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75後腎癌患者:想做核酸自證清白 結果…

“其實排隊那麽長時間去做核酸反而很危險。尤其是做混管,消耗大家的時間和精力,再做下去就要亂套了。我覺得以後沒啥必要就不要去做核酸了,一定要做的話最好還是做單管吧,老百姓自己貼一點錢也行。”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綜合組於12月7日發布的《關於進一步優化落實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通知》規定,“對高風險崗位從業人員和高風險區人員按照有關規定進行核酸檢測,其他人員願檢盡檢。除養老院、福利院、醫療機構、托幼機構、中小學等特殊場所外,不要求提供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不查驗健康碼。重要機關、大型企業及一些特定場所可由屬地自行確定防控措施。”

這意味著,核酸檢測已經可以淡出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然而,在某些時間段,一些核酸采樣點依然會排起長龍。在社交平台上,全國多地的網友均有反映核酸檢測時間長、“混管陽性”普遍等情況,有人因此錯過看病時間,有人最終發現自己也變成了“小陽人”。到底是誰還在堅持核酸呢?

澎湃科技找到近期仍在堅持不懈做核酸的人——1位退休老人,1位癌症患者,1位網約車司機,以及1位社區醫生,他們或主動、或被動、或無奈地做核酸,他們向澎湃科技分享了近期各自與核酸打交道時的所見所聞:

60多歲的何阿姨覺得,隻有做了核酸才能放心地確認自己是陰性,這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癌症患者張曉靈則認為以後不能再做混管核酸了,“本來想自證清白,沒想到越做越麻煩”。她有很多項檢查要去醫院做,但非常時期,她全都選擇自己解決。她也終於在曲折的複核經曆後變成“小陽人”。網約車司機陸師傅近期都是掐著點、見縫插針地做核酸的,他還載過打車找核酸采樣點的人,“大老遠來回打車就淨整這事兒了”。上海靜安區靜安寺街道社區醫院的曹主任告訴澎湃科技,如果實在沒有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在醫院門口當場做抗原也能進去。

截至發稿,12月20日晚,“上海發布”最新消息稱,“即日起全市各醫療機構對門急診患者不再查驗核酸陰性證明。各醫療機構嚴格落實首診負責製和急危重症搶救製度,嚴禁以任何理由推諉或延誤救治。”

這或可視為政府相關部門對近期老百姓遇到的普遍問題的直接回應吧。但是,仍然會有一些特殊的人們,仍需要做核酸。

以下是他們的講述:

“我不放心,要來做個單管核酸”

何阿姨,60多歲,退休

我家裏已經有2個小陽人了,我兒子是上星期四(12月15日)陽的,從單位回來就陽了,他就自己在房間隔離。我媳婦昨天(12月19日)去幼兒園上班,因為幼兒園要放假了,她去給小朋友們發東西,結果回來也陽了。

我們家房子大,房間裏有獨立衛生間,所以可以做到把兒子和媳婦都單獨隔離,而且我們也每天消毒,一直都注意做好防護措施。我孫子在家裏上網課,我都給他戴口罩。現在我和我先生,還有我孫子都沒事。

我在家裏做了抗原,是一道杠,但我還是不放心,要來做個單管的核酸。我剛才和核酸檢測點的工作人員說家裏有人陽了,他們就讓我做單管,還挺好的。

我一般情況下都保持48小時核酸。我們都很自覺,雖然現在不查了,但是我們也要為自己負責任,為家裏人負責任。有時候感染了是沒有症狀的,我有幾個朋友就是陽了,但是一點症狀都沒有,就跟平常一模一樣,所以說很難防。我做了核酸心裏就有底了,如果陽了的話,我就蹲在家裏不出來了。

最近每天晚上或者是早上核酸點剛開放的時候,會有很多人排隊。早上是因為有很多人急著上班,晚上是因為大家都下班了。一般工作日上午稍微晚一點,或者下午人都比較少,我就挑這個時候來做一下,避開高峰時間段。

