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奇帆: 中國要搞“零關稅”了, 會發生什麽大變?

新聞 雅婷 5天前 7次浏览

11月15日,曆時8年達成的區域全麵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誕生了全球最大自貿區,其中的“零關稅”政策引發熱議。那麽,這一政策對中國意味著什麽?中國真的準備好了嗎?

黃奇帆認為,全球生產力體係之變,正催生新的世界貿易格局。如今的國際產業競爭,不僅是核心技術和資本的競爭,更考驗產業鏈的控製能力,各國越發重視產業鏈間的互通合作。過去WTO倡導的“三零”原則(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在舊有全球體係下難以實現,而由若幹個國家組成自由貿易體便成為新方向。RCEP正是這一趨勢延伸的結果。

他認為,對中國而言,未來做好“三零”,相當於繼加入WTO以後的第二次入世。人們常常感覺,零關稅就是國門大開,外國貨衝進來,國內產業會遭殃,但事實證明,中國加入WTO以後並未受到太多衝擊,反而有進一步發展。未來,關稅下降不僅有助於中國提升生產力結構,促使國內企業加強競爭力,也會推動工商企業成本下降,有利於中企走向世界。然而,零補貼也意味著要把補貼補在刀刃上,即補貼研發環節和產業調整後的就業問題,而不是一味騙補。他也提醒,“三零”不等於全部歸零,而有階段性和趨勢性,也需要試驗。目前國內許多自貿區連“三零”概念都沒聽過,往往回到“造城”的老路上,今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生產力體係的變化催生新的世界貿易格局

三四十年前,國際貿易中有70%是成品的貿易。你這個國家把拖拉機賣給我,我這兒把機床賣給你。到2010年的時候,40%是產成品,60%的貿易量是中間品的貿易,是零部件、原材料各種中間品的貿易;到了2018年,70%以上是零部件、原材料的中間品。

這裏麵出現了一個現象,就是世界上主要的貿易品,已經不是由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企業來把它生產出來,賣到另外一個國家,往往是幾十個國家,幾百個企業,生產的上千個零部件互相組合,形成的一個產品。這個過程產生了服務貿易的飛速發展。在中國,最近10年,服務貿易每三年翻一番,全球服務貿易是五年翻一番,而貨物貿易一般要十年翻一番。

整個生產力體係這方麵的變化,正在影響和產生新的世界貿易規則。

▍企業組織、管理方式也發生深刻變化

現在一個產品,涉及到幾千個零部件,在幾十個國家生產。所以,看世界的製造業,不是看單個的企業規模多大,而是看產業鏈的集群、供應鏈的紐帶、價值鏈的樞紐,誰能把上千個產業鏈中的中小企業組織在一起,誰就是這個世界製造業的老大。比如蘋果,蘋果手機裏麵,一共涉及到500多個各種各樣的大大小小的零部件。全世界有幾百個企業,在為蘋果加工零部件,涉及到幾十個國家。

問題是,這幾十個國家的幾百個企業各個有專利,並不是說蘋果發明了手機的全部專利,然後把專利交給了這些配套企業、零部件廠、中間廠,讓他們為蘋果來進行製造。事實上,這個產業鏈上的中小企業、零部件供應企業,各個有專利,各個有拿手好戲。他們的這些專利、拿手好戲,都是蘋果不掌握的。但是蘋果產生了標準,產生了紐帶。所有供應鏈上符合蘋果標準的各種各樣的產品,你有創新、有專利、有各方麵的知識,蘋果就選擇了你。

有人說核心技術隻有我有,我不賣給你,你手機就停產了。這話也沒錯。

假如高通不把芯片賣給蘋果,那蘋果不就癱瘓了嗎?問題是蘋果是世界使用芯片最大的戶頭。如果蘋果不使用高通的芯片,高通就死了,是高通先死,而蘋果還有其他的芯片可以選擇。蘋果隻是遇上一點困難,而高通立馬就死。

所以在這個意義上,當今世界的產業鏈,產業巨頭,產業競爭能力,不僅僅是核心技術的競爭,不僅僅是資本多少的競爭,講資本,講技術,更講產業鏈的控製能力。在這個過程中,產業鏈的標準十分重要,各種各樣的專利發明,是圍繞著這個標準,我發明了專利,但要符合你這個標準,你才會用我的專利。

