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新聞 天君 2周前 (11-21) 13次浏览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我現在真覺得我是個無家可歸、無路可走的人了。 /《飛越老人院》劇照

不幸的老人各有各的不幸,他們的命運也隻有在引發年輕人的疑惑與好奇後,被搬上熱搜的那一刻是相似的。

年輕人各有各的精彩,老年人種花帶娃、跳跳廣場舞就好,這似乎已然成為共識了。年紀大了,還 作 ,往往就會被扣上 不安分 的罪名。

其中, 情節嚴重 的老人,還會被施以 上熱搜 處罰,接受年輕人對自己行為的批評指點。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比如上圖這群老人,就在最近引發過一陣熱議。

他們不是什麽 2020 全球旱地冰球錦標賽選手 ,而是一群正在用自製神器,跟在靈車屁股後頭撿錢的普通大爺大媽。

作案地點
許是當地殯儀館附近的一個路口,因為常有靈車經過。上午八九點鍾,是年輕人打卡上班的時間,大爺大媽們也帶上小馬紮,開始了這一天的工作守車待鋼鏰兒。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據多家媒體報道,過去的殯葬風俗是凡路過橋梁或拐彎處,都會撒個三五元的真錢幣,給死者留下買路錢。而隨著
不許撒紙幣 的規定出現,撿錢老人的裝備也略有更新。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兩塊硬板夾吸鐵石,再用一根圓管將其支棱起來,撿錢神器有了。

每當有靈車經過,他們便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顫顫巍巍的小碎步也邁了起來,爭先恐後地用神器在水泥路麵上摩擦。

據一位大爺爆料,10 點收工的時候,他們平均能撿到十幾枚以 角 為單位的硬幣,共吸金約 3 元。

這個在當今物價麵前,顯得特別微不足道的數字,引爆了爭議點。年輕網友最無法理解的地方也正在此處:

哈?收破爛和放二維碼要飯的時薪還能再高一點吧? 車來車往的,為這點錢命都不要了? 是真窮還是閑得無聊啊?

換一個角度想,我們總覺得熱搜上的老人荒誕,興許是因為我們從來都隻顧著發表自己的結論,而沒有嚐試去真正理解他們。

說個恐怖故事:

年紀大了,可是會上熱搜的

舊聞一搜,老人愛撿買路錢的事兒,在 2009 年前後也時有發生。

據當年新京報的采訪,多年盤踞在北京石景山路與八寶山殯儀館交叉口的盧大爺稱,自己每個月有 2600
多元的退休金,並不需要靠撿錢生活。親人去世讓他發現了這個地方,後來在家裏坐不住了,他就會來這裏撿錢、遛彎。

曾有一位和盧大爺年齡相仿的老人,在這裏撿錢的時候被來往車輛撞到,不幸去世。

不知道如果這個事故發生在今天,網友們又會給出什麽樣的評語呢?

如今的輿論場, 一句話蓋棺定論 才是更主流的節奏,至於老人為什麽要這樣做,他們又是怎麽做到的,很少有人在意。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打個比方,看到八旬老人 6
小時跑完馬拉鬆、玩轉高難度瑜伽,評論區會湧現大量表達感動、欽佩之意的表情包,頂多再感慨一句: 你大爺還是你大爺。

又或者,看到 76 歲老人因過站要求公交司機停車未果,搶奪方向盤獲刑,網友們又會默寫出一句: 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漫長一輩子,也就像海綿寶寶一轉場。

老人成為了三天兩頭上熱搜,卻在互聯網極為失語的一群人。

甚至連正值壯年的 80 後、90 後也開始自稱 老人 ,其中單身的,還叫自己 孤寡老人 。

正因為自己還未老,他們才能輕鬆地開開玩笑,牢牢把握住話語權不放手,還能佯裝弱勢群體。

可這個 老 字,真的離我們有那麽遠嗎?

