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新聞 天君 2周前 (10-16) 17次浏览

想要拿到一張美國學生簽證,需要多久?

首先,你要通過SAT或GRE/GMAT/LSAT考試,這相當於中國的高考和研究生入學考試。對赴美的留學生而言,他們還需要通過TOEFL語言考試,以證明自己可以適應美國課堂的授課。語言並不是唯一的困難——北京的TOEFL考位一座難求,有人還得輾轉去河北或山西考試。

你需要準備很多材料,比如成績單,獲獎證明,或者某篇不錯的論文。你還要寫一到兩頁的自我陳述。然後是三到四封推薦信,它們可以來自你的老師,或者你的上司。

當你像收集通關線索一樣集齊了這些材料,在網上填完冗長的申請表,在12月或1月的截止日期前提交上去,之後就是長達數月的等待時間。

當一封以“congratulation”開頭的郵件安靜地抵達郵箱,你才終於拿到了簽證的敲門磚。

但這不是終點。你還需要帶上所有美國使館網站上列出的材料,在約定的那天抵達,把材料交給窗口後的簽證官。他們會問幾個問題,或許十幾個。當你聽到那句“your
visa is approved”,護照被收走,你才算成功抵達終點。

但對2020年的赴美中國留學生而言,拿到美簽的時間陡然變長了。它充滿了不確定性,不安,和焦慮。

疫情和迅速惡化的中美關係,成了留學之路上難以預測的因素。9月,白宮以國家安全為由,宣布已經撤銷了一千多名中國學者和學生的簽證。這更給廣大留學生的赴美之路增添了陰霾。他們中有人遭遇了簽證撤銷又恢複,有人轉輾多地申請簽證,還有人幹脆放棄了留美,改道香港。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我今年大四,就讀於一所美國高校,是個文科生。我是9月9號下午收到的F1簽證(學生簽證)撤銷郵件。我當時正在國內的實習機構上培訓課。老師講得有點無聊,我中途看了一眼手機。不看則已,一看驚人。40分鍾前,美國駐華使館給我發了學生簽證撤銷郵件。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9月9日,Aaron收到了簽證撤銷郵件。

我至少看了兩遍。郵件是中英文寫的,我英文看完了,又看了中文,就覺得,好吧,沒有什麽可能看錯的餘地了。

我課也聽不進去了,就出去給使館打電話,但根本找不到人工服務。我又Google了半天。我那通電話打了20分鍾,沒有用,接電話的人讓我去發郵件。

我就給使館發郵件,又給學校的國際學生辦公室發了郵件,說我簽證被撤銷了,還在郵件標題上加了一個URGENT,全大寫,用方括號括起來。

下午我爸給我轉了一個新聞鏈接,這事兒上熱搜了,我才知道我是那一千多人中的一個。

第二天就是我生日,我夠倒黴的。

我原本計劃在北京實習一年,明年秋季回美國繼續上學。學校辦公室給我回複說,我有兩個選項,一個是冬天或者明年春天開始上網課,我還剩8個學分,一個學期肯定能畢業。第二個是選一個中國學校上課,但需要第三方機構來鑒定課的質量。我挺煩的,不知道該怎麽辦。我不想上網課,也不想在中國上課。

學校辦公室又告訴我,如果我這一次簽證被撤銷了,那以後可能很難拿到簽證。我要麽選擇上網課,要麽就去重新辦簽證。但我辦不下來簽證該怎麽辦?

我挺急的,我爸媽可淡定了。我爸基本上不怎麽管我的事;我媽平常特別急,但這事她就覺得沒什麽大不了的。她說你不是國內理工學校的,又在美國上的高中,肯定是使館搞錯了。我就給她敲警鍾。她後來谘詢了留學機構和一個律師,也沒什麽靠譜的答案。

我給導師發郵件,問怎麽辦。導師說,如果實在不成,你可以選擇上independent
study(獨立研究課程。學生可閱讀經典,或自己做研究,無需授課),係裏說可以。

我也就沒那麽擔心了,反正再怎麽著還能畢業,心就逐漸放下來了。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簽證被撤銷的那個周末,Aaron全家去爬了長城。他把簽證撤銷的事暫時忘在了腦後。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登長城的時候,他們給家裏小狗拍了一張特寫。它挺慫的,不敢爬,是被抱上去的。

我花了很多時間發郵件,上論壇。焦急歸焦急,但那時候能幹的事我都幹完了。

第二封郵件是9月17號收到的。我當時在上班,手機上突然出來一個郵件,上麵寫著BeijingFPU。我就想,美國又出什麽幺蛾子了。我點進去一看,郵件說,你之前收到的那封郵件搞錯了,你的簽證依然有效。我心裏非常澎湃。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9月17日,Aaron又收到了簽證恢複的郵件。

我給學校發了一封郵件,說我的簽證回來了,又把使館的郵件抄送過去。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收到簽證恢複郵件後,Aaron和他的朋友在三裏屯吃了頓飯。

