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你我的人生,原來早就被寫進了11年前這部電視劇裏

《甄嬛傳》播出十一年,依然是國產劇頂流選手。在各種社交平台裏,甄學家們翻來覆去,逐幀研究,演變出鋪天蓋地的二創作品,且能結合時事,常看常新。

俗話說,一入甄學深似海。近年來,隨著甄學研究的大踏步邁進,劇中主要角色的風評也在發生變化。改變最明顯的,莫過於安陵容。

當年,在劇中被所有人看不起的、壞事做盡的安陵容,如今卻成了最能讓人共情的角色。根據甄學最新研究,共情首先來自嗓子,陽了之後的人們大體能體會到安陵容呼喚寶鵑時的驚恐。

但這隻是一部分。最近,甄學家們創作了大量安陵容重生文,讓她逆天改命,收獲圓滿結局。或許,他們在安陵容身上看到自己。

被嫌棄的安陵容的一生

作為一名小鎮青年,安陵容的北漂之路大致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選秀入宮,在權力者身邊表現得戰戰兢兢。

她明白,原生家庭不能給自己帶來任何幫助。她出身低微,父親是八品縣丞,在紫禁城處於食物鏈底端。相比之下,華妃的兄長年羹堯,是位高權重的一等公爵,正二品;一同進宮的甄嬛、沈眉莊,父親官職分別是從五品、正三品。

周圍人對安陵容的評價少不了“小門小戶”、“沒有家世”。華妃的侍女曾當麵嘲諷安陵容,“您實在用不上,也配不上用這麽好的東西。”甄嬛的侍女在背後說她,“原本窮門小戶出身,再好的料子用在她身上也是白費。”

在老北兒京兒正黃旗麵前,安陵容深知自己隻是個臭外地的。於是,她把唯唯諾諾一詞詮釋地淋漓盡致,掛在嘴邊的話是,“姐姐本知我是輕賤之人”“臣妾怎敢和娘娘並肩”——似乎稍微的僭越都會讓她感到不安。

既無家世,樣貌也普通,對毫無依仗的安陵容來說,自尊太過奢侈,生存才是第一位的。她堅信,想要在偌大的紫禁城裏立足,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拚。在各位姐姐妹妹爭風吃醋的時候,安陵容早已開啟第二階段:勤勤懇懇卷事業。

對一名小鎮做題家來說,卷是她與生俱來的天賦。她首先往唱跳方向發展,苦練歌喉,成為紫禁城vocal擔當,靠硬實力在後宮成團,獲封常在、貴人。但她很快發現,偶像行業的天花板太低,不是每個練習時長兩年半的人都能站在C位。

這個內向的小姑娘意識到人際關係的重要性。於是,她苦練縫紉技術,給皇上縫製睡衣。皇帝缺的是睡衣嗎?不是,缺的安貴人親手縫的睡衣。在北漂之路上,有靠山也很重要,於是她又鑽研化學領域,利用化學知識為皇後打下手——她知道,想要成為棋手,必先成為棋子。

即便後期失寵的時候,堅強的安陵容也沒有放棄。她出乎意料地涉足體育行業,學習花樣滑冰討皇上歡心,再次在宮裏抬起頭走路。有甄學家評價,她放在現代,就是一個“藝術類、化工科雙開花的準學霸”。

漫長的北漂之路上,安陵容學習了很多,成長了很多。但她最終發現,努力並不一定換來回報,命運或許在她出生的那一刻已經注定。於是,第三階段,她黑化了。她向皇後投誠,專注於用千奇百怪的方法讓其他妃子流產,也讓自己流產。最終,陰謀被我們的主角甄嬛揭穿,安陵容吃苦杏仁自戕。

小時候我們總是自然地代入主角,夢想著懲惡揚善,大殺四方。但長大之後,我們回看毫無主角光環的安陵容,走的每一步都充滿痛苦和犧牲——包括健康、自尊和友情。最後在無限靠近目標時,被主角翻盤,竹籃打水一場空。臨死之際,她說,“我這一生,原本就是不值得”。

