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排隊11小時就是要投票 非裔擔心選票遭打壓

新聞 天君 4周前 (10-30) 25次浏览

10月26日,美國紐約下起毛毛雨,空氣中的寒意並沒有阻退前來投票的人,他們在投票站前大排長龍。

人們在雨中等待了數個小時,有人帶來露營椅看起雜誌,也有人靠打電話打發時間。當天是紐約州開啟提前投票的第三天,將近31.5萬人參加了投票。紐約市長白思豪感慨地說,這令人“難以置信”,“以前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況”。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今年的美國大選可謂跌宕起伏。由於擔心選舉日負擔過重,政府鼓勵選民提前投票,但出乎意料的是,民眾的投票熱情爆棚。根據佛羅裏達大學“美國選舉項目”(U.S.
Elections
Project)提供的最新數據,在距離選舉日5天之際,有近7000萬美國人完成了投票,提前投票數逼近2016年的兩倍,或將創下100多年來的最高投票率。

麵對連日來投票站排長隊的現象,管理上述項目的佛羅裏達大學教授邁克爾·麥當勞(Michael
McDonald)直言,自己低估了這次選舉的投票率——他曾預測本屆大選投票人數將達到1.5億人,達到19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現在他認為有必要重新調整,“到本周末(10月31日),我將提高這一預測數字”。

由於支持民主黨的選民主要采取郵寄投票方式進行了提前投票,目前民主黨獲得的選票接近共和黨的兩倍。但這並不能作為預判結果的唯一依據,因為共和黨選民更多的會在大選當天進行現場投票,懸念依然會保留到最後。從以往的競選策略來看,選民提前投票對競選很有幫助,如此一來候選人可以更有效地將資源傾斜,集中注意力去動員那些積極性不高的選民。對於特朗普和拜登兩位總統候選人來說,即便到了最後一刻,動員投票仍是重任。

美國人排隊11小時就是要投票 非裔擔心選票遭打壓
美國選民投票熱情空前高漲

在投票上,美國人這次玩真的了。

32歲的木工凱文·謝德(Kevin
Shade)是紐約布魯克林博物館外等候投票者中的一員。10月26日這天,他所在的隊伍從博物館入口到樓的西側,穿過停車場,沿著華盛頓大道一直延伸到公園大道。不過,凱文和女朋友都說,“無論要等多久,都會等下去”。他沒有帶傘,頭發被毛毛雨淋濕了,他手裏緊握著一杯咖啡,就像緊握著希望,“通過投票,希望出現(我想要的)正確結果”。

同樣在布魯克林博物館前,38歲的帕特裏夏·陳(Patricia
Chan)帶著零食,靠讀書打發時間。漫長的隊伍反而讓她備受鼓舞。“即使下著雨,也能看到每個人都站出來行使他們的投票權,這真是太好了。”帕特裏夏說,“這代表了一種時代精神。”

這番話代表了不少選民的想法。提前投票開放後,很多州的投票站前都是不懼等待的選民。在選情膠著的搖擺州同樣如此。

10月13日,得克薩斯州休斯敦開啟提前投票,很多人在天亮前就來到綜合服務中心等著投票。當天休斯敦所在的哈裏斯縣平均每小時就有1萬人投票,該縣工作人員稱,盡管今年投票站的數量增加了兩倍(122個),但井噴的投票人數和老式投票機的技術問題仍然導致人們大排長隊。

65歲的雪莉·布朗寧(Sherry
Browning)淩晨4點就起床了,她帶著女兒們站在投票站前,為前來排隊的選民們加油助威。“如果明天死了,我也算盡了自己的責任。”雪莉說。

墨西哥移民後裔戈雅·埃斯卡蘭特(Goya
Escalante)今年66歲,當天早上8點當她抵達投票點時,看到了蜿蜒的長隊。“我都想哭了,投票率通常很低,(這次)就像投票之神在向我們微笑。”她說自己原本可以通過郵寄方式投票,“但來現場會讓人感到更滿足”。排隊時她不忘給十幾位親友發短信,敦促他們趕快投票。

美國丹佛大學美中合作中心主任趙穗生同樣感受到了今年選民的熱情。他告訴《鳳凰周刊》,“有些選民為了投票排了11個小時的長隊,這是我到美國30多年來從未見到過的場麵。”

趙穗生說,丹佛大學校園圖書館門口停了幾輛車,每天都在那裏呼籲大家投票,電話催票也天天上演,“連排隊打針時也會有學生過來問詢是否已投票,如果沒投就會遞給你投票信息,催促趕快投票”。當地華人社區也通過微信群呼籲華裔選民投票,“這與過去華人對大選的態度完全不能同日而語,大家意識到,到了必須要獻出一份力的時候了”。

