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2元退燒藥火遍全網,東北製藥被炒上神壇

在這個“全民發燒”的日子裏,小小的一片退燒藥成為全國人民最急缺、最渴望的必需品。

東北製藥,低價退燒藥火了

短時間內的供不應求必然導致價格大漲。

網上有個視頻是這樣的:深圳某女子買了退燒藥之後,發現藥盒上的價格標簽被貼了三層,撕開之後發現價格分別是15元、25元、35元。

每次漲10元,擱誰誰不氣憤?

其實這還不算誇張的,在黑市上,原本二三十元的小兒退燒藥美林,被炒至高達3000元!

在這種情況下,誰能生產便宜的退燒藥,誰就必然成為老百姓心中的“良心企業”。

於是,東北製藥憑借著低價退燒藥火出了圈,公司股價也持續大漲。

具體情況是,東北製藥旗下東北大藥房出售的退燒藥對乙酰氨基酚片,每人限購2板,每板售價2元。此事在網上曝光之後,東北製藥迅速躥紅,被網友誇成是“良心藥企”。

股價方麵,東北製藥(000597.SZ)近期表現的也異常強勢:

12月13日、14日,東北製藥股價連續漲停;15日來了個準跌停;19日、20日,東北製藥再度漲停;21日,東北製藥全天高位震蕩,收盤上漲超過4%,並出現21.3億元的單日最大成交額。

值得注意的是,東北製藥最近的上漲已經有了越來越濃厚的“逆市”意味。本周開始,前期上漲的新冠藥物股紛紛大跌,比如以嶺藥業最近三天大跌超過16%,新華製藥和亨迪藥業在12月20日分別跌停和大跌超過13%。

在12月20日股價再度漲停後,東北製藥在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中表示,近期市場對解熱鎮痛類藥物需求增大,公司會根據市場需求加緊生產相關產品,全力保障市場供應,積極履行製藥企業的社會責任,為抗擊疫情貢獻力量。

這麽一看,東北製藥的逆勢大漲,跟公司低價退燒藥的突然爆火關係是非常大的。

處於產業鏈底端,沒有高估值

東北製藥爆火的退燒藥其實就是乙酰氨基酚片,即大家都熟知的撲熱息痛片。

東北製藥的主營業務是生產銷售化學原料藥品及製劑藥品,公司主要產品有維生素C原料藥、吡拉西坦、左卡尼汀、磷黴素係列等。

目前,東北製藥最有名的是左卡尼汀原料藥,退燒藥其實在東北製藥中的比重並不大。

所以,東北製藥短期熱度爆棚純屬來自情緒上的炒作,熱度過了之後,東北製藥走勢還是要取決於基本麵情況。

業績方麵,東北製藥今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65.69億元,同比增長7.6%,歸屬淨利潤1.28億元,同比增長402.55%;扣非後淨利潤1.08億元,同比增長1070.2%。

東北製藥在2018年進行了混改,方大集團入主了東北製藥,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其第一大股東是江西方大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第二大股東是遼寧方大集團實業有限公司。

在引入方大集團之前,東北製藥的業績常年萎靡不振,在2018年方大集團入主之後其實也一般般。2018年-2021年,東北製藥的淨利潤分別為1.95億元、1.74億元、1225萬元、9902萬元。

作為一家生產原料藥為核心的公司,東北製藥處在醫藥產業鏈的底端,與其說是醫藥股,不如說在某種程度上是化工股。

從東北製藥的淨利率水平,也能看出來公司處在產業鏈底端。2018-2021年,東北製藥淨利率分別為2.7%、2.07%、0.15%、1.17%,可以說利潤空間非常薄弱。

原料藥由於準入壁壘較低、廠家眾多、利潤薄,相關公司在股市也不會享受到高估值。

熟悉醫藥股的都知道,在2021年年中之前,醫藥股裏湧現了眾多長牛、慢牛的公司,集中在CRO、創新藥、高端醫療器械、眼科、骨科等細分領域,但基本上沒有原料藥類的公司。

回看東北製藥的股價,其最高峰出現在遙遠的2009年,為13元,後麵這十幾年A股誕生了眾多醫藥大牛股,但東北製藥卻長期在3元-8元的區間徘徊,這說明了眾多機構資金根本沒有考慮過東北製藥這類原料藥公司的股票。

從上麵東北製藥的前十大股東表也可以看出,隻有中信證券和華融資產這兩個機構位居前十大股東裏,兩者合計持股比例也不過在3%左右,其餘的股東基本都是自然人。

發展前景有限,被處以巨額罰款

機構們對原料藥類公司的冷落,根本原因還是該行業的發展前景非常有限。

就拿布洛芬原料藥來說,目前我國的產能是全球第一的。新華製藥年產8500噸布洛芬,亨迪藥業年產3500噸布洛芬,而2021年全國布洛芬的總需求僅為1700噸左右。

這些技術非常成熟的退燒藥,可以說想要產多少就能產多少,這就注定了退燒藥缺貨是短期的,供需在短時間內是可以迅速被逆轉的。這跟2020年初的口罩是一回事。

雖然2元錢的撲熱息痛讓東北製藥爆火,但事實上東北製藥根本不是純正的撲熱息痛原料藥廠商。國內撲熱息痛原料藥廠商的廠家主要有山東魯安藥業、常熟華港製藥、河北冀衡藥業、安徽豐原藥業、康樂藥業等。

以上公司裏,隻有豐原藥業是A股上市公司,康樂藥業是新三板掛牌公司,其他公司則都沒有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東北製藥雖然因為“低價良心藥”大熱,但公司12月12日卻因為“2018年11月至2019年6月期間,濫用在中國左卡尼汀原料藥市場的支配地位,實施了以不公平的高價銷售左卡尼汀原料藥行為”,被遼寧省市場監管局罰款1.33億元。

1.33億是東北製藥2018年在國內銷售額的2%,比公司今年前三季度扣非後1.08億元的淨利潤還要高。

可以說,這一紙罰單下去,東北製藥今年幾乎要白幹了。

這則消息導致東北製藥12月13日一度下跌5%,但當天下午隨著市場對退燒藥加大炒作,東北製藥直線拉上了漲停板。

總體來看,雖然輿論的好評把東北製藥推上神壇,但公司基本麵非常一般,公司也很難在極為激烈的行業競爭格局中脫穎而出,要小心熱度冷卻之後的報複性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