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翻盤的可能性 為何死不認賬 接下來的重要節點

新聞 天君 2周前 (11-16) 3次浏览

川普翻盤的可能性 為何死不認賬 接下來的重要節點

劉裘蒂:從美國法律和目前選舉數據的角度來看,拜登明年1月將正式就任美國總統,這是遠超過99%可能性的情況。

FT中文網專欄作家 劉裘蒂

2017年1月特朗普就職前後,微信圈裏海內外華人最常轉發的文章經常稱頌美國的民主機製支持政權的和平轉移。而四年後,微信華人圈充滿了對於美國大選公平性的質疑,甚至有很多受過高等教育的華人不假思索地大量轉發特朗普對於民主黨“偷了2020大選”的宣言,也使人懷疑:民主黨和自由派的媒體是否聯手掩蓋共和黨人對於選舉舞弊的指控?善於逆風翻盤的特朗普會不會力挽狂瀾重掌白宮?美國目前的選後“僵局”還會持續多久?特朗普在離任前是否將徹底糟蹋美國的民主機製?

在拜登宣布勝利一星期之後,特朗普仍然拒絕承認拜登為總統當選人,並且堅持如果沒有廣泛的選舉舞弊,他本該贏得大選。11月14日他的支持者出現在華盛頓特區,遊行示威,抗議2020年大選的結果,包括“使美國再度偉大百萬大遊行”、“製止選舉偷竊”集會和“支持特朗普的女性”活動。

特朗普政府拒絕依照慣例與拜登的交接小組團隊進行對接,而許多共和黨民選議員和“川粉”仍然沉浸在“特朗普主義”所製造的“另類現實”中。但我相信美東時間2021年1月20日中午12:00,拜登將會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正式進入“後特朗普時代”。這不是我個人的意誌,或是“神算”。從美國法律和目前選舉數據的角度來看,這是遠超過99%可能性的情況。

“往牆上甩意大利麵”的法律訴訟

特朗普競選團隊在全美各地發起的選舉訴訟,被形容為“往牆上甩意大利麵”,意思是毫無係統或戰略,而是隨意亂發,看看哪個有黏著力會掛在牆上。這一點也不驚訝,因為他在選舉前數月就已經說了不下數十次,如果他選情落後就要上法院告去,現在的劇本完全在預料之中。

選舉後特朗普在賓夕法尼亞、威斯康星、密歇根、亞利桑那和內華達等州掀起五花八門的法律訴訟。選舉腐敗的謠言滿天飛,許多被特朗普的兒子轉發。套句俗話說,選舉訴訟和謠言都是“族繁不及備載”。

為了逆轉選舉結果,特朗普和法律團隊必須證明選舉出現係統性欺詐行為,而且非法選票以成千上萬計。共和黨政治顧問、前小布什總統任內副參謀長卡爾•羅夫在《華爾街日報》的意見欄目發文表示,雖然特朗普有權就欺詐和透明度問題向法院起訴,但他不太可能從拜登手裏拿走任何一個州,最終不足以改變大選結果。

在過去半個世紀中,美國全州範圍內的選舉隻有三次重新計票改變了選舉的結果,但這些選舉的差距都隻有數百張票。截至美東時間11月11日(羅夫發文之日)為止,拜登在威斯康星州以20540票、賓夕法尼亞州以49064票、密歇根州以146123票、亞利桑那州以12614票、內華達州以36870票、佐治亞州以14108票領先。

俄亥俄州的波特•賴特律師事務所在11月13日突然退出幾天前它才為特朗普在賓夕法尼亞州提起的聯邦訴訟,理由是律所的一些律師擔心訴訟被利用來削弱選舉程序的完整性,連帶威脅到律所的信譽。

同一天,特朗普競選活動的律師在亞利桑那州宣布放棄因馬克筆的謠言而發起的訴訟。這個訴訟聲稱,馬裏科帕縣的選民使用馬克筆標記支持的候選人,使支持特朗普的某些選票無效。其實馬裏科帕縣的選舉官員早就聲明,使用馬克筆並未影響選票的效力。在法官逼問下,特朗普的律師總算承認,這場官司並不涉及足夠影響大選結果的票數,而且沒有選舉舞弊的跡象。

特朗普支持者和某些共和黨人也在社交媒體炒作帖子,指控密歇根州使用的計票軟件出現故障,導致數千張特朗普的選票被誤算成拜登的得票,並懷疑同樣的軟件用於許多其他選區。其實密歇根州州務卿本森很早就發出官方聲明解釋,最初的錯誤是人為錯誤,而不是軟件錯誤,而且很快就發現並糾正。