動員投票的戲碼也在美國家庭內部上演。“我的三個孩子都支持民主黨,當我太太對拜登頗有微詞時,他們馬上‘群起而攻之’。”趙穗生笑稱,家庭成員觀點不同時,大家會進行互相說服。“很多人對兩位候選人都沒好感,拿不定主意時往往選擇不投票,我太太原本就屬於這類。但孩子們這次都鼓勵她參與進來。”

完成投票之後,選民可以在網上查詢進展——選票是到了選舉辦公室還是仍在途中,以及是否被計算進去,都能追蹤得一清二楚。

根據《華盛頓郵報》報道,截至10月28日,在提供數據的19個州中,有16個州的初步數據壓倒性地支持民主黨。在搖擺州登記的民主黨、共和黨和獨立選民/其他選民的累計選票份額分別為45%、33%和22%。

對於11月3日當天是否會就選舉結果存在爭議,趙穗生認為,特朗普可做文章的空間越來越小。“如果兩人選票非常接近或提前統計的選票中特朗普占多數,或許他還存在借題發揮的空間;但目前從提前投票率、郵寄投票數量和動員能力等各種數據來看,民主黨都占優勢,特朗普的勝算越來越小。”

美國主流媒體也想盡辦法呼籲選民行使自己的權利。為此美國《時代》周刊近百年來首次“改名”,將“時代”二字改為“投票”——封麵圖片是一名臉部圍著圍巾的女性,上麵畫著一個投票箱,寫著“投票”二字。《時代》主編愛德華·費爾森塔爾稱,“2020年充滿了痛苦、艱辛、混亂和損失。然而,隨著世界各國在新冠疫情之後開始重建,美國人也有獨特的機會改變態度。”

青年選民大增

利好民主黨

與四年前相比,雖說各年齡段的選民投票率都在上升,但年輕選民的表現更為亮眼。有分析稱,百年不遇的疫情和美國現代史上最極化的政治環境,促使年輕一代迫切想要投身政治。

截至10月26日,得克薩斯州提前投票的年輕人數量已接近2016年總數的三分之二。根據數據公司TargetSmart統計,與2016年相比,年齡在18至29歲之間的選民比例在北卡羅來納州增長了13%,在亞利桑那州增長了19%,在明尼蘇達州增長了36%。

10月24日周末一早,當大多數人還在熟睡時,就讀於弗吉尼亞大學的大二學生利比·科林格(Libby
Klinger)準備從宿舍出發,她打算和三名同學一道挨家挨戶敲門,為共和黨爭取選票。科林格在拉票時說,“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熱情和投入,看到這麽多年輕人如此投入,真的令人驚訝。”

19歲的大一新生凱特·拉斯穆森(Kate
Rasmussen)也被這樣的氛圍感染。“很多人會在社交媒體上發布自己和選票的照片,加上一張‘我已經投票’的紙條。這在我的社交圈無處不在。”凱特稱,雖然自己沒經曆過幾次大選,仍感覺到這次不同於以往。

凱特的直覺得到了數據的證實——2020年是美國年輕人提前投票創紀錄的一年。根據數據公司Catalist統計,在得克薩斯州、佛羅裏達州和北卡羅來納州等14個選舉關鍵州,18至29歲年齡段的提前投票人數都有所增加,其中佛羅裏達州年輕人投票比例是2016年的兩倍。另據美國有線電視網(CNN)調查,18至34歲的注冊選民中,有51%的人表示他們對今年的投票熱衷或非常熱衷,2016年時這一數字僅為30%。

在支持民主黨的年輕人看來,氣候危機、爭取種族平等以及擊敗現任總統特朗普是他們最關心的議題;支持共和黨的年輕人則認為,經濟和就業問題是他們投票支持特朗普連任的原因。

年輕人的積極參與對拜登而言無疑是利好。10月26日公布的一項民調顯示,自9月以來,拜登在18歲至29歲選民中的優勢不斷增加,目前的支持率達到63%,特朗普僅有25%。

民主黨在吸引年輕選民群體上下足功夫——從社交媒體到遊戲,拜登競選團隊在網絡平台上投入了大量精力和金錢。今年8月,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人提出一項名為Prop18的法案,呼籲未滿18歲的人在大選前進行投票。盡管加州一直是民主黨大本營,但在反對者看來,這是赤裸裸的拉票。

9月,拜登團隊在任天堂旗下熱門遊戲“動物森友會”中設立了標有“拜登-哈裏斯”的標牌,並稱,玩家可以為自己的角色領取拜登島的主題襯衫。他們甚至打造了“競選總部”,把整個島嶼分為兩部分,一個是拜登團隊的辦公室,另一個是投票大廳。此外,拜登還不遺餘力地與社交媒體上的年輕“網紅”接觸,例如與受到年輕人喜愛的說唱歌手Cardi
B進行交談。