▍“三零”原則的提出

第一個是零關稅。WTO就是要推動自由貿易,降低各國的關稅。稅越低,越代表了一種貿易的自由化。中國的加權關稅,去年已經降到7.5%。不過整個世界的貿易,已經降到了5%以內,美國現在是2.5%。但這個低關稅在世界貿易變化的格局中也不適應了。因為不管怎麽說,你要收3%或者5%的關稅。如果我生產了一個杯子,賣到你國家,你這個國家隻是在我這個杯子價值上加5%的關稅倒也不覺得有什麽。

但是如果我這個產品,中間的環節有幾十次要經過各個國家的海關,要跨越各個國家的國界。再加上鐵路運輸的費用,航空運輸的費用的不斷疊加,都變成了關稅的一個基數。所以在這個意義上,大家發現,必須是零關稅才能適應幾十個國家,幾百個企業共同製造一個產品。而這個產品又從最終生產廠賣到全世界,零關稅在這個過程是最合理的。

第二個是零壁壘。為什麽要講零壁壘?一個產業鏈涉及幾百個企業,當幾十個國家共同生產時,如果營商環境不同,一些國家準入,一些國家不準入,跨國公司的資源配置和布局就會很麻煩。必須有一個大體一致的營商環境,幾十個國家之間才能協同生產這個產品。現在講營商環境要國際化,要公平公正公開化就是這個意思,
而且這個營商環境不僅是零部件加工廠,產業鏈上的物流企業、航空運輸、倉儲服務等都會受到影響。

第三個是零補貼。所謂零補貼,就是如果一個國家,為了爭奪產業鏈,為了爭奪企業到這兒來落戶,有意給這些企業進行一定的稅務補助。這個補助會使得跨國公司在世界各國的布點發生扭曲。你如果一補貼,產業鏈扭曲到你這兒,對別的國家也不公平。如果大家都亂補貼,到後來也會出現問題。

“三零”是在上述背景下提出來的。原來,國家海關都是在國境線上收取關稅,或者設置非關稅的貿易壁壘。進入“三零”以後,海關就隻需要統計進出口數量,管理走私和一些不允許的菜單。對一般的製造業來說,“三零”就相當於國門打開,關稅壁壘消除。各國互相約束,誰不符合標準,都可以互相抗議,互相監督。

▍中國做好“三零”,等於第二次入世

美國從2002年就提出“三零”的概念,在WTO和G7國家裏提,希望到2010年,把關稅降到5%以內,到2015年的時候,把這個關稅降到零。實際中,到2010年的時候,WTO的主要國家關稅都降到了5%以下,達到美國設想的第一階段。但最近七八年世界貿易“三零”走向,美國計劃並沒有實現。到2017、2018年基本上和2010年的關稅平均度差不多。

這個主要是在WTO裏麵,討論關稅為零很難通過。因為零關稅對發達國家有利,產業鏈的裨益跟這些搞農業的國家無關,而WTO有一票否決權,所以很難達成。於是,最近這七八年,五六個國家形成一個貿易體的討論就不斷增加。

這給人感覺好像發達國家在進行雙邊談判,拋棄WTO,把WTO邊緣化了。這個概念有這種現象,但事實上我們平心而論,是因為“三零”這個原則的受益區域還是有一定範圍的。這個範圍的相關的國家和地區,比較可以認同產生共識,不相關的就不一定跟你有共識。

在這個意義上講,FTA(自由貿易協定)是全球化發展中,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新特征,它倒不見得是逆全球化,它是全球化發展到更高級階段以後必然的趨勢。

去年,
去年日本跟歐洲的FTA談判已經簽訂協議,將在今年下半年生效。疊加起來的經濟差不多20多萬億,占了全球70萬億的1/3;美國跟歐洲、日本、加拿大、墨西哥等自由貿易協定基本已經談好了,等到了2020年,這幾塊疊加在一起,經濟總量占全球54%,貿易總量占全球貿易的55%左右。這個過程中,如果中國沒有介入到這個自貿體圈子中,那等於我們進入了WTO,卻又在FTA的範圍裏出圈了。如果中國也進入了FTA,加上中國占世界經濟16%的份額,54%+16%,就等於世界經濟的70%,在一起形成了一個貿易體了。

所以,以“三零”為原則納入國際貿易體係,非常重要。這個事情做的好,相當於第二次入市。會對整個中國在2035年成為世界的現代化的大國、2050年成為強國,奠定十分重要的作用。

▍中國實施零關稅,會發生什麽變化?

