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挑戰美國傳統 即興外交的“最後瘋狂”?

新聞 天君 1周前 (11-21) 5次浏览

蓬佩奧這位特朗普手下忠實的國務卿,現在處於一個無比尷尬的位置。一方麵,對外還必須堅持宣稱特朗普其實才是勝利者。另一方麵,不得不開始為自己的未來做些打算。像他的總統一樣,蓬佩奧一定程度上是美國曆史上最不按常理出牌的政要之一。我們來回顧一下近一段時間以來,他的那一係列“跳出格子”的舉動。

拜訪約旦河西岸

不顧巴勒斯坦的反對,隻還有幾個月任期的蓬佩奧放著家裏大選的爛攤子不顧,前往以色列占領的約旦河西岸。在最高安保級別的護送下拜訪了當地的一家葡萄酒莊。而這個酒莊的地理位置正處於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臨時首都拉姆安拉之間。按照酒莊主的說法,去年他就已經灌裝了以蓬佩奧命名的葡萄酒。蓬佩奧短暫訪問酒莊後表示,美國將取消有關對約旦河西岸產品的標識要求,批準來自這裏的產品一律被標為“以色列製造”。

蓬佩奧的這種做法和歐盟針鋒相對,歐盟最高法院曾在最近幾年的判決中確認約旦河西岸的產品不能被標識為“以色列製造”。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對於相關地區的主權歸屬問題有強烈的爭執。巴勒斯坦認為約旦河西岸地區的主權應歸其所有,但實際上大部分地區由以色列管轄。巴勒斯坦隻能對其進行有限的管理。蓬佩奧的最新動作,推翻了聯合國安理會2016年對約旦河西岸是以色列占領巴勒斯坦領土的判定。與特朗普總統的態度一致,在地區領土爭議中明顯站在以色列一方。蓬佩奧稱他的做法“符合我們基於事實的外交方針”。

特朗普的第二個任期

對於蓬佩奧來說,事實與一廂情願之間的分界線有時細如發絲。11月10日,在美國各大媒體紛紛報道拜登已經勝選,多個美國盟國領導人已經予以祝賀後,蓬佩奧在大選結果出爐第一次麵對媒體時,麵帶一絲微笑的向在座記者表示:已經做好了準備順利迎來特朗普的第二個執政期。這位美國國務卿指出:全世界都在看美國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的狀態不錯”,並堅信特朗普會贏得此次大選。

作為總統特朗普外交政策的執行者,蓬佩奧任期內一反常規的“出格之舉”還遠遠不止以上這些。在針對中國的態度上,蓬佩奧已經屢次試探中國政府底線。最近的一次是他11月中旬訪問法國,接受《費加羅報》專訪時表態稱,美國必須說服其盟友,建立起針對中國的聯盟。不然“我們就會發現自己的地位是殖民地,而不是合作夥伴。”

正如《費加羅報》記者所說,蓬佩奧上任以來“已經挑戰了美國外交的大部分傳統假設。”在對華外交方麵,一個裡程碑式事件就是他2020年7月23日在加州尼克鬆總統圖書館發表的對中國政策演說。期間,蓬佩奧用美國外交史上不曾出現過的嚴厲口氣抨擊中國,表示由於中國共產黨違背對世界的承諾,迫使美國官員必須戴著口罩坐在尼克鬆總統圖書館,看著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數上升,閱讀與香港跟新疆遭壓迫相關的新聞,目睹中共的不當貿易行為使美國人民丟掉飯碗,並看著中國軍力增長且變得更具威脅性。

他指出,認為經濟繁榮將使中國自由化,並促使其對外變友善的時代已經過去,因為美國與中國交流並未帶來尼克鬆當年所期望的改變,自由國度的政策讓中國的經濟得以複蘇,但後來卻被中國反咬一口。同時,蓬佩奧在演講中也沿用了中國流亡美國富商郭文貴和其盟友——特朗普總統前首席策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的說法,要求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分別看待,指出美國“必須與中國人民進行接觸,並賦予他們力量——他們是充滿活力、熱愛自由的人民,與中國共產黨完全不同。”

“台灣一直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蓬佩奧在中國官方的眼中屬於“反華先鋒”,中央電視台甚至在一篇評論中稱他為“人渣”。尤其是他在台灣事務上的表態,經常會觸動中國共產黨政府的底線。負責東亞事務的美國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R
Stiwell)曾在今年8月表示:“美國長期以來維持一個中國政策,這不同於中共對台灣宣示主權的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美國對台灣的主權不持立場。

而11月12日蓬佩奧在接受美媒體訪時更是強勢重申了這種立場,表示“台灣一直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他指出:
“這在裏根政府所作的政策製定工作中得到了承認,這些政策美國至今遵守了三十五年,而且兩黨政府都是這樣做的。”但對於北京來說,1979年發表的“中美建交公報”明確指出,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一個中國原則也是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

目前在沒有清楚跡象表明特朗普政府能扭轉敗選乾坤的情況下,蓬佩奧不按常理出牌、重塑美國外交政策的時日不多。有英美媒體猜測他可能將於2024年參加美國總統選舉,也有可能出任美國駐聯合國代表。他本人曾表示隻要特朗普向讓他繼續擔任國務卿,他會一直幹下去。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起碼他是特朗普“即興外交”的忠實追隨者。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蓬佩奧:挑戰美國傳統 即興外交的“最後瘋狂”?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蓬佩奧:挑戰美國傳統 即興外交的“最後瘋狂”?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