡。沒“陽”的時候,我每一次核酸都非常緊張地等結果,但是真到自己確診了反而有種解脫的感覺,像是心裏的千斤頂終於放下了,並不特別害怕。但畢竟生了場病,我出方艙的時候體重輕了10斤。

出艙回家以後,發現家裏有隻老鼠死了,我能聞見那種惡臭的味道,但是父親聞不到。我們的味覺也有所退化,以前覺得辣的,現在沒覺得辣了,吃飯的時候總是覺得淡,這種情況我基本上持續了一周才得到緩解,父親是在一個月後開始恢複正常。

入艙最早、出艙最晚的母親也一切正常。我的姐姐、她4歲的孩子、她的婆婆和我們家基本上同期確診,都沒太大問題,兩家8口人目前情況都很好。

我和方艙的病友們交流過所謂後遺症的話題。大多數人告訴我就是嗓子有痰但是咳不出來,偶爾會咳嗽幾下,有點像咽炎。回來以後發現身體很乏,沒有以前那麽精神,吃東西感覺沒什麽味道,但是這種情況都會在一個月內緩解,恢複正常。

要說有什麽“後遺症”,應該是有人一見你就問“得病的事”。5月底我回合肥後,大家都會調侃我“你感染過呀”“你有什麽後遺症”,我都很耐心地去解釋,我不想大家在得病初期和我一樣迷茫,在對大家的講述裏我都是很樂觀積極的狀態。

我家二寶10月份出生了,6斤4兩,非常健康的小姑娘,醫院給二寶測過核酸都是陰性。我現在別無他求啦,隻希望給家裏的兩位小千金多賺點奶粉錢。

“病毒可怕,但更怕封控的生活”

單暉 34歲 四川宜賓 防疫保安

今年3月15日,我從成都來到上海,做日薪260元的防疫保安,住的是十幾人一間的大通鋪,工作內容是看著小區的居民不要往外跑。一周後,我找到了一份在世博園方艙做誌願者的工作,一天300元,幫助維持秩序,發放菜品。

4月中旬我和同事相繼被感染,我記得百十來個誌願者裏共有10個陽性患者。很多人說這隻是感冒,但我的感覺是比感冒嚴重。上半天覺得沒事,就和正常人一樣,晚上8點就開始發燒、頭暈、全身酸痛、乏力,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就想躺著,一整晚頭都很痛,感冒從來沒有這種感覺。

第二天我就開始咳嗽,但是頭疼得沒那麽厲害了,嗓子不舒服,咳嗽、發燒,沒有食欲,東西也不想吃,等到第三天還有咳嗽、拉肚子的症狀,咽喉也腫了,之前吃了一些連花清瘟,依舊沒有什麽好轉,還是咳嗽,頭重腳輕,拉肚子。

在方艙隔離了7天後我轉陰了,連續三天陰性後我出了方艙,轉到隔離酒店。從隔離酒店出去以後也是咳嗽、上火,喉嚨一直發紅發炎,大概一個月才開始好轉。我一個同事比較嚴重,肺疼、咳嗽也厲害一些。除了這個同事,我沒聽說同期一起在方艙的人有更嚴重的。

在隔離的這些日子裏,我刷手機、刷短視頻到頭昏眼花,體力精神都不太好了,以前我能一分鍾做60個俯臥撐,隔離那段時間隻能做一半了,我也沒再敢多鍛煉。

出了隔離酒店後,我沒有地方可去,一直在虹橋火車站附近的藍色防雨棚下和公園中露宿。我也在找工作,但是別人一聽我有方艙工作史還“陽”過,就不再理我。打地鋪半個月後,我終於找到了一份一天200元的小區防疫保安的工作,剛做了兩天,小區管理人就開始查看健康碼,看到我曾經“陽”過,就把我辭退了。

8b6cb515c51f3e2e825b260800b98149單暉康複後露宿的防雨棚

我來上海的三個月差不多賺了3萬。從上海回來10天後,成都也開始全員核酸了,我又被隔離在家了。斷斷續續到9月1日,我趁成都開始封控前跑出去兼職,還是170元一天的防疫保安。

其實我原先一點都不怕這個病,但有症狀的時候我就開始怕了,疼到感覺隨時都能把你從鬼門關帶走。我現在就是怕再感染。我想告訴大家,這病和感冒還是不一樣,我看到的感染的大多數都是有症狀的,咳嗽很厲害,平時還是要注意防護,要戴好口罩。

2018年,我在宜賓開了一家快餐店,整條街的快餐店屬我家的人多,但到了2020年以後,堂食的人少了,快餐店就一直虧損。2021年9月,我關了店,去成都繼續找廚師的工作,半年時間內換了5家飯店,都在說虧錢。中午12點飯店還沒開火,員工比吃飯的人還多。我這才去上海碰碰運氣,沒想到會在那裏“陽”了。

