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女生48刀男教師:課上赤裸性暗示 吹噓出軌軍嫂

新聞 天君 5天前 3次浏览

你心目中的大學老師是什麽樣子的?可能不同的同學有不同的答案。11月20日,安徽蕪湖工程大學教師殺害19歲女學生案一審宣判,被告人郭某牛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席上凶犯郭某牛在一審判決後,麵對法官的數次詢問低頭不語,不回答,是對法官的蔑視還是開始反省自己的行為?不得而知。

  在原告代理律師樊顒眼中,郭某牛在被19歲的女大學生涵涵(化名)分手後,經過了精心的準備,采取定位、觀察、尾隨、追逐,並最終以極其殘忍、暴力的方式,在公眾場合對涵涵行凶,手刃48刀。郭某牛就是一個披著人皮的狼,妄為人師,行為令人發指,對其判處死刑不僅彰顯了法律的公正,也讓關注該事件的人拍手稱快。那麽郭某牛究竟是一個什麽樣的人?今天小編帶你層層揭開其真實的麵容。圖為原告代理律師樊顒。

捅女生48刀男教師:課上赤裸性暗示 吹噓出軌軍嫂

  33歲的郭某牛是上海某985高校博士畢業,有家有室。其前妻和他於2004年9月至2008年7月共同就讀山東某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專業,並建立了戀愛關係。畢業四年後(2012年)在湖北宜都市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圖為郭某牛。

  婚後,其前妻為其生育兩女,操持家務、照顧子女、關心長輩,而郭某牛卻對配偶絲毫不具有一絲關心、敬愛之情,反而將李婭視為陰險惡毒之人。這為郭某牛違背倫理和道德的婚外情,提供了心理上的支持。郭某牛曾在和其學生聊天時這麽評價其前妻:“前妻雖然能操持家務,但她內心有些陰暗,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人,孩子我前妻會帶,這是她的義務。”

  據知情人透露,郭某牛在認識涵涵前就曾與他人相戀,而此時他已經與前妻建立戀愛關係甚至可能已經結婚。在2011年9月至2015年7月,郭某牛在上海某高校讀博期間疑似與一女子戀愛,該名女子配偶為軍人。郭某牛在發給一個男生的信息中就曾經提到:“我以前念博士時也遇到過很聊得來的人,最後也還是沒在一起。那個女生對我特別好,她已經結婚,老公是軍人,好想離婚和我在一起。”

捅女生48刀男教師:課上赤裸性暗示 吹噓出軌軍嫂
 

  到大學當教師後,郭某牛以學生為發展婚外情的對象,並以“古代君王”的心態操縱、玩弄學生。郭某牛常常以“翻牌子”形容在課堂中對女學生的點名,將對女學生的提問稱為“臨幸”。“翻牌子”和“臨幸”不僅僅是郭某牛對涵涵赤裸裸的性暗示,也是其在課堂中高高在上,意圖褻玩年輕女性變態欲望的體現。圖為受害女生涵涵。

  郭某牛利用教師身份的便利以及涵涵心智上的不成熟,將自己塑造成獨自撫養子女的形象,欺騙涵涵,博取同情來接近學生。又以上課點名的便利,給予高分考試成績的允諾賄賂、要挾女生,達到持續控製女生的目的。據悉,郭某牛第一節課就將涵涵視為自己的獵物,赤裸裸地表達了對涵涵外貌的關注,並且主動獲取涵涵的QQ號並添加好友。

捅女生48刀男教師:課上赤裸性暗示 吹噓出軌軍嫂

  據涵涵的一名同學介紹,大一下學期郭某牛第一次上課給學生點名,點到涵涵的時候,郭某牛停頓了一下:“涵涵這個名字好聽,人也長得漂亮!”並且一直盯著涵涵看。據涵涵的另一個同學介紹,有一天她和涵涵在學校的一食堂吃飯的時候,遇到了郭某牛,那次算是一次偶遇,當時郭某牛就提出了加涵涵的QQ。圖為受害女生涵涵。

  2019年2月27日,郭某牛添加涵涵為QQ聊天好友,兩人通過QQ聊天,期間都是郭某牛主動聯係涵涵。郭某牛在聊天中隻字不提其尚有配偶的事實,反而在2019年3月16日、3月17日麵對涵涵兩次詢問時,故意隱瞞一對女兒由妻子和嶽父母照顧的事實,塑造自己獨身與父母撫養女兒的形象,誤導涵涵認為孩子沒有母親。

  此外郭某牛還利用教師身份,以學分、成績甚至給予課堂特殊待遇為誘餌,並且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暗示威脅涵涵自己可以打高分,也可以給學生打18分的低分,引誘學生與其交往、保持不正當關係。

