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小沈陽“陽”了,但症狀挺特別!還有不少感染者變“吃貨”?

12 月 15 日

小沈陽在社交平台稱

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

” 我和你們都不一樣

我居然是一隻敏陽陽 “

不同於一般感染者,

小沈陽感染後表現出的症狀大不一樣。

他表示,別人是嗓子疼,

全身疼,而他竟是 ” 臉疼 “,

出現了過敏症狀。

不過小沈陽目前已經痊愈。

他表示新冠並不可怕,

挺一下就過去了。

感染後高燒近 40 度

掀開被窩直冒煙!

同樣引發網友關注的

還有河南鄭州一男子

12 月 13 日,他感染新冠後

發燒 39.2 ℃

蓋著被子睡覺發汗

沒想到掀起被子發現

裏麵竟然直冒煙

當事人田先生稱,當時吃了退燒藥,就在被窩裏睡著了。後來覺得實在是太熱,就掀起了被子,結果床單和被子都濕了,還在冒白煙,跟蒸桑拿一樣。

有網友稱遇到了類似的情況,甚至有脫下衣服都是一股熱浪的。

上海一些市民 ” 中招 ” 變陽

各種社交平台上

朋友圈裏、微信群裏

有些感染者痛的大呼

有些全身乏力,有些胸悶

有些腹瀉等

不過還有一些表示自己胃口大開

吃烤肉,吃肘子,吃各種水果

各種大吃!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 ” 炫飯株 “?

還有人說

反正都要陽的

不如挑個 ” 溫和的毒株 “

讓自己產生抗體

從群體免疫到主動出擊

這種行為可行嗎?

專家們認可這種說法嗎?

一起來看!

症狀較輕是感染了 ” 溫和毒株 “?

” 求陽得陽 ” 能避免二次感染嗎 ?

華山醫院感染科艾靜文告訴記者,對於不同的毒株,存在反複感染的可能性。不過通常來說,感染其中一個毒株後的短期內,因為體內仍有較高的中和抗體,所以短期內二次感染的可能性比較低。但是一段時間後,如果出現了其他類型的毒株,還是有可能二次感染的。

艾靜文說,不同的毒株,致病性、臨床表現上會有一定的差異。但是我們要知道,現在流行的大部分毒株都為奧密克戎的不同變異株。而基於國內外的數據報道,奧密克戎變異株總體來說,重症率已經較之前的原始株、德爾塔株明顯下降了。因此,感染的是奧密克戎的具體哪個變異株,對人體的影響總體不是很大。目前感染後的症狀基本還是以發燒、頭痛、喉嚨痛、咳嗽、全身酸痛等症狀為主。

至於大家比較關注感染後的症狀,想要追求更加 ” 溫和的毒株
“,這當然是基於大家希望能夠有更輕的臨床症狀。艾靜文說,但實際上,就算是同一個毒株,在不同人之間,也會根據每個人的抵抗力,身體基本情況而有不同表現。不能看到一個人感染後症狀輕,就認為這個人感染的是毒株更加溫和。是否有更加
” 溫和 ” 的毒株,仍有待於更多循證醫學的佐證。

艾靜文表示,我們當然不推薦 ” 求陽得陽
“,能少感染一次就少感染一次,能盡量晚感染就盡量晚感染。最核心的原則是,我們應該盡一切能力,延緩老年群體的感染時間,最大程度減少在第一波疫情高峰中的老年感染者數量。

但即使感染了,不管具體是哪一個變異株,由於目前奧密克戎株的總體重症率已經降到非常低的水平,大家也不用恐慌或過於緊張。症狀相對較輕,且已經全程接種疫苗,就可以進行居家隔離和健康監測。在老年人感染的時候,協助其做好健康監測,觀察有無重症預警症狀的發生,必要時住院觀察治療。