未經證實的“幽靈選民”的指控也在社交媒體泛濫,指控的數據涉及成千上萬的選票。但密歇根州當局稱謠言為“錯誤信息”,並指出死者並未被計入選票。比如有某名男子的姓名和地址和已故父親相同,因而兒子的選票被錯誤地算成父親的投票,但這個錯誤已經糾正。

佐治亞州鑒於0.29%的得票差距而自動進行重新計票,對該州的500多萬張選票進行全麵手工重新計票。佐治亞州州務卿共和黨人布拉德•拉芬斯佩格表示,州法律要求他在11月20日之前驗證選舉結果,但他不相信重新計票會改變佐治亞州的投票結果:“我對電子投票機的準確性充滿信心,我相信結果是準確的。”

美國國土安全部的選舉基礎設施政府協調委員會和許多州的選舉官員在11月12日發表聯合聲明指出,“11月3日的選舉是美國曆史上最安全的選舉……沒有證據表明任何投票機製刪除、丟失或變更了選票,或以任何方式損害選舉過程。”

聲明也說:“雖然我們知道有很多毫無根據的主張和關於選舉過程的錯誤信息,但我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對選舉的安全性和完整性具有最大的信心,你也應該有這樣的信心。如果你有任何疑問,請向當地管理選舉過程的選舉官員求證。”

不管特朗普如何捏造“另類現實”,美國大選不可能因為他和“川粉”的意誌力而翻盤,原因是美國的選舉製度本質上是一個以各州為分散中心的製度。美國大選的投票和計票機製由各州根據州憲法或立法規定,已經經過長時期檢驗,還有兩黨和媒體的重重監督,背後也有相對獨立的法院對爭議把關,很難形成一方勢力大規模舞弊。

特朗普為何死不認賬

過去四年來,幾乎每天美國自由派媒體都充當特朗普的心理分析醫生。對於特朗普不承認大選結果,當然也少不了對他動機的分析。除了特朗普輸不起、一意孤行的心理特質之外,有評論者也認為這個事態容許特朗普繼續霸屏,可以保持自己的新聞熱度,滿足特朗普自我感覺特別良好的心理需要。

大選前媒體已經有共識,特朗普一旦離任將失去總統的豁免權,他和家族成員麵對多宗刑事和民事法律訴訟,因此連任變成保護他和家人的“生死保衛戰”。目前已有許多評論員揣測特朗普在任期結束前將辭職,由副總統彭斯接任並特赦特朗普和家族成員。

大選結果顯示,即使在過山車的四年後,盡管美國有全球最高的新冠確診和死亡人數,但至少有7200多萬美國人仍然支持特朗普。特朗普認為這是他2024重返執政的政治基礎,也是未來四年他繼續控製共和黨或另組新黨的杆杠。

也就是說,特朗普的團隊其實沒有真正的法律策略,不斷在各州法院受挫之後,這些動作其實變成他的公關策略。借著掌握輿論“另類現實”,質疑拜登政府的合法性,借著散播假新聞的力度,可以製造一個懸掛在拜登政府頭上的烏雲,鞏固特朗普在追隨者心目中的鬥士形象,從而為未來的話語權鋪路。特朗普還可以從商業交易和著作中獲得豐厚的經濟報酬,並為2024年大選布局。

為何共和黨民選政客仍然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再有本事,如果不是大多數的共和黨領導人選擇沉默或團結在他背後,一個人也很難完全頂住目前傾向拜登的情勢。自由派媒體向來認為,過去四年特朗普“綁架”了共和黨,激化了共和黨的核心立場和基本盤。特朗普拒絕承認敗選,除了極少數人,很多共和黨領袖基本上為特朗普搖旗呐喊,一反美國選舉政治傳統中,輸者向勝者道賀並協助政權交接的“運動員精神”。

即使私下承認特朗普的選情大勢已去的共和黨領袖,也持續借著“特朗普主義”凝聚民心。有些是因為本次選舉中連任的國會議員靠著特朗普的基本盤而獲勝。盡管多數共和黨人沒有重複他的主張,但他們也拒絕承認拜登的明顯勝利,擔心這樣做會激怒總統及其忠實的支持者基礎。

更重要的原因是,目前參議院選舉計票結果,共和黨控製50席位,民主黨46席位,其他有自由派傾向的黨派持有兩個席位(預計將支持民主黨立場)。因此參議院的控製權要等到明年1月5日佐治亞州第二輪參議員選舉才能決定,即使民主黨拿下這兩個席位,屆時參議院將會是50-50兩黨平手,由副總統賀錦麗一票打破平局。

