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對話入殮師:年輕人如何看待死亡與告別?

作為一位女性入殮師,張彥見過太多的人間冷暖。從恐懼到堅持,這份工作帶給她很多感悟。

冬至是傳統祭掃的日子,現在的年輕人還會跟隨父母去掃墓祭祖嗎?他們會選擇如何告別親人?

本期湃客Talk,邀請到張彥給我們分享入殮師的經曆,或許你能從這些“死亡故事”中找到“生的意義”。

(點擊收聽本期節目)對話入殮師:“喪喪”的年輕人,如何看待死亡與告別?| 湃客Talk

00:0044:01

從出境領隊到入殮師

成為入殮師是件陰差陽錯的事情。之前,我做了10多年的境外旅遊領隊。

第一次接觸到逝者,是因為我的愛人答應了逝者家屬為老人做遺體美容,但聯係不到遺體美容師。我之前接觸過彩妝美容,所以愛人回來跟我商量,希望我來頂替。

當時我是拒絕的,我覺得我的膽量還不足以讓我去從事這個行業。可是聽家屬說了老人生前的事情,我決定要嚐試一下。

家屬告訴我,老人生前非常愛美,就連早上買菜都會化妝,但因為得病,麵色非常不好。他們接受不了老人這樣離去,也知道我並不會遺體美容,卻仍希望我試一下。

給老人化妝的前一天,我整整一晚上都沒有睡,上網查了很多遺體美容的資料,又給很多同行打電話請教。

第二天,我見到老人的時候,深深地鞠了三個躬,在鞠躬的過程中,我是非常恐懼的。我跟老人講:“奶奶,我是第一次化妝,但是你要相信我的技術,我會讓你變得漂漂亮亮的。”

當我第一次真正接觸到老人麵部的時候,心裏就很釋然了。老人的臉是冰冰涼涼的,沒有一絲彈性,我覺得這是個可憐人,無論生前多麽愛美,經過病痛的折磨,她不能以很好的狀態見到自己兒女的最後一麵。

當時我把所有的彩妝用品都拿了出來,但其實化妝效果並不盡如人意。為了表達歉意我還給老奶奶編了兩個小辮子。最後家屬跟我深鞠一躬表達感謝的時候,我覺得我堅定了從事這一行的想法。

三個死生故事

我工作到現在三年半,有很多家長裏短。今天想分享一些值得年輕人引起重視的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有關癱瘓兒子照顧臥床母親的。

這戶人家的情況很特殊,兒子在十幾歲時高位截癱,當時母親把工作放下,一心一意照顧孩子十多年。一直到近兩年,母親的身體不好了,改成癱瘓的兒子照顧臥床的母親。

在老母親百年的那一天,兒子說的一句話讓我們所有工作人員都流淚了:“母親照顧我12年,我今天爬著也要送我母親最後一程。”

當時我們接到社區電話,帶好了清理的工具上門,原以為殘疾人照顧不便,家裏會髒亂差,老人會長滿褥瘡。沒想到,老人在結束生命這一刻,身上沒有一處褥瘡和破損,非常幹淨。

家裏所有的家具都經過改良,包括洗手池、洗菜池都很矮。老人兒子就這樣每天推著輪椅做飯,伺候母親。

我們常說“久病床前無孝子”,這位逝者家屬卻完全顛覆了我們的認知。

在等待靈車到來的時候,我們想幫逝者兒子把老人抬到靈車上。但兒子卻要求一定帶著他,他想送母親最後一程。

為了滿足他的願望,我們其中一位老師背著逝者家屬,他緊緊拽著老人蓋單的一角,一直送到老人上靈車,雖然借不上很大的力,但也滿足了。

後來,協調治喪事宜,來來回回辦手續,都由我們的老師背著家屬。兒子全部親力親為,所有的東西都給母親最好的。

到了出殯的那一天,去靈堂下跪的那一刻,他依然由兩個老師攙扶著,跪得很費力。他跪下的那一刻,我們所有人都淚奔了,覺得這樣的母子情是什麽都換不來的,真是非常難得的烏鴉反哺之情。

我想給大家分享另外一個故事,正好和他相反。

也是在半年之前,我們接到家屬的治喪電話,還特地囑咐要帶好清潔工具。我們下意識認為臥床的老人會有一些褥瘡,但到了現場以後,依然非常驚訝——整個床鋪上、枕頭上,老人的身上、牆上,全都是血。

