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新聞 天君 1周前 (10-16) 21次浏览

江湖在哪裏?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盡管在象牙塔,江湖的險惡隨處可見。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那封“絕命書”,無疑是扔向江湖的一磅炸彈,炸掉的恐怕不僅僅是成都大學“清麗脫俗”的那塊loincloth,也掀起了人們對今日高校腐敗的關注。

  在我的印象裏,大學應該是做學問與研究的地方,是最能耐得住寂寞、最具認知理性、最淡泊於世俗名利的場所。然而從毛洪濤的信中,他痛斥校長王清遠主導建立的成都大學政治生態:不講政治,破壞規矩。拉幫結派,排斥異己。管理混亂,隱患叢生。營私舞弊,獨斷專行。中飽私囊,無視群眾利益。短期行為,貽誤事業發展。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這些控訴,可謂觸目驚心。明白的人知道這是高等學府,不明白的人還以為穿越到了晚清政府。黨同伐異,勾心鬥角,怎一個“驚心動魄”了得?

  本為同根,卻如此挾恨,未免讓人腦補出一場大戲。高校的宮鬥劇本裏,書記與校長之爭,屢見不鮮,“一把手”被“二把手”排擠也不罕見。人們看宮鬥劇的標配劇情,就是妖媚惑主的貴妃,總是欺負賢淑樸實的正宮娘娘。

  黨委書記與校長

  根據資料,2019年3月1日,成都大學召開幹部大會,宣布了成都市委任命毛洪濤同誌為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的消息。在任命大會上,毛洪濤稱,走上新的工作崗位,他將以更加飽滿的幹事創業熱情進入新的角色,恪盡職守、傾己所能、感恩大家的重托與期望。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成都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王清遠作了表態發言,他代表學校班子成員、全校師生員工,“對市委對成都大學的關心支持表示衷心感謝,對洪濤書記的到來表示熱烈歡迎。”王清遠同時表示將嚴格落實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製各項要求,堅持民主集中製各項原則。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據了解,2015年至今,成都大學經曆了三任黨委書記,2015年1月27日,毛誌雄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兩年之後的2017年3月23日,羅波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2019年3月1日上午,成都大學召開幹部大會,毛洪濤正式擔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五年之內,換了三任黨委書記。而2014年擔任校長的王清遠,應該就是失聯的黨委書記所說的上任幹走了三任書記。對王清遠最初的關注就是他剛上任的2014年,成都大學的畢業典禮有一個女生向他獻吻的新聞響徹全網。之前評論區看到成都大學的學生說學校新圖書館快蓋好了拆掉重蓋,折騰了兩三年,宿舍門口的樹挖了又栽,栽了又挖又栽。大學四年,每天都有施工項目,每天都是施工的聲音,把已經非常平整的道路挖開,再重新修一遍,為了立項申請資金,巧立名目各種花銷。

  高校反腐之路任重道遠

  幾天前,高校反腐傳出新的進展:廣西中醫藥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唐農,副校長覃裕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自治區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有媒體統計過,十八大以來,僅截至2015年底,就有100餘名高校負責人因違法亂紀被調查或懲處。

  2019年2月,西安交通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張漢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6月,中國傳媒大學原黨委常委、副校長蔡翔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8月,渤海大學原黨委副書記、校長楊延東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12月,安徽中醫藥大學原黨委副書記、校長王鍵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020年6月,廣州民航職業技術學院黨委委員、副院長高小玲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10月,廣西中醫藥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唐農,副校長覃裕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第六部《反腐倡廉藍皮書》課題組曾指出,部屬高校行政級別較高,業務由部垂直管理,但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基本建設及招投標工作多為屬地管理,這樣極易造成主管部委管不到、屬地部門不願管的現象,在管理上出現“真空地帶”,導致許多腐敗問題長時間不被發現。