我碰到排隊最長的是時候是前兩天晚上,隊伍長得在廣場上打了一個來回。排隊的時候大家基本上都不說話,保持一米間隔,我也盡量不和別人發生接觸,而且一直戴著N95口罩。

“想做核酸自證清白,沒想到越做越麻煩”

張曉靈,75後,腎癌患者

我是腎癌晚期患者,身體情況不是特別好。癌症的靶向治療會導致免疫“風暴”(指一種不正常的免疫狀態,在這個狀態下,免疫細胞不可控,在殺傷病原體的同時也對宿主本身造成免疫破壞),免疫風暴要用激素治療,使用激素又會產生骨質疏鬆、麵部浮腫等副作用。所以我是個經常和醫院打交道的老病號。

我每隔三個星期要去複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分別找2位不同的醫生複查一次,每個星期還要去醫院驗血,或者開藥,看免疫科、血液科等門診。去醫院要有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我就每次都要提前去做核酸,這樣出門才能方便一點。

我周六(12月17日)本來要做一個腹部平掃CT,但當時忘記了時間,等到想起來要去做檢查的時候,發現核酸“過期”了,就沒有去。我就想算了吧,錯過一次就錯過一次,現在畢竟是非常時期。

我現在情況不太好,可能會出現電解質紊亂,因為缺鉀、鈉等,整個人可能會昏睡,所以我每周都會去一次普陀區中心醫院急診做驗血,監控一下電解質水平。最近幾周也都沒去,因為我覺得太麻煩了,現在有那麽多“羊”,去醫院還要48小時核酸。我就在家裏自己多補充電解質,實在不舒服了再去查。本來我的免疫輸注是要住院的,但住院既要48小時核酸,也要24小時核酸,我就也停了,在家裏自己給自己紮針。

你可能想問我,為什麽會覺得“算了吧”?我作為病人,要去醫院的時候第一時間想的是,我是不是符合進入醫院的條件,而不會想著自己一定要衝過去。其實我朋友圈也有人留言說,如果實在需要的話,可以拿著抗原,在醫院當場做。但我之前沒想過,這可能是思維定勢吧。大家也許都有點這樣的思維定勢,之前出行要求72小時核酸陰性,大家一直記著,有些人到現在還是會按照這個時間定期去做核酸。

我昨天(12月18日)傍晚去做核酸了,一方麵是因為一個半月前我調整了靶向劑量,是時候去醫院做核磁共振,看看效果,決定是維持還是繼續調整了。另一方麵是因為我兒子這兩天抗原陽了,現在在自己房間裏隔離。雖然我和我先生的身體看似都沒什麽異常,平時也注意不和他接觸,但是還是怕自己衣物帶病毒,所以想做個核酸祛疑。我得證明自己是“清白”的,才敢出門買菜、看病,否則理虧。如果陽了的話,我就不出門辦事了。隻是沒想到,做了核酸反而更麻煩。

我們做核酸的時候,居委主任跟大家說,如果不是去醫院,盡量不要做,因為現在混管陽性的人挺多的。昨天(12月18日)排隊的人還挺多,大家相互之間也離得很遠。我發現,核酸亭本來有兩個工作人員,陽了一個,現在隻有一個人了。

我昨天做了之後一直查結果,也沒查出來。今天早上我看到綠碼,還以為我沒事。我老公比我早發現混管陽,今天早上十點不到就去複核了。我吃完飯才發現自己是待複核,就出門找核酸點,大概找了十幾分鍾才找到了一個地方。但是那裏排隊超級長,我去的時候隊伍已經折疊起來了,我排了四十多分鍾。

部分折疊的隊伍。受訪者供圖。

排到二十幾分鍾的時候,前麵的人就已經開始講了,說我們都等了很長很長時間了,怎麽這麽慢。又過了一會兒,核酸采樣亭裏的工作人員就出來讓大家不要再排了,因為他們11:30就結束了,中午還要消毒,下午14:30才繼續。正好是到我前麵的老太太結束,從我開始後麵的人都不能做了,可能是因為我穿的紅色衣服比較顯眼?