在成都幹了防疫保安半個月後,我就回農村老家了。我覺得病毒可怕,但也更怕封控的生活,現在我買了兩隻小豬,兩隻小羊,山裏沒有病毒,人也少,我現在的生活就是看著它們慢慢長大。

“體格很好的我,一下燒到40度”

齊銘 22歲 大四學生

我每周都會去一次健身房、打三場籃球,自以為算是有鍛煉習慣並且體格非常好的人,沒想到會中招,而且會這麽難受。

11月20號,我們學校發現第一例陽性。那天下午我去了圖書館,微信群裏就有了“宿舍樓出現大白”的消息,學生公寓樓下陸陸續續出現藍色帳篷,堆著一些物資。那天晚上我3點半才睡,早晨6點就醒了,總覺得要發生什麽大事。

21號傳來的消息就是確診45例。那時我們宿舍樓已經封了,11月22號,全校所有學生宿舍樓都開始封控,送飯上門,每天淩晨兩三點都能聽到樓下大巴車轉運學生的聲音。

22號我的室友發燒了,但核酸抗原都是陰性,直到第二天退燒了才檢測出陽性。隨後他穿好了防護服去了學校綜合體育館的臨時方艙,後來又被轉運到其他社會麵方艙。我們其他5個室友被轉運到校外的一個密接隔離點,我和我另一個室友比較幸運,分到了兩人間,其他同學是四人一間。

dbf32801417a1e9f5a874a5cf75b1939封控的大學宿舍

25號我和室友一起發燒,渾身上下開始刺痛,這和鍛煉完肌肉的酸痛是不一樣的,就是說不上來的哪裏都不舒服。

體溫從38℃開始,第二天開始升到39.7℃,27號就40℃了,燒到40℃時我都懵了,整個人都是不清醒的,本來還想給體溫計拍個照,但也沒力氣拍了。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三天是怎麽撐過來的,躺在床上什麽也想不了、做不了。咳痰,渾身疼,尤其是頭,我感覺睡著了又感覺醒著,白天黑夜也分不清。室友說,半夜經常會聽見我非常痛苦的呻吟聲,但是這些我後來都不記得了。

那幾天我也沒什麽胃口,飯基本上是怎麽送進來就又怎麽拿出去,吃了連花清瘟、咳特靈、布洛芬這些藥,喝了很多熱水。

28號,我的燒終於退了,但說話時嗓子還是啞的,偶爾會咳嗽。我的室友發燒沒有我這麽嚴重,那天也恢複正常了,隻是時不時會有點頭暈。我們的味覺嗅覺並沒有減退。

我覺得這個病毒太因人而異了,奇怪的是,我和經常鍛煉的朋友這次反應嚴重一些,不怎麽鍛煉的人反倒沒什麽症狀,該吃吃該睡睡該打遊戲打遊戲,來了隔離點一直沒症狀,有的同期進來的同學都已經出去可以回家了。

我有一些同學在國外,也陽過,說這也就是個感冒,沒得之前我也覺得這沒什麽大不了的,直到自己經曆以後才會改變以前的看法,這可比感冒和普通的發燒難受多了。我燒退後搜索自己發燒那幾天的微信聊天記錄,結果最多的就是“不想活了”,沒法形容的那種全身疼。我現在的態度就是要重視和防護,但也不要太恐懼,擋是擋不住的,人還是要正常生活。

這幾天的信息滿天飛,看到一些令人生氣的疫情新聞,比較影響情緒,有時候就會影響睡眠。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下個月的研究生考試,會不會延遲也不知道,我都不再想要考成怎麽樣,隻想著快點考完能回家,把自己關在屋子裏什麽都不想,斷網放鬆幾天。

大學四年,我基本都是在疫情中度過的。大一下學期就沒來學校,大二後就一直在經曆各種報備限製。我們學校管理已經算是非常嚴格的了,這學期就經曆過四五次全校大篩,經常消毒、不讓出校、減少人員流動,為此取消了很多演出、比賽。我一直想在畢業前再打一次全校的籃球比賽,現在看來不太可能了。

出國和要實習的同學幹脆搬離了學校,我也打算把行李全部打包回家,怕出什麽變故下學期畢業就來不了了。我跟同屋室友說,說不準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麵了。

我進隔離點時還帶著考研複習的書、瑜伽墊和筋膜槍,想著隔離也別忘了學習和鍛煉,但是病剛好身上沒力氣,瑜伽墊到現在也沒打開過。

“還是怕孩子高考被影響”