前不久,十四五規劃建議出爐,延遲退休即將成為現實。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延遲退休的建議一出,消息立即登上熱搜第一位。

退休年齡變動,一方麵是刻不容緩的養老金缺口問題在緊逼。中國社科院的一份研究報告曾指出,到 2035
年,我國的養老金將耗盡累計結餘。

而另一方麵,又有誰能來接盤達到領退休金年齡前的這批老人呢?

企業當然不同意。別說工作到 65 歲了,有人到 35 歲就會被大廠裁員,有人 45 歲連菜市場都進不去了。

時代的變革,終歸還是會落回到每個老人身上,他們不堪重負的關節也正日益脆弱。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據智研谘詢調查,今年我國老齡人口已經高達 2.55 億,並預計會持續上升。在這 2.55
億老齡人口中,又有 1.2 億的空巢老人,0.3 億的獨居老人。

那批幸運沒有從工作中被清退的,成功積累資本接近於中產的大爺大媽,大可愛幹嘛幹嘛,享受自己有錢有閑的半退休生活。人手一條絲巾,裝扮出了生活的詩意;人手一台沉甸甸的單反,是他們倔強的不服老宣言。

或有大半輩子勉強攢了點存款,還想留給子女買房結婚生子的,這些老人身上最能體現節儉的傳統美德。為了讓自己不生病,不花錢,他們甚至能在公園練出過人神技。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剩下的,不就是那些在活一天算一天的日子中度過的老人,走出勞動的黃金年齡後,他們也就在市場中失去了價值與競爭力。搞衛生,收賣廢品,他們隻能跟在年輕人後頭,撿他們挑剩下的工作過活。

不幸的老人各有各的不幸,他們的命運也隻有在引發年輕人的疑惑與好奇後,被搬上熱搜的那一刻是相似的。

誰最了解老人

五十以上,退休未滿。這本該是人要 知天命
的歲數,卻因伴隨有對變老及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的不安、對自己無法再創造價值的焦慮、對未來與未知的恐懼,還有不同嚴重程度的更年期綜合征,種種變量,都在讓老人變得越來越
古怪 起來。

誰會花心思去了解一位古怪老人呢?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如果是一個帥氣年輕人要求喝手磨咖啡,你也會覺得過分嗎?

不會是友善的陌生人。他們與老人的交情,大多隻能停留在機械重複幾次讓座、幫過馬路、路上摔倒了扶一扶的動作上。

也不會是專家。他們往往隻管提出假設與方法論,無需管個體怎麽實踐。

2013 年,我們官方層麵首次提出了延遲退休這一概念。有人采訪了當時清華大學養老改革體製方案的主要參與者,問道: 如果一個人 50
歲退休的話,65 歲才領到養老金,這 15 年該怎樣度過呢?

這位教授解答說:
讓他們從生產企業退出來,經過培訓居家就近參加社會服務,男性去做一些養老院的園丁,園林義工,女性給老人做做飯,洗洗衣服,做點編織,多好!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後來,教授還通過媒體進一步解釋,大家別誤會了,她的的確確曾在某養老社區看到大部分從事清潔與貼身服務的工作人員,年齡都在 50-60
歲之間,月收入也大概能到 3000 元人民幣。教授不明白,為什麽其他老人就不可以做這些工作。

老人的親生子女,也不一定有多了解他 / 她。

新聞報道,近日,江蘇淮安一名 83 歲的老太太去世,子女發現老人床下塞滿保健品,收據總價超過 14
萬元。老人被成功推銷購買了吸氧機、洗腳盆等大件,還有瘦身提拉麵膜、膳食纖維減肥套餐等 智商稅
產品,甚至去世的第二天,家中還收到了保健品。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金融心理學中有這樣一個概念,每個老年人心中都有一個消費賬戶,一個投資賬戶。

