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式”大騙局的終結:冬蟲夏草被踢出保健圈

新聞 天君 4周前 (10-27) 23次浏览

大家對冬蟲夏草什麽印象?

最容易聯想到的似乎就是——貴和補。

冬蟲夏草有多一貴?10克可以賣到6000元,比黃金還貴。

冬蟲夏草有多補?搜索一下,對它功效的介紹都是“增強免疫力、抗癌”之類的詞,聽著就很“滋補”。

然而,這一切不過是一個“中國式”騙局罷了。

一路飛漲的冬蟲夏草價格

一個

1974年,在冬蟲夏草產地青海,冬蟲夏草價格在28元/公斤左右。而彼時的金價約為11元人民幣/克,是冬蟲夏草的390多倍。

冬蟲夏草價格的第一步突破是在改革開放之後。

大約在1990年,冬蟲夏草的均價就上漲到了1000元/公斤。

如果不考慮金價和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波動,此時的黃金與冬蟲夏草價格比,已經由 70年代的390倍下降為70倍。

如果說整個80年代冬蟲夏草價格增長隻是市場的自然需求的話,那麽隨後而來的“馬家軍”則給這個增長打了一針“興奮劑”。

一個

90年代初,由馬俊仁帶領的一批女子中長跑運動員異軍突起,光1993年一年,“馬家軍”就連破66項全國乃至世界長跑記錄。

當時馬俊仁稱,“馬家軍”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佳績,關鍵在於其日常的飲食中添加了鱉精、蟲草之類的保健滋補食品。

受此影響,全國範圍內掀起了一波爭吃滋補食品的狂潮。

AD

一個

但很快“馬家軍”陷入禁藥風波,從此銷聲匿跡。這時人們才知道,當初助力馬家軍奪冠的並不是什麽獨特的傳統滋補品,而是現代科學研製的興奮劑。

然而,這已經阻止不了各類保健滋補品的價格飛漲。

僅僅過了3年,冬蟲夏草價格就從90年的1000元/公斤,翻倍為2000元/公斤。

1995年,國家放開了對私人經營冬蟲夏草的限製,從此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開始推動冬蟲夏草價格逐年穩步上漲。

2003年的「非典」爆發,冬蟲夏草價格迎來了第一次質的飛躍。

一個

這場覆蓋全民的恐慌,讓民眾對身體健康產生了不切實際的想法,一切宣傳能夠“增強免疫力”的保健品都成了救命稻草。

非典過後,冬蟲夏草借著這一波恐慌和“物以稀為貴”的名由,從幾千元/公斤漲到1.6萬元/公斤,正式邁入“奢侈品”行列。

一個

登上神壇後,冬蟲夏草的經曆便和很多我們熟知的“人造奢侈品”類似了,它不僅是可以吃的滋補品,更成了一種身份的象征。

到2010年左右,受生態破壞和地震等自然災害影響,不少冬蟲夏草產區減產,供應量降低使冬蟲夏草行情再次上漲。

此時的冬蟲夏草價格已經達到21萬元/公斤,也就是210元人民幣/克。而當年的金價約為280元人民幣/克,冬蟲夏草價格幾乎已經和金價持平。

隻用了短短30多年,被炒作的冬蟲夏草,已與黃金一樣貴重。

要知道1974年一塊1公斤的金磚可以買到半噸重的蟲草,而到了2010年,同樣的一塊金磚可能連等重的蟲草都買不起了。

一個

△ 關鍵年份世界金價與冬蟲夏草價格走勢對比(注:縱軸單位為:元/克)

冬蟲夏草到底是什麽?

用僵屍來形容冬蟲夏草挺貼切的。

僵屍是受到了莫名的控製的活死人,冬蟲夏草是蟲子(蝙蝠蛾幼蟲)被蟲草菌控製的“活死蟲”。

蟲草的一生是這樣度過的:

夏季,蝙蝠蛾幼蟲產卵於地麵,經過一個月左右孵化變成幼蟲後鑽入潮濕鬆軟的土層。土裏的蟲草菌寄生於幼蟲,在幼蟲體內生長,不斷蠶食幼蟲直至其死亡。

經過一個冬天,到第二年春天來臨,菌類的菌絲開始生長,到夏天時長出地麵,蟲草菌又可以開枝散葉,繁殖更多的“蟲子僵屍”。

實際上這種菌類侵染形成的奇特生物並不少見,目前人類已經發現1500多種蟲草。

一個

△ 蛹蟲草(柞蠶)

一個

△ 蟬蟲草(金蟬花)

一個

△ 螞蟻蟲草

冬蟲夏草隻是其中很普通的一員。

冬蟲夏草真的能滋補養生?

與很多人的想象不同,在中國幾千年的食補藥材發展史上,並沒有冬蟲夏草的一席之地,甚至連中國傳統草藥名著《本草綱目》都沒有記載過冬蟲夏草。

直到200多年前的1757年,清代民間醫生吳儀洛在其點評《本草綱目》的個人著作《本草從新》中,將冬蟲夏草增補進去,這才開啟了冬蟲夏草登堂入室的大門。

進入新世紀後,隨著冬蟲夏草價格走高,學界對於冬蟲夏草的研究也逐步加深。

然而這麽多年來,幾乎所有研究都無法證明,冬蟲夏草裏含有任何特殊的、對人體有益的成分。

最初,蟲草酸被認為是冬蟲夏草裏最明星的標誌成分,被商家大力宣傳。

但是很快學界就發現,蟲草酸就是常見的甘露醇,一種很普通的化工原料。

甘露醇被廣泛用於各種食品藥品中,治療便秘的開塞露裏就有它。

像下麵這樣一大瓶甘露醇,隻要幾塊錢而已。

一個

後來,冬蟲夏草又被宣傳含有蟲草素,一種少見的腺苷類活性物質,可能有抗癌的效果。

然而從2010年至今,已經有多家專業科研機構發表研究成果,證明無法在冬蟲夏草中檢測出蟲草素。

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是,中科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態研究所王成樹課題組於2017年10月在國際著名雜誌《細胞》的子刊《Cell
Chemical Biology》發表最新研究成果,再次證實冬蟲夏草中並不含所謂的抗癌成分——蟲草素。

長期吃蟲草,可能砷中毒!

一個

國家食品藥品監管機構也一直密切注意著蟲草熱潮,主要是出於安全性的考慮。

2001年,衛生部本著環保目的,明令限製冬蟲夏草這類國家二級保護物種作為保健食品原料。

2009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在組織專家討論後也表示,冬蟲夏草作為食品長期服用的安全數據尚不明確,暫不建議作為食品原料使用。

2010年,國家質檢總局加入進來,正式發布了《關於冬蟲夏草不得作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

一個

由於服用蟲草存在砷中毒的巨大風險,2016年,國家食藥監總局將冬蟲夏草從保健品中除名。冬蟲夏草連保健品圈子也混不下去了。

一個

一邊是極力熱炒的價格和市場,一邊是科研及官方謹慎甚至否定的態度,30多年來被一步步捧上神壇的“人造滋補聖品”冬蟲夏草,現在成了遊走在食品、藥品和保健品邊緣地帶的“黑戶”。

出身非常普通,貴得沒有道理;效果若有若無,吃多了反而有害。

所以,購買之前,請一定三思。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一個”中國式”大騙局的終結:冬蟲夏草被踢出保健圈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一個”中國式”大騙局的終結:冬蟲夏草被踢出保健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