大家有時候感覺,一講到零關稅就是國門大開,外國貨衝擊進來,中國的農業會萎縮,工業也會萎縮,服務業也會萎縮,這種觀點在90年代討論也多得很。

到要進入WTO的時候了,早進好還是晚進好?有的人說越晚進越好。讓我們自己養的大一點、肥一點、強一點,開門了,不會受人家欺負。那麽實際上,當時上海方麵,就跟國家提了一個基本邏輯,就是進WTO,早進比晚進好,在這方麵,提出了一整套的方案。

事實證明,WTO進去以後,我們不管是農業、工業、還是服務業,基本沒有受到太多的衝擊。反過來,我們金融,出現了世界級的最大的金融企業。在2000年的時候,世界金融體係裏麵,中國所有金融機構都不要說前十位,前二十位一個都沒有。現在前十位的銀行裏我們占五個,前十位的保險公司裏麵我們也占好多個。

講這段話的意思,通過開放,我們得到的好處是多多。同樣,如果關稅歸零了,會出現什麽情況?

第一,現在的製造業,不管是機器設備,還是汽車產品,大家先看中國製造,中國每年進口的零部件占到了全球的60%,當工業品零關稅時,我們的企業成本下降了,是最大的受益體。

第二,由於關稅下降,生產的成本又下降,雖然中國有最大的產業鏈集群,但是這個集群裏麵,我們掌控紐帶的,掌控標準的企業並不多。像華為這樣的企業很少。華為就是掌控標準,有3600多家大大小小供應鏈上的企業,比蘋果多2倍。因為蘋果隻做手機,華為又做手機又做服務器、通信設備。當“三零”變成零關稅的時候,對於在中國形成總部,形成中樞,形成集團的龍頭等各方麵會有提升作用,這是第二個好處。

第三,通過這樣的過程,對我們中國的企業,進一步走向世界,也產生好處。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分析汽車產業,現在國內的汽車廠一年生產2500萬輛汽車。如果關稅為零了,是不是會大量進口國外的汽車,衝擊中國的汽車市場?並不會。中國一年要消費2500萬輛車,其中120萬輛從歐美和日本進口,其他2400多萬輛都是中國自產。在這2400萬輛裏麵有1800萬輛是外資企業的車,就是中外合資的車。有德國的、有日本的、有美國的、也有韓國的。在這個意義上,在消費地形成製造業,就近生產並賣掉,成本低、效益高,而且還沒有關稅。

哪怕不收關稅了,但你從美國、歐洲這麽運過來,物流成本多高。對於高檔車的消費,那麽原本100萬輛的,也許可能翻一番,翻兩番,變成四五百萬輛。但幾千萬輛規模的,還是本土的企業。本土企業無非是開放過程中,合資企業可能變成外資獨資企業,但他不會把廠關掉,把美國的產品運過來。他不會做虧本生意。在這種意義上,不用太擔心外國的汽車會來衝擊我們的這種問題。

這個裏麵,就總的來說,關稅下降,會促進中國的生產力結構的提升。促進我們企業的競爭能力的加強。使得我們工商企業的成本下降,有好處的。

▍零壁壘,中國企業走出去更方便

零壁壘,就是要講營商環境的國際化,要講市場的開放。如果我們簽訂了零壁壘,我對你沒壁壘,你對我也沒壁壘,中國企業走出去也方便。

有四個方麵。第一個是營商環境,主要是講八個要素:

