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野心的美國人腦袋裏,可能都裝了個小特朗普

新聞 天君 3周前 (11-15) 13次浏览

充滿野心的美國人腦袋裏,可能都裝了個小特朗普
不解特朗普為什麽會得到那麽多美國人支持,有時可能隻是不想麵對美國社會其實無時無刻都存在”製造特朗普”的氛圍。(湯森路透)

本屆美國總統選舉過程照例驚滔駭浪,後續再因特朗普並不接受落敗再有餘波,且在有計票爭議的州提起訴訟,最終目的就是希望把戰場轉至聯邦最高法院。總之,特朗普認知的選舉還沒結束,他還在試圖逆轉。

其中關於選票舞弊的指控,不僅關乎特朗普個人勝敗,對兼具國家精神象征和傳統曆史意義的美國選舉也造成很大的打擊,因此在缺乏具體事證下,美國多數媒體並不太接受特朗普陣營這一反撲手段,所以,盡管相當支持特朗普的司法部長巴爾在發函授權聯邦檢察官對可能的違規投票展開調查時,會特別強調不必追究可疑、臆測性和穿鑿附會的牽強說法,隻需謹慎處理”實質性的選票舞弊指控”。不過,就算巴爾立下了調查前提,也有違各州結束重新計票、選舉正式告終之前聯邦層級並不介入的慣例,進而有司法部負責選舉犯罪的最高檢察官因不滿巴爾的”授權”,直接辭職抗議。

反對特朗普的人,自然是站在維護憲政並尊重選舉結果的立場,並對特朗普濫用國家機器為個人權位所用相當鄙夷。這次選舉湧現出大舉超越當年反特朗普的選民,並選擇拜登這樣一位和強者色彩有所反差的人,某種程度,亦可解讀為是對過去四年權力極大又不受控的美國總統,一種可為的調節修正。

事實上,若非攸關美國最高權力機製運作,特朗普在扮演美國人這一角色上,其實一直是”恰如其分”。紐約人對特朗普很反感,可能來自他對外來移民的敵視,也可能來自他在種族、宗教、族裔、性別議題上的非政治正確,但話說回來,不正是紐約高強度的競爭教化,才養成了一個發跡紐約的狂人特朗普。直到今天,美國人不仍奉行”自立自強”這一個人主義的信條規範,並且尤其十分敬重那”能拉著鞋帶把自己提起來的人”。

以往美國勇者的形象多來自西部神話那些邊疆的拓荒者,繼之很長一段時間,追尋的榜樣則如開國元勳般兼具智識和品格的美國人。到了近代,或許實作、自主、積極、自信仍是美國社會肯定的作風,但任何人身處世界強國一角,無不清楚感受到當地”物質性的財產等同於個人成就”的價值觀早就和美式生活密切融合,並把物質上的富裕和舒適視為必然的人生權利和目標,所謂”無限利益論”很大程度取代了”有限利益觀”,也就是認可了所有人都可以無限製地靠自己本事得到想要的好處。

在”華爾街之狼”一詞出現之前,積極進取和鑽營漏洞不也曾被視為是一名成功者所具備的一體兩麵,美國頂尖成功人士養成過程,甚而都戲劇性到足以發展成具備娛樂性的電影情節。”法律允許下不擇手段的競爭”(甚至灰色地帶也在所不惜)經常有效激發一個人在群體內積極向上,對信奉個人主義和追求卓越的美國人來說,尤其屢試不爽。

於是,”養大”特朗普的紐約雖位居美國現代藝術先驅地位,當地人獨有的美學素養是一回事,但在常人之外的上層菁英間,又有多少其實隻想靠傑出的推銷技巧(而非藝術家),就把一幅兩分鍾就完成的畫作賣到2萬5千美元。不可否認,特朗普是很早就走上這類”美國夢”本質的人,並結合個人的激情、推銷能力和誇張的噱頭,再以”合理的價格”去建構起手上的宏圖大業。就像他的自我描述:我喜歡雄心壯誌,也經常這麽做,大部分采取謹慎保守的人,都是因為恐懼成功、害怕做決定,因此讓我這種人有極大的優勢,雄心壯誌的關鍵是完全的專注,這幾乎是一種控製性的精神官能症,但也是許多成功企業家的特質,一種具有強迫性、驅動力、專心一誌,甚至近乎瘋狂的人格。

猶記得2019年一則讓《紐約時報》獲得普立茲獎的報導,內容揭露了特朗普是如何以可疑的避稅方案和顯而易見的詐欺手段致富,當時雖引起不小關注,卻不見得直接損及特朗普的群眾支持,因為,這類”商人的暗黑手法”放到貪婪的華爾街,其實也不算太過震撼,隻因為他是總統,必然要有別於一般人的道德準則,但隨之而來美國整體就業率上升的消息,就又衝淡了這議題對特朗普的負麵影響。

獲取外在成就一直是典型美國人主要的行為動機,太過強調”內在道德”,有時難免讓人對美國判斷失準,美國經濟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很大一部分確實是建立在每一個個人那”竭盡所能獲取物質成就”的關鍵心理因素。這間接說明了美國近來好像很有左派的味道,但它骨子裏其實從不打算為真正的左派鋪路,因為直到今天,絕大多數美國人認可的,依然是一個擁有廣大土地和豐沛資源的國度,就該對每個追求成功者提供充分的回報,尤其是財富和地位,左派所謂”有限資源被少數人壟斷,大多數人都是遭到剝削”的理論,也許在其他國家有市場,但美國人又更傾向接受”個人財富是上帝恩寵”的論調。

不解特朗普為什麽會得到那麽多美國人支持,有時可能隻是不想麵對美國社會其實無時無刻都存在”製造特朗普”的氛圍。無論是如特朗普所說,因為個人事業發展極致才轉而進取總統大位,還是如反特朗普者所想,他根本就是事業出現危機才”改玩大的”,特朗普就是美國社會”成就者形象”的其中一種投射,而且任何具有真正野心的美國人,腦袋裏可能也都裝著一個小特朗普。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充滿野心的美國人腦袋裏,可能都裝了個小特朗普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充滿野心的美國人腦袋裏,可能都裝了個小特朗普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