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這屆95後的求職盡頭:當圖書管理員

據說,95後裏流傳著一句話,求職的盡頭是圖書館員。

所謂圖書館員,其實就是圖書管理員。其中尤以省市縣公共圖書館、醫院圖書館、高校圖書館……此類體製單位裏的事業編圖書館員最為搶手。

原本,圖書館員是為了解決人才家屬就業而設的閑職。如今,卷夠了的年輕人把這份職業形容成“少走40年彎路”的神仙工作,比起高薪和發展前景,年輕人更想當上圖書館員,提前退休。

圖源:微博博主@零幾霖

眼饞的年輕人多了,圖書館員的應聘也就卷了起來。

考編是基礎門檻,有些圖書館隻定向錄取圖書情報、漢語言文學、檔案管理學等冷門專業應屆生,像省、國家圖書館這類大館還會要求碩士學曆……層層篩選下來的天選之子,首年底薪通常不到三千。

圖源:受訪者

但是想到一上岸,就能獲得“半永久退休”,薪資就顯得不那麽重要了——

別人在擔心職業生涯,圖書館員擁有了“鐵飯碗”;

別人在996,圖書館員雷打不動855,有人還能坐擁寒暑假;

別人在職場勾心鬥角,圖書館員喝茶看報,坐看雲卷雲舒。

是的,集鐵飯碗、不加班、工作環境和諧三大優點於一身的圖書館員,正在成為95後的夢中情職。

今年本科計算機專業畢業的Janice,拒絕了大廠offer,選擇考進縣城的區公共圖書館。

比起在北京打拚,Janice更喜歡這種不卷的“鐵飯碗”。“我的同學一畢業就能月薪過萬,這些都是加班卷出來的,我不眼饞,雖然成為一名圖書管理員,月薪不過三千,但是一上崗就退休的感覺太爽了。”

作為圖書館新人,Janice需要先從前台服務做起,她的日常通常是這樣的:

早8晚6,每天午休3小時,到點準時下班,周末雙休。工作內容強度一般,主要負責借書還書、上架新刊、錄入信息等事情,每天集中工作時間不超過2個小時,剩餘時間都可以自由支配。

圖源:小紅書博主@Janice

對Janice來說,最幸福的就是這裏完全沒有體製內的那些潛規則。“我們館體製內味兒不是很重,帶我的人是副館長沒有啥架子,不需要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不過,由於各地政策不同,有些地區的圖書館工作就沒這麽佛係了。

比方說東部沿海就屬於待遇比較好的地區,相對來說,這裏的圖書館工作不僅有發展前景,就連薪資也能逐年遞增。

圖源:受訪者

在浙江某大型省圖書館工作了一年的奧奧告訴我,在這邊,一個新人的成功晉升路徑是這樣的:助理館員、館員、副研究館員、研究館員。其中,研究館員屬於高級職稱,相當於中小學高級教師或大學教師。

職位的晉升,也會帶動薪資待遇的提高。“在省圖書館裏,高級職稱年薪能到三十萬,熬到退休了一年也能拿十幾萬,妥妥的鐵飯碗。”

目前,奧奧的職稱是助理館員,日常負責策劃各種活動,像她這樣的新人,年薪可以達到十二到十五萬左右,平均下來,每月也能實現“月薪過萬”的“小康標準”了。

對奧奧來說最有盼頭的就是晉升。兩年後她能評中級職稱,五年後能評副高甚至更高級的職稱,升職加薪對奧奧來說隻是時間的問題。

比起朋友們還在擔心被優化的生存問題,奧奧覺得,這種被規劃好的晉升打怪之路,才是最有安全感的。

“隻要努力就能獲得回報,比起大富大貴,我倒更喜歡這種小富即安,有份不會被辭退的工作,拿著尚可的薪資,有明確的晉升目標,我很滿足。”奧奧說道。

有人把圖書館員稱為職場人的終極夢想,有人當上圖書館員後,卻總想著逃離。這是因為,很多人把這份工作跟喝茶看報劃上了等號。

現實是,大部分考入體製內圖書館的年輕人,都被分配到了工作繁重的技術崗或者管理崗,他們既要做好本職工作,也要麵臨隨時被別的崗位借用的情況,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新人做好幾個前輩的活兒,因為新人上崗,老人才能退休。

