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空對壘,特朗普和拜登各自都和選民們談了些什麽?

新聞 天君 5天前 16次浏览

周四,在一場電視直播的市民大會論壇節目上,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沒有專注於競選陳述,而是給了一個極端主義陰謀論團體正麵評價,對戴口罩的行為表示懷疑,譴責了自己的聯邦調查局(FBI)局長,還攻擊了2020年大選的合法性。他的民主黨對手喬·拜登(Joe
Biden)表達了公共健康方麵的擔憂以及對恢複政治規範的承諾,而他卻給美國的政治分歧火上澆油。

竭力自辯與鬥嘴的特朗普,原本應該在這一晚與拜登展開一場辯論,但由於他拒絕參加虛擬辯論,於是就演變成一次在不同電視台播出的遠距離對比研究。

在大選的核心議題——新冠病毒大流行上,兩位候選人似乎不僅上了不同的電視,而且還生活在不同的宇宙裏。拜登將遵守一切嚴格的公共衛生指南作為自己競選的重中之重,而在使用口罩等基本問題上,特朗普繼續違逆哪怕是來自自己政府的建議——這種模式在他們周四的對壘節目中依然存在。

拜登對總統此次疫情應對的幾乎所有方麵都加以斥責,包括他在口罩問題上的措辭。

“總統的言辭很重要,”拜登說。“當一位總統不戴口罩,或是在我長時間戴口罩時取笑像我這樣的人,那麽,你知道,人們會說,‘嗯,它可能也沒那麽重要。’”

在他或許是最具有煽動性的言論中,特朗普多次拒絕否認QAnon,這是一個支持特朗普的互聯網社區,被執法部門描述為潛在的本土恐怖主義威脅。總統聲稱對該組織一無所知,因此無法否定它,但隨後又表現出他對該組織一個完全不屬實的、涉及戀童癖的核心陰謀論有著具體了解。

“我一無所知,”特朗普說。“我知道他們非常反對戀童癖。他們非常努力地打擊它。”

當NBC主播薩凡納·格思裏(Savannah
Guthrie)敦促特朗普批駁這個群體的基本世界觀,並且向他描述了其中一些最極端和虛假的元素後,總統也沒有讓步:“我不知道,”他堅稱。“不,我不知道。”

就在特朗普實質上捍衛了互聯網的一個邊緣角落之際,前副總統拜登卻在談論企業稅率,並援引商業分析服務機構穆迪(Moody’s)的資料,這突顯出兩位候選人在世界觀、政策以及對事實現狀的關注方麵存在巨大差異。

“重點是經濟增長,”拜登說。這是一句在任何普通選舉年都適用的政治套話,在某種程度上也體現了拜登競選的核心承諾:恢複白宮的穩定和一定程度的可預測性。

距離總統競選已經剩下不到三周,市民大會活動中沒有跡象表明兩位候選人會偏離他們幾個月前定下的政治軌道,拜登緊緊抓住一係列廣受歡迎的經濟和公共衛生方麵的觀點,特朗普則隨心所欲地發揮,對於自己過去的記錄拒不認錯,並進行各種形式的挑釁。

事實上,他們相互對立的演講給人的感覺是,如果兩人在周四晚一起上台,這場辯論的發展可能和他們之前的辯論一樣——在一個半小時的大部分時間裏,特朗普一直在嗬斥和打斷拜登。

拜登在費城國家憲法中心(National Constitution
Center)露麵,他坐在一張椅子上,不斷提及他對美國麵臨的新冠病毒、複工複課等重大挑戰的應對計劃,試圖和散落在空蕩蕩的禮堂裏的零星選民溝通。在許多冗長回答的最後,他都表示,希望自己的話已經回答了選民的問題。

特朗普則是在邁阿密一家藝術博物館的戶外場地亮相,他經常對格思裏的持續提問表現出不耐煩。當她要求他譴責白人至上主義時,總統聽起來格外惱怒。(“我譴責白人至上主義,好嗎?”他答道。)當格思裏多次詢問有關他最近感染新冠病毒的具體信息時,總統基本上隻是泛泛而談,並且拒絕透露他與拜登的第一次辯論當天是否做過病毒檢測。

“我可能是做過,而且我在前一天和再前一天都做了檢測,”特朗普說。“我可能做了,也可能沒有。”

在這次露麵中,拜登還回答了一些在整個競選過程中對他來說具有挑戰性的問題,包括他對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的看法,以及他在1994年犯罪法案方麵的記錄。

前不久,拜登回避了有關“填塞法院”的問題,堅稱他的重點是《平價醫療費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麵臨的潛在司法威脅,在這個問題上被追問時,他偶爾也會做出粗暴的回應。但在周四接受ABC喬治·斯特凡諾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的質詢時,他似乎表示,他將在選舉日之前澄清自己在最高法院席位擴充方麵的立場。“他們確實有權知道我的立場,”他說,“他們在投票前有權知道我的立場。”

他似乎大致承認了,支持犯罪法案是一個錯誤。他在該法案中起到了核心作用。不過,他接著又立即暗示,人們所看到的問題出在各州的實施上。

“是錯了,”當被問及支持它是否是一個錯誤時,他說道。“但錯誤來自這裏:錯誤來自於各州在當地的做法。”

在如何處理新冠病毒問題上,特朗普和拜登幾乎沒有共識。

盡管新冠病毒繼續撕裂美國社會,但特朗普堅稱,美國在這場危機中,“已經過了拐點”,並且敦促人們在提到治療該病毒的新療法時,“使用‘治愈’(cure)這個詞”,盡管目前還沒有出現符合這種描述的治療手段。

總統再次批評了下封鎖令的州長,並專門提到密歇根州州長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後者不久前成為反政府武裝分子綁架陰謀的目標。盡管對戴口罩表達了簡略的支持,但特朗普很快又含糊其辭起來。

“關於口罩,你有兩種說法,”特朗普說,並錯誤地聲稱,大多數戴口罩的人都感染了病毒。

特朗普辯稱,美國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做得不錯,他揮舞著幾張紙,引用了顯示歐洲感染數量上升的數字,其中至少一份文件似乎來自福克斯新聞(Fox
News)的圖表截圖。

或許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表示,他將在大選後和平移交權力——在第一場辯論中,他不願做出這樣的承諾;不過,他很快又補充說,他堅持其前提必須是“公正的選舉”,並提出了關於選民欺詐的毫無事實根據的說法。當格思裏指出,聯邦調查局局長裏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曾經表示,沒有跡象表明選民當中存在如此廣泛的不當行為時,總統立即反駁:“那他工作沒做到位。”

這種非同尋常的分屏而戰的奇觀,跟2020年總統選舉中的許多情況一樣,是由新冠病毒大流行加上特朗普拒絕遵守他自己政府中的科學家和醫學專家製定的公共衛生準則所致。在本月總統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後,總統辯論委員宣布,出於安全考慮,特朗普和拜登計劃的第二次辯論將在網上舉行。由於遭到特朗普拒絕,辯論被取消。

這樣一個相對平靜的晚上,對拜登而言毫無損失,因為他在全國和搖擺州民調中一直領先於特朗普,而且數百萬美國人已經通過提前投票和郵寄方式投了票。

拜登的競選團隊將這次競選視為對特朗普處理公共衛生危機的公投,這使得特朗普對衛生準則的漠不關心與前副總統更為謹慎的做法之間的對比令人側目。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隔空對壘,特朗普和拜登各自都和選民們談了些什麽?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隔空對壘,特朗普和拜登各自都和選民們談了些什麽?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