捅女生48刀男教師:課上赤裸性暗示 吹噓出軌軍嫂

  據涵涵生前的一名同學介紹,後來上課的時候同學們發現,其他學生如果上課遲到,郭某牛都會點名扣分,隻有涵涵遲到了郭某牛不會批評她。後來考試的時候,全班的同學隻有涵涵的分數是在90分以上。郭某牛發給涵涵的聊天信息中就曾經提到:“我的課你天天遲到都沒問題。”“我布置的作業你不用做。”“就算所有人都掛(掛科),你都不會。”他還說:“有學生說我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因為那學生考了18分。”圖為法院前捧著女兒遺像的涵涵父親。

  從2019年2月第一節課點名直接以言語關注,到2019年2月27日郭某牛主動添加涵涵的QQ,郭某牛一步步暗示、挑逗,引誘涵涵與其交往並發生關係。郭某牛與涵涵的交往不是一般男女間相互吸引、戀愛的過程,而是郭某牛利用教師身份誘引涵涵,達到占有涵涵身體為目的的過程。

捅女生48刀男教師:課上赤裸性暗示 吹噓出軌軍嫂

  據悉,郭某牛將涵涵鎖定為目標後,密切關注涵涵,眼神的貪婪程度甚至使得涵涵在校園中都感受到。郭某牛自3月13日起的聊天內容中開始使用挑逗性、暗示性的言語和圖片,同時用幫助給予學時加碼,引誘涵涵與其交往。郭某牛在聊天中曾用“你確實有點像黛玉。”“看看我們黛玉妹妹是不是嬌滴滴的。”來形容涵涵。圖為受害女生涵涵。

  2019年3月15日,郭某牛暗示涵涵希望把她的畫像掛在自己的房間裏。“涵涵如洛神賦一樣的自畫像。”掛在代表郭某牛私密性空間的“房間”裏。此時,郭某牛已經露出其意圖占有涵涵身體、與其發生關係的麵目。2019年3月17日,郭某牛提出帶涵涵去杭州西湖,涵涵並未答應共赴西湖。次日,郭某牛不死心再次提起,且詢問涵涵例假情形,其目的不言而喻。
 

捅女生48刀男教師:課上赤裸性暗示 吹噓出軌軍嫂

  更讓人詫異的是,郭某牛將涵涵視為私有物品,企圖獨占並完全控製涵涵。他查詢涵涵的課程表、監控涵涵與其他人的聊天內容、尾隨涵涵的行蹤、監管涵涵支付寶和淘寶賬號。在涵涵表示吃驚抗拒之後,仍然以愛之名繼續監視、窺視涵涵的全部生活,這也導致了在案發之日,郭某牛提前窺探到涵涵的行程,為其行凶殺人導致慘案的發生提供了便利。圖為涵涵的父母。

  郭某牛作為一個老師,要掌握涵涵的行蹤並不難,一方麵,他可以利用教師身份之便,私下查詢涵涵的課程表,掌控涵涵的日程;另一方麵,郭某牛通過其他已經控製的學生,窺視涵涵和他人交往的信息等等。郭某牛在與涵涵聊天中就曾說:“還要加你支付寶呢,因為要把你綁在身上,不讓你有逃跑的機會。”

捅女生48刀男教師:課上赤裸性暗示 吹噓出軌軍嫂

  兩人在交往過程中,郭某牛通過降低涵涵自我認同度、增加對郭某牛的服從性。又以“得不到你就自殺”的方式要挾涵涵,達到其自私變態的占有欲。不難看出,郭某牛、涵涵的教師與學生身份,天然的在社會地位、人身經驗以及學識程度上形成落差。郭某牛在與涵涵交往過程中,不斷強化這樣的落差,灌輸涵涵“弱小、自私、懶惰”的自我評價,又以其他學生對自己的絕對服從和依賴,進一步強化涵涵從屬地位。一次涵涵問郭某牛:“我一直很奇怪,為什麽不多陪陪女兒,對學生比對家裏人還上心。”郭某牛則說:“因為你從來沒有看到我的學生對我有多好。”

