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大規模的“衛生表演”?消毒真能遏製新冠傳播?

新聞 雅婷 2周前 (11-21) 6次浏览

在香港人氣冷清的機場,清潔人員不斷向行李手推車、電梯按鈕和登機櫃台噴灑抗菌溶液。在紐約市,工作人員對公共汽車和地鐵表麵進行持續消毒。在倫敦,封鎖結束後,許多酒吧為了重新開業花了許多錢進行了徹底的表麵清潔——直到11月再次關門。

全世界的工作人員都在用肥皂擦洗、抹去和熏蒸各處表麵,他們的任務非常緊迫:抗擊新冠病毒。但越來越多的科學家表示,幾乎沒有證據表明受汙染的表麵會傳播病毒。他們說,在機場這樣擁擠的室內空間,被感染者呼出並滯留在空氣中的病毒是更大的威脅。

用肥皂和水洗手20秒——或在沒有肥皂的情況下使用消毒液——以阻止病毒的傳播依然是值得提倡的做法。但專家表示,擦洗表麵對減輕病毒在室內的威脅作用不大,衛生官員被敦促將重點放在改善室內空氣的流通和過濾上。

“在我看來,大量的時間、精力和金錢都浪費在了表麵消毒上,更重要的是,它轉移了人們對防止空氣傳播的注意力和資源,”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United
State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呼吸道感染專家凱文·P·芬娜莉(Kevin P.
Fennelly)說。

虛假的安全感

一些專家認為,香港這個擁有750萬居民和悠久的傳染病暴發史的擁擠城市是一個典型案例,誇張的表麵清潔措施給普通人帶來了一種對新冠病毒的虛假安全感。

香港機場管理局用一個類似電話亭的“全身消毒通道”對隔離區的機場工作人員進行噴霧消毒。這個消毒間——機場方麵稱這是全球首個,僅在員工身上試用——是使該機場“為所有使用者提供安全環境”的努力的一部分。

這樣的表態可能安撫公眾,因為它們似乎表明了當地官員正在抗擊新冠疫情。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的氣溶膠專家謝莉·米勒(Shelly
Miller)稱,從控製感染的角度來看,這個消毒間沒有實際意義。

病毒是通過噴灑呼吸道飛沫的活動——說話、呼吸、叫喊、咳嗽、唱歌和打噴嚏——釋放出來的。米勒說,消毒噴霧劑通常由有毒化學物製成,會嚴重影響空氣質量,危害人體健康。

“我不明白為什麽會有人認為對全身進行消毒可以降低病毒傳播的風險,”她說。

“衛生表演”

包括普通感冒和流感在內的一係列呼吸道疾病,都是由可從受汙染表麵傳播的細菌引起的。因此,當去年冬天新冠病毒在中國大陸暴發後,關於這些所謂的汙染物是病原體傳播的主要方式的猜測似乎是合乎邏輯的。

研究很快發現,這種病毒似乎可以在一些表麵存活長達三天,包括塑料和鋼鐵表麵。(後來的研究表明,其中大部分應該都是不具傳染性的死病毒碎片。)世界衛生組織也強調稱表麵傳播是一種風險,並說隻有醫務人員在進行某些產生氣溶膠的醫療程序時,空氣傳播才是個問題。

但越來越多的科學證據表明,這種病毒能在不流通空氣的細小飛沫中漂浮數小時之久,人們吸氣時就會被感染——尤其是在通風不良的擁擠室內空間。

7月,《柳葉刀》(The
Lancet)醫學雜誌上的一篇論文認為,一些科學家誇大了新冠病毒從表麵感染的風險,而沒有考慮到其近親的研究證據,包括2002至2003年SARS疫情的始作俑者,SARS-CoV病毒。

“這是非常有力的證據,至少對最初的SARS病毒而言,汙染物傳播的影響至多算是微乎其微,”該論文的作者,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微生物學家伊曼紐爾·戈德曼(Emanuel
Goldman)在一封電郵中表示。“我們沒有理由設想SARS-CoV-2的近親會在這種實驗中表現出顯著不同,”他在提到新冠病毒時補充道。

戈德曼的文章發表在《柳葉刀》雜誌上幾天後,200多名科學家呼籲世衛組織承認,新冠病毒可以在任何室內環境中通過空氣傳播。在這個問題上,迫於公眾的巨大壓力,該機構承認,室內氣溶膠傳播可能會導致通風不良的室內場所(如餐館、夜總會、辦公室和禮拜場所)暴發疫情。

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自5月以來一直堅稱,物體表麵“不是病毒傳播的主要途徑”,到10月份,該中心表示,傳染性呼吸道飛沫的傳播是病毒傳播的“主要方式”。

但到那時,從扶手到購物袋,人們對恐懼觸摸任何東西的偏執已經開始。作為對新冠病毒的預防措施,擦洗表麵的本能——《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稱之為“衛生表演”——已經根深蒂固。

“比賽結束後,我和我的網球搭檔不再握手——但是,既然我已經碰過了他碰過的網球,那還有什麽意義呢?”傑夫·戴爾(Geoff
Dyer)在今年3月為《紐約客》(New Yorker)撰寫的文章中寫道,他抓住了細菌恐懼征的時代特征。。

別碰這個

從內羅畢到米蘭,再到首爾,穿著防護服的清潔工人在公共場所進行熏蒸消毒,盡管世界衛生組織警告說,這些化學物質可能弊大於利。

在香港,最初的SARS疫情導致299人死亡,這裏的電梯按鈕上通常覆蓋著塑料,每天要清洗多次。在一些寫字樓和地鐵裏,工作人員在乘客經過後用消毒過的抹布擦拭自動扶梯扶手。清潔工在公共場所噴灑抗菌劑,一支機器人隊伍也加入進來,清潔地鐵車廂表麵。

幾位香港科學家堅持認為,這樣的深度清潔不會有什麽壞處,並且支持政府嚴格的社交距離規定,以及該市數月來堅持讓幾乎所有人都戴上口罩的做法。

寶潔公司(Procter &
Gamble)表示,在截至9月的這一季度中,該公司個人清潔產品的銷售額增長了30%以上,在全球所有地區都實現了兩位數的增長,其中大中華地區的增幅超過20%。

空氣傳播呢?

香港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過5400例,死亡人數為108人,與其他任何城市相比都是很低的。然而,一些專家表示,香港在應對室內氣溶膠傳播風險方麵進展緩慢。

早些時候,官方要求香港餐館在桌子之間安裝分隔板——類似於去年10月美國副總統辯論時使用的那種脆弱的、基本上毫無用處的保護措施。

但隨著香港當局逐漸放鬆對室內聚會的限製,包括允許舉行50人以內的婚禮,人們擔心室內可能會暴發新疫情。

一些專家說,他們特別擔心新冠病毒飛沫可能會通過辦公室的通風口傳播,因為這個城市還沒有形成強大的遠程工作文化,所以辦公室非常擁擠。

“人們在午餐時或回到自己的隔間時摘下口罩,覺得隔間是自己的私人空間,”香港科技大學化學與生物工程教授楊經倫說。

“但是要記住:你呼吸的空氣基本上是公共的。”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一場大規模的“衛生表演”?消毒真能遏製新冠傳播?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一場大規模的“衛生表演”?消毒真能遏製新冠傳播?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