當心裏把一樁買賣歸屬到消費賬戶時,一毛錢蔥是多了還是少了,他們也會跟小販爭個明白。可麵對投資賬戶當中的金錢,他們卻變得無比大方,美容店認識的
幹女兒 略一推銷,隔壁李大媽以親身體驗帶帶貨,一點小利小惠,老人便心甘情願地從養老錢中掏出三五萬來。

也不乏警惕性更高些的子女,他們總擔心老人出門摔著,自己做飯被燙著,跟人交朋友也被騙著,他們索性什麽都不讓老人去碰觸,像當初老人把自己當做掌心寶一般,將老人寵成了一尊
廢物 。

到頭來,本職工作和自身生活已經夠累的年輕人,終於忍不住,去質問老人,我都做到這種地步了,你為何還是不滿足?

在代際的矛盾與間隙之中,成功插足的,是一眾以老人為主要受眾的服務公司、APP 和小程序們。

平平父親是依靠一款 走路賺錢 APP
熬過心理落差巨大的退休前期的。一天可以換取三五元人民幣的虛擬金幣,緩解了他對創造價值的焦慮,雖然實在走累了的時候,他也會用 刷步器
作弊。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朱阿姨則是整日沉迷於一款廣場舞
APP,她會在上麵發布自己與老姐妹的排練視頻,也會被裏麵網友分享的搞笑視頻、生活小妙招逗樂。手機正在代替公園一角,解決著老人的社交需求。

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從 2010 年到 2018 年,我國養老產業的行業規模從 1.4 萬億元變成 6.6 萬億元,增長幅度達
371.4%。預計到 2030 年,中國養老產業規模有望達到 22 萬億元。

老年人保健、老年人旅行團、老年人大學、老年人相親
麵向老人的服務越來越多,他們的確有很大機會給老人打造更加便利的生活在不暴雷的前提下。

諷刺的是,混跡在這片藍海中的商人、騙子、從老人身上看見了巨大利益的人,他們遠比我們更了解我們身邊的長輩。

最怕是人到老了,一身窮病

難解的老齡化問題同樣發生在其他東亞國家。

日本 NHK 特別節目錄製組拍攝的紀錄片《老後破產》,便是一場關於長壽的噩夢。

整個噩夢都圍繞金錢問題展開,案例中的每一位老人,都曾像我們一樣認真工作,為退休後的生活做了充分的儲蓄計劃,卻仍無法預料,變老會在經濟衰退的影響下,變得如此劇烈。孤獨、辛苦的老人甚至會失去求生欲望。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老後破產》截圖

韓國的國家養老金計劃,是 1988 年才推出,1999 年才強製執行的。老人必須持續繳納 10
年以上,並同時證明沒有子女照顧,才能領取平均每個月 20 萬韓元(人民幣 1200 元)的養老金。

在韓國的物價麵前,這點錢確實是九牛一毛。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一度,有人通過計算得出一線城市養老需要 400 萬。

養老難題,說到底也還是錢的難題。

隻不過在一些地方,養老是雞毛蒜皮,一地雞毛;在另一些地方,養老是血淋淋的。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今年 5 月轟動一時的活埋母親案。

今天的市場上,無人不看好 銀發經濟 。

今天的市場上,年輕人都在擔憂工作機會變少、沒有存款、收入漲得不如物價快。

所以為銀發經濟買單的錢又該從哪來?還是傳說中的六個錢包嗎?還有銀發經濟尚無法普及到的角落呢?

有許多人一輩子都和錢票子這張紙過不去,到頭來也終沒能與生活和解,擺在他們麵前的難道就隻剩一條 死路 了?

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中國農村老人的非自然死亡》截圖

《80 歲奶奶賣身賺錢,韓國老人活得長久成了一種詛咒 》英國報姐

《中國的老人又節儉又摳門,卻為什麽如此容易被騙呢?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告訴你原因!》

《 退休不領養老金,男做園丁女洗衣 》搜狐

《中國農村老人的非自然死亡》裸泳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當代老年人:“存了 400 萬,退休還是有點慌”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