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線醫務工作者“孕婦要生產,帶病也得上班”

隨著新冠感染人數急速增長,各級醫療機構正麵臨巨大考驗。全國多家醫院發布倡議書,號召醫護“輕傷不下火線”。

與此同時,國家衛健委近期專門印發通知,對關心關愛醫務人員,從四個方麵提出了明確的措施,包括保障醫務人員的工作和休息條件、合理安排工作任務等。

目前各地的醫療機構情況如何?醫療資源是否緊張?前線人員的狀態如何?觀察者網近期和多地醫務工作者對話,聽他們講述這段時間的經曆和見聞。其中,既有ICU(重症加強護理病房)醫護人員、麻醉大夫,也有連鎖藥房藥師、醫院職工,還有尚未正式執業的醫學生。

在接受觀察者網采訪時,五名受訪者中隻有一人尚未被感染。

來自青島的麻醉醫生於波覺得,醫院的感染速度比社會麵發展得更快。現在的他,隻希望在這座城市的疫情高峰期到來之前,大部分陽過的醫護人員可以重返工作崗位。

以下是他們的講述:

“呼吸機用完了,往年沒有過”

講述人:王先生

河南某二級醫院ICU醫護人員

我身處河南西部的一個小縣城。新的疫情防控措施逐步實施後,明顯可以看到大街上人少了。之前經常要做核酸那會兒,不戴口罩的人還有很多,現在大家都戴上了口罩。超市裏的人也少了,都是買了東西就走。

2022年11月30日,鄭州,市民嚴格佩戴口罩進入超市采購
圖源:人民視覺

那時候我們ICU還算正常,基本是往年都會出現的一些病種的患者。但隨著12月上旬冷空氣到來,呼吸道感染的病人一下多了起來,入院的老年人也明顯增多。一測核酸,基本都是陽性。我們醫院有12張ICU病床,現在都是滿的。

據我觀察,這次確實出現了更多重症病人,有基礎病的更容易發展成為重症患者,而且總體治療效果不佳。這次呼吸道感染的患者炎症指標都比較高。

這波感染潮來勢凶猛,我覺得冷空氣是最大誘因。剛開始,我們醫院的重症患者還有呼吸機用,但兩天呼吸機也不夠了,醫院正在積極采購。

我們這裏有兩家二級醫院有ICU病床,也配有一定數量的呼吸機。昨天我和其他醫院的同事溝通,他們的呼吸機也已經用完了,這是往年沒有的情況。

我覺得呼吸機不足還比較容易解決,目前更困難的是醫護人員感染導致的人手不足。

本來我們科室還在堅持,想著能不感染盡量不感染。但隨著陽性患者增多,我們科室內部也開始感染了,目前大約有一半人“中招”。

我現在也是新冠感染者,算是輕症,一直咳嗽,吃著感冒藥,沒什麽精神,對工作有點影響。醫院讓發熱的醫護人員休息,但能堅持的還在堅持。

我們醫院一般的藥物供應基本充足,現在基層麵臨的情況是工作人員不足,平時很正常的工作在現在看來就很難完成,因為沒有足夠的人手來倒班了。而且越是帶病工作就越是容易出現其他問題。

但緊急招募人員也不現實,一是社會上沒有那麽多的合適人選,再就是,招募到以後,這些人員是長期工作還是隻在疫情期間工作?

原來我們醫院收治患者時還有陽性專門通道,但幾個大城市基本放開後,我們就不再區分了,也區分不了。

說實話,現在即使測出來是陽性,意義也不大。但病人入院時,我們還是會看看他是否陽性,為的是告知患者家屬,讓家屬了解患者的整體病情:多一樣疾病,風險就更大些。

2022年12月6日,河南省鄭州市,城市街道邊和居民小區內的眾多核酸小屋都處於關閉狀態
圖源:澎湃影像平台

我認為,新冠陽性人數增多、醫護感染增多,進而導致的醫療資源緊張,在一個時間段內肯定是存在的。目前看來,氣溫越低,這種情況就越明顯。新冠呼吸道感染患者快速增長,會持續多久不好說。作為醫護人員,我們是第一線,辛苦也不怕,現在就擔心疫情集中爆發,可能會出現醫療資源不足。

現在大家的想法基本上是“都要陽一遍”,年輕人還能扛一下,但老年人、尤其是有基礎病的老年人,確實是高危人群。高齡再疊加多種疾病,風險就大很多了,千萬不能輕視。

“政策已經趕不上變化了”

講述人:於波 青島某三甲醫院麻醉醫生

我現在是我們科唯一還沒陽過的大夫,算是“獨苗”。

同事們的症狀都挺厲害,基本都是發燒到39度,渾身疼,還有人上吐下瀉,比較影響戰鬥力,隻能躺在家裏養病。我們領導的症狀比較輕,就帶病上班。由於人手不夠,隻能把一些不緊迫的手術暫停。