張彩 48歲 甘肅蘭州 酒店從業者

10月7號那天我有點咳嗽,但當時沒當回事,畢竟那時候我們小區已經讓居家20天了,想著沒和人接觸肯定不會有什麽大問題。

10月8號“大白”上門核酸後我被確診陽性,10月9日我就被轉運到蘭州大名城附近的一處方艙,兩個人一間。

我同屋一個20多歲的大學生發燒了,但是到最後我的體溫也是正常的,隻有全身疼痛的症狀,還有就是總覺得嗓子裏有痰,一直咳不出來,在房間裏就是喀喀喀地咳,嗓子都有點咳破出血了。我和同屋同時進的方艙,一周內我們都沒什麽食欲,方艙的飯也很涼,我們幾乎不怎麽吃飯。

平時我和女兒在家,我的女兒18歲,是一名高三複讀生,今年下半年根本就沒機會去學校。10月11號那天,女兒也確診了,她的症狀和我的不太一樣,她有點發燒,38℃,被轉運去方艙後隔天燒就退了。

她去的方艙條件不好,是那種大通鋪,根本沒法休息也沒辦法上網課,周圍的人白天跳舞唱歌,晚上方艙也不關燈。女兒睡覺輕,周圍的人打呼嚕也會把她吵醒,當時真的想跟她換一下。

a4784ad7a6fe03243d339fc0caf0d3cc在方艙複習的學生
| 網絡圖片

我是第8天轉陰的,兩次陰性以後,18號就被轉運回小區了,女兒也在20號回來了,到現在已經兩個多月了,我們小區依然是封控狀態。

現在除了偶爾吃生冷的東西會咳嗽外,我已經沒有其他的後遺症了,食欲也恢複了,嗅覺味覺倒是沒出過毛病,像一場感冒一樣。我依然很疑惑,都已經居家20天了,平時也是做抗原居多,根本不會接觸到什麽外麵的人,還會被感染,這個病毒真是無孔不入。

我們這棟樓隻有兩部電梯,自從回家以後,我就沒再下過樓,還是害怕會再被傳染上,吃的都是封控前囤的東西,每天湊合吃一點,也不敢讓社區送菜。雖然同屋的那個大學生告訴我,康複後三個月後都不會再被感染,但為了孩子別再被感染拉去隔離,明年能順利高考,我還是不敢訂菜不敢出家門。

“康複後我陪著父親進了方艙”

妥成 28歲 新疆伊犁 車輛交易從業者

對於“陽了”,我記憶最深的就是10月4日發燒那天的夢。感覺有點燒斷片了,夢裏全是我以前玩的遊戲“羊了個羊”的畫麵,消除版塊裏的“玉米”“胡蘿卜”都變成了病毒,我像連連看一樣消滅了“病毒”一晚上。睡覺睡不踏實,睡兩個小時以為天亮了就起來看一下,很難受,思維不受自己控製。

我在家吃了些連花清瘟之類的感冒藥,第二天早晨起來,燒就退了,嗓子還有點沙啞。和我一起感染的還有我的一家十二口,爺爺奶奶、父親、兩個哥哥兩個嫂子、還有4個侄兒們,最小的那個侄兒隻有3歲。我們測了抗原,都是陽性。

爺爺奶奶都快八十了,奶奶在床上躺了一周才下床,主要集中在拉肚子和身上沒勁兒,這樣的症狀到40天以後才完全恢複。年紀輕的人症狀比較相近,第二天退燒3個小時以後,侄兒們就活蹦亂跳了。

退燒以後會偶爾咳嗽,身體有些乏力,可能完全複原還要一段時間。比如以前我可以一口氣跑兩公裏不累,但是現在我跑個三四百米就會覺得累,想回到以前的體質可能需要一兩個月。

在我們康複一個月後,53歲的父親核酸檢測陽性,雖然沒有症狀,但還是被要求去隔離。我隻能陪護他一起,去了一所離市區很遠的職業技術學院隔離,和其他人一起住在8人間宿舍。

父親的CT值是37,但很長時間都沒能出艙,他沒有基礎疾病,也沒有任何新冠的症狀,咳嗽、乏力這些都沒有。方艙裏還有一個爺爺已經80多了,要做腎病透析,家裏人為了照顧他,也進了艙。聽說爺爺出去後,好像也沒什麽新冠後遺症。

在方艙的日子裏,我穿起了藍色的防護服,負責分發本樓棟40人的飯菜。我覺得在方艙倒也還好,幾個月封控下來,人的錢包都癟了,這裏好歹管吃管住。閑下來的時候,有個小朋友帶了籃球進艙,我們還在學校操場上打打球。

2d716fa283f92d8ccb04884b1d3bc389排隊等待出艙的人

現在我和父親已經出艙了,在居家隔離。我們11月20日就到家了,已經過去10天,父親的健康碼還是紅色,沒辦法出行。

我們社區裏很多人都“陽”過了,我們這裏管這些陽過康複的人叫“鐵人”,他們比沒感染過的人,更先可以自由出入小區。經過這次,我身邊很多人都覺得新冠沒有那麽可怕。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