第一,準入前國民待遇。有的說同等國民待遇,這講的是你的企業,我的企業都在這塊土地上生成了。這兩個企業一樣的待遇。

第二,負麵清單管理。負麵清單管理我們有一句行話,叫“法無禁止都可為”。就是對這些企業必須要有負麵清單,不能幹的我定負麵清單。我負麵清單之外的你都可以幹。對政府要有一句,“法無授權不可為”,也就是說政府別多動症,什麽都想做。

第三,尊重知識產權。

第四,遵守有公平的規範的合理的勞動保障製度。

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的一套製度。

第六,競爭中性。競爭中性就是企業產生之後的同等國民待遇。表現在招投標的時候,政府采購的時候,在市場配置資源的時候,在銀行貸款提供資金的時候,這個時候,不同的所有製的企業,是同等國民待遇。不能有主觀上、客觀上的差異。

第七,就是政府要開放市場。開放市場就是我允許你企業成立,但不能讓你做的事很有限。比如以前,允許外資企業建立合資企業,股權比例不能超過25%。銀行的股權比例不能超過50%。汽車的外資企業比例不能超過50%等等。現在可以讓你70%、80%,乃至獨資。這也就是開放一些領域。

第八,允許開銀行了。但你這個銀行有了之後,要在三十個城市或者三十個省開分行,健全發展。

2019年通過《外資投資法》,
裏麵很重要的就是對我們以前不怎麽開放的,或者嘴上在說開放,但實際邁不開步的那些領域,比如教育、衛生、文化、金融、服務貿易等更近一步開放。跟大家說一個數字,就可以想象開放度是很弱的。2018年,外資金融機構資產量僅占中國的1.6%。醫院也是,外資辦醫院,一般很難的。世界上一些好的醫院,在中國建生產效力都很低。外資辦學校,也是很少或者很慢,他們不是沒積極性。

我們在這些領域還真不是擔心人家來衝擊我們。我們有太強大的壁壘和自衛意識,稀裏糊塗中,形成非常大的保護體係。開放不在嘴上,而是很實質性的,把教育、醫院、服務貿易,各方麵內容納入其中。但現在在數字貿易裏麵,有很多複雜性的壁壘。

當然就是說數字經濟裏,還有遊戲規則。中國有很多互聯網業態發展的很好,但為什麽發展不到美國去?發展不到歐洲去?也發展不到日本去?這其實不是技術問題,也不是投資問題,就是法治性的遊戲規則不接軌。你到他那裏,他那些事不許幹,美國人的法律基本上有一個約定,互聯網平台不得搞金融。Facebook,七八千億美元市值的平台,它沒有金融;亞馬遜也沒有金融的;Google跟我們百度差不多的搞搜索引擎的,他也沒有金融的,它就為一切金融服務,為一切企業服務,為一切市場服務,但穀歌就做它的平台,不跨界。

一跨界,這裏麵會亂套。我們這兒幾乎所有的互聯網都搞金融了,是你搞金融?還是你亂搞金融?比如說我們的P2P,一搞就搞了上萬個,跟互聯網結合在一起,穿透到全國各地。幾年一過,幾百億的壞賬就爆炸了。

數字貿易談判,是以後跟日本、美國、歐洲,以及他們之間談判的重點。當下,在零關稅背景下,壁壘會成為各國之間認真計較談判的重要內容。如果把這些事處理好了,壁壘的問題就解決好了。

▍零補貼,補貼要補在刀口上

第一,零補貼可以使得國家一年本來要補貼幾千億,現在可以省掉一兩千億,財政可以節約開支,少補貼。這是一個宏觀上的好處;第二,補貼的過程,經常會出現跑步前進、灰色交易。實際上少補貼,不搞這種補貼,這一類的不正之風、灰色的現象相對就會收縮減少;第三,少搞這種補貼,可以倒逼國有企業改革發展創新,自身更加健康;第四,這種補貼,往往變成人多錢多幹傻事。補貼盛行的地方產業結構一定過剩過爛,大家騙錢騙保。

一個電動汽車在補貼的狀況下,在2014到2016年三年裏麵,全國搞電動汽車的法人做的規劃,到2020年,這個規劃加起來,是多少輛?

