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獨居媽血淚史:為工作把幼兒獨關家 丈夫比性侵者更可怕

去年,網上流傳幾段恐怖的聊天記錄和監控錄像——一名在上海的獨居女性,被陌生男性尾隨入室後殺害,屍體被裝進了行李箱帶走!10月13日,有媒體從上海和無錫警方處獲悉,案發10小時後犯罪嫌疑人已被抓獲,案件具體細節正在調查中。女生確認已被害,在此之前,該男子曾多次在女生居所附近蹲點。據媒體報道,男子和女生住相鄰樓棟,且兩人的房間都在頂樓。相隔不遠的兩個陽台,男的隨時可以觀察到女孩的一舉一動,簡直細思極恐。

而同類的案件,還在層出不窮,而且每一起都讓人骨寒毛豎。去年,一名8月剛搬到廈門的25歲女孩被殘忍殺害在出租屋內,凶手是其房屋中介;2018年,租戶吳某被同層的半裸男鄰居葉某拖拽進屋;2017年,男租客騙獨居女生小王“沒帶房卡”,開門後卻想將小王推進屋反鎖房門,實施犯罪行為。

然而比年輕獨居女性更容易陷入絕境的,還有不少在深圳的獨居媽媽,因為各種願意,獨自一個人帶一娃或者二娃。麵對工作、家庭、學校三方的重壓,靈魂和肉體,總有一個在崩潰的邊緣。我們採訪到了三位媽媽,講訴他們的獨居故事……

深圳當舖鑑定師:見盡走投無路的人 LV卡地亞等名牌竟最不保值?深圳華強北淘金夢碎?10元買入晶片過千元賣出 全村湊數百億豪賭羅湖港人專訪|讚香港青年筍工無數 還有“大禮包”全方位助移居

 

01/王芳芳,33歲,公司財務,一個人照顧2孩

 

工作、學校、家庭,總有一個在路上

王芳芳再一次錯過了升職的機會。這是在這家公司的第7年,同期進來的同事基本都掉去分公司做主管,或者更有勝者,比她晚進公司兩年的後輩現在是她的直屬上司——別人喊她“王姐”
,她喊別人“柳經理”
。每次一到年底總結,領導麵試談話都是同一道說辭:“王姐,您今年是工作都做得很好。但是您看您這邊年終考核,每周都有早退和遲到的記錄,加班時間也比較少,幾乎每個月都有請假,公司外派項目也都沒有參加……”
王芳芳每次都隻能點頭說“明年就會好一點,明年就會好一點。明年工作上就能更多一些時間” 。

但事實情況就是——她的丈夫長年外派勞務,基本常駐外地。父母年紀又大,身體不好,她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大寶上小學,小寶幼兒園,每天早上送完小寶,送大寶,再自己趕去上班。之前托班可以延時,現在幼兒園沒有晚托,經常需要請假。更別說,公司外派項目這種“香餑餑”
,基本不考慮,家庭是第一考慮。辭職不可能,經濟條件不允許王芳芳全職帶娃。換工作也不太可能,穩定穩定再穩定,她需要現在這份穩定的工作。請保姆月嫂,開銷大不說,王芳芳自己擔心會有保姆阿姨虐待孩子的事,也不放心。工作和孩子,永遠沒辦法平衡,而且你需要比別人更努力,才能保證不被社會拋棄。白天做不完的工作,晚上帶完孩子熬夜做,而且需要做的比別人更好、更多。不需要晉升,需要的是保證這份工。

 

 

02/梁莉,28歲,業務經理,離異媽媽,一孩。

不敢請保姆 把小孩關家裏

“就幹過一次這種蠢事情。”
見到梁莉的時候,是在咖啡廳裏,她帶著她4歲的兒子。“我兒子有天生病,沒去幼兒園。老家有點事,我媽正好回去了。我正好要去見個客戶,也沒辦法請假。看他正在睡覺,就想著去一下就回來。”“然後我弄好監控,反鎖了門,就出發了。”
梁莉說當時還覺得這些不是大事,因為一上午立馬就回來了。中間還能看看監控,通過監控和兒子講話,也給兒子留了iPad,中午就請假回來給他做飯。

走了一半,心裏慌得不行,就是那種作為母親的第六感,趕緊看監控。看到自己孩子醒了,可能是咳了,正在家裏移動凳子,想站在上麵拿冰箱裏的酸奶。自己當下就打車回家了,決定還是不要臉一次,把孩子送到公司,點了奶茶給請同事幫忙帶一會。“現在,想想真的害怕,太多把孩子單獨留在家裏,結果發生不幸的新聞了。這種蠢事,真的不會再做第二次了”。

03/劉霞,30歲,兼職主持人:老公在廣州,她在深圳
比性騷擾更心寒的是老公的態度

劉霞差點被性騷擾過一次。老公在廣州工作,為了女兒讀書,她在深圳工作。劉霞是公司行政,因為氣質形象還不錯,會兼職公司一部分會議、宴會主持的工作。有一次其他地區分公司都來深圳開年會,她是主持人。

年會結束之後,有一位其他分公司的同事通過其他負責策劃的同事加她微信,出於禮貌,她通過好友申請。宴會結束後,其他地區分公司代表會在深圳待一段時間。這個男同事就一直各種理由藉口,讓劉霞帶她在深圳遊玩。劉霞基本都以工作忙為理由拒絕。結果這位男同事,通過在公司前台看見的物流信息,得知了劉霞租房的地址。竟然直接在晚上跑到劉霞家門口來敲門,說要進去坐坐。

劉霞直接電話叫來了房東阿姨,男同事被房東阿姨一統亂打趕了出去。劉霞帶著女兒拿著沙發抵住門口,在客廳抱著擀麵杖睡了一夜。等到宴會結束之後,劉霞火速搬家,把事情上報了公司,也將男同事發的猥瑣聊天記錄發給了總公司。雖然還不知道處理結果,但是公司承諾一定會嚴格處理。但是整件事情最讓人心寒的反而是劉霞的老公,沒有安慰,隻是一味地怪她不注意安全、沒有保護好孩子一類的話語。聽著老公在電話那邊的話語,這是劉霞不知道多少次想要離婚……

備注:文中所有名字皆是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