我還第一時間給我媽發了微信,說使館搞錯了,我簽證沒有被撤銷。我媽就回了一個捂嘴笑的表情。

我簽證2021年到期,到時可能還得去美國使館續簽。我就希望不要再經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了。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我本科就讀於北京郵電大學,專業是計算機。我今年申請了美國17個項目,有10個被錄取了,我最後選擇去UT-Austin的博士項目。現在計算機專業出國的路子挺明確的——第一學期趕緊找一個實習,之後再努力拿大廠offer,抽H1B(美國工作簽證),然後留下工作——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流程。但5月30號之後,我動了去香港的念頭。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楊澤玩的《塞爾達》。

前一天就有新聞說,特朗普要在新聞發布會上講一些關於留學生的事情。剛好當天晚上我打“塞爾達”到很晚,就順便看了一下5月30號的發布會,當時還沒太明白,等睡醒以後看到網上的各種分析,就有點傻了。

從頭到尾,白宮都沒有給過一個明確的中國學校名單,很多留學生一直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屬不屬於受影響的範圍,我一開始也不太清楚。

最開始的傳言都說,可能隻是所謂“國防七子”的七所學校。北郵不在這個行列。即便是針對這七所學校做出限製,也已經是有一點誇張了。後來又有傳言說,範圍是所有參與了軍民融合項目的學校,這就比較廣了。之前一個澳大利亞智庫有個表,在那上麵,北郵被標的危險等級已經非常高了。我當時有點慌,但還是覺得不會影響到我。

6月初,知乎上有人發貼,說可以憑國外博士項目offer,走快速通道入讀香港的大學。我拖了幾天,但也很快就給香港三所大學投了。7月,我就收到了香港中文大學的offer。

香港隻是我的備選。我投的時候沒太認真。申請博士項目一般都需要找導師“套瓷”,就是提前給導師寫郵件。我就直接投給了研究生院。直到申請港中文的時候,申請信息裏需要填你感興趣的導師,我這才去看了導師列表。我想,看都看了,幹脆給導師發郵件聯係一下吧。

現在想想,如果當時不聯係的話,可能我連這個offer也都沒有了。如果再晚一點,我肯定會對這三個申請都仔細對待,但當時也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5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限製部分中國學者學生入境。那天下午,楊澤去了當地的烈士陵園。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他說,看到那些石碑上的名字,感覺時代改變命運,他現在這些經曆根本不算什麽。

9月9號,我進了一個簽證被取消群。群裏有一些人在發言,我一看,全是我本科學校的,有很多跟我是一個專業。

大多是我師兄師姐,也有一些讀了一兩年本科轉學出去的。他們有的還在美國,有的在國內,命運是真真正正地落在了自己身邊人的頭上。

當時,我就意識到去美國不可能了。

還是會覺得可惜的。這種念頭從最開始去找香港機會的時候,就已經有了。我後來也在關注去柬埔寨遞簽,看到有一些情況跟我類似,過了簽證的,我就想,那是不是有點虧了,我是不是還是應該試一下。我又看到一些人被拒了,就覺得還好我跳出來了。心裏每天都在反複橫跳。

但現在沒必要耗下去了。我不能讓自己的命運任人宰割。如果選擇美國,即便成功去了,過幾年簽證又被撤銷了,我該怎麽辦?香港是一個更加穩妥的選擇。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我在4月拿到了美國克利夫蘭音樂學院聲樂專業的offer。

美國疫情越來越嚴重,學校把大部分課程都改成網課,我不太想上網課。在中國待著上網課,時差真的很要命。我是學音樂的,比如舞台,必須要現場體驗才能學到更多。

學校8月10號開學。我7月就定好了房子,找好了室友,付了房租。我原本想著,如果6月能拿到簽證,我7月底或者8月初就飛過去了。

我先在國內預約麵簽,還用了別人的爬蟲程序蹲位置,但國內美簽預約係統特別脆弱,很容易凍結賬戶。我被凍過兩次,夜裏爬起來也沒搶到位置。後來我在淘寶花了三千塊代辦加急,搶到了一個7月20號的簽證位置,懸著的心才放下來一點。

6月20幾號,我收到了7月份簽證預約取消的通知。大概7月中旬,我決定去第三國辦簽證。

很多地方的美國使館都恢複辦理簽證業務了,但要不就是無法入境,要不就是不接受第三國居民申請。柬埔寨7月15號開始恢複辦理學生簽證,很多留學生去美國都從柬埔寨走,我也想去試一下。

我媽很反對,她擔心我的安全。當時美國每天都是6、7萬的增長,父母比較希望我推遲入學,或者在國內上網課。我媽吃軟不吃硬。我就在她麵前流眼淚,說,你女兒這麽努力才考上這個學校,別的學生都可以上台演出,我隻能在這裏網上看著,這得多難受,對不對?我媽心軟了,就答應了讓我走。

去柬埔寨的飛機上坐滿了人。我帶了防護服,但沒穿,太熱了。柬埔寨要求必須有核酸陰性檢測才能上飛機,大家都是陰性的話,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所以我就隻戴了口罩。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在柬埔寨時,Kat的簽證沒有著落,壓力很大。這是她在柬埔寨時拍的照片。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Kat在柬埔寨時拍的照片。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Kat在柬埔寨時拍的照片。

在柬埔寨的生活很單調。當時有個學妹和我一起,我們會去逛一逛,但是那兒沒有什麽可逛的,隻有一個商場。商場裏的店已經吃得想吐了。想自己做飯也不行,因為住的是酒店。想吃便宜的街邊攤,但吃完就拉肚子。

我們租了一個藝術學校的琴房,每天都去練歌。5美金一個小時,比中國的琴房還貴。但唱歌的時候壓力也很大,我人都不知道能不能到美國,我現在做的這些都是為了什麽?