  除了招生和基建外,大學領導的學風和大學老師的師德問題也是反腐敗鬥爭在高校開展的重要指向。並且後兩個方麵的問題長期被嚴重地忽視。而從成都大學黨委書記這封發在朋友圈裏的信看出,無論是以死明誌,還是魚死網破,作為上任僅僅不到一年的黨委書記毛洪濤是迷惘的,焦慮的。這種迷惘與焦慮,不單單屬於個體,而是屬於整個中國教育的未來。象牙塔裏的權術之爭,已經讓人很難看到高校教育體製改革光明的曙光。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可以想象的是,成都大學這位校長一定會和浙大一樣,花大把錢撤熱搜控製評論然後輕描淡寫把這件事混過去,就當什麽事都沒有發生。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殯葬公司稱收到疑似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遺體 法醫到場檢查

  寫下絕筆信的大學黨委書記,會後悔自己當初的職業選擇麽?

  來源:王學堂講法律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昨(2020年10月15日)天的朋友圈,都在轉發一則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的絕筆信。

  這位70後的同齡人,官至正廳級,身為一大學的黨委書記,竟然在壓力麵前也選擇了絕路。

  一個成功人士都做出如此抉擇,就更不用說我們普通人了。這正是你有壓力我有壓力,人人都不容易,特別是今年疫情麵前,人人都要堅強!

  學校資料顯示,毛洪濤1970年11月出生,西南財經大學會計學專業畢業,博士研究生學曆,教授,博士生導師,曆任西南財經大學發展規劃處副處長,西南財經大學教務處處長,西南財經大學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眉山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等職務,2019年起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主持學校黨委全麵工作。

  盡管相關事實還不清楚,但有一個問題值得發問,寫絕筆信之前,他有沒有後悔當初的人生職業選擇?

  他可以當學者。看了他的簡曆,研究生畢業後留校,最終獲得博士研究生學曆,成為教授、博士生導師。

  據網上說,西財的會計學院的實力亞洲第一,有毛洪濤等國內知名教授。

  也有網友說:毛洪濤在學術上的造詣很高,對學生也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負責細心,不管是學習上還是生活上他都很關心,連學生的一些細小的事情,比如誰說過什麽話,誰有什麽特長都記得很清楚。

  因為隔行如隔山,我一個法律人對會計行業當然不熟悉,但1990年代西南財經大學會計學研究生畢業,相信他是有一定學術造詣的。

  他選擇了當官。如果說西南財經大學發展規劃處副處長、教務處處長、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這些還算是學界的官,本身不脫離學術的話,但眉山市政府副市長、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就完全與學術不搭邊了,也就是說在這個位置上的他已經成了職業官僚。

  2019年起他又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主持學校黨委全麵工作。這還算回歸教育係統,但不知道這個書記他當的如何,至少不開心是真的。

  成都大學網站上有一條毛洪濤教授身先士卒為會計學本科專業2019級新生完整講授《專業導論》課程的新聞消息。毛洪濤教授在教學過程中以自身的人格魅力和淵博知識影響和引領學生,潤物細無聲地幫助學生樹立正確人生觀、科學的價值觀,實現真正的教書育人。

  同學們上完《專業導論課》之後,紛紛表示在毛老師的課堂上獲益頗豐,不僅獲得了會計專業相關知識學習,而且深深地被毛老師淵博的專業知識、嚴謹的治學態度、廣闊的專業視野和創新的教學理念所折服,被毛老師的幽默詼諧、繪聲繪色的教學風格所吸引。大家不約而同地意識到不斷提高本專業素養與能力的重要性。

  在毛洪濤教授授課期間,商學院大量教師慕名前來學習、觀摩。在商學院會計係教學研討會上,慕名學習、觀摩毛洪濤教授課堂教學的老師們紛紛表示受益匪淺,要多向毛洪濤教授學習,不忘初心,回歸教師育人本分,全麵貫徹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為經濟社會發展、國家富強和民族振興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不知道上述新聞的真實性如何?畢竟現在一個人當了官,所有的新聞都是正麵的,而且吹捧起來無所不用其及,甚至到了肉麻以至惡心的地步。而一旦落馬了,那就是完全另一個樣子。

  在整個江西官場,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安眾因”煙、酒、嫖、賭、毒”五毒俱全而出名。