有的人就很不開心地走了,也有人堅持排著,大概10個人左右,我也是其中之一。因為我們已經排了那麽久了,回去的話隊伍就白排了。我後麵的小夥子被“嚇唬”得已經轉身要走了,又被我們喊回來,說萬一能做呢,那就大家一起做了。

最後我們五六個人做了核酸,我回去的時候還有幾個人在和核酸點的人吵架,他們都要做單管,他們說自己已經排了很久的隊,也隻剩下沒幾個人了,為什麽不能稍微辛苦一點等等,核酸采樣點的工作人員態度也不好。不過也可以理解,她說我不叫你們走的話,後麵還會有源源不斷的人來,沒法結束了。不知道他們最後有沒有做。

張曉靈走後,部分還在和采樣點工作人員爭論的人。受訪者供圖。

和我一起排隊的人中,有的人在醫院工作,必須要做核酸;有的是要去醫院的人;在我前麵的老太太,她家裏女兒陽了10天了,所以希望核查一下;有人是抗原兩道杠,過來做核酸確認的。最多的人是混管陽了,過來複核的。好多人都拿著手機向工作人員出示自己收到了混管陽需要複核的短信。最後核酸點的工作人員說,我現在可以給你們做單管的,要做混管的可以上來,但沒有人,那麽長的隊伍,大家基本上都是要求做單管的。

像這種情況,其實排隊那麽長時間去做核酸反而很危險。尤其是做混管,消耗大家的時間和精力,再做下去就要亂套了。我覺得以後沒啥必要就不要去做核酸了,一定要做的話最好還是做單管吧,老百姓自己貼一點錢也行。

12月20日淩晨0:54,查了整整13個小時後,我終於刷出了核酸結果,喜提小陽人一枚。我粗粗盤算了一下,這次的核磁共振就等轉陰後和原定三個月一次的一起做吧。按照規定,感染新冠後就要停藥,我要暫停靶向藥物和免疫藥物10天,其餘的藥物有些可以在京東、餓了麽平台買到,短期內應該不會缺藥。先居家隔離,等轉陰了再說吧。

“幹脆每個人都做單管,節省效率”

陸師傅,80後,網約車司機

之前還沒放開的時候,我們要求48小時核酸,基本上相當於每天都要做。現在平台要求7天內上傳2次核酸陰性報告,所以我基本上3天做一次。如果核酸過期了,下一次做核酸又碰到混管異常,就會影響出車。

最近大家做核酸可能都會碰到混管陽的情況。我已經遇到過了,卡著快要過期的時間去做核酸,結果混管陽了,就沒法出車,停了一天。我們司機群裏大部分人也都遇到過這種情況。還有個情況是核酸檢測時間長,我們小區的業主群裏有人說他一直顯示核酸檢測中,都檢測了兩三天了,也沒出結果。我們都跟他開玩笑,說那就是陽了,別等了。

我現在都要提前去做核酸,把混管異常的時間也算上,怕又影響我出車。我昨天(12月18日)去做的核酸就顯示混管異常了,今天上午又去做了單人單管。如果順利的話,今天晚上能出結果,不順利的話到明天出也有可能。如果是陰性就接著出車,如果是陽性就回家睡覺,當休息了。

某網約車平台上,陸師傅的核酸信息已“過期”,無法上線。曹年潤 攝。

我們家附近現在都沒有核酸采樣點了。我在支付寶搜核酸采樣點,顯示小區門口有,我過去,發現沒開。我們小區業主群裏很多人打“12345”反映過這個問題,但沒用。有的核酸點開放時間也不準,所以我現在做核酸都要找,有時候還要跑到醫院去做,蠻頭疼的。

