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教父高啟全為何宣布退休?籌資踢鐵板、半年報「這數據」見端倪

新聞 天君 2周前 (10-14) 3次浏览
DRAM教父高啟全為何宣布退休?籌資踢鐵板、半年報「這數據」見端倪

10月初,「台灣DRAM教父」高啟全正式從中國紫光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退休。    圖 : 今周刊 / 提供

10月初,「台灣DRAM教父」高啟全正式從中國紫光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退休,他的離開也讓紫光記憶體大計的未來,打上了一個大問號。

2015年台灣DRAM大廠華亞科董事長、南亞科總經理高啟全,宣布加盟中國紫光集團,當時震動台灣業界。身為台灣記憶體產業的指標性人物,跳槽紫光集團,引發外界熱烈討論。

時隔5年,高啟全又拋出震撼彈,宣布離開紫光,開啟退休後的創業新路。正逢紫光陷入財務疑慮之際,他的離開不但讓紫光的未來更引發關注,也出現諸多熱議。

曾經提出整合美國、台灣、中國記憶體產業對抗三星的高啟全,先後出任紫光旗下的NAND Flash廠長江存儲代行董事長、NOR Flash廠武漢新芯執行長。去年,紫光宣布組建DRAM事業群時,也委由他擔任執行長,可說是頗受倚重。

建廠計畫延遲 發公司債未果

豈料紫光的DRAM大計才進行年餘,他卻在約滿後宣布退休走人。外界普遍認為,紫光緊繃的財務壓力及國際情勢發展,導致高啟全的中、台整合之夢難圓,恐怕是他決定去職的真正主因。

從今年8月披露的紫光集團半年報可得知,今年上半年紫光總債務達2029.38億人民幣,雖然資產負債率較去年同期減少,來到68.41%,不過有息債務總額仍高達1566.9億人民幣,其中在1年內到期的債務更高達814.3億人民幣,代表未來1年還債的壓力居高不下。

而紫光歸屬母公司淨損達33.8億人民幣,今年上半年紫光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轉為負數,淨流出41.64億人民幣;高啟全坦承,紫光過去因投資太多,現在壓力比較重。有半導體廠商透露,目前紫光在重慶、成都建造記憶體晶圓廠區的計畫,紛紛出現延遲,加上在另一家中國晶圓廠武漢弘芯傳出跳票的背景下,未來中國政府是否出手資助紫光,繼續完成記憶體拼圖,成為業界一大疑問。

紫光是中國最受矚目的半導體企業之一,擁有北京清華大學的「校企」背景,投入「從芯到雲」的經營戰略,自成立後就以大手筆併購著稱,像是以17.8億美元鯨吞IC設計公司展訊,以及用22億歐元跨國併購法國智慧卡片晶片公司Linxens,另旗下有紫光展銳、紫光國微、紫光存儲、紫光同創等IC設計公司,另在雲端資料中心業務領域,也有新華三、紫光股份等布局。

在晶圓廠方面,紫光近年推出的蓋廠計畫相當激進,先是宣稱斥巨資在南京、成都、重慶,興建記憶體晶圓廠;另外根據高盛統計,長江存儲在武漢240億美元的建廠計畫,號稱完工後,NAND Flash月產量將可高達20萬片;今年4月更宣布研發出128層的QLC 3D NAND,成為NAND Flash界的新興勢力。至於武漢新芯則開始替中國IC設計公司兆易創新代工NOR Flash,切入多片晶圓堆疊等新興技術平台,顯示紫光即使財力窘迫,仍無損其勃勃雄心。

然而,紫光財務壓力依舊不可小覷,從紫光2023年到期、在香港證交所發行規模達7.5億美元的債券走勢,可窺知一二。紫光債券價格呈現崩跌,從去年高點81.46美元迄今年9月底為止,曾來到45.18美元新低。

而過往紫光在境內、境外大發公司債的融資手法,似乎開始踢到鐵板。紫光去年原本計畫發行百億人民幣的「一九紫光○三」債券,最後卻以「近期市場波動較大」等因素取消。自2017年起,紫光與兩組國企簽過的投資協議書,最後均以失敗告終。雖然今年6月時,紫光又宣布取得重慶國企「兩江產業集團」的投資意向書,但若年底前未執行,協議將自動解除。外界都盯著紫光董事長趙偉國,看他如何拆除財務風暴的引信。

(本文獲《今周刊》授權轉載,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43期)

 

10月初,「台灣DRAM教父」高啟全正式從中國紫光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退休

曾經提出整合美國、台灣、中國記憶體產業對抗三星的高啟全,先後出任紫光旗下的NAND Flash廠長江存儲代行董事長、NOR Flash廠武漢新芯執行長。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DRAM教父高啟全為何宣布退休?籌資踢鐵板、半年報「這數據」見端倪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DRAM教父高啟全為何宣布退休?籌資踢鐵板、半年報「這數據」見端倪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