原來,老人在就餐過程中,被食物劃破了氣管,所以他不停地咳血,但卻沒有人幫他擦去陳年和新吐的血漬。

當時是在夏天,老人赤裸著上身,下半身也隻穿了一個紙尿褲。我們想給老人擦身,要求把老人生前的衣服拿過來。家屬竟沒找出一件。

家屬說,老人已經有十幾年沒穿過衣服了,這些年全都是輾轉養老院和依賴護工,家裏人隻是逢年過節來看一看。

這讓我們特別詫異,因為孩子的房子、車子都是老人買的,而這些年老人的所有費用雖然都由孩子來承擔,卻沒有過來看一看老人。

我們在屋裏幫老人整理遺體,孩子還站在外麵給別人打電話,他可能是在忙於工作,或者為家庭奔波,但在這一刻,我們多想讓他把手機放下,過來看看父親最後一麵。

等我們幫老人穿上衣服,全部弄幹淨後,告知家屬過來,準備跟老人告別了。家屬說的話卻讓我們特別心寒,他說:“好了,叫車拉走”,連進都沒進來。

現在的年輕人工作太忙、疲於奔波,為了給老人更好的生活,把原本照顧老人的時間用在了賺錢上,卻恰恰忽略了,對於老人,陪伴是最重要的。

我給大家分享的第三個故事,則是警示年輕人注意手機安全的。

如今是網絡時代,很多年輕人習慣每天握著手機,不陪伴老人,連自己的伴侶和孩子都少於陪伴。我遇到過很多關於手機的故事,例如去年夏天,發生了一件悲慘的事件。

一位家屬打來電話說,要和我們協調一下治喪事宜。我們習慣地問逝者多大年齡、是什麽樣的情況。當時家屬隻說逝者年齡特殊,在我們的追問之下他才坦言,逝者是一個年僅八歲的孩子。

去現場那天,我很清楚地記得,剛下電梯就聽到孩子媽媽撕心裂肺的哭聲。當時現場還有勘察人員,法醫發現孩子的指尖呈黑紫色,認為孩子是在玩手機過程中觸電身亡的。

據孩子母親後來回憶,她在廚房做飯時聽到孩子一聲尖叫後就沒了聲音,等她從廚房走到客廳,發現孩子手裏拿著正在充電的手機。母親立馬給孩子做心肺複蘇,撥打120。可是還沒等到救護車來,孩子的心跳已經停止了。

我經常和我身邊的朋友分享這個故事,希望大家在互聯網遨遊的過程中,不要忘了安全,這真的非常重要。

偏見與感悟

“入斂師”是我們殯葬禮儀人員的全部統稱,下分殯葬禮儀師、遺體美容師等。像我現在的工作是遺體美容師,我丈夫是殯葬禮儀師,我們兩人正好組成了入殮師的全部。

我天生長了一張娃娃臉,而逝者家屬更願意接納年歲比較大的、長相比較老成的禮儀師。所以我接觸這一行,隻能在入殮這一中間環節去盡綿薄之力。

我和丈夫現在是個體經營,收入在哈爾濱屬於中上等。從事這一行,我們平時會為一些困難戶提供免費服務,回饋社會。

我的家人第一次知道我從事這個行業,是我正式從業的半年以後。這半年我瞞得滴水不漏,盡量減少回娘家的次數,把工作電話留在車裏打。

直到後來,我母親的同事在媒體上看到了我,才知道我做了這一行。我媽媽的思想是非常保守的,在她的觀念裏,這一行會有很多的傳染病,而且還很“邪門”。所以我回家後,媽媽跟我發了很大的脾氣,為了讓我改行還把孩子接到娘家去,不讓我看孩子。

但當時我已經見過很多人間冷暖,體會到這個行業特殊的意義,所以是不可能離開的。我給媽媽看了很多我的案例,逝者整容前後是什麽樣,還有家屬給我發的感謝微信。大概一周左右,我媽就釋然了,她的態度變成“我不支持,但是我也不阻攔你”。

但後期她有很多小動作仍讓我很難受。比如我每次回家的時候,我媽的第一句話不是“你回來了”,而是“去洗手去換衣服,今天幹沒幹活,你先不要碰孩子。”那個時候就會感覺很難。

