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敗選,會遭到清算嗎?答案是…

新聞 天君 1周前 (11-22) 9次浏览

【文/ 閑吟客】

不會。

說特朗普會被清算,甚至是共和黨建製派拋棄特朗普,和民主黨建製派一起清算他,恐怕是對美國政治有誤解。

今天我們不談宏觀視角,僅從微觀的角度來談一談。先來想想:

2018年,共和黨哪些議員輸了黨內初選?原因是什麽?

哪些議員直接退休?原因是什麽?

哪些議員對特朗普態度180度大轉變?原因是什麽?

各州紅藍勢力消長幾何?原因是什麽?

用數據回答。

1. 2016年反對特朗普的共和黨在任參議員共13位,2020年隻有羅姆尼一個人。

這13人要麽退休,要麽敗選,要麽改變態度。

亞利桑那的Jeff Flake,天天跟Trump對著幹,結果approve
rate暴跌,自知連初選都過不了,不得不早早宣布退休。

內華達的Dean Heller,身處淺藍州,2016年揚言堅決反對特朗普。但是特朗普支持他的黨內初選對手Danny
Tarkanian,結果初選告急,不得180度大轉彎,一切向特朗普看齊。特朗普直接勸Danny
Tarkanian退出初選,後者照做。但是,Heller由於過於緊跟特朗普,在淺藍州內華達得不到選民的支持而敗選。

科羅拉多的Cory Gardner,處境與Heller類似,不過此人更識時務,沒等到特朗普威脅就主動轉向。可惜今年敗選。

內布拉斯加的Ben
Sasse,哈佛本科,耶魯phd,大概是為了維持自己在精英朋友中的形象,各種抨擊特朗普,甚至數次揚言要退黨。但是此人比較精明,反川僅僅停留在嘴炮階段,一到投票時就四個意識急劇增強,老老實實跟黨走。

目前碩果僅存的羅姆尼,2018年搬到猶他州選參議員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選上之後短期內沒有壓力開始跳出來反對特朗普。不過他也隻敢在彈劾特朗普這樣必然無法通過的問題上象征性的反川,真到了關鍵時刻比如大法官提名還是要老老實實。

值得注意的是,羅姆尼的親侄女麥克丹尼爾現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時刻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與以特朗普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與之類似的是布什家族。政治生命已經結束的小布什和傑布·布什反對特朗普,但是傑布的兒子,布什家族第三代的希望喬治·P·布什,則是特朗普的忠實擁護者。

2. 2016年反對特朗普的共和黨在任眾議員共31位:

2020年僅剩3位:

Justin
Amash是條漢子,為了反川直接叛黨,轉投自由意誌黨,成為該黨有史以來第一位眾議員。但是,這也意味著他再也不可能連任,於是主動放棄。

Francis Rooney與Amash類似,隻是沒有叛黨,2019年提前宣布退休。

Denver Riggleman就比較難看了,被黨內競爭對手以58:42打敗。

2018和2020的兩次眾議員選舉,反對特朗普的共和黨人基本黨內初選就被打敗。目前,共和黨眾議院領袖凱文·麥卡錫高舉特朗普主義偉大旗幟,團結全黨與民主黨反動派作鬥爭。參見特朗普拒絕承認大選結果,稱選舉遠沒結束,後續美國局勢會怎樣發展?

3.2016年,反對特朗普的共和黨在任州長共12位:

特朗普敗選,會遭到清算嗎?答案是…

2020年隻剩3位:

特朗普敗選,會遭到清算嗎?答案是…

這三位都是身處深藍州的洛克菲勒共和黨人,不得不反川。相比之下,同樣是新英格蘭洛克菲勒共和黨人,但在淺藍州新罕布什爾的蘇努努,就比這三位溫和很多。

這裏需要注意的是,參議員、眾議員和州長對特朗普的態度與他是否在任沒有關係。因為他們不是總統任命的,而是選民選出來的。他們之所以大規模倒向特朗普,根本原因是選民的態度。由於共和黨選民對特朗普的狂熱支持,新上任的共和黨政客同樣狂熱的支持特朗普。

舉個例子,佛羅裏達州州長DeSantis。此人是耶魯本科,哈佛法學博士,2018年僅僅40歲就當選美國第三大州的州長,毫無疑問是精英中的精英。

佛州此前一直是搖擺州,按道理,州長為了吸引中間選民應該適當與極端派保持距離。但是DeSantis恰恰相反,他是特朗普的最堅定支持者,堪稱全黨四個意識標兵。特朗普為了經濟和就業數字,不顧疫情當前,要求複產複工。DeSantis馬上相應號召,深入貫徹落實偉大領袖的最高指示。結果佛州疫情複發,損失慘重。

目前,特朗普拒絕承認敗選。DeSantis再次衝在最前麵,為偉大領袖保駕護航。他竟然聲稱,為了與民主黨投票舞弊做鬥爭,賓州等戰場州的共和黨議會,可以不顧大選結果,直接將選舉人票投給特朗普。

DeSantis為什麽敢放出如此駭人聽聞的言論?作為哈佛法學博士他難道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是他瘋了嗎?