由於佐治亞州的第二輪選舉關係到共和黨是否能夠掌握參議院的多數,特朗普的基本盤將是這場激戰的主要戰力,如果這個時候放軟身段,就會使選民轉而崩潰。南達科他州共和黨參議員約翰•圖恩對媒體表示:“我們需要他的選民……我們希望他在佐治亞州提供幫助。”

另外特朗普目前借著訴訟而大肆募款,有一部分會用來償還選舉積累的債務。根據特朗普的“官方選舉訴訟基金”捐款頁上的信息,捐款的60%將用於“償還大選債務”。

特朗普也動員“國家機器”來支持他的“選舉被盜論”。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11月19日表示,他預計“將順利過渡至第二屆特朗普政府”。司法部長威廉•巴爾授權聯邦檢察官一反司法獨立的慣例,對違規投票的“實質性”指控進行調查,司法部選舉犯罪處處長因此辭職抗議。

16名負責調查選舉犯罪的聯邦檢察官在11月13日聯署致函巴爾,表示沒有證據表明選民欺詐或其他違規行為可能對選舉結果產生重大影響,司法部的介入引發參與黨派鬥爭的擔憂,因而他們敦促巴爾撤回這項不尋常也不必要的授權。

特朗普關於自由派媒體和民主黨的陰謀論沒有支點

特朗普指控自由派媒體與民主黨人合夥偷了他的選舉勝利,這並沒有事實支持。事實上,過去四年一直明擺著支持特朗普的保守媒體《福克斯新聞》的新聞部門最早預測拜登贏了亞利桑那州,比CNN和CNBC都早了好幾天,引來特朗普的嚴重抗議,甚至威脅將拋棄福克斯,把他的聽眾帶到規模較小的保守派媒體如Newsmax。

默多克家族控製的多家保守派媒體一直為“特朗普革命”如虎添翼,甚至選後被暴露內部文件,這些文件要求新聞報道時,即使選舉人票數達到當選的門檻,也不要稱呼拜登為“總統當選人”。但在11月6日後,這些媒體協作性地改變了腔調。即使在選前刊出對拜登的兒子亨特醜聞爆料的《紐約郵報》,也用頭版預示了拜登的勝選。《紐約郵報》的官方社論甚至向特朗普喊話:“特朗普總統,如果您停止‘選舉被盜’的說辭,您的政治遺產將很穩固。”

《華爾街日報》在11月6日題為“總統的終局”的社論中指出:“特朗普有權在法庭上挑戰選舉結果,但他需要證據證明選舉舞弊。”

《福克斯新聞》則采取了模棱兩可的策略:新聞部宣布拜登勝利,但政論節目的擁川派主播,如漢尼提、卡爾森和英格拉哈姆,雖然不站出來說特朗普是大規模選舉舞弊的受害者,但同時借著給陰謀論者大量的播放時間,暗示懷疑選舉的公平性是合理的。

接下來的時間節點

主要爭議州認證選票結果的截止日期分別是:佐治亞州11月20日,賓夕法尼亞州和密歇根州11月23日,亞利桑那州11月30日,威斯康星州和內華達州12月1日。

不論是否有延誤,所有州必須在12月8日前完成選舉結果認證。各州選舉人團將在12月14日分別舉行會議並投票選舉總統,並在12月23日前將選舉人投票結果交付給指定的聯邦和州內官員。

2021年1月3日新國會就任。喬治亞州將在1月5日進行兩個參議員席位的第二輪選舉,1月6日國會聯席會議正式計算選舉人票並宣布總統選舉結果。1月20日是總統就職日。

特朗普法律團隊考慮的一項策略是試圖獲得法院命令,以延緩關鍵州認證投票的結果,這可能使共和黨控製的州立法機關任命傾向特朗普的選舉人,從而使他們把選舉人票投給特朗普。但這個招數必須要有法院配合,同意剝奪該州人民的意誌。在美國相對司法獨立的體製下,很難想象這個可能性。

賓夕法尼亞、密歇根、亞利桑那和佐治亞等主要州的共和黨多數派立法機構領導人,通過其辦公室告訴《紐約時報》,他們認為自己在任命選舉人的過程中沒有任何作用。

目前看來,在12月14日選舉人團投票之前,即使特朗普自己明白選舉結果不可逆轉,他都可能在表麵上繼續訴訟的努力。而且,即使他允許所屬部門與拜登政府交接,也可能拒絕公開承認敗選。

