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午飯變宵夜,我的外賣為何“始終在備貨”?

“本來是午飯,現在成宵夜了。”

12月14日晚上10點,距離小陳下單砂鍋粥已經過去8個小時了,可還是沒有人接單。

他一遍遍催問商家何時能送達,對方每次回複的內容都差不多:“已經加價召喚騎手了親。”最後小陳實在餓得發慌,隻好取消訂單,隨便煮了包泡麵充饑。

近日,隨著新冠肺炎防控政策持續調整優化,市民購買藥品和必備生活物資的訂單量激增,國內多個城市出現外賣送餐速度變慢,無騎手接單、配送費漲價等情況。

外賣、買藥、生鮮電商等線上即時配送平台正麵臨新一輪運力考驗。

外賣“始終在備貨”

家住上海的小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己12月12日自測抗原陽性,之後便陸續出現發熱、乏力、肌肉酸痛等症狀。“14號那天,我從早燒到晚,實在沒有力氣做飯,所以就想著點個外賣吧。”

然而從中午2點下單開始,一直沒有騎手接單。“12月份之前,隻要下單基本都是秒接,然後刷會兒劇餐就到了。”

北京的葉子也遇到了類似的經曆。她聽朋友說,陽了以後如果沒有胃口,就喝點電解質水,可以補充能量。於是她便下單了一箱電解質水。訂單是晚上7點提交的,當時係統預計8點至8點15就能送達。

然而之後訂單的狀態一直都是“在備貨中”,始終沒有騎手接單。到了第二天上午8點,商家發消息給她:由於疫情和天氣等多重原因,可能導致無法配送,建議取消訂單。葉子打開地圖查看,發現那家店其實距離自己隻有3公裏。
叮咚買菜的送貨小哥滿負荷出行。圖/受訪者提供

外賣除了變慢,還變貴了。

近日,武漢的王磊發現經常下單的一家奶茶店,配送費突然從之前的1元漲到了17.4元,而且起送價也從之前的30元漲到了50元。“配送費要17.4元,比一杯奶茶都要貴了。”

鄭州的張晨也有同感,尤其是超市和便利店,普遍調高了起送價格和運費。

據他介紹,此前在外賣平台上超市和便利店的起送價格普遍在50元以內,配送費也不會超過5元。而12月14日,這類商家的訂單起送價格普遍漲至88元或99元,同時配送費也超過了10元。

其實,著急的不僅僅是消費者,還有外賣商家。

老張在重慶經營一家社區小超市,最近店裏生意很不錯,每天都能有好幾十單。“就是騎手特別少,沒人接單,每天能有三分之一的訂單會被退掉。”

12月14日,一位多年的老顧客下單了黃桃罐頭,然而從早上9點到晚上9點,一直都沒人接單。老張尋思要不用閃送,結果打開係統一看,15公裏的路程收費180元,可6瓶黃桃罐頭才120塊錢。最後不得已,老張隻能等到自己下班後親自給顧客送過去。

黃英在北京經營一家黃燜雞米飯,由於物美價廉深受周邊打工人喜愛,工作日每天外賣至少200單。

可是最近她卻發現,外賣訂單少了一半都不止。查看係統才發現,自家餐廳的外賣配送距離從之前的方圓3公裏,被下調到方圓750米。

“最大的困難是不確定性”

配送不及時、沒有騎手接單、配送費上漲,一方麵是因為外賣需求的爆發式增長。

叮咚買菜北京業務負責人馬楊波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新十條”發布以來,平台訂單量增長了30%到40%。

美團方麵的數據也證明了這一點。近期,隨著各行業加速複工複產,外賣消費需求也在快速增長,線上訂單增長了三成以上。其中,超市、買藥類訂單增長最為明顯。

美團外賣北京平安裏站點站長王慶忠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近期由於訂單數量激增,平均一位騎手一天就要負責配送160單左右。

“現在大量用戶都在囤貨,購買比較多的商品有礦泉水、黃桃罐頭、還有一些生活必備的肉菜蛋奶,有時候一份訂單重量最多能到30公斤。”