他們希望安陵容還活著

從甄學原教旨主義的角度看,安陵容的形象並不討喜。她讓甄嬛失去了第一個孩子,又讓沈眉莊難產離世,壞事做盡,擔得上大清孫笑川的封號。不擇手段、忘恩負義,這些曾經是貼在安陵容身上的標簽。

但十一年之後,網友更關心的是安陵容唯唯諾諾背後的孤獨、敏感與自卑。他們更願意代入安陵容的立場,去理解她在殘酷宮鬥中做出的選擇。

在甄學大本營B站,《甄嬛傳》相關的二創視頻,播放量在50萬以上的高達844個,其中有79個都以安陵容為主角。這些二創視頻的標題中,“自卑”、“勵誌”、“不值得”都是高頻關鍵詞,播放量最高的標題是,“卑從骨中生,萬般不由人”。

《甄嬛傳》裏安陵容的故事已經結束了,但甄學家們希望她活著,希望安陵容能擺脫這“不值得”的命運。晉江文學上,收藏數最高的10篇甄嬛傳相關重生文中,有5篇都是以安陵容為主角。和皇後、華妃等主要角色相比,安陵容的重生文熱度更高。

很多人為安陵容寫下重生文,替安陵容道出她的心酸,替她解釋每一個陰謀背後的迫不得已,希望安陵容重來一次,逆轉人生。

在不少重生文結局中,安陵容的努力沒有白費,最後當上了聖母皇太後、太妃,獲得她未曾真正擁有的友情,和甄嬛等人成為一輩子的好朋友。重生的安陵容擁有了嶄新的人生,就像我們也希望自己擁有嶄新的人生一樣。

今年,安陵容總計上了13次微博熱搜,其中#安陵容文學#最惹人矚目:甄學家用安陵容的說話方式複現出各種“自卑敏感又擰巴”的心態。

經典三連:“我算什麽呀”“原是我不配”“原是我活該”——生動詮釋了什麽叫看似卑微懦弱,實則陰陽怪氣。“原來被嫌棄就是我的宿命,原來我就是那個不配幸福的人”——告訴你如何正確的進行自我PUA。“你大抵是倦了,竟回我這般敷衍”——內心戲極其豐富。

這些語錄不僅塑造了安陵容的形象,還精準描摹了大學生和打工人的生存狀態,讓他們在去圖書館或上下班的路上,化身安陵容:感歎身體和精神雙重疲憊的狀態,感歎無奈錯過的美好,感歎受人擺布的日子不得不繼續。

“我這一生本就是不值得”

“我真的覺得我已經精疲力盡”

“這麽好的陽光,以後怕是再也見不到了”

“我即安陵容”

《甄嬛傳》開播十周年時,安陵容飾演者陶昕然在微博上給安陵容寫過一封千字長文,其中一句是,“聽朋友說你常被人提起,她們甚至覺得她們就是你。”

回看安陵容的一生,無論是筋疲力盡哀歎“我不配”,內卷宮鬥謀求晉級,還是低眉順眼、低聲下氣的無底線卑微,都像極了強顏歡笑、乙裏乙氣的你我。

在B站熱門二創視頻《“卑從骨中生,萬般不由人”》下的1895條評論裏,人們理解安陵容、心疼安陵容,因為他們漸漸發現安陵容的故事曾經或者正在自己身上上演。

99%的人生,拿到的都是安陵容的劇本。我們和安陵容有類似的性格,同樣自卑、敏感、容易嫉妒,在與身邊朋友的巨大差距當中,難以正視自己。我們無法逃脫原生家庭帶來的負麵影響,在友情和事業上往往是多餘的配角,拚盡全力才來到別人的起點。

安陵容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喚起了更多普通人的共情。

有時甚至發現自己還不如她,畢竟你陽了之後吞刀片,身邊連個寶鵑也沒有。

在所有拚盡全力的時候,人們或許會想到,即將離開這個世界時,麵對陌生的鈕祜祿·甄嬛,安陵容捏起苦杏仁說:“我隻是有一點不甘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