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數據中心落腳杭州 專家:民主國家定會抵製

新聞 天君 2天前 14次浏览

 
兩位中國籍官員,一位代表中國政府,一位代表聯合國,簽了一份意向書,確定聯合國第一個大數據研究中心將建在中國杭州,距離中國電商巨頭阿裏巴巴總部不遠的地方。盡管這一計劃獲聯合國支持,但專家質疑這是中國借聯合國金字招牌為自己設立的全球情報網。

當美國試圖限製數據流向北京之時,位於紐約的聯合國秘書處正與北京合作,要在中國建立一個全球聯合數據中心,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克勞蒂婭羅塞特(Claudia
Rosett)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該計劃包括建立一個處理聯合國成員國數據的研究中心,和一個利用衛星監視技術彰顯中國實力的地理空間中心。

作為世界領先的高科技監視國,中國很樂意提供幫助,羅塞特說。

羅塞特是女性獨立論壇的外交政策研究員、《華爾街日報》前記者。她曾於1989年在北京報道天安門事件,也是聯合國腐敗的批評者,著有《聯合國怎麽辦》(What
to Do about the U.N.),批評聯合國在完成其使命方麵極為失敗並很危險。

習近平親自宣布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22日在聯大辯論視頻發言中宣布為支持聯合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核心作用,中國將設立聯合國全球地理信息知識與創新中心和可持續發展大數據國際研究中心。

這一計劃始於2019年。當年6月,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和聯合國負責經社事務的副秘書長劉振民在上海會晤,簽署了聯合國國家統計局大數據研究所
諒解備忘錄。

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是紐約聯合國秘書處主管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部門。從2007年以來,這個部門一直由來自中共派出的官員領導。現任該部負責人是中國前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該部門網站的中文介紹說,聯合國經(濟)社會部的影響力已遠遠超出聯合國的大門,其工作主要是,製定規範、數據和分析
、能力建設三大類。

聯合國解釋了什麽是地理空間信息(Geospatial Information):
每件事都發生在某個地方,但是我們要如何去了解哪裏正在發生什麽事?什麽時候發生的?發生的理由又是什麽?這一切的答案就在地理空間信息。

這一大數據中心被納入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共17項目標,包括健康福祉、和平正義。聯合國認為,大數據技術地理空間信息,可以幫助我們衡量、監測和管理可持續發展目標,並改善人們生活和保護地球。

中共對數據流內外有別

諷刺的是要為聯合國建全球大數據中心的中國,至今不允許聯合國到中國調查原發於中國武漢、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大流行起因,本來按照國際公共衛生條例,中共作為原發國你是有責任和義務應該讓相關專家到疫情原發地進行考察,可是它就是不讓你進來,國際社會拿它毫無辦法,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告訴美國之音。

聯合國負責經濟和社會事務的副秘書長劉振民9月在聯合國全球地理信息管理專家委員會上宣布,在中國政府強大而慷慨的支持下,中國德清全球地理知識和創新中心將通過最後的行政批準。

為什麽是浙江省德清縣?其中凸顯中共利用聯合國所作的長期努力。聯合國首屆全球地理空間信息管理論壇於2011年在韓國首爾舉行,但並無永久會址。2012年初,經過中國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積極爭取,聯合國統計司同意永久會址落戶在浙江杭州。統計司是聯合國經濟社會部下屬機構。

2015年,浙江省將德清作為其地理信息空間中心,而聯合國的這一論壇就落戶德清了。在這一期間聯合國統計司上屬的經濟社會部經曆了劉振民的兩位前任,沙祖康(2007至2012)和吳紅波(2012至2017)。這也許部分解釋了為什麽2007年後中國派往聯合國的副秘書長都主掌這一部門。

羅塞特說,德清曾於2018年舉辦聯合國世界地理空間信息大會,而大數據研究所在距離德清不到一個小時車程的杭州。

杭州是中國科技巨頭阿裏巴巴集團所在地,該集團聯合創始人兼前執行董事長馬雲與梅琳達蓋茨(Melinda
Gates)共同主持了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組織的2018年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會議。

聯合國服務於中共全球野心?

聯合國與中美億萬富翁之間的關係不斷加深,正服務於中國共產黨爭取全球霸主的願望,羅塞特表示。

這種設置很容易成為中國的全球情報網絡,羅塞特說。習近平向聯合國中國地理空間和大數據綜合體承諾,將允許其在整個時空範圍內詳細繪製從地形和基礎設施到人類行為的所有內容,她補充道。

羅塞特認為,首先因為中共政權已經建立了全世界最強大的高科技全民監視係統。它通過防火長城控製國內互聯網,禁止網民使用官員可以進行宣傳的美國社交媒體平台,如臉書和推特。

今年早些時候武漢新冠肺炎爆發之初,正是這一監視係統扼殺了武漢李文亮醫生發出的新冠病毒早期警告,並最終導致李文良醫生本人在一個多月後死於這一病毒的感染。

中共在習近平領導下已經在全球範圍內收集、竊取大量數據,而聯合國具有合法性的招牌將使北京更容易確保來自成員國的數據流,影響聯合國收此類數據的標準和規範、形成結果、將其輸入聯合國係統,並把中共的高科技暴政投射到世界各地,羅塞特說。

其次是聯合國的配合。中國已經選擇聯合國作為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計劃的工具,羅塞特說。去年,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稱讚一帶一路與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具有內在聯係;聯合國文件顯示,包括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內的數十個聯合國分支機構已簽署了支持一帶一路計劃的協議,而聯合國全部15個專門機構中有4個目前由來自中國的官員管理。

民主國家定會抵製

胡平說,聯合國的很多作為,包括人權委員會,結果成為最反人權國家俱樂部,簡直成了笑話,中共在這些方麵本來就惡名昭著、人所共知,你還把這種(大數據)合作交給中國政府,所以聯合國現在很多作為已經讓人非常憂慮了,因此,建立一個新的民主國家同盟就顯得更必要。

旅美法律專家虞平告訴美國之音,中國建聯合國大數據中心其困境是無法取信於世界。中國怎麽樣向全世界解釋它的體製能夠,第一個,隱私權是不受侵犯的;第二個,能夠更進一步保證不用這些數據去強化其專製體製,來鎮壓人民的言論自由,虞平說。

虞平表示,無論這個未來的聯合國大數據中心在中國以什麽形式運作都會受到中國政府直接控製或者幹預,因為
極權統治控製你生活的所有方麵。民主國家視中國為洪水猛獸的很大原因是他全方位地控製了中國的所有資源。因此,中國每強大一分,其專製政權的控製力也強大一分。這是最大的問題。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10月6日發布的調查結果顯示,全球14個發達民主國家絕大多數對中國的負麵看法升至10年來新高。他們是澳大利亞(81%)、英國(74%)、德國(71%)、荷蘭(73%)、瑞典(85%)、美國(73%)、韓國(75%)、西班牙(63%)、法國(70%)、加拿大(73%)、意大利(62%)、日本(86%),以及比利時和丹麥。

同一調查還顯示,這些發達國家7成至8成多民眾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喪失信心。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到百分之百,到百分之七、八十其實已經到了最大限度了,最反感了,比這個更反感都不太可能做得到了,都已經到頂了,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在這麽惡劣的情況之下你想它就是建立起來,這些國家的民眾也會拒絕把他們的相關信息交給你這個所謂以聯合國為招牌的這麽一個大數據中心。這個事情一定會遭到很多國家有力地抵製,胡平斷言。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聯合國數據中心落腳杭州 專家:民主國家定會抵製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聯合國數據中心落腳杭州 專家:民主國家定會抵製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