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不會終止疫情 川普失敗也不會終結川普主義…

新聞 天君 3天前 13次浏览

疫苗不會終止疫情 川普失敗也不會終結川普主義…

盡管很少有人敢於承認,但美國大多數人都在準備慶祝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的終結。川普敗選不僅會給他們認為的美國現代史上最糟糕的一屆政府畫上句號。在他們看來,其敗選也將驅散一群戴著印有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即“讓美國再次偉大”)字樣的帽子、同情民兵的“可悲之人”(deplorables),正是這些人構成了川普的基本盤。

那將是一個川普和川普主義都會被視為脫軌而一筆勾銷的救贖時刻。經曆了四年本不應該的困苦,美國終於可以從中斷的地方繼續前進了。

那將是一種自然的反應。也將是一個錯誤。如果川普下月敗選,他仍將獲得高達45%的預期選民的支持——約6000萬至7000萬美國人。即使現在喬•拜登(Joe
Biden)的支持率上升到兩位數,也不能認為川普完全沒有勝利的可能性。

即使川普輸了,他也不太可能像1984年沃爾特•蒙代爾(Walter Mondale)對羅納德•裏根(Ronald
Reagan)或1964年巴裏•戈德華特(Barry Goldwater)對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那樣慘敗。美國在這方麵分歧太大,根本不可能出現那種情況。

獲勝的拜登陣營需要考慮三個問題。首先,共和黨是川普的,即使他離開了舞台。五年前,許多福音派選民還對川普的浪蕩個性感到厭惡。他們很快了解到他是他們想要的那種拳擊手。

最高法院很下周可能確認對埃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擔任美國最高法院(US Supreme
Court)大法官的提名,她以及川普在她之前提名的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和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都是證明。美國的基督教右翼已經接受了其內在的弗拉基米爾•列寧(Vladimir
Lenin)主義——目的決定手段。

這同樣適用於職業共和黨人。自我保護可能意味著,隨著川普很可能越來越臨近失敗,他們將與川普保持距離。真實情況卻恰恰相反。正如Axios的一項研究顯示的那樣,在過去的四年裏,當選的共和黨人越來越川普化了。

部分原因是少數溫和派代表要麽在川普任期的頭兩年退休,要麽在初選中被強硬派驅逐。這主要是因為川普主義的內在力量。事實證明,在今天的共和黨中,沒有多少對財政保守主義的草根階層熱情——如果以前有的話。動力來自那些擔心美國將不再是美國的人,部分原因是美國日益增長的種族多樣性。

第二點是,今天美國的信息文化比2016年退化得多。民主黨人經常將川普的勝利歸咎於俄羅斯人。也許是這樣。但是無論俄羅斯散布什麽樣的虛假信息,與本土內容相比都相形見絀。根據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上周的一項研究,自2016年以來,美國人在社交媒體上消費的虛假新聞或偽裝的虛假新聞數量增加了兩倍多。

如今,Facebook成為了一個比過去厲害得多的虛假信息傳播工具。更重要的是,美國消費者對歪曲乃至完全虛假的新聞的需求持續增長——比如關於當下疫情的新聞。幾年前,像“匿名者Q”(QAnon)這樣的黑暗陰謀論邪教是很難想象的。今天,它已被數千萬美國人知曉。

數字技術對公共文化的破壞性影響越來越大,使治理變得越來越困難。如果拜登當上總統,他的首要任務是推出一項國家層麵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抗疫戰略,以拉平美國的曲線。在那之前幾乎不會發生別的事情。

該戰略成功與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人是否遵守規則,如戴口罩、避開人群和配合接觸者追蹤。但川普的失敗不太可能消除他引發的文化分歧。許多美國人表示,他們將拒絕疫苗,並將口罩視為放棄自身自由。拜登的命運將部分取決於他能夠在多大程度上將這些情緒邊緣化。

他最後關心的應該是催生川普主義的條件。那些配料還在。超黨派、藍領絕望之死、中國威脅和中產階級不安全感都比四年前更糟,或者毫無改善。大多數希望追隨川普的人,如他的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或阿肯色州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都是更強硬的川普,隻是他們不會像川普那樣反複無常。美國問題的解決方案是多方麵的、複雜的和艱難的。疫苗不會突然讓疫情戛然而止。川普的失敗也不會神奇地終結川普主義。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疫苗不會終止疫情 川普失敗也不會終結川普主義…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疫苗不會終止疫情 川普失敗也不會終結川普主義…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