據我所知,我們這裏除了市立醫院可能還會區分陽性病房和陰性病房,在其他醫院,這個製度基本已經“名存實亡”,沒什麽意義了。

之前包括手術室在內的很多科室都是隔一天做一次核酸。12月10日那天我們內部做混管,發現多管混管陽性,一下子控製不住了。當天醫院就給我們下通知,要求病情不嚴重就堅持在崗。

我們醫院的病人不算特別多,醫療資源還可以,但後來各個科缺崗人數太多,醫院就又強調了一遍,要求無症狀和輕症在崗。一般來說,還是科裏自己協調,我們科的情況目前還算湊合。醫護人員如果發燒了,我們是能不讓上崗就不讓上,發燒確實太折騰人了。

理論上說,病人入院是要看核酸結果的,因為給陽性病人做手術,我們要穿防護服、戴防護麵罩。但實際情況是,政策已經趕不上變化了,現在陽性感染者很多,我們要優先保障病人的生命,所以病人一到位我們就做手術。

前幾天來了一個急診病人,那時候我們科加上我還有三個人是陰性的。手術前病人剛做完核酸,結果還沒出,體溫是正常的。但麻醉之後病人體溫就開始上升,過了一會核酸結果出來,確定是陽性。我那兩個同事都戴了N95口罩,後來也“全軍覆沒”。

那天我在另一台手術,本來想進去幫忙,他們說病人發燒了,我算是唯一還沒接觸到病毒的,他們就沒讓我進去。

2022年12月9日,青島,街頭懸掛的一碼通。但因疫情防控政策變化,已經無需掃一碼通入內
圖源:視覺中國

現在很多大夫都是陽性的,有些科室甚至都找不出陰性的了。我今天去其他科室進行麻醉工作,就是四個“小陽人”包圍我一個的狀態。

外界也會擔心陰性病人會不會來看個病就變成陽性,我們當然是盡力避免這種情況。病人來做胃腸鏡,我能不給他們脫口罩就不脫。做腸鏡需要上麻醉,病人要吸氧,我就把吸氧管塞到他口罩裏麵。我們也隻能做這麽多了。

青島前一陣疫情控製得還是比較好的,所以疫情高峰期相對其他城市可能稍微晚一些。據我了解,青島的醫院目前是沒有出現所謂醫療擠兌的情況,就是醫護人員減員比較嚴重,我同學他們的科室都隻剩下個位數的人在幹活。

醫院已經給我們提前準備了藥,排班方麵也都交代了。我同學他們醫院關於重症搶救這塊已經培訓了兩周,我想青島也預計到會出現疫情高峰。

我那些負責急診、搶救的同事,很多都是上周三左右開始陽性的,估計這周三之後部分人就可以回來上班了。我個人感覺,醫院的感染速度比社會麵發展得更快,希望在青島的疫情高峰期到來之前,大部分陽過的醫護人員可以返崗。

“最慘的時候快過去了,‘楊康’們在返崗”

講述人:張濤 石家莊某三甲醫院職工

我上個月底感染了新冠,那時候“新十條”還沒發,石家莊突然放開了,周圍的人陸續開始感染,這是之前從來沒有過的,所以我就意識到這次遲早要中招。

我不屬於臨床醫務人員,11月底開始居家辦公了。就在居家的第一周,某天下午下班後,剛站起來就覺得身體有點軟,有發燒的感覺,當時就感覺不妙,體溫36.6還算正常。到了晚上睡覺時覺得渾身發熱,起來又測了次體溫,一看38度多。但第二天起來測抗原卻是陰的。我吃了點退燒藥,差不多到第三天中午的時候,燒就退了,再做抗原,反而出現了兩條杠。

從網上對這次疫情輕症或者“無症狀”的普遍描述來看,我的症狀相當“典型”。先是發燒,退燒後轉陽,然後開始嗓子疼,疼了兩三天,但並不如網上說的“吞刀片”那樣難受。嗓子不疼以後就是鼻塞的症狀。從個人體感來說,嚴重程度不如2020年新冠疫情開始前得過的一次重感冒。
11月15日,石家莊,退燒解熱類家中常備藥物受到市民歡迎
圖源:人民視覺

目前我們已經返崗了,前段時間我們醫院確實倒下不少醫護人員,個別科室當時已經“團滅”,護理人員需要從其他科室臨時調過去,人手特別緊張。但總體來說沒有出現嚴重的醫療擠兌情況。

現在來醫院求診的人相對少了一些,一方麵是我們這感染人數在減少,另一方麵可能病人自己也不想來。很多人如果是輕症,還沒到去醫院的程度,就寧可在家裏呆著。

前段時間,我們醫院臨床部門是大夫少病人多,現在相對緩解了一些。我覺得最慘的時候應該是12月上旬,但那會兒陽過的人現在基本上已經好了,“楊康”們正在返崗。

當然,現在還是存在傳播風險,那些還沒陽過的同事也是盡可能避免感染,都穿著隔離服、戴著N95,全副武裝。

“孕婦要生產,帶病也得上班”

