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海南農民黃家光服刑期間因肺癌去世 曾獲國家賠償160餘萬

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區農民黃家光,因罹患肺癌,在海南省新成監獄服刑期間救治無效死亡。

黃家光是央視《今日說法》等欄目重點報道的“中國洗冤錄”代表性案件當事人,曾獲國家賠償160餘萬元,一度成為村裏的“巨富”。黃家光因借款給他人、投資,導致部分賠償款去向不明難以索回。2018年,黃家光又因犯下“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服刑期間查出肺癌後病亡

黃家光的哥哥黃家達告訴紅星新聞,黃家光死亡的時間為今年8月15日。

海南省新成監獄於8月16日作出的《罪犯死亡通知書》,通知黃家達“請即來處理後事”。該《通知書》及《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顯示,黃家光被查出肺癌後,在海口市人民醫院接受治療。

家屬提供的書麵材料《承諾書》,介紹了黃家光被查出肺癌及之後的救治過程。該《承諾書》中,家屬簽字對醫院出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的死亡原因進行認定並“沒有任何異議”,且“對黃家光的死亡原因和法律規定等相關情況充分了解”。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獄法》第五十五條,罪犯在服刑期間死亡的,監獄應當立即通知罪犯家屬和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罪犯因病死亡的,由監獄作出醫療鑒定。人民檢察院對監獄的醫療鑒定有疑義的,可以重新對死亡原因作出鑒定。罪犯家屬有疑義的,可以向人民檢察院提出。罪犯非正常死亡的,人民檢察院應當立即檢驗,對死亡原因作出鑒定。

前述《承諾書》稱,今年6月29日,新成監獄組織全體在押罪犯進行胸部DR檢查時,發現黃家光胸部異常,結果顯示:左肺門區見結節狀高密度影,直徑約4.2cm,性質待查,查體未見明顯異常。初步診斷:肺部腫塊待查;肺部腫瘤。

2022年7月27日黃家光轉至司法醫院住院治療。2022年8月4日,司法醫院診斷黃家光為肺癌腦轉移,8月15日黃家光在省司法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根據海口市人民醫院出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證明黃家光死亡原因為:肺癌。

黃家光的發小黃濤(化名)稱,自疫情爆發以來,監獄即不允許對罪犯進行探視。黃家光住院期間,醫生曾吩咐黃濤去買一點營養品。黃家光去世後,親友才被通知見到了其遺體。

黃家光的家人根據當地風俗習慣,將黃家光的遺體運回老家進行土葬。黃家光的嫂子黃紅芳介紹,今年8月16日,家人已將黃家光土葬。

曾蒙冤入獄獲國家賠償160餘萬元

2018年又因盜竊被判刑五年

黃家光因曾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無期服刑,服刑期間他多次上訴。

據央視報道,2013年年初,最高人民檢察院等單位組成的聯合檢查組,到海口監獄專項檢查時,一服刑人員突然跑過來喊冤,此人正是黃家光。

當年10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對黃家光案件正式立案複查,多次派出複核人員到海南省,對案件中涉及到的每一個健在的當事人進行詳盡調查。

黃家光是海口市秀英區東山鎮城西村委會新嶺衝村人。1994年7月5日,鄰村黃恒勇和王文童路過新嶺衝村,因積怨被黃家鵬、黃世勝等人追打,導致二人一死一傷。之後數年,黃家光作為嫌疑人,多次被抓了放,放了抓。

2000年6月,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本案。同年7月11日,法院根據被告人口供與證人證言作出一審判決,黃家光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一審判決後,黃家光立即提起上訴。2000年12月,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的另一名被告人黃家鵬曾寫下一篇悔過書,稱其之所以指證黃家光在案發現場,是因黃家光曾帶辦案人員到村裏抓捕涉案人員而懷恨在心。但這篇悔過書未引起重視。

2014年3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審檢察建議書,啟動了再審程序,推翻了更多的口供,並進一步證實黃家光無作案時間。2014年9月29日,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開庭,當天黃家光被宣判無罪,黃家光最終獲得160多萬元的國家賠償。

遺憾的是,2018年12月,黃家光因涉嫌盜竊罪(偷村裏鄰居家的牛)再次被抓。現場圖片顯示,黃家光偷牛後與他人交易時被抓了現行。

黃家光的哥哥黃家達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與之前那次“被冤”不同,黃家光這次行竊證據確鑿。黃家達恨鐵不成鋼,他要求弟弟自首。

最終黃家光因盜竊罪被判刑5年。

黃家光家人:賠償款短短數年被花光

一些欠款去向成謎

黃家光的發小黃濤稱,黃家光本性善良,但那樁冤案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他與社會脫節十幾年,冤枉他的人,欠他一個道歉。”

黃家光獲得國家賠償後,一度成為新嶺衝村的“巨富”,他娶了一個漂亮妻子,新生活徐徐展開。但在短短數年時間裏,他的這筆賠償款就被花光,一些欠款去向成謎。

黃家達等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海南多台風,家裏的老房是瓦房,不安全,後黃家光將賠償款中的42萬元,蓋了一棟新房,還給侄女1萬元上學。黃家光給自己打了兩件金首飾:一條項鏈,一個戒指。其他約100萬元,家人朋友叫他存起來吃利息,先適應社會幾年後再做打算,但他堅決要去“投資”。

黃濤稱,那段時間圍在黃家光身邊的,“什麽人都有”。據黃家達介紹,黃家光偷牛被抓後,第一時間給黃家達打電話,說家裏他的臥室有一些“材料”,要哥哥根據這些“材料”幫他打官司。

後家人翻到這些材料,發現黃家光是一家公司的“股東”。家人保存的兩張“詭異”借條顯示,2015年,馮某、許某某分別向黃家光借了20萬、10萬,均注明“三年內還清”,這兩張借條,一張沒借款人簽字,一張的簽字是他人。

黃家達後來發現,弟弟的金戒指、金項鏈不見了,抽的煙也越來越差,甚至連7元一包的紅塔山也抽不起了。他曾向紅星新聞記者估算,除了有據可查的款項和基本的生活費,弟弟約有50萬存款不知去向。

黃家光的嫂子黃紅芳說,黃家光借出去的錢,目前一分錢也沒拿回來。現在黃家光死了,“欠他錢的人,更是不可能還錢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