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為了按時吃飯,我注冊成了騎手

如果說,2022年的結尾有什麽關鍵詞,那一定是“缺”。

“缺藥”之後,又出現了“缺人”。

近日,全國多地快遞網點停擺,外賣騎手不足運力緊張。“生活的最後一公裏”斷了,誰來補上?

給自己送餐,吃起來更香了

小紅書用戶“白白白的二周目人生”同樣也遇到了外賣無人接單的問題,比起一味地等待她選擇了主動出擊。“看地圖店家離我家不遠,想著幹脆去拿一下吧,但這終究是個‘外賣’,總覺得自己拿血虧,幹脆就注冊了個騎手,自己接了自己這單。”

注冊成為騎手並不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白白白很快就通過相關APP完成了注冊,“實名認證然後做了一些線上培訓的題,軟件有線上培訓,會有個模擬接單,還挺好玩的,”白白白告訴藍鯨記者,雖然平時外賣小哥都是電瓶車出行,但其實APP上並沒有嚴格要求,“你甚至可以選擇步行送單。”

雖然餐廳距離白白白隻有一公裏,但是第一次送餐擔心誤時的她還是選擇了共享單車出行,全程耗時35分鍾,“這段時間可能餐廳老板都是等叫好騎手以後才下鍋吧,我這單雖然已經超時近兩個小時,但我去取餐的時候還是熱的,”最終在白白白點擊了APP上“送餐成功”的按鈕後,她終於吃上了自己點的麻辣拌。

整個過程中,23.2的麻辣拌,接單掙了6.8,延誤平台補償了12元,合計4.4吃了這頓飯,“確實一點兒不虧了”白白白笑著說。

除了像白白白這樣為了給自己送餐的,還有不少網友則利用閑暇時間主動加入了“送單隊伍”。

小紅書用戶伏安平時工作朝九晚五,閑暇時間經常做一些兼職,最近她聽說上海出現大量外賣騎手短缺,於是就注冊成為了“達達騎手”。成為騎手的過程都非常簡單,伏安注冊當天6點下班後跑單跑到7點40分,一共送了5單,淨收入49.15元。

通過一個多小時的兼職騎手,伏安感受到了“外賣/快遞”的“癱瘓”,“達達主要是一些便利店的單,我去取貨的時候看到店裏堆了很多包裝好的貨物,店員吐槽說都沒有騎手接單,而且我第一次做騎手,動作比較慢,折騰了快十分鍾,這期間我沒看到有第二個騎手過去。”

騎手和快遞小哥都去哪兒了

快遞和外賣行業正在麵臨疫情帶來的又一次大考。上一輪全國各地封控造成的快遞積壓問題還沒有得到妥善解決,快遞員和外賣騎手卻已經無法承載新的需求。

近期囤貨再度成為了趨勢,從藥物、口罩到電解質水、黃桃罐頭,疫情中一輪輪輿論製造的“物資”輪番轟炸著外賣騎手和快遞員。

注冊騎手進行體驗的白白白和伏安都表示,自己在後台接單的時候見到大量囤貨訂單,這些大多重量重影響送單效率。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叮咚買菜北京業務負責人馬楊波接受采訪時表示,“新十條”發布以來,平台訂單量增長了30%到40%。美團方麵的數據也證明了這一點。近期,隨著各行業加速複工複產,外賣消費需求也在快速增長,線上訂單增長了三成以上。其中,超市、買藥類訂單增長最為明顯。平均一位騎手一天就要負責配送160單左右。

單量暴增的同時,騎手和快遞員的數量卻驟降。由於本輪疫情來勢洶洶,不少快遞網點與騎手都出現了“病倒一大片”的現象。據時代財經報道,安徽某通達係網點加盟商表示:“做了五年快遞,這種情況第一次見,整個網點完全癱瘓,倉庫哪哪都是快遞,比雙十一堆得還多,根本沒有人手。”

中國郵政天津某網點工作人員則告訴藍鯨記者,“一個區38個網點,現在最多開7個,不是投遞員病了就是家人病了,反正現在投遞部一屋子快遞,但一個能送的人都沒有。”

特殊時期,如何解決“最後一公裏”的困局成為了擺在快遞/外賣公司前的棘手問題。

招工?兼職?各企業最大限度調配人力物力積極應對

為了彌補運力不足的空缺,不少快遞/外賣公司都選擇了加薪招人。

據第一財經報道,最近一周,美團外賣在上海投入的配送補貼已達800萬元,預計接下來的一個月內,還將繼續在上海投入超2000萬元的補貼,以吸引、鼓勵更多騎手跑單。運力補充方麵,最近一周上海已經有約5000名新騎手加入美團。

達達快送則通過新騎士招募、老運力激活、人員補貼等多種措施增加騎士數量,同時常態化配置四輪車進行集中配送,努力提高配送效率。

多次經過疫情大考的京東吸取了以往的經驗,及時通過引入外地支援人員穩定物流支持係統。京東方麵表示,目前,京東物流在北京投入的外地支援人員已經達到2000人,北京地區三天以上的運單基本已經得到完全消化,本周已逐步恢複實現次日達。

除此之外,為進一步提高末端配送效率,京東物流開啟“夜派”模式,延長夜間派件時長,並在訂單派送過程啟用優先派送機製,確保醫藥、防疫物資、母嬰、生鮮等訂單實現優先配送,確保重點區域、急救藥品與重要民生物資的高效及時配送。

作為“最後一公裏”難題中的重要一環,普通市民也成為了本輪大考被調動的力量。近日不少地區發布倡議,號召居民群眾在個人及家庭允許的情況下,在確保自身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如近期未到崗工作或有閑暇時間,可以自主選擇加入外賣騎手的行列當中。

雖然這件事聽起來有些荒誕,但不少網友親自體驗過騎手工作後似乎也證實了該策略的可行性。無論為自己送外賣的“白白白”還是兼職跑單的“伏安”,她們都表示送外賣是一個上手很快的工作,在距離和時間允許的情況下可以嚐試。不過在做過很多兼職的伏安看來,外賣騎手作為兼職性價比不高,“一個半小時50元左右,時薪比一些兼職高,但肯定不算高回報的工作。比方說上門喂養,是40/單,一單大概30分鍾,很輕鬆,相比起來外賣還是很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