8月12號早晨9點多,我就去美國使館了。進去的時候隻有我一個人,不用排隊。我把材料遞給工作人員,她看到我的照片跟一年多前的美國旅遊簽照片一樣,就說照片不合格,要6個月內的照片,讓我重新拍一張。

我問工作人員哪裏可以拍照片,他們說你去問門口的司機。使館門口坐了很多人,我衝過去,喊了一聲“Photo!”有一個大哥示意我上車,他不會講英文,但他知道photo是什麽。我就上了摩托車,他帶著我拐到一個巷子裏麵,真的找到一家照相館。

那個司機把我送回使館後,我問他多少錢。他跟我講了什麽,我沒聽懂。我以為他接這種活,會要很多錢,但解我的燃眉之急,哪怕給多一點也沒關係。我就掏了一張10美元給他。他笑了,跟我筆劃筆劃。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意思,以為嫌少了,就把錢包給他,讓他自己拿。他把那張10美元塞回去,隻抽了一張一美元出去,意思說,夠了。我差點兒感動哭了。我很不好意思,就把錢包裏所有的柬埔寨幣,加在一起可能有3、4美金,全部塞在他手上,說謝謝。他也不知道怎麽回答我,就隻是笑。我就衝進使館了。

我進去的時候,學妹正好出來。她不能跟我說話,隻是給我比了個口型,說,沒過。我是當天最後一個麵簽的。

等了10分鍾,我就聽見廣播叫我到3號窗口,裏麵坐著一個男簽證官。他問我的專業,家庭狀況,為什麽要學音樂,為什麽要在疫情期間去美國,問了我很久,至少有十幾分鍾。最後他告訴我,我被拒簽了,還給了我一張白條子,上麵寫著214B,說我有移民傾向。

我離開使館的時候,門口聚集著4、5個小夥伴,都是從中國到柬埔寨遞美簽的。他們說,今天來的都沒有好消息。我們一起吃了午飯。當時我胃口很差,點了泰式炒河粉,吃得味同嚼蠟。

後來同席的一個博士說,倫敦也可以簽了。我正好有英國的簽證,就決定去倫敦。

我打電話告訴父母,我要去倫敦。他們覺得我瘋了,最後還是同意了。我預約了倫敦美國大使館28號的麵簽位置。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芬蘭的赫爾辛基機場。Kat從這裏轉機,去往倫敦。

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 Kat到倫敦的第一天,就下了雨。

我8月14號出發,先到首爾,轉芬蘭,再到英國。飛首爾那趟航班人挺多的,但是首爾飛赫爾辛基那一趟,飛機上估計沒20個人,一人一排,可爽了,我都是躺著過來的。赫爾辛基飛倫敦那一趟,遇上從上海飛到赫爾辛基再到倫敦的留學生,那趟飛機就坐滿了。

到了倫敦,我朋友在地鐵站接了我。有朋友在,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美國的學校跟我強調過很多次,最後入境期限是開學後的一個月內。學校8月10號開學,9月9號是我入境美國的最晚日期。

28號上午,我8點到的使館。在門口,我被攔下來。工作人員問我有沒有旅行史。我說有。他們說,你的隔離期還不滿14天,得再等一天才能進去。那天是周五,沒簽成。周六周日放假,周一又是一個英國的法定節假日。一直到周二,大使館才有人給我改麵簽時間。兩天後,我預約上了9月8號的麵簽。

9月8號那天,使館裏人挺多,起碼有15個,我排隊排了挺久。我當時很緊張,有一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來都來了,盡人事聽天命吧。

倫敦的簽證官人很好。看完拒簽記錄後,她問我,你知道你為什麽被拒簽嗎?我說不知道。她又問我,你為什麽要在疫情之下還要去美國?我就告訴她,我們學校規模比較小,防疫做得也不錯,而且我是音樂專業,很多課程需要線下教學。她拿著我的資料跟同事去討論,回來就跟我說,你的簽證過了,收走了我的護照。

我本來想問可不可以加急拿到護照,但我怕她會覺得我過於心切,會改變想法,就沒敢問。

結果我是10號拿到的護照。學校跟我說,入境時間不能改,你隻能上網課。回國機票太貴,時差又大,所以我現在一直留在倫敦,上美國的網課。

感覺這一年過得挺不容易的,也給了我很多不一樣的經曆。我堅持走到現在,沒有放棄,也算是一種成長吧。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被一紙美簽困住的中國留學生:放棄留美,改道香港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