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

新聞 天君 2周前 (10-17) 13次浏览

接連兩天,成都大學、大連理工大學,一南一北,中國高校內出現兩封絕命書。

一封,寫在個人微信朋友圈;另一封,寫在個人微博。可以預見,他們注定不會存在於未來任何正統史料裏。

這兩封信合計隻有幾個 KB(千字節)的數據量,幾天之後,他們就會被湮沒或被刪除於 2020 年全網將產生的
44ZB(澤字節)信息量裏。44ZB 是 44000000000000000000 個 KB(2020 年,僅我們每天發送的郵件,就有
2940 億封)。

我決定在呦呦鹿鳴裏完整地記錄下這兩封信。

一封來自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

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

毛洪濤這封絕命書的要點是: 一年多的成都大學工作,已是頭破血流。 校長王清遠
披著學者的外衣,滿心名利追逐,在成都大學建立起利益集團和獨立王國,連續擠壓三任黨委書記
用陰招、泄私憤、拉山頭、無底線,表麵上是校長與書記的意氣之爭,背後是深刻的正義與邪惡較量,確實沒有想到的,是製度機製建設、治理體係健全如此艱難,甚至無助到付出生命的代價

一個正直的人眼裏揉不得沙子,與不正之風做鬥爭是一種本能。人們常說嫉惡如仇,大抵如是。

對理想主義者來說,理想破滅是一種精神絕症。當不能忍受那魔高一丈、黑白顛倒的現實,理想主義者可能會選擇激烈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

在王清遠接任成都大學校長一年後,一篇宣傳稿這樣表達王清遠 心中的大學 :
大學是神聖的,匯人類曆史和現實問題之研究,容天下能容和可容之思想。大學是一個社會良知和思想的發動器,文明和進步的推動器,理想和智慧的集散地,其核心職能是為這個社會培養具有正義、勇氣和智慧的有識公民,並承擔起文明興衰之責任。

多好!

換言之,無論子彈再飛多久,無論最後調查結果如何,成都大學這兩位最重要的人物中,必然有一位是偽君子。

不禁想起潘恩先生的一句名言:如果一個人極力宣揚他自己都不相信的東西,那他就是做好了幹任何壞事的準備

虛偽背後,惡行潛行。隻是我們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麽。

從公開信息來看,作為毛洪濤的對立麵,王清遠是這樣的表現上任一年後,2015 年的一篇官方宣傳稿中,這樣宣傳王清遠的政績:一本招生從 0
提升到 1020 人,一級學科碩士點從 1 增加到 5
個,建設生物醫藥、動漫與文化創意、城鄉教育服務、智慧製造與城市建設等四大學科群。
上任伊始,他就審時度勢地提出了十年跨越三步走的戰略規劃 ,目標之一是 2017 年實現學校更名(後來確實成功了,2018
年由成都學院更名為成都大學)。

王清遠對數字的重複有一種執念:引進 100 位特聘研究員、特聘副研究員,100 位學科、專業帶頭人,100 位高端教授特聘 ( 海內外
) ,100 位創新創業導師特聘 ( 校內外 ) ,100 位優秀青年教師名師名校訪學,引進 100 位海內外優秀青年博士、100
位公共課和藝體師範類青年教師等

對於一所由成都學院(原為專科)、本地幼兒師範學校、中醫學校、衛生學校合並不久的學校,這樣的戰略規劃竟有些波瀾壯闊的史詩味道,能隱隱聽到遠方的濤聲滾雷一樣向我們奔來。

王校長政績的背後,有更大的背景:當前,中國高校仍處在持續十幾年的高速奔跑之中。據教育部公報,從 2003 年到 2019
年,中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從 17% 增長到
51.6%。也就是說,高等教育從大眾化階段正式進入普及化階段。教育成了一大產業。

王清遠治下,這所從成都學院更名為成都大學、大幅擴招的高校,是其中一個產物,也是一個推手。

相互成就。

目前,全國共有本科院校 1265 所(2019 年增加了 20 所),本科院校校均規模 15179 人,全國各類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
4002 萬人,2019 年在學博士生 42.42 萬人,在學碩士生 243.95 萬人。

毋庸置疑,我國已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等教育體係。想當第二名都不行,實力不允許。

但,這裏有一個如 房間裏的大象
一樣明顯卻幾乎從來沒有人過問的問題
:招了這麽多本科生、研究生,有這麽多合格的教授人才儲備嗎?

我可以在呦呦鹿鳴明確地說:並沒有。

如果真的有這麽多合格的高校人才儲備,那麽,今天的中國《科技日報》就不會發出幾乎每個核心科技領域都被人 卡脖子
的感慨;如果大學真的大,我們也不會焦慮於如何尋找到一套有說服力的經濟理論來解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經濟和社會變化學界沒有啊;如果高校真的高,我們也不會汗顏於如此大的國家,在打開國門快兩百年之後對世界科技進步還幾乎拿不出像樣的貢獻。

誰不願自己的國家舉世無雙地強大呢?誰不願祖國處於世界科技與人文之巔呢?

