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容忍侯友宜高居朝堂之上 是對言論自由及轉型正義最大的羞辱

新聞 天君 4天前 4次浏览
讀者投書》容忍侯友宜高居朝堂之上  是對言論自由及轉型正義最大的羞辱

新北市長侯友宜   圖:林昀真/攝

最近中國國民黨籍其背後的紅統勢力,可以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居然連難得堂而皇之取得的大外宣管道-中天電視台,也面臨了NCC(通訊傳播委員會)7:0的不換照裁處,一時之間,被鄉民戲稱「韓天宗教台」的教主、被羞辱式地94萬票罷免的前高雄市長韓國瑜,也跳出來講笑話了。

所謂NCC的七名委員是七個小矮人,關台是為了取悅背後的白雪公主一語,雖然邏輯錯亂,但仍有發揮其插科打渾的「福委會主委」的功能,仍可讓人莞爾一笑。但看到新北市長出來振振有詞地說:「民主進步的國家一定要傾聽包容接納不同聲音,甚至虛心改變自己的態度,才是民主的真諦」,實在讓我連盲腸都差點沒有嘔出來,是要多麽不知羞恥,才講得出如此幹話?

這種感覺,如同我看到當年納粹德國蓋世太保的頭子,在民主時代出來選舉漢堡市長,並誇誇其談:「民主進步的國家一定要傾聽包容接納不同族群,甚至虛心改變自己的態度,才是人權的真諦。」所以台灣仍然還是一個落後國家,原因便是在此,台灣人民的民智未開、鄉愿忍讓,我們可以容忍一個屠殺台灣人的威權政黨重新執政,並且容忍他們不知羞恥的指稱-他們正在「反黨國」、「保護言論自由」。

當年在臺大上公法類學科課程的時候,有一個故事讓我深有感觸:「柏林圍牆的第一個受害人是18歲的Peter Fechter。當他嘗試從東柏林越過圍牆去代表自由的西柏林時,被射殺了。在柏林圍牆倒塌兩年後,當年開槍的士兵被告上法庭。士兵的辯護律師辯稱,他作為一為士兵,當時不過執行指令,沒有選擇。當時他只有開槍射擊,罪不在他。」

「可是法官卻道:『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當你發現有人翻牆越境時,此時此刻,你在舉槍瞄準射擊時,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開槍既是指令,但射得準不準,有沒有需要射中頭部甚至致命,判斷卻是個人選擇,責任全歸自己。」

是呀,侯友宜身為黨國威權時代的警察,有服從上級的義務,然而他如何面對自己的良心義務呢?過去侯友宜對此類黨國威權及言論自由迫害的質疑時,總是說他「依法行政」、「服從上級執行命令」,絲毫沒有對其惡行有所悛悔。

也無怪乎用「能混就混、能騙就騙」態度混跡政壇的侯新北市長,會在面對議員(戴瑋珊)質疑他所不喜歡的「政治問題」,以卡議員建議款的方式,逼其噤聲,真的是可以說狗改不了吃屎,其人存在,就是對台灣民主言論自由及轉型正義最大的諷刺。

作者/林若伊、管理粉專若伊時評

最近中國國民黨籍其背後的紅統勢力,可以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居然連難得堂而皇之取得的大外宣管道-中天電視台,也面臨了NCC(通訊傳播委員會)7:0的不換照裁處,一時之間,被鄉民戲稱「韓天宗教台」的教主、被羞辱式地94萬票罷免的前高雄市長韓國瑜,也跳出來講笑話了。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讀者投書》容忍侯友宜高居朝堂之上 是對言論自由及轉型正義最大的羞辱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讀者投書》容忍侯友宜高居朝堂之上 是對言論自由及轉型正義最大的羞辱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