2000萬輛。規劃2000萬輛,實際上不會做到,但他就為了騙補奠定基礎。事實上,前兩年大家發現,這個電動車除了騙補產生一個大量的產業以外,沒有真正形成多少好的電動車。為什麽?全世界的電動車的基本問題沒解決,電動車的基本問題是電池、能源,這個電池充一次電跑400公裏,用了一年多的時候,充一次電隻跑一百多公裏,兩百公裏,到第三年,基本上充一次電隻能跑一百公裏不到了。而換一個電池等於半輛車的價格,買得起汽車換不起電池。

再有,電池下雨天水一進立刻短路,車就廢掉了。還有電動車容易著火,一撞肯定觸電。事實上全世界電動車的基礎還沒有奠定,美國人說美國的,歐洲人說歐洲的,特斯拉這麽有名,卻根本沒發明任何知識產權,就是把7000個五號電池串成一個大餅裝了上去。

這種事情不是說你創新,就先撲上去。撲上去創新,讓實驗室去創,別在市場上搞,東西出不來,害了老百姓。現在我們汽車牌照十萬塊一個,搖三年也不一定搖得到,搖到還出十萬。電動車牌照隨叫隨到,買了電動車套牢了,這個車不行。所以說要看透,不能為了騙補就亂搞。還有光伏電池,等到補貼一取消馬上行業就癱瘓。

補貼要補在哪兒?補在生態環保上。補在產業結構調整以後,下崗工人出現了,我補就業、補他下崗工人的生計。補在研發環節上,研發環節裏國家補進去了,企業自己也出錢了,科研人員也下了很大的精力,這樣產生生產力跟市場競爭中的補貼是無關的。

要把這個補貼補到刀口上。

▍中國應該怎麽做?

我們國家在采取措施,中央也非常明確地積極的推進,通過貿易談判,使得我們的國家跟世界貿易體係形成一個開放的、互利的、普惠的、包容的,而且是共享的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

在中央十八屆三中全會改革開放的60條裏,第七章第一段專門講過中國進FTA怎麽展開、怎麽推進這方麵的事。國家其實想的很長遠。下一輪的國際貿易談判也好,開放過程也好,是會和“三零”原則為基礎的貿易格局密切相關的。在這個工作推進的時候,有幾點要把握好:

第一個,“三零”不等於全部歸零,“三零”裏比如說關稅這方麵,不是百分之百的商品全部變成零關稅,有一個階段性和趨勢性。比如日本跟歐洲的貿易談判,日本對歐洲的貨物,有86%的品種實施零關稅,但還有14%的品種,用15年時間,逐步歸零。也就是說它有一個階段性、趨勢性,15年為零。

第二,還有一個概念,就是說15年以後,最終一萬個商品裏麵,可能會有9500個商品變成完全零關稅,但還有500個,哪怕是100年以後,還是有5%、6%的關稅。所以在這個意義上,就是利用“三零”原則中的階段性、趨勢性和某種靈活性,變成國家和國家之間談判,你爭我奪、互相較量的一種籌碼,我同意你這兩點,你同意我那兩點,最後貿易簽訂了,大家遵守貿易協定。

還有,“三零”的確是要實驗的。為什麽三中全會的報告在講到FTA的時候,後麵講了推出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等等。因為自由貿易試驗區的神聖任務就是對全球的FTA貿易協定中的“三零”原則進行先行試驗,就是要去做零壁壘裏麵的那8種投資環境。試驗成功了,別人去推廣就有底了,國家跟國外簽訂“三零”原則的貿易協定就有底了,就等於可移植可推廣到全國。因為FTA隻要一簽,就不是國家一部分的簽協議,而是整個國家的。

我們現在有許多自貿區,連“三零”概念都沒聽到過,也沒想過自貿試驗區和國際上的雙邊自貿協定是什麽關係?可以到網上搜一下,看各地自貿區在幹什麽?一個自貿區120平方公裏,往往在城郊結合部,“征地動遷,集中移貧”,實際上在造新城,沒有三年見不到影子的。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黃奇帆: 中國要搞“零關稅”了, 會發生什麽大變?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黃奇帆: 中國要搞“零關稅”了, 會發生什麽大變?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