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國家被歐盟“定罪”,什麽仇、多大恨?

新聞 天君 2周前 (10-18) 13次浏览

當地時間 10 月 8 日,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與歐盟鄰國政策和擴大事務專員奧利弗瓦爾赫裏(Oliver
Varhelyi)舉行會晤。

在被問及歐盟委員會今年編寫的《塞爾維亞事務年度報告》時,武契奇表示
我一個人承擔所有責任,而我也隨時準備好接受我國公民的問責 。

隨後,他火力全開:

是的,是我與俄羅斯和中國合作,增強塞爾維亞國防力量

但我還會購買更多無人機,從另一個有問題的國家,因為我要保護塞爾維亞、我的祖國。

有一國家被歐盟“定罪”,什麽仇、多大恨? 圖為會晤現場的武契奇。圖源:《參考消息》

武契奇的種種言論都源於歐盟委員會在《塞爾維亞事務年度報告》中對於塞爾維亞的評價:
塞爾維亞繼續發展與一些國家的緊密外交與戰略夥伴關係,包括俄羅斯、中國與美國。在新冠危機時,塞爾維亞與中國的關係日漸緊密,從(塞)國內有高級別官員發表親中、疑歐言論這一點上,就可見一斑。

連別國的外交對象都要管,歐盟為何這樣?

今天,庫叔來聊一聊歐盟與塞爾維亞的前世今生。

1

分裂的前兆禍起冷戰

1947
年,杜魯門當選總統,他一改美國往日對蘇聯的戰友關係,將蘇聯設定為可能威脅美國地位的潛在敵人,開始在政治、經濟、軍事等領域全麵與蘇聯展開對抗。

冷戰時期的塞爾維亞,是南斯拉夫的主體部分。南斯拉夫作為蘇聯的重要盟友,在冷戰時期是衝鋒陷陣的急先鋒,負責在東歐地區牽製西歐各國。

彼時的歐盟還沒有完全成型。為了對抗蘇聯及其盟友,在美國的牽頭下,西歐主要國家成立 北約 ,共同抵禦蘇聯。

【歐盟正式成立於 1993 年,由歐洲共同體發展而來。歐盟的雛形是 1952
年由歐洲六國(德國、法國、意大利、荷蘭、比利時和盧森堡)建立的 歐洲煤鋼共同體 ,1957 年, 歐洲經濟共同體 和 歐洲原子能共同體
也相繼建立,1965 年,三個機構合並為 歐洲共同體 (簡稱歐共體)。目前,歐盟共有 27 個成員國。】

在北約眼中, 蘇聯勢力 包含當時作為南斯拉夫主體的塞爾維亞,這就是後期,歐盟與塞爾維亞矛盾的 直接源頭

1991 年 9 月 6 日,伴隨著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獨立,蘇聯開始了解體進程。

考慮到蘇聯解體,繼承者俄羅斯忙著舔傷口,北約在美國的幫助下快速擴大戰果,積極吸收蘇聯加盟共和國國家入夥。1999 年 3
月,波蘭、捷克和匈牙利加入北約。

不過,北約是為了對抗蘇聯而存在,蘇聯已消失,北約是否應該繼續存在開始被質疑。美國很快找好了借口以北約向東擴張為契機,重新樹立俄羅斯為假想敵、中東為利益攫取點,巧妙地維係了北約繼續存在的合法性。而西歐各國看到,隨著北約擴大,整個歐洲將以某種形式統一起來,會極大增強歐洲的勢力,也慢慢接受。

然而,對於東歐國家來說,卻完全是災難。蘇聯解體後,美國和西歐人放大迷茫、製造恐懼,南斯拉夫也開始解體。

塞爾維亞主導的南斯拉夫中央不同意分裂,曾派出軍事力量進行保衛。但因為南斯拉夫在 20
世紀中期的經濟大建設時期,過度強調地方自治,造成地方和中央上下級關係越來越模糊,最終,一場場內戰相繼爆發,西歐國家乘虛而入。

西歐國家以調停為理由,介入交戰雙方的談判,迫使南斯拉夫中央同意 獨立 訴求。假如不同意,北約的飛機就可能不長眼睛地濫炸。1992
年波黑動亂時,美國就主導聯合國對南斯拉夫中央勢力範圍進行全麵製裁。

1995 年,波黑戰爭結束,波黑宣布獨立,宣告了南斯拉夫的解體。同年,在全民公決後,塞爾維亞和黑山組成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

在這場衝突中,北約扮演著非常不光彩的角色。在南斯拉夫陷入困境時,他們表麵上讓各方談判,暗地裏卻輸送武器,讓當地的戰火越燒越旺,最後,再化身天使,
救 南斯拉夫人民於水深火熱中。