也不是隻有我一個人遇到這種情況,我昨天拉了幾個客人,專門打車找核酸點。還有人撲空,在地圖上看了一個地方有個核酸點,打車到了之後吃個閉門羹,還要再換一個地方。

所以我現在跑車,看到正好可以做核酸的采樣點,車上也沒有乘客的話,就順道做了。昨天是沒辦法,再不去做就來不及了,我就特意開車出來找核酸采樣點。那個采樣點排隊的人倒是不多,我是看我們小區業主群找到的。我們群裏會分享核酸采樣點的信息,有人去過一個地方就拍個照,大家看上麵的時間點、人多不多、遠不遠等,合適的話就過去。我之前去莘莊醫院,做核酸檢測的隊伍排了七八百米,都看不到頭,我看看就走了。還好我就是路過,不趕時間做核酸,不然也麻煩。

昨天排隊,混管陽了來複核的人特別多。混管是10人1管,沒湊夠數量,工作人員說,再來兩個混管的,我們後麵大概還有十來個人,沒有人過去,都是做單管的。大家都是收到了複核的短信,為了證明自己是陰性,隻能來做單管的。我估計這種情況還要再持續一段時間。

有一次我去上海長征醫院接一個醫生,看到醫院門口單獨開辟了一個發熱通道,大概排了二三十個人。病人本來就發燒,很難受,現在天氣又那麽冷,風那麽大,還要在那排隊。做核酸排隊也是這樣的,遭罪。我有個朋友就是因為覺得排隊做核酸太麻煩,發燒就發燒了,也不做核酸確認,就在家躺著,吃點藥,兩三天也就好了。

我現在一天差不多接20多單。心態都調整好了,已經見怪不怪了。不像以前,一看到“陽”,大家都敬而遠之。昨天有個乘客問我,大哥你害怕不?我說這有啥好怕的,怕的話還不如不出車,啥也別幹了。而且身邊那麽多人都陽了,我不陽也不像話,“脫離群眾”了。該來的總會來的。

我覺得要不然我們平台、還有一些公司之類的就都不要看核酸報告了,這樣大家都不用做核酸。一定要做的話幹脆就每個人都做單管,這樣節省一點效率,因為現在混管陽的概率那麽高,基本上大家都得重複做一次。

“很多醫務人員都倒下了”

曹主任 47歲 靜安區靜安寺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從上周開始,我們醫院已經放鬆了核酸限製。來看病的人持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最好,如果真的沒有,我們就在大門口免費發給他/她一個抗原,當場做。如果是陰性的話,就進入我們的陰性診療區,如果是陽性的話,就進入我們的陽性診療區。沒有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的病人很多,我們每天都要發掉5、6盒抗原,一盒25個。

來社區醫院的病人大多數是老年人,我們在門口貼了48小時核酸或抗原陰性的告示,所以他們都知道來醫院的條件。我們知道好多老年人做核酸不方便,但是需要來配藥,所以早就有準備。我們也有24小時的谘詢電話,如果有不清楚的地方,也可以打電話來問。

上個星期是門診的高峰期,每天大約有1400多號病人,但是從昨天開始,病人數量一下子就回落到400多號。因為之前大家都是來囤藥的,後來都知道醫院不安全,或者別的原因,能不來就不來。來的都是發熱病人,或者一些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藥吃完了,必須要來配。

我們的發熱哨點現在一天大概有20多個病人,數量比較平穩。可能因為我們是社區醫院,本身地方小,常住人口也少,不像二級、三級醫院,可能排長隊。

我們醫院裏的重點崗位,比如發熱門診,每天都要做核酸,普通的門診醫生隻要48小時核酸陰性或者是抗原陰性就可以了。我們中心有一個24小時的常態化核酸亭,對外開放的,我們都在那裏做。上周做核酸還會排隊,但從上周五開始就不排隊了,現在基本來了就能做,大家現在都不敢出來做核酸了。

目前我們醫院很多醫務人員都倒下了,我們總共大約有103名員工,目前倒下了40多名。上海現在正在攀感染高峰的時期,目前是感染的人還能回去休息,大概休息7天左右。但是後續如果再有人醫務人員倒下,醫院人數不夠的話,我們隻能縮短休息時間,讓那些症狀緩解一點、熱度退了的醫務人員都回來上班。沒辦法,隻能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