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人就跟貨品一樣,被公開買賣”小夥哭訴緬北驚魂記

“到了緬甸人就跟貨品一樣,被公開買賣,我被轉手賣了三家公司,我不想從事詐騙,被毒打過,被關過小黑屋,腳上還有被電棍電過的傷痕。”

12月12日,回憶起在緬甸的經曆,主動到大冶市公安局東嶽路派出所投案的曹某激動的對民警說道。

近日,東嶽路派出所在上級部門的安排部署下,大力開展打擊電信網絡詐騙暨非法滯留緬北問題專項整治行動,並遠赴雲南開展勸返、救助工作,成功將一名被騙緬甸佤邦2年多,遭受非人折磨熱切期盼回國的曹某(男,34歲,東嶽路街道人)平安營救回國。

被解救的曹某主動投案,如實供述了自己偷越國(邊)境的違法事實,並向民警講述了自己赴緬甸的這段可怕遭遇,希望自己的經曆能夠警醒他人。

2020年3月份,剛過完年急需找份工作的曹某在朋友的介紹下,獲得了一條在緬甸輕鬆工作便能月入幾萬的工作信息,看到如此豐厚的待遇,曹某當時便心動了。

幾天後,曹某和其他幾位老鄉坐著該朋友租的麵包車來到了雲南昆明,再一路輾轉偷渡來到了緬甸佤邦。

到了緬甸佤邦稍作休整後,曹某等人被帶到了一個公司,隨後,相關人員沒收了曹某一行人的身份證和手機,給了幾本話術和電腦、工作手機等工具,讓他學習怎麽在網上聊天、怎麽和“上鉤”的人“談戀愛”、怎麽誘導受騙者“投資”等等,曹某這才意識到,所謂的“高薪”工作其實是從事電信詐騙。

兩個月後,對方見曹某沒有幫其騙到錢,將其毒打了一頓後,便令曹某聯絡家人轉賬6萬元賠付詐騙公司,籌不到錢的曹某隻得想辦法瞅準時機,趁看押的人不注意,逃跑了出來。

由於處在人生地不熟的境外使曹某感到十分絕望,隻得聯係當地的朋友請求幫助,可誰知,朋友將其又轉賣給了另外一家詐騙公司。

到了新的詐騙公司後,由於曹某不願意從事詐騙工作,隨後,“公司”人員將曹某關到了一間小黑屋,每天靠著兩碗白米飯,在沒有任何聲音和光線的房間裏熬過了十多天後,“公司”持槍保安過來“談判”,“要麽交錢走人,要麽好好上班,否則別想活著出去。”曹某幾近崩潰,沒有錢交贖金,隻能選擇繼續“上班”。

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在和不同的詐騙對象聊天,詐騙公司會給每個員工下達每日以及每月的任務,不聽話的,沒有完成任務的隨時都會遭受罰跪、棍棒、電擊的處罰,如果連續幾個月沒有完成任務,甚至會被關水牢或者轉賣到其他地方。

“而那些業績好的,也並沒有像傳說中那種月入過萬,輕鬆發財,因為在這裏生活的他們,需要向詐騙團夥繳納各種各樣的費,其中包括夥食費、住宿費、陽光費、空氣費、手機卡費、設備磨損費等等,這些被騙來的人,就像一個個沒有生命的零件,給詐騙集團賺著各種昧良心的錢。”曹某告訴民警。

由於曹某性格耿直,幾個月過去了,“業績”不佳,在遭到對方的一頓毒打後,便被安排著做一些打雜的活。可是詐騙公司人員稍有不順心就會對其拳打腳踢,每天提心吊膽的生活讓曹某一直伺機尋找機會逃跑,可看著逃跑被抓回來“同事”的遭遇後,曹某心裏害怕不已。

據曹某陳述,身邊被騙過去的人都想逃,但大家都走投無路,而且逃跑被抓回來的人都會被拷上手銬,然後當著其他人的麵,被圍著拳打腳踢,最後至少都落的個半身殘疾,嚴重的甚至被關水牢、賣給其他公司,看著身邊的“同事”換了一撥又一撥,自己認識的一個同伴已經幾年都沒有消息了,曹某對未來的回國之路充滿了迷茫。

2021年9月,大冶公安開展“緬北勸返”行動,東嶽路所民警與部分偷渡到緬甸北部非法居留的大冶籍居民取得了聯係,明確要求上述人員盡快返回國內配合調查,這些人中就包括曹某。

在得知曹某的回國之路遭到其他詐騙分子阻擾後,所長盧海涵立即與曹某取得聯係,並提醒他道,“你一定注意自身安全,隨時與我們保持聯係,有任何困難可以隨時與我們溝通,我們會與邊境這邊溝通,爭取讓你盡快回國。”

東嶽路派出所副所長張政權帶隊先後多次遠赴雲南邊境,經與雲南邊境多方溝通努力,直至2022年11月份,在詐騙公司遭受非人折磨待遇長達2年多之久的曹某才找到機會從詐騙公司逃離,並在大冶公安的幫助下結束了這段黑暗的生活。

曆時32個月,12月9日,曹某終於抵達昆明,回到家時,曹某的內心五味雜陳,悔恨、心酸、傷心、激動以及滿滿的安全感,12月12日,他主動來到東嶽路派出所投案,如實向民警交代了自己偷越國(邊)境的違法事實,並對民警的救助表示感謝。

目前,曹某已被大冶警方依法取保候審,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