當然不是。作為美國目前最年輕的州長,DeSantis對共和黨選民的了解絕對完爆知乎上所有人。他之所以這樣狂熱支持特朗普,是因為他判斷共和黨的選民希望看到他這樣做。佛州正在加速右轉,今年在大環境不利的情況下,一舉奪回邁阿密附近原先民主黨占優的兩個眾議員席位。2024年共和黨在佛州的領先優勢甚至有望高於大本營德州。關於佛州的轉變以及對今後美國的深遠影響,我會詳細分析。

另一個特別有代表性的政客是南卡資深參議員,現任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

格雷厄姆是著名的變色龍。1994年當選眾議員,2002年當選參議員。當時兩黨的極化還不像現在那麽嚴重,格雷厄姆為了更受歡迎就玩bipartisan,頻繁與民主黨合作,是Gang
of
14的一員。奧巴馬提名大法官索托馬約爾和卡根時,格雷厄姆是僅有的5個投讚成票的共和黨參議員之一,連著名的兩麵人Murkowski都投了反對票。

特朗普上任之前,格雷厄姆是最激烈的反對者,而且說話最難聽:

“He’s a race-baiting, xenophobic, religious bigot … He doesn’t
represent my [Republican] party … I don’t think he has a clue
about anything … He is empowering radical Islam … You know how
you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Tell Donald Trump to go to hell.”

但是,特朗普上任之後,格雷厄姆嗅到了民意的轉變,開始轉向。格雷厄姆的好友與老大哥麥凱恩是特朗普的死敵,但格雷厄姆認識到特朗普才是共和黨的未來,於是選擇站在特朗普一邊。

格雷厄姆身處深紅的南卡羅來納,又是共和黨內前十的資深參議員,按道理連任不成問題。但是,他發現局勢變化,此前中間派的形象是一個負擔,很多保守派的支持特朗普的選民覺得他是兩麵人,可能會不投票給他。畢竟,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更嚴重的是,民主黨也意識到這一點,前後投入1.1億美元力圖幹掉格雷厄姆,這是有史以來在一個參議員席位上的最高資金。

特朗普敗選,會遭到清算嗎?答案是…

於是,格雷厄姆搖身一變,成為特朗普的最堅定捍衛者。最終,以10個百分點的優勢有驚無險贏得連任。

特朗普敗選,會遭到清算嗎?答案是…

按道理,格雷厄姆已經贏得連任,而特朗普則輸掉連任,沒必要繼續把自己緊緊捆綁在特朗普的戰車上。但是,深諳民意的格雷厄姆沒有這麽幼稚。他堅持認為特朗普不能認輸,甚至自己捐了50萬美元支持特朗普在戰場州的法律訴訟。

特朗普敗選,會遭到清算嗎?答案是…

特朗普敗選,會遭到清算嗎?答案是…

總之,在美國極度極化的今天,從麥康奈爾、麥卡錫到草根民眾,共和黨全黨上下已經緊密團結在以特朗普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

目前,共和黨正要為佐治亞州的兩個參議員席位死戰,迫切需要特朗普為這兩個參議員助選,(這兩人都是特朗普的堅定支持者)。所以所謂建製派放棄特朗普完全是天方夜譚。

美國媒體盛傳特朗普正準備在確認敗選之後再戰2024,效仿當年民主黨總統克利夫蘭。而包括佛羅裏達參議員,特朗普2016年的初選競爭對手盧比奧在內的大多數人,都認為特朗普將輕鬆拿到共和黨提名。

在這種情況下,拜登政府任何試圖清算特朗普的舉措,無論事實如何,都會被廣大特朗普支持者視為赤裸裸的政治迫害,絕對不能容忍。

拜登一直想彌合兩黨分歧。民主黨雖然拿下白宮,但在參議院、眾議院和州議會選舉全部失利,大概率無法掌握參議院,在眾議院的優勢從35席縮水到個位數。更為嚴重的是,黨內極左派和溫和派已經開始內訌(參考:如何看待
2020 美國大選拜登獲勝?)。

麵對著控製疫情,恢複經濟,重振就業,修複與盟友關係,結束貿易戰等一係列艱巨挑戰,拜登將不得不尋求共和黨的合作。而一旦清算特朗普,任何敢於同拜登合作的共和黨政客,都會被憤怒的特朗普支持視為叛徒、內奸、工賊,基本上不可能贏下黨內初選。

在這種情況下,共和黨隻能選擇與民主黨死戰到底。這顯然不是拜登所希望看到的。

因此,且不說美國沒有清算前總統的先例,就衝著特朗普在共和黨的支持度,也不可能遭到清算。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特朗普敗選,會遭到清算嗎?答案是…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特朗普敗選,會遭到清算嗎?答案是…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