而每筆訂單中貨品數量變多,意味著騎手一次能攜帶的單量就減少了,這使得騎手跑得趟數變多,間接降低了配送效率。

騎手麵對的困難不止於此。平安裏站點附近都是老小區,大多沒有安裝電梯。“我們的小哥都得靠手提,一趟下來手都勒紅了。”王慶忠說道。

就這樣,王慶忠和他的兄弟們,每天都得從早上6點一直幹到淩晨1點,才能將當天訂單配送完畢。“有時候騎手們工作太晚了,第二天根本起不來”。

不過從根本上說,眼下外賣送不過來,更多是由於外賣騎手等一線物流配送人員中,新冠陽性病例迅速增多,導致外賣平台、生鮮電商平台運力嚴重不足。

王慶忠表示,平安裏站點平日配備騎手30人,隨著近期騎手感染陽性,最少的時候站點僅剩8位騎手。“我現在每天除了統籌站內配送資源外,最重要的就是緊急協調外部資源,臨時招聘兼職騎手,加急做騎手的上崗培訓。”

而對於生鮮電商來說,短缺的可不止送貨小哥這一個崗位。

在生鮮電商的銷售鏈條中,商品從原產地先配送至城市分選中心,並在此質檢、加工、短存、包裝,再由冷鏈配送至前置倉,最後再送到消費者手上,這個過程需要理貨員、分揀員、送貨小哥的多方參與。
美團買菜的分揀員正在備貨中。圖/受訪者提供

比如理貨員,負責接應城市分選中心發來的貨,並根據相應的順序擺放在貨架上;而分揀員則根據訂單,在相應貨架找到貨物,掃描入袋後,再由配送員進行配送。馬楊波表示,目前各個環節的員工都存在減員情況。“最嚴重的時候,減員超過50%。”

在馬楊波看來,其實今年11月還有上半年的5月,也曾出現過運力緊張的情況。但不同的是,當時的難點在於貨品不足,而目前的困難則在於,沒辦法知道明天會有多少人可以上崗,不確定性更強。

多渠道解決“最後一公裏”問題

外賣已成市民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數以萬計的騎手維持著城市的運轉,為無數人員提供基礎的生活保障。
美團買菜的騎手正在配送中。圖/受訪者提供

為了緩解配送難題,各大平台正在持續不斷增加運力。

美團方麵表示,當前正通過招募新人、跨區調度、增加專項補貼、增強宣導力度等方式,持續提升城市騎手運力儲備。“隨著新入職騎手人數的增加,以及部分生病騎手痊愈後複工,目前整體運力已逐漸恢複至八成以上。”

據京東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達達外賣騎手計劃招聘3000人、達達落地配配送員計劃招聘3000人。

近日,北京、河南、浙江、湖南、重慶等多地發出倡議,呼籲市民參與外賣配送服務。

12月19日,浙江麗水蓮都區發布了一則倡議書——由於近期訂單量驟增、運力不足,呼籲市民在個人及家庭允許的情況下,在確保自身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如近期未到崗工作或有閑暇時間,可以自主選擇加入外賣騎手的行列當中。

美團方麵表示,隨著各地陸續發出倡議,近幾日新騎手注冊量環比上周同期增長了200%以上。

而為了保障配送安全,各家企業也為騎手提供了派送防疫保障。

順豐同城為奮戰在一線騎手派發了N95口罩、醫用橡膠手套、防護服等;閃送為閃送員提供口罩、消毒液、退燒藥等,並送完一單對配送箱進行消毒清潔;美團各配送站點還設立了騎手健康台賬,並儲備充足的口罩、消毒液、抗原試紙、常用藥品等防疫物資,時刻跟蹤騎手健康狀況,為騎手提供全方位的保障。

此外,美團、盒馬等平台還通過“共享用工”最大程度補充人手,努力提升服務能力。

另據北京市商務局數據顯示,為緩解配送壓力,北京已有400家商超設立自提點,讓顧客以無接觸的方式收取商品。

疫情之下突然暴露出的外賣騎手、快遞小哥短缺不足等問題,其實並不是偶然發生。即使在沒有疫情的影響的時候,騎手、快遞這類的崗位常年都處於缺人狀態。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我國9億勞動人口中,藍領約占4億人。根據相關數據顯示,我國最缺人的行業中,占據榜單前列的大部分為生產服務業藍領。

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曾表示,藍領從業者紮堆兒的行業在招聘端遇到的問題可以總結為“三難一急”,即招工難、留人難、管人難和訂單急。同時,傳統藍領吸納企業還存在“兩難一低一弱”的問題,即獲客展業難、費用結算難、工人黏性低和綜合能力弱。而藍領求職者則麵臨中間商層級多,存在虛假宣傳、套路單等問題。

“對於這些問題,應通過搭建鏈接三方的平台、利用係統化工具的一體化方案來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