講述人:劉洋 北京某醫學院研究生

我在醫院的輪轉已經結束了,所以沒有受到什麽影響,但我室友還在上班,目前醫院的情況是,症狀不嚴重的都得上崗。

我們之前負責的病房大概有60個病人,真正管床的大夫隻有3個,但凡少了一個人,工作量就會增加很多。我室友那邊基本已經沒有人了,主任和兩個本院職工都倒下了,隻剩下一個醫生帶著兩個規培生,工作強度可想而知。

我們醫院對學生還算好的,但人手確實不夠,室友前幾天被拉去上班,他發燒第一天測抗原還是陰性,那天幹活幹到晚上11點。

12月14日,北京某醫院的發熱門診外,一名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
圖源:人民視覺

前兩年疫情的時候,我們醫院會專門開設一個病房做隔離區,入院的病人要先在裏麵住滿一周,確認是陰性之後才能轉往其他病房。但現在都是直接進病房,因為感染人數一多,根本沒有足夠的設施進行隔離,而且分病房就意味著醫生也得分成兩班,目前沒那個資源。

防疫措施調整之後,我們的病人也增加了一些,不管病人陽性還是陰性,醫院都要接收,而且現在來住院的,情況都是挺嚴重的,沒有辦法拖。但陽性病人一進來,就很可能感染其他陰性的病人和醫生,所以醫院傳播得特別快,有段時間退燒藥也不夠。

但總體來說,相比兒科、呼吸內科來說,我們科室已經很好了,前者相當於衝在疫情的最前麵。我之前有個室友,他現在在武漢某個醫院的婦產科,前不久跟我說,他們領導呼籲全員帶病上班,因為孕婦要生產你也攔不住,更不可能少收孕婦,所以他們就特別忙。

“買藥的人像洪水一樣突然湧來,大家還是要有危機意識”

講述人:金先生 成都某連鎖藥房藥師

我們這兒在11月底封控了一段時間。就在解封的第二天,一個阿姨讓我印象很深,她女兒打電話給她,說實際感染人數已經很多了,讓她趕緊買藥。於是這個阿姨在我這一次性買了400多塊錢的藥,針對退燒、呼吸道感染、緩解喉嚨不適等等,買得很齊。

過了兩天,果然聽說很多地方都有陽性了。大約是在12月4日到8日期間,來買藥的人漸漸多了起來。10日到12日這幾天,我們藥房每天的營業數據達到了平時的10倍以上。

我和同事溝通之後了解到,基本上全市的情況都是如此,買藥的人突然之間就像“洪水”一樣,把藥店擠得滿滿當當,公司的庫存很快就賣空了。

12月13日,四川成都,市民在一處藥店外排隊等待買藥
圖源:澎湃影像平台

這幾天公司也零零散散地給我們補了幾次貨,但具體哪天補貨都是未知數,到貨的藥品數量也很少,一百、兩百的到貨量要幾家門店分,一天就能賣完。

就在20號,我們這裏的監管部門剛下發通知,支持藥店拆零銷售藥品,但不得變相大幅提高售價。

公司一直告訴我們,不要向顧客預售,因為預售的商品我們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會來貨。像是連花清瘟,我大概是10天前賣完最後一批,就再也沒收到補貨。

我想全國藥房的情況都大同小異,一是藥品短缺,顧客對藥品需求量大,二是藥房工作人員感染的問題也很嚴重,估計我們公司有一半以上的同事都陽了。我自己是前天感染的,不過用藥之後基本一天就恢複了。

大家之所以會搶購藥品,一方麵是很多人沒有備藥習慣,缺乏危機意識。另一方麵,也跟之前要求實名登記購買“四類藥”或“五類藥”有關(即退熱、抗病毒、抗生素、止咳感冒等藥物),這一定程度上抑製了顧客對這些藥的儲備。

這幾天很多人是發燒到39度多才跑來買退燒藥,這個時候怎麽還買得到藥?有人開車跑4、5公裏,沿途的每一家藥店都買不到退燒藥。

前幾天我遇到一個顧客,她老公燒到39.5度,兒子躺在床上動不了。她說找不到藥,醫院也沒藥,急得要哭了。

我想起來店裏還有幾瓶半年前進的藥,找出來一看每5毫升含對乙酰氨基酚160毫克,這種藥平時很少有顧客買,就一直放著沒動。我賣了四瓶給她,讓她家裏兩個發燒的一人用兩瓶。

就我個人來說,我給自己備的藥其實並不多,因為我是學這一行的,也比較清楚自己的身體情況。和前期的新冠病毒相比,奧密克戎的毒性低了很多,我建議大家有針對性地備藥,不要盲目囤貨,一個人準備3天的藥就行了。有顧客8號那天一下買走10盒連花清瘟,後來覺得買多了又來退藥,我說這退不了。

無論如何,家中常備點藥都是很有必要的。俗話說“手中有糧,心裏不慌”,我看著那位最終買到藥的顧客說“謝謝你”的時候,就在想我們要吸取教訓,千萬別餓了才去做飯,什麽事都要提前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