98年的工科生小鍾,因為打小就想當圖書管理員,畢業前夕,她報考了老家縣城圖書館的編製,而且是與大學四年苦讀毫無關係的宣傳管理崗。

入職前,小鍾想象的工作狀態是喝茶看報,寫宣傳。結果進去後才發現,現實很殘酷。

小鍾的日常被各種無意義的瑣碎占滿。處理上級下發的文件、接待偶爾到訪的領導,每個月總有幾天需要去省圖書館開培訓會。

最無聊的就是每周舉辦的特色活動。“年輕人就算有策劃想法,也很難實現,館裏就要求你按部就班去做活動,為此我們需要自己動手剪紙、做海報,跟小孩過家家一樣,還要加班,特別沒意思。”

確認書籍是否在架並掃描更新信息的點檢儀

圖源:小紅書博主@小小魚

除此之外,小鍾還麵臨體製內人際關係的問題。

縣城圖書館有明顯的鄙視鏈,像小鍾這種年紀輕資曆淺的,理所當然被放到了鄙視鏈的最低端。“館裏的合同工對我愛答不理,有編製的前輩經常倚老賣老,對接起來很累,稍有不慎就會兩頭得罪。”小鍾說道。

圖書館的工作並不是想象中的“社恐友好”,職場中的勾心鬥角,看起來歲月靜好的圖書館裏一樣不少,於是很多上岸的年輕人開始逃離。

兩年前,和小鍾一起考進館裏的同事紛紛離職了。最近,小鍾也被離職了,原因是表現太優秀,被上級單位借調去做文化旅遊,雖說這是好事兒,但是打小想當圖書管理員的夢想就此被擱置了。

“圖書館就是這樣一個人才儲備基地,一旦你有點工作表現,總會被安排到更好的地方去,不光是年輕人,就連上級單位也覺得,圖書館不值得。”小鍾說道。

對於很多年輕人來說,在編圖書館員是暫時的落腳,為了有更好的出路,一些人會利用空閑時間備考公務員。

在圖書館上了兩年班的晴天,最近也成為在職考公的一員,在她看來,考公是圖書管理員更高目標的晉升。“很多事業編的人都會在職考公,雖然都是鐵飯碗,但是同樣工作年限的公務員薪資會更多。”

如今,晴天每天下午四點下班,回家集中複習三四個小時,比起一般的在職考公人,晴天覺得自己輕鬆了不少。

在成為圖書管理員之前,晴天原本可以當老師,她本科專業是學前教育,研究生在國外深造了教育學,屬於妥妥的高材生,但是跟圖書館員相比,晴天覺得,老師是一份玩命的工作。

考上圖書館編製的晴天果斷放棄了教師編製

“本科的時候我去當過很多次實習老師,累死了,每天都要加班,早七晚九在學校,回家還要繼續批作業。碩士畢業我就發誓堅決不當老師,我一定要幹一個閑職,這才去應聘圖書管理員。”晴天說道。

起初,晴天也想在圖書館靠晉升或者重新考大型館事業編來實現職業道路的進階,但是有了公務員的選擇後,她就想著試試這個更有挑戰的機會。

像她這樣有些追求的年輕人不在少數,如今圖書館員一職已經成為年輕人的在職Gap Year。

圖源:小紅書博主@聖西聖西

圖書館既為這些考公的年輕人提供了專業的自習室,也為他們提供了一份在職保障。“很多人可能都是我這種心態,在職考公不怕失敗,隻要年齡符合,考不上就一直考,我壓力不大,考上最好,考不上也沒事。”晴天笑道。

Ending:

如今,體製內已經成為某種圍城,沒上岸的總覺得擠進去人生從此走巔峰,上岸的人每天在逃離的邊緣試探。

為了卷得不後悔,互聯網上開始湧出一波體製內神仙崗位推薦,於是與書相伴的圖書館員成了求職頂流。

現實是,沒有一勞永逸的養老職場,就算是當上有編製的圖書館員,還是要麵臨各種具體問題,比如工作無聊、機械化重複、薪資低亦或者沒有發展前景……

總是止步於各種安身立命所伴隨的困難的年輕人,開始陷入死循環,幹一行愛一行,還是愛一行幹一行,這是個問題。

大部分人隻能在進入職場後學著愛上這份工作,通過解決問題找到熱愛,然後才能確定下一步該做什麽。

那些卷上岸就能切換成退休模式的神仙工作,純屬虛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