到現在,我媽媽已經很習慣了,因為有很多對於這一行的正麵報道。我現在的工作,既得到了家人的肯定,也得到了逝者家屬的肯定,我覺得我可以堅毅地在這行一直走下去。

從事這一行以後,我慢慢地感覺到我們很怕生離死別。有的年輕人可能會認為,既然都從事這一行了,你就把生死都看淡了,其實我越來越害怕熟悉的人或是家人離去。

我曾經入殮了自己認識的朋友,她是突然得疾病過世的。原來她是一個比任何人都要愛美的人,可是為了家庭和孩子,她很少去打扮。偶爾燙了頭發、穿了新衣服,都會到我這來展示。

突然有一天,她的愛人來電話希望我去一趟,說她時日無多了。我到了醫院才發現,她已經讓病痛折磨得骨瘦如柴了,我立馬就掉下眼淚來。

唯一一次,無論給我多少錢,我都不想接這活,因為我希望她不要走。但是沒有辦法,一周之後她還是走了。

當時我給她穿衣服的時候,戴了很多層口罩,還戴了護鏡,因為這行有規矩,親人或朋友的眼淚不可以掉在逝者身上。我當時是一邊掉著眼淚,一邊去給她穿衣服,我給她搭配了非常好看的衣服,挑了她喜歡的顏色。給她穿完衣服的時候,我的護目鏡已經看不清了,裏麵除了眼淚就是霧氣。

你們理解的入殮師都是已經看慣了生死離別、沒有感情的機器。其實對於陌生人來講,我們可能冷漠但不失專業,可是如果我們遇到自己認識的人或者自己的家人,依然會非常難受。

如果有人問我,做入殮師對你的人生觀、價值觀有什麽影響?我認為,應該珍惜我們身邊的人、珍惜當下,過好每一天,不要讓最後的遺憾陪伴你後半輩子。

年輕人如何看待

死亡與告別?

近來有很多殯葬題材的影視作品,比如《人生大事》《三悅有了新工作》,這些劇集我都會看。除了看整個劇情的走向,還會看是否專業、是否貼近我們殯葬人的生活。

好比《人生大事》,電影裏一位逝者已經僵硬了,三哥用毛巾熱敷他的手腕、腳踝的筋骨以及按摩的手法,劇組一定是谘詢了資深殯儀師才能拍出來。

還有《三悅有了新工作》後半部分的“臨終關懷”,也和我們現在的工作狀態非常貼近。

現在提到臨終關懷,涉及非常殘酷的生與死的選擇。老人突然之間得了要命的重病,一種選擇是家裏把所有的錢都拿來治病,但是經過一係列的搶救,人沒了,錢也沒了。另外一種是選擇直接放棄治療,讓老人平靜地離開人世間。

我們經曆過很多重症監護室裏發生的故事,希望年輕人更多考慮的不是錢財,而是老人的意向。他是不是需要我們陪伴他最後的那兩分鍾,而不是在冰冷的儀器下多活兩小時。

越來越多的影視作品和媒體報道關注殯葬行業,大家已經能坦然接受這一行。但同時,很多年輕人經常把“喪”放在嘴邊,好像已經沒有什麽顧忌,也不再持恭敬的態度(對待死亡)。比如,我們遇到過逝者的兒子想要為父親江葬,他簡單拿了個鞋盒,就把骨灰裝走了。

其實有些電視劇或是媒體報道,部分是美化、誇大的,從而錯誤影響了人們的判斷。比如《人生大事》裏,三哥把父親的骨灰炸到了天上,我們並不提倡現在的年輕人學習。

我們希望大家還是把老一輩的傳統繼續發揚下去,保留一部分的親情。現在的生活節奏很快,你可以把東西簡化,但是該有的民俗傳統不要丟棄。

我們向老人告別的最後一拜,其實是償還了老人給你生命的恩情。父慈子孝,烏鴉反哺,如果你想要讓你的子女孝順你,一定要孝順你的父母。

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忙,沒有重視很多關於喪葬的節日,比如上元節、中元節、下元節。過節其實也是提醒自己去緬懷曾經對你有過教養之恩的長輩,這也是一種生命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