這正是歐美國家跟以塞爾維亞為主體的南斯拉夫的第一次直接衝突。

2

科索沃戰爭難解的仇

1996 年,阿爾巴尼亞族激進分子成立武裝組織 科索沃解放軍 ,試圖將科索沃從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獨立出去。

科索沃地區對於占據南聯盟主體的塞爾維亞人來說,有著難以割舍的曆史重要性。

有一國家被歐盟“定罪”,什麽仇、多大恨? 2008 年 2 月 19 日,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市中心,一幢建築在科索沃戰爭期間被空襲摧毀。圖 |
新華社

公元 7 世紀,塞爾維亞人定居科索沃,並以此為基礎茁長成長,14 世紀 30
年代的時候,建立起了幾乎一統巴爾幹半島的塞爾維亞帝國,而當時帝國的首都,就在今天科索沃的普裏茲倫,可以說,科索沃是塞爾維亞人的
龍興之地 。

麵對又一國土要獨立,剛成立不久的南聯盟當局,在米諾舍維奇的帶領下強勢起來,大量南聯盟軍警開始入駐科索沃,消滅分裂勢力。同時,米洛舍維奇還大肆渲染
大塞爾維亞 主義,要重新控製巴爾幹半島。

北約坐不住了。

北約背後的西歐諸國一直想控製巴爾幹地區。

蘇聯解體後,巴爾幹地區是歐洲構建所謂 新安全屏障
的重要一環。有了巴爾幹地區,北約力量在全球戰略上可進可退,向南可以製約中東,向東,黑海、裏海近在眼前,可以重新圍困俄羅斯。

想控製一個地區,將其打碎,無法形成一個統一力量,往往是上上策。而在北約眼裏,當時的南斯拉夫還是太大了。科索沃事件,給了北約幹涉的理由。

1999 年 1 月 20 日,北約士兵開始了以作戰為目的的調動。1 月 29
日,英、法、美、意、德、俄進行閉門會議,要求交戰雙方達成 允許科索沃實現實質性自治的協議
。這次會議非常搞笑,明明是一場解決問題的會議,當事雙方卻都沒有完整參加。

在北約的強勢幹涉下,科索沃交戰雙方開始談判。在談判中,美國特使克裏斯托弗羅伯特希爾的方案,成為閉門會議參與國最認同的措施:

尊重南聯盟的領土完整,科索沃享有高度自治,南聯盟軍隊撤出科索沃,科索沃解放軍解除武裝,按當地居民人口比例組成新的警察部隊維持治安,北約向科索沃派遣多國部隊保障協議實施

協議中,南聯盟軍隊無法在自己的國土上行動,來自北約的外國士兵卻能堂而皇之地在其間行動,中央政府還要讓地方基本等同於獨立。

1999 年 3 月 24 日,南聯盟當局選擇不理會北約方案,北約惱羞成怒,發動了代號為 盟軍
的空襲行動,南聯盟的醫院、學校等均成為被轟炸的目標,哀鳴聲不絕於耳。

轟炸持續了近 70 天,6 月 3 日南聯盟接受和平協議,聯合國和北約接管科索沃地區,轟炸結束。

北約的這次轟炸,出動飛機 32000 架次,投彈 13000 噸,南聯盟近百萬人淪為難民,直接經濟損失達 2000
多億美元。時任北約秘書長索拉納聲稱,轟炸隻限於塞族軍隊和警察部隊等 軍事目標 ,是為了製止 人道主義災難 ,堪稱 睜眼說瞎話
的教科書式表演。

科索沃事件以南聯盟失去對科索沃地區的控製結束。經此一役,南聯盟重新崛起的希望被打碎,同時也跟歐盟結下了難以化解的矛盾。

3

悲傷獨立回歸最古老國名

在 1999
年的科索沃戰爭中,北約的軍事行動不但擊潰了南聯盟軍隊,剝離了其對科索沃地區的控製,也對南聯盟政權的主體塞爾維亞地區,造成了極大的思想衝擊。

塞爾維亞地區的民眾望著滿目瘡痍的土地和手中不富足的食物,開始對執政者米洛舍維奇產生不滿。

民眾有需求,就會有人去放大需求,原本在塞爾維亞地區市場不大的親西方言論開始變多,持此言論者自稱 民主 派,跟執政且堅定反西方的 社會
派有著顯著區別。他們非常熱心地告訴老百姓,要解決當前困境,其實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和敵人做朋友加入歐盟。

民主 派給民眾畫了一個大大的餅,讓他們看了看歐洲繁華的生活,告訴他們加入歐盟,也能過上一樣的生活。大量民眾懷著 加入歐盟,改善生活
的憧憬,歸入了 民主 派。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曾計劃在 1999 財年,撥款 3500 萬美元,資助 民主
派,可見南聯盟此後的政權動亂,與美國脫不開關係。

