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賣2元退燒藥,東北製藥的悲歌

“2塊錢買到20片對乙酰氨基酚片,50年來未曾漲價”讓東北製藥衝上熱搜,成為人們口中的良心企業。

但,良心企業的背後,卻是逐漸從視野中消失的一曲悲歌。

有人說,上世紀八十年代,是中國一代老藥廠們最後的高光。成立於1946年,被稱為“中國民族製藥工業搖籃”的東北製藥,就是這些老藥廠們的代表。

彼時,市場經濟的東風吹遍全國。國內包括維生素C在內的多種抗生素類產品產量激增,一躍成為全球最主要的抗生素生產和出口國。

而東北製藥,恰恰是國內維生素C市場份額占比較高的企業。

早在一五時期(1953-1957),東北製藥就獲得國家投入的1488萬元。到1958年,東北製藥除了擴建並升級多條生產線外,更是建成了國內第一個維生素C生產車間,年產量高達30噸。

憑此,東北製藥成為彼時中國藥企的“四大家族”之一,擁有著世界上最大的單條維生素C生產線。

進入八十年代,東北製藥隨著中國海量的維生素C出口,身家大漲。直到2008年,東北製藥都還能憑借維生素C的需求大漲賺到3.58億元。

《殺死那個石家莊人》中有這樣一句歌詞,“傍晚六點下班,換掉藥廠的衣裳,妻子在熬粥,我去喝幾瓶啤酒,如此生活三十年”。

雖然此句詮釋的是華北製藥員工麵對市場變遷的心境,但是同時適用於詮釋與華北製藥齊名的東北製藥。

注:如今僅需1-2元一瓶的“國藥準字”維C,其實比很多幾十上百的營養品維C還要好

平靜的生活即將被打破。東北製藥高光的另一麵,是外界的擔憂。

1974-1984年,東北製藥的藥品連續降價,成本卻在不斷上漲,有媒體分析東北製藥因此了損失1398萬元的利潤。

即便如此,東北製藥仍然每年花著14萬元冠名足球隊,維持的曾經的榮光。

在一次電視采訪中,記者拋出了相關質疑,廠長趙烽卻自信地表示,“為了擴大知名度”,但隨及,話鋒一轉,“其實,我們廠的藥品供不應求,無需做什麽廣告。”

東北製藥作為當時的龍頭企業,自然無需太多憂慮,但市場上卻在風起雲湧。

1978-2000年期間,中國加大了對外資的吸引,大型跨國企業紛紛湧入中國,小型醫藥企業最先受到衝擊,紛紛被迫進入改革期。

九十年代初,年僅30多歲的孫飄揚成為一家瀕臨破產的小藥廠的廠長,隨後通過業務轉型,市值一度高達6000億,成為被稱作“醫藥一哥”的恒瑞醫藥。

1988年,上海甲型肝炎爆發,揚子江藥業僅用兩個多月就供應了380多萬包板藍根,一戰成名。然而十多年前,這還僅是一家憑借幾千塊成立的鄉鎮小廠。

1998年,多家公司合並為國藥集團,之後還不斷有藥企加入合並,如今已經擁有6家上市子公司。

2003年,齊魯製藥成為山東省國企產權改製的試點企業,李伯濤帶領齊魯製藥進入高速發展。

後起之秀不斷湧出,紛紛打出自身的特色。

注:1990年,遼寧東藥隊奪得亞俱杯冠軍

進入2000年,東北製藥也開始想辦法突破。

2009年,東北製藥成為廣譜抗生素磷黴素的主要生產廠家。可僅僅三年後,國家就開始限製抗生素使用。

奇怪的是東北製藥卻仍繼續布局抗生素。2014年,東北製藥斥資3200萬元買來49個批文,其中19個是抗生素相關批文。

此舉一度被媒體評價:“這正是他們衰落的症結,看不清自己,盲目學,自以為得力的措施往往都是衰落的助推機。”

收購批文之後的在2014-2017三年間,東北製藥共虧損8億多,其後幾年也幾次虧損,即便是盈利,淨利潤也僅有1億左右,2020年,淨利潤甚至僅有0.12億。

2021年,工信部發布的“中國醫藥工業百強企業”中,前麵提到的齊魯製藥、揚子江醫藥、恒瑞醫藥這些後期之秀全部進入前十,而作為“國家隊”的國藥集團更是位居第一。

反觀比建國還要早上幾年的“中國民族製藥工業搖籃”東北製藥,如今已經滑出前五十的名次。

誰知道,如果不是此次東北製藥憑借良心衝上熱搜,還能有幾次真正出現在人們視野中的機會呢?

一曲悲歌,令人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