  在涵涵與郭某牛分手後,郭某牛曾發短信給涵涵:“你不在這邊我就去找你,上窮碧落下黃泉,所以我決定要永遠跟著你。因為要把你綁在身上,不讓你有逃跑的機會。”在2019年6月29日晚,郭某牛毆打涵涵後,涵涵一度做出報警的舉動,使得郭某牛惱羞成怒。郭某牛威脅涵涵:“我死了你就安全了,你把事情鬧大,就是要毀了我,我不會讓你如願的。走著瞧,我死了你就清淨了,死了就不會有人想要殺你了。”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郭某牛求複合不成,甚至幻想涵涵癱瘓、重病。這樣的臆想映射出郭某牛希望涵涵喪失行動能力,無法逃離他身邊,可以任其擺布的心態。郭某牛曾發短信給涵涵:“我昨天夢到你騎電瓶車被撞了,躺在病床上,然後我就一直在那照顧著你,給你做飯,擦身體,幫你解手……”郭某牛還幻想涵涵得癌症,自己得以陪伴左右。這些讓涵涵喪失行動能力才能夠完全占有的殘忍構想,正是郭某牛最終決定殺害涵涵的重要心理映射。

  郭某牛在自己的學生中尋找婚外情對象很可能並非首次,其利用學生對老師依賴、崇拜、敬畏的心態取得私下聯係方式,一步步誘使涵涵與其建立戀愛關係達到占有的目的。而其性格中“以死明誌”的偏執,預示了在不能持續占有涵涵後,殺死涵涵的必然結果。分手前後,郭某牛多次向涵涵釋放戀愛不成的死亡訊號甚至死亡威脅,“得不到你,就殺掉你”並非案發當日的臨時起意,郭某牛偏執、自私、惡毒的強烈占有欲,是造成本案慘劇的根本原因。

  作案前,郭某牛也經過精心謀劃:2019年8月,郭某牛向涵涵轉賬10萬元,企圖以金錢方式求得涵涵的諒解。但在涵涵拒絕複合並返還10萬元款項後,郭某牛試圖通過學生向涵涵轉賬、拉黑涵涵支付寶賬號讓其不能歸還錢款、編造謊言為涵涵存了30萬元巨額財產的行為,是郭某牛其企圖物質化涵涵、塑造涵涵拜金形象。郭某牛曾給不同的同學發信息製造假象:“我給她存了三十萬。”“轉給他十萬,我自己還剩兩萬五,回頭還完公務卡還剩五千。”“她不知道我把僅剩的錢都給她了,我也沒打算讓她知道。”圖為案發現場。

  此外在2019年9月19日,郭某牛趴伏於租賃房屋的地麵、在毛巾、枕席之間,細細找尋、根根搜索,最終收集了“一縷”的頭發。郭某牛收集涵涵頭發的行為,區別於拿上涵涵落下的衣物,它是一種儀式。“結發”在家庭文化中代表“婚姻”、“落發”在宗教文化中代表“出世”。郭某牛通過收集頭發,並準備將該頭發交還涵涵的心理設想,構建了郭某牛殺害涵涵能夠達到與涵涵“結發”,並實現占有涵涵而得到解脫的犯罪心理上的準備。

  2019年9月19日,郭某牛用手機查看了涵涵課程表,調查涵涵當日行蹤,空間上定位涵涵。當日下午郭某牛離開出租房屋,於15時35分向學院東門行進,由北門進入學校。因涵涵下課時間為16:10分,郭某牛分別在近9號教學樓小路、研究生樓間通道、3食堂水房東側停留,監視涵涵下課情況。郭某牛選擇的監視地點都較為隱蔽,四周無人,便於隱藏行跡。而涵涵下課時,與一名同學同行,郭某牛並不上前,而是馬上騎車至小北門附近等候觀察。直至同學和涵涵在5號宿舍樓分開,徐敏上樓而涵涵獨自出小北門後,郭某牛趕緊尾隨涵涵出小北門。郭某牛等待到涵涵獨自一人的時機,便於實施殺人行為。

  作案前,郭某牛還特意前往醫院就診,取得“中度抑鬱”診斷證明,但卻不吃藥;他曾向多人透露自己具有精神疾病,為以精神疾病為由逃避刑事責任做準備。而案發當日,郭某牛查詢、定位、窺視、尾隨涵涵,為殺死涵涵做犯罪心理上、犯罪空間上、犯罪工具上的準備。在被抓後,當公安機關向郭某牛告知司法精神病鑒定結果為“無精神病、案發時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後,郭某牛當場要求重新鑒定。

  不難看出,郭某牛這樣玩弄年輕女性學生的情感和身體的教師,用成績和學分控製學生的教師,以精神洗腦方式企圖控製占有女性的人,最終剝奪他人生命,其行為令人發指,一審判處死刑,不僅體現了法律的公正,也是咎由自取,更是一種警示。對此你怎麽看?圖為11月20日,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門口。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捅女生48刀男教師:課上赤裸性暗示 吹噓出軌軍嫂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捅女生48刀男教師:課上赤裸性暗示 吹噓出軌軍嫂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