張伯禮:明年一二月份後

疫情有望迎來春暖花開

近日,2023
環球時報年會生命健康分論壇召開。在論壇上,張伯禮院士表示,目前疫情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應以變應變,我國防控政策也是按照這個邏輯在不斷優化調整。奧密克戎病毒感染性強、毒性弱,無症狀人群占了三四成,有上呼吸道症狀的四五成,重症及後遺症比較少。防控政策優化調整後,短期內感染人數會增加,但整體情況在往好的方向發展。1、2
月份高峰過後,到春暖花開時疫情有望進入常態,不會出現大規模感染,人們的工作、生活、學習也將逐步不受影響。

目前階段還是要做好個人防護,早陽早好的觀點是不對的,個人防護至關重要。雖然感染後 3~6
個月再次感染的幾率小,但病毒不斷在變異,不管是否感染過都應做好防護。建議沒有絕對禁忌症的人群及時接種疫苗。

梁萬年:首輪感染高峰期

不同城市要區別來看

梁萬年表示:從總體來看,國內一些地區的疫情處在上升階段。任何一個傳染病傳播的規律,都要經曆引入、擴散、上升、高峰、下降 5
個階段,現在很多城市,奧密克戎感染已經進入上升期,但有些城市還是擴散期。一般來說,呼吸道的傳染病在城市達到峰值要比農村地區更快,從人群來看,活動頻繁外出多的人一般是第一波感染人群,相比之下,老年人等出門少的人群要晚一些。

具體幾月份達到高峰,不同城市需要區別來看,防控措施、人群免疫水平等都是影響因素。要判斷疫情是否到了吃緊階段,幾個參數值得考慮:1.
重症的發生情況;2. 醫療資源的擠兌情況。

我們現在亟需做好幾個方麵的工作:一是人群的疫苗接種,特別是老年人,慢病患者;二是相關資源的儲備、醫療能力的提升,要堅持分級診療、藥物有效的供給、公眾的健康教育,采取適度的社會公共衛生幹預措施,強化病毒變異的檢測和相關研究等。

優化調整不是放任不管,適當有序采取社會公共衛生幹預措施,把感染峰值壓低到有效控製的階段。

曾光:不能把疫情來勢洶洶的

原因都歸結於 ” 放開 “

曾光表示 ” 放開 ”
不單取決於公共衛生,如果單純從公共衛生觀點來看,我們寧願把時間再往後拖一下,比如把疫苗接種再加強一些,特別是打第三針的人間隔時間已經很長了,老年人接種率還不夠高。但是中央決策是綜合考慮,考慮到經濟發展、社會安定、就業率、國際關係等等,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兼顧各方利益。這個平衡點選的還是相對不錯的,單從公共衛生方麵來看,雖然一些準備沒有做的很充分,但是疾病已經表現出了非常強烈的變化,比如說它的感染率大幅度提高,在這種提高的情況下,自然感染傳播係數已經到了二十幾了,病死率也是低於千分之一,甚至低於萬分之一了。從發病來看,我覺得現在是比較好的一個時機。

” 二十條 ” 出來以後,為什麽還要再進一步呢?如果 ” 二十條 ” 出來我們是小步走,那麽 ” 新十條 ”
出來又往前跨了一步,這步跨的幅度也不小,這十條裏條條都有新意,條條都有更明確的規定,都是向放開的方向發展的。所以我覺得現在這個時機選的是比較合適的。

另外現在也確實看到了,現在疫情大幅度的上升,上升速度非常快,甚至出乎一般人的預料,甚至出乎公共衛生專家的預料。比如說我們原來認為,疫情按照流感來說,它第一波來的時候不會超過
30%,20% 都已經不少了,以後第二波、第三波,但是實際上來得氣勢洶洶。造成這個原因是多方麵的,不能把原因都歸結於 ” 放開
“,奧密克戎變異株在北方是 BF.7,在南方是
BA5.1,這些傳播率都是最高的。以前傳播率已經上升了,加上冬天的氣候有利傳播,另外還暴露出人群第三針打的時間太長了,抗體水平,現在疫苗靠過去免疫的方式,確實要阻擋疫情傳播已經不現實了,所以綜合的結果導致疫情大幅度的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