高校界表現出一貫的蜜汁自信。一批從未獲得諾獎的大學,自己宣布自己已經是 世界一流大學
了。國際上信不信、認不認,這並不重要,反正大家也看不到,重要的是,隨著這個宣布,國家的巨額撥款到賬了。

如果把毛洪濤的絕命書歸為校長和書記之間的權力鬥爭,那可真是
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鵷雛竟未休。毛洪濤和王清遠的主要履曆,都在高校序列,絕命書所暴露的,更是高校的大問題在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步子邁得太大太快。

這個過程中,最無辜的,是本科生、研究生們。

那些滿懷憧憬進大學卻發現終被曆史的車輪裹挾的學生們,那些交了學費卻發現喉嚨無法發出聲音的學生們。

在毛洪濤絕命書的前一天,大連理工大學的一位研究生(微博名 @紅燒土豆葉 ),也發了絕命書,並在實驗室自盡身亡。

看他的遺書,通篇文字平靜、溫和、幽默,沒有苦大仇深,沒有說任何人壞話,甚至,還在為學校和老師辯解,不想因為自己的死給任何人惹麻煩,在最後,還祝願家人朋友順利、祖國繁榮昌盛。

但是,仍提到了學習的細節:給研究生講課的老師授課質量差到了酸奶沒吃完放在垃圾桶裏一周的地步。而且,即便這樣的授課質量,小組老師的溝通也很少,一年小組就是年末一頓飯,夏天集體玩一次。到了開題答辯那一天,老師嘟嚕了一兩句就糊弄過去了。

有必要在這裏存下這篇絕命書的全文:

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

這是他自殺的實驗室:

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

他想做個好人,卻自殺了。沒心沒肺的人,卻活得風生水起。

他終究沒有機會體會到真正大學教育的智識之趣、學問之美。

目前,成都大學說已經成立的專班,跟進黨委書記毛洪濤發朋友圈後失聯之事。但是,我這裏要說,毛洪濤案的調查結果,以及成都大學的內部情況到底如何,並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已經是世界上規模最大、已經產業化、把毛入學率推到普及化階段的中國高等教育,是時候停一停躍進的風氣;是時候停一停,反思
什麽是大學
;是時候停一停,梳理教職工隊伍;是時候停一停,反躬自問是否對得起如此大批量招進來的學生們

當前,全國普通高等學校教職工總數 256.67 萬人,這兩百多萬人中,有幾個人,可以像陳寅恪先生一樣,站出來寫上一句
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

有幾個人,可以像竺可楨先生一樣,站出來說: 隻問是非,不計利害 ,站出來說 我這一生追求的,是科學、是真理 ?

有幾個人,可以站出來說:我傳的 道 ,是中國傳統的 道 ,是像張載一樣的橫渠四句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中國高等教育足夠大,但大而不當。

晚明時代,士風敗壞,時人如此總結:
以言不出口為淳厚,推奸避事為老成,員巧委曲為善處,遷就苟容為行誌,柔媚卑遜為謙謹,虛默高談為清流,論及時事為沽名,憂及民隱為越分。居上位以矯亢刻削為風裁,官下位以逢迎希合為稱職趨爵位以奔競辨諛為才能,縱貨賄以侈大延納為豪俊

對比下今天,這段話是如此熟悉。

今天那些寡廉鮮恥的造假抄襲、誤國害民的胡說八道、導師老板的上下其手、利益追逐下的雞飛狗跳,怕是連晚明那些道德淪喪之輩也要目瞪口呆。

是的,隻要高校圈的逆淘汰還在大行其道,悲劇就會不斷重演

這兩封絕命書,實為兩次死諫,是意義非凡的兩次警鍾敲響。

問題是,大多數人看了,卻沒有看見;聽了,卻沒有聽見。互聯網一年裏產生的
44000000000000000000000 字節信息,足以淹沒 10 個 14 億人,尤其是還沉浸在 厲害了
裏的人們。今天,呦呦鹿鳴這篇文章,又用了幾個千字節,給這兩封絕命書加了一些讓人看得見的權重,隻是,這增加的,仍是如此微不足道。

對於中國高校,我無數次失望,經常是絕望,但每每看到一個個悲劇中那些溫暖的麵容,那些讓人感傷的文字與敘述,又還是有一些幻想:也許,絕望處還有一點新生的希望呢?

6 年前,來自南方的 @紅燒土豆葉 對一切充滿好奇,他不停地問,語氣是如此鮮活:冬天的雪大麽?能打雪仗嗎?新生報到是幾號啊?

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

6 年後的 2020,他在實驗室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但是我確實盡力了呀
讓我下輩子變成某間貓咖裏的一隻貓吧,野貓也行。希望家人朋友今後順順利利,祝願國家一直繁榮昌盛。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高校圈的逆淘汰悲劇:接連兩封絕命書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