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這場特大火災,整整10年了,我沒忘記

新聞 天君 2周前 (11-19) 15次浏览

 

上海這場特大火災,整整10年了,我沒忘記

今天是2020年11月15號,距2010年上海膠州路1115教師公寓大火,整整十周年。

我從2008年起混跡膠州路上,直到2018年,也是10年,我四分之一人生。

在膠州路上住五六年後,我不知還要在這路上待多久,想著來寫本書,就叫《膠州路》,記錄我住這條路上十年的故事及變化,每年記錄一些;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膠州路大火這件事作切入。

但後來美國人史明智搶先寫了本《長樂路》,氣得我不想當第二人,直接把初稿都刪了;但回想起來,膠州路大火,的確是形塑我上海經驗的重要組成。

這10年膠州路有挺大的變化;精確地說,變化大的是在康定路以南,多了好多酒吧及小店;康定路以北到教師公寓那帶倒是沒啥變。

在那場大火之前,膠州路上居民喜歡跟你提99年愚園路口那場爆炸事件;喜歡說假肢廠鬼故事,旁邊高檔酒店以前是萬國殯儀館,嚇嚇外地人;大火之後,膠州路一南一北都發生過重大事故,更落實了膠州路風水不好的傳聞;你看房價和租金就是便宜了隔壁幾條路一些,這反倒讓許多小店有了生存空間;隻是膠州路上居民,大多不願意再談那場大火,痛苦記憶離自己太近。

我也不想描述火災現場的慘狀,回想起來,仍然忍不住會渾身顫抖;一場大火改變不僅是眾多家庭,還有附近的許多人事物,都隨那場大火中逝去的生命煙飛雲滅。

那個路口,忽然就冷清下來,誰也不願意在那裏待下去;樓底下有間台灣人開的麵包店,裝修漂漂亮亮剛開兩個月;旁邊還有老娘舅柏萬青阿姨的調解工作室,忽然也都沒了。

當年大樓餘姚路對街一排是紅燈區,我常去的洗腳店老板說她以前也在那開店,她說那天她哭得淒慘,瘋狂打電話給住對麵的老客人一直沒人接,邊哭邊給消防員送水;頭七那天她與姐妹們也排在人群中獻花,哭得更厲害了,她哭自己也剛開店沒多久,接下來勢必這排店都不能開了;為此,她離開了上海好多年才緩過來。

2010年是傳統紙媒最後高光時刻,也是微博圍觀改變中國的樂觀時代;紙媒不斷深究事故原因,尚能向上問責;而微博輿論群情激憤,更深刻的因素是人人自危;有人發起了在頭七那天到現場的悼念活動,一呼百應,號召力不斷在發酵。

我第一次體會到上海治理之高明,就是在這場悼念活動:他並不支持你舉辦,也不阻止你舉辦;就是一夜之間,那路口成了上海監控攝像頭最密集的地方

上海這場特大火災,整整10年了,我沒忘記

在頭七前夜,現場自發性橫幅及花束都被取走,換上了官式的橫幅及花環;隔天一早俞先生和韓先生,各區區長首先都到場悼念,他們直接收割了這場自發活動。

上海這場特大火災,整整10年了,我沒忘記

在這之前我對上海保持著一定的疏離感,上海不相信眼淚,現實而冷漠;然而當天下午,見到幾十萬民眾,一波波,不斷湧進悼念現場,不吵不鬧,那是有序而肅穆的;有附近花店來現場免費分發白菊花;
有人免費分發瓶裝水;有樂團在現場演奏哀樂(後來被警察勸走);群眾一步步,緩慢地走向那被燒黑的殘破大樓,致上一朵鮮花。

上海這場特大火災,整整10年了,我沒忘記

在現場,我第一次對上海產生了認同感,那是種命運共同體的認同;一座巨大城市的溫情脈脈;政府適度容忍,民眾足夠自製;人人願意為逝去的鄰居站出來,沒有口號,沒有激憤,卻什麽都明白;然而這樣的自發性活動,上海承先,後來也沒有後了

上海這場特大火災,整整10年了,我沒忘記

提起2010年上海世博會,我總能伴隨想起那場緊接而來的大火;那路口過了很多年才漸漸恢複人氣,而有些事卻已經無法抹滅;很多人會避開走這,並不是覺得可怕;
而是感到紮心;直到現在我每次路過,仰頭望著那被抹上水泥的高柱,仍會產生濃煙滾滾滿天飛屑的幻象;到夜裏,路口總是靜得壓抑,有人說它就像一堵高聳入天的石棺,我更願意當它是塊無言的紀念碑

上海這場特大火災,整整10年了,我沒忘記

直到現在你搜膠州路,下麵關鍵詞一定是大火;有各種靈異現象及都市傳說,各種短視頻營銷號也總拿這事做文章;但如果你當天就在事故現場,望著那被黑煙籠罩的大樓,親身體會到了恐怖與無能為力的痛苦;
當你親自在悼念活動上,與幾十萬自發民眾一同獻上鮮花,那你斷不會有如此輕慢的言論;那些罹難者就好像是你身邊的人,你不可能不對他們產生尊重。

十年了,原來靜安區已成為老靜安,中國速度從和諧號升級到複興號,人民生活水平更富足了,社交網絡越來越發達;而媒體對重大事故的應對,卻從深度報導退化到了發布通稿;每年仍有一兩件震驚全國的人禍,就連網上隨手點的蠟燭,也越來越少。

有時候我忍不住會想中國是個很安全的國家,這安全到底意味著什麽?當然可以在深夜地擼串是安全;隨機砍人當然也是無法預測的事件,總歸來說,公共安全還不錯?但交通安全呢?環境安全?食品安全?建築質量安全?兒童婦女安全?中國是個發展中國家,十數億中國人都在為了更好的明天勤奮努力;但每年總有些人就這麽不明不白就這麽死了。

我寧願相信這些人的死,都一點一滴在推動社會保障的進步;也許我們每個人都是潛在受害者,隻是有些人幫你承擔犧牲,現代化本是無數血淚教訓堆砌而成的;當享受到中國社會更完善進步的成果時,不要忘了很多人的付出;如果自己不夠勇敢,那也閉嘴不要去譏諷那些敢於付出的人;他們都是菩薩。

總有人傳說《小時代》終末那場燒毀一切的大火是在影射膠州路大火,如果這是真的,那將這場大火寫進書裏的,竟然隻有郭敬明而已。

上海這場特大火災,整整10年了,我沒忘記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上海這場特大火災,整整10年了,我沒忘記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上海這場特大火災,整整10年了,我沒忘記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