《華盛頓郵報》認為,年輕一代選民更加多元化,他們中白人所占比例比老一輩少了許多,對共和黨鷹派不斷發起的文化戰爭感到厭惡。他們更傾向於認為非裔美國人正麵臨歧視,希望對警務、刑事、司法等政策進行重大改革。此外,年輕選民將醫療保健視為一種權利,這些傾向都與民主黨的理念更加接近,而不少共和黨人尚未意識到自己與年輕人之間的脫節。

愛荷華州華人協會執行主席燕曉哲告訴《鳳凰周刊》,大學生由於還沒進入社會,更多的是從理想主義角度出發,因而更貼合民主黨的主張,而已經參加工作的人會考慮納稅和公司運營等現實問題。“就像我的兩個兒子,大兒子24歲剛剛工作,他選擇支持共和黨,小兒子還在上大學,則支持民主黨。”

燕曉哲笑稱,在美國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年輕時不信民主黨,說明你沒有良心;但年老的時候還信民主黨,說明你沒有頭腦。”

非裔選民擔心選票遭打壓

今年大選不僅遇上疫情,還與種族歧視議題深深交織在一起。美國黑人弗洛伊德之死留給美國人一個動蕩不安的夏天,籠罩在大選下的種族問題讓黑人選民的動向備受關注。

根據Catalist統計,非裔選民今年在全國多個地區的投票率都優於上次大選。以佐治亞州為例,截至10月26日,有超過60萬名非裔選民投票,遠超四年前同期的28萬人;加州也有超過30萬非裔選民投票,四年前同期隻有10萬餘人。

這部分選民對種族不公、警察暴力和健康問題的憂心程度越來越高,這讓打著白人至上旗號的特朗普壓力倍增。路透社10月初針對黑人選民的民調顯示,拜登得到黑人選民群體72%的支持率,而特朗普隻有9%。有分析認為,隻要非裔選民的投票率能得到提升,拜登就勝券在握。

很多黑人選民直言,這是他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選舉。“2008年投奧巴馬是為改革與創造曆史,但今年的投票是為了拯救美國。”51歲的黑人選民理查茲(Dave
Richards)說,“種族分裂仍持續上演,我們需要一位能帶領全體美國人的領導者,而不是僅僅為支持者提供服務的人。”

然而,據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報道,雖然非裔選民在這次選舉中積極參與,但隻有不到一半的人對選票被正確計入有信心,超過一半非裔選民對投票時可能受到的恐嚇和暴力威脅表示出擔憂。

今年在佐治亞州的總統初選現場,出現了投票故障、選票丟失等事件,引發兩黨之間的謾罵。6月9日,許多選民頂著高溫暴雨天氣在投票站外等待數小時,最終投票機卻無法開機,導致現場一片混亂。喬治亞州州務卿辦公室表示,因疫情關係,選務工作人員短缺,許多郡不得不減少投票所。

對此,英國廣播公司(BBC)特地在佐治亞州首府亞特蘭大進行了調查。在投票站做義工的黑人選民哈裏遜說,他見過一些人因為很瑣碎的原因被拒絕投票,“我想我們也許有選票,但恐怕很多選票會被壓下來。他們可以用任何理由來撤銷選票,例如犯過重罪或者簽名不符。”

疫情肆虐期間許多黑人社區遭受重創,為安全起見,許多人本可選擇郵寄選票,但因為對這一方式抱持懷疑態度,很多人依然選擇前往現場投票。“我們的總統是一個撒了太多謊的種族主義者。”65歲的基斯·格林(Keith
Green)上周親自前往堪薩斯州的歐弗蘭公園投票,據他說,當投票環節出了很多問題之後,他已經不信任共和黨人了。

特朗普一再宣稱,他為美國黑人做的事情比亞伯拉罕·林肯以來的任何一位總統都多,例如降低黑人的失業率、進行刑事司法改革以及增加了對黑人傳統院校的資助等。他也因此得到包括南卡羅來納州參議員斯科特和肯塔基州總檢察長卡梅倫在內一些知名黑人共和黨人的讚賞。

但大多數非裔選民對此並不買賬。基斯稱,當今政府讓他擔心兩個孫子的未來,特朗普鼓勵白人至上主義,讓美國在平等民權的道路上倒退。“過去四年太糟糕了,我們不能再忍受這樣的四年了。”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美國人排隊11小時就是要投票 非裔擔心選票遭打壓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國人排隊11小時就是要投票 非裔擔心選票遭打壓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