  ”一米八的個子,一斤八兩的酒量,一百八十斤的體重”這是段子說的就是陳安眾,他的下屬曾說,”大吃大喝大玩,不曉得吃掉公家多少錢,一頓飯吃個幾萬,發票都很難處理,隻能作假。”

  ”睡”,是陳安眾的獨門絕技,”晚上玩到半夜一兩點,白天我們向他匯報工作,他能秒睡,厲害的是,他打鼾的時候居然知道你在講什麽,一二三說得清清楚楚。”

  ”色”,與陳安眾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的女人”多到數不過來”。他對情婦的豪爽在萍鄉官場幾乎人盡皆知。”他自己拿的錢很少,大多給了他的情婦,基本上是為情婦打工。”(以上綜合中國經濟周刊、澎湃新聞、央視網新聞、臨安檢察等多家媒體報道)

  2013年12月,這位”五毒幹部”最終落馬。

  無獨有偶。據中國經濟周刊報道,2020年9月21日晚,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史文清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的消息一放出來,贛州城裏很多人就放起了煙花。據報道,史文清就像一個“土皇帝一樣”,大搞權力壟斷,要求所有人對他在贛州絕對服從。“下麵的人稍有不從,就會被整得很慘。贛南官場被搞得天翻地覆”“好在這一切終於結束了”。

  據披露,史文清儼然把治下的贛南當作他的“私人封地”,對於受到前任信任的幹部,各種排擠和打擊。有統計顯示,史文清治下,贛南被查處的副處級以上官員有16人之多。同時,他還將其提拔的官員當成了實現私欲的工具,常說的口頭禪是“我提拔了你,你敢不聽話?”

  在斂財上,史文清更是毫不遮掩,此前有3位企業家實名舉報,史在贛州期間,反複向這些商人索取巨額錢財,包括一批價值2000萬元的黃金,以及指定賬戶結匯的1.32億元現金。此外,還包括他幫助親屬試圖低價收購企業股份、指定朋友承建工程、指定賣畫等。

  而在個人生活方麵,史文清更是無恥之尤。據披露,他不僅把一些女幹部發展為情人,大搞權色交易,還盯上了男幹部的家屬,“有迫切想要獲得提拔的男幹部真的奉獻了自己的家屬,有縣委書記的老婆天天陪著史散步。”有贛州官場人士對媒體表示。

  媒體報道還揭露了其“戲精”的一麵——2015年7月史文清卸任贛州市委書記時,眾人排長隊、拎雞蛋、喝米酒、相擁涕淚……當時轟動網絡的千人送別場麵,後來被揭穿這是一場悉心安排的“表演”。(2020年10月14日
紅星新聞)

  我就搞不明白了,這樣的官員怎麽就可能在這麽重要的位置上為所欲為?我們的監督體製在哪裏,怎麽就監管不了這些惡人?

  唐代貪官宿州太守陳番臨刑時有詩道:

  積玉堆金官又崇,

  禍來悠忽變成空。

  五年榮貴今何在?

  不異南柯一夢中。

  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回歸到這位黨委書記。

  《史記·李斯列傳》載:秦二世二年七月,丞相李斯因遭奸人誣陷,論腰斬鹹陽市。臨刑謂其中子曰:“吾欲與若複牽黃犬俱出上蔡東門逐狡兔,豈可得乎!”

  這就是成語“東門逐兔”的由來,意思是用以“作為為官遭禍,抽身悔遲之典”,同“東門黃犬”。

  試想,他在這個黨委書記和生命之間選擇,他選擇了寧願去死也要死在黨委書記這個崗位上,讓人一聲歎息,回到學校當個普通博導不好麽?

  我們國人都喜歡當官,就像鬼子愛漢奸一樣,但當官真的是人生追求麽?實在想不通,為官不過是一陣子的事,即便是官場受人牽製,但又何必把自己的命搭上呢?

  試想,如果30年前就選擇把教學當作自己的主業,他這位黨委書記會寫下絕筆信麽?

  可惜,人生沒有那麽多如果。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以死相諫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用自殺舉報校長:我被害最深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