“特朗普主義”對美國民主機製的影響

路透社/益普索從11月7日下午到11月10日進行的全國輿論調查發現,有79%的美國成年人(包括60%的共和黨人和幾乎所有的民主黨人)認為拜登贏得了白宮,另有13%的人表示選舉尚未決定,3%的人表示特朗普獲勝,5%的人表示不知道。

這份民調也顯示,有70%的美國人,包括83%的民主黨人和59%的共和黨人,相信他們的地方選舉官員“誠實地完成工作”。調查還發現,有72%的人認為選舉的失敗者必須承認失敗,而60%的人認為當特朗普的任期於1月結束時,權力將會和平過渡。

2000年的小布什和戈爾競選總統,經過五周才知道總統大選的結果。在選舉結果未定的期間,重新計票和法院判決增加了市場的波動性,從11月7日大選日到最高法院於12月12日任命布什為獲勝者之前,標準普爾500指數跌了8.5%。

今年自選舉日之後,到11月7日主流媒體預測拜登獲勝之前,標準普爾500指數上漲了4.16%,之後特朗普競選團隊全麵發動訴訟機器,但到11月13日為止,標準普爾500指數(部分受到瑞輝疫苗新聞的影響)比選舉日上升了6.41%。為什麽美國股市並沒有出現像2000年的狀況?難道股市不擔心持續的大選結果懸而未決?

事實上,拜登當選使股市鬆了一口氣,雖然長期以來,股市一直有一種迷信,認為特朗普和共和黨對經濟比較有利,但由於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逐漸腐蝕了這個假設,現在許多投資者轉向希望拜登執政能夠使美國重歸穩定。

目前的選舉結果顯示,民主黨雖然將繼續控製眾議院,但席位未增反減,這個結果將抑製民主黨推進大膽新議程的能量,民主黨內部的不同勢力也將出現分化。

而且,共和黨隻要在佐治亞州的第二輪選舉中拿下一個席位便可以繼續控製參議院。股市通常偏愛分裂的政府,因為民主黨人將很難通過拜登的增稅、醫療保健、平價住房、綠色能源、擴大教育或刑事司法改革等計劃,從而減少了監管環境發生重大變化的幾率。如果明年1月民主黨拿下佐治亞州的兩個席位,股市可能會有負麵反應。

奧巴馬在接受美國CBS電視網采訪時,批評特朗普命令政府單位拒絕與拜登團隊對接:“這不僅損害了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的合法性,而且總體上損害了民主政治的合法性。這是一條危險的道路。”

2016年選舉夜,奧巴馬熬夜待到淩晨2點30分,以向特朗普表示祝賀。但他擔心現在特朗普的選民隻聽聳人聽聞的廣播,看福克斯新聞,讀特朗普的推文,把特朗普的指控當成事實。數以百萬計的人認為:“哦,是的,選舉一定有舞弊,因為總統是這樣說的。”

拜登11月6日在特拉華州的“勝前”演說中敦促團結,結束近年來美國政治的“黨派戰爭”:“我們的政治目的不是發動全麵不屈不撓的戰爭,而是解決問題。我們可能是對手,但我們不是敵人。我們是美國人。”

憑借在亞利桑那州和喬治亞州的勝利,拜登與特朗普四年前獲得的306張選舉人票旗鼓相當,當時特朗普宣稱自己獲得了“壓倒性勝利”。

截至美東時間11月14日中午為止,拜登已經得到曆史上最高的普選票數(78,550,426),比特朗普的得票(73,024,109)多出
5,526,317票,隨著民主黨大州紐約州(目前僅完成75%計票)和加州(完成98%計票)計票結束,拜登的獲勝票數距離應該更大。2016年大選,希拉裏•克林頓比特朗普多拿了2,868,686張普選選票。

盡管今年特朗普拿下了曆史上第二高的票數,超過他自己2016年的成績,但就得票的結果而言,拜登當選的合法性毫無懸念。民主黨內部的鬥爭將爭取借著拜登政府來推展不同的立場。在夏天“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運動後,某些民主黨人主張取消警察的經費,有觀點認為這導致民主黨在眾議院競選中失去席位。如果拜登政府過度順應民主黨內激進勢力的主張,四年後將會給“特朗普主義”更為華麗的舞台。

但在拜登政府就任前,特朗普最後的鬧騰將會決定許多人對他離場的印象:即使不少美國人支持他的政策,但大多數美國人,借著百年一遇的疫情下創下曆史上最高的投票率,表明了他們相信——和平轉移政權是美國民主政治的標杆,製度反映的民意比強人的個人意誌重要。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責編郵箱[email protected]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川普翻盤的可能性 為何死不認賬 接下來的重要節點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川普翻盤的可能性 為何死不認賬 接下來的重要節點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