就這樣, 民主 派一躍成為可以對抗 社會 派的勢力,並在 2001 年獲得了執政權力。執政後的 民主
派開始積極與歐盟接觸,希望可以加入。

但是讓 民主 派失望的是,他們在野時對其百般嗬護的歐盟,此時此刻卻突然變了一張臉,要談談條件。此時此刻, 民主
派才反應過來,一無所有之時所獲取的幫助,看似沒有條件,實則在後麵等著呢。

歐盟的入盟條件,寫了厚厚幾疊紙,其中最不容談判的,就是必須先承認科索沃的獨立地位。但科索沃地區問題涉及主權, 社會
派及其支持者依舊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如果強行承認,迎接 民主 派的可能就是戰爭了。

如此一來, 民主 派變成了夾心餅幹,左右為難,加入歐盟的進程自然一拖再拖。在激進的 民主 派眼中, 社會 派人士可謂 罪大惡極

一位 民主 派人士就曾發出
我對國家的前景感到擔憂,因為在關鍵時刻激進派把科索沃當作拒絕歐盟的借口。他們不願意看到一個把人民帶入正常生活的政府 的感歎。

就在 民主 派、 社會 派僵持之時,南聯盟又出現新的變局。2003 年,南聯盟將國名改為 塞爾維亞和黑山
,組成鬆散的國家共同體。除了共同總統、統一的軍隊、外交等國家權力,兩個共和國有不同的法律、海關、貨幣和邊防部隊。

2006 年 5 月 21 日,黑山通過公民投票決定正式獨立,6 月 3 日,黑山議會正式宣布獨立。6 月 5
日,塞爾維亞國會宣布獨立並且成為塞黑聯邦的法定繼承國,南聯盟變成了今天我們熟悉的塞爾維亞,回歸到了自己最古老的國名。

4

歐盟迷惑行為拉攏還是排斥

歐盟這邊也沒有閑著。

當時,歐盟希望把巴爾幹半島國家的法律製度,按照歐盟標準搭建,於是推出了一個《穩定與聯係協議》。若法律同款,意味著日後可以更好地完成入盟,而不會產生太大的排斥發應,所以《穩定與聯係協議》也被稱為
歐盟入場券 。

但是,歐盟依舊把 科索沃問題 與塞爾維亞加入歐盟,進行強關聯。這直接致使包括部分 民主
派人士在內的大量塞爾維亞民眾,開始質疑歐盟別有用心,並在潛意識裏,把加入歐盟等同於失去科索沃。

與此同時,歐盟還堅持推進 海牙國際法庭
,審判科索沃事件中的大批塞爾維亞人士,並且在整個審批的過程中,更多地把塞爾維亞認定為了侵略者。
這讓飽受北約轟炸的塞爾維亞民眾極其不滿,他們認為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認為這場審判是
戰勝國 對 戰敗國 的迫害。

塞爾維亞和歐盟的矛盾,變得愈發難以調和,《穩定與聯係協議》也難以落地。

目前,塞爾維亞 民主 派的堅持沒有動搖, 民主 派中的 民主黨 ,在自己黨綱中明確寫道
本黨的目標是支持塞爾加入歐盟,這就要求我們要肯定歐洲的價值觀,並且讓塞爾維亞做好真誠地加入歐盟的準備 。

反對的聲音也很響亮,東正教代表的宗教派人士作為 社會 派支持者,堅持完全反西方、反歐洲立場,認為歐盟是複辟哈布斯堡天主教帝國。

2017 年,武契奇上台執政,其所在的 塞爾維亞進步黨
,是個典型的中立性政黨,堅持走獨立自主之路。武契奇不排斥與歐盟談判,也積極與中國、俄羅斯進行合作。

現在,歐盟公然批評、幹涉塞爾維亞外交活動,並對武契奇橫加指責,不知到底是想拉攏塞爾維亞,還是想將其推得更遠一些。

參考資料:

1. 和北約打到底 | 克坦斯托弗西蒙 [ 法 ] ,《中國尖端武器報道:武器較量》

2. 向左還是向右 ? 塞爾維亞的十年難題 | 楊渝,《重慶與世界》

3. 塞爾維亞 2008 年大選與社會黨政策的轉變 | 甄鵬,《當代世界社會主義問題》

4. 北約空襲南聯盟的前因後果 | 詹家峰,《社會科學論壇》

5. 科索沃危機與北約的軍事幹預 | 馬細譜,《世界曆史》

6. 略論南斯拉夫的解體和戰亂 | 林家恒、劉麗君,《福州師專學報》

7. 身份進化與歐洲化進程克羅地亞和塞爾維亞兩國入盟進程比較研究 | 賀剛,《歐洲研究》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有一國家被歐盟“定罪”,什麽仇、多大恨?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有一國家被歐盟“定罪”,什麽仇、多大恨?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