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尋子哥”十年終團圓:耗盡家財,省掉母親看病錢

新聞 天君 1个月前 (12-03) 15次浏览

12 月 2 日,紅星新聞記者從 山西尋子哥
劉利勤處獲悉,年前拐賣其子的臨縣男子崔金平日前因犯拐賣兒童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收買其子的張建斌被判處兩年有期徒刑。

據新華社報道,2010 年 4 月 11 日,劉利勤的兒子軍軍在太原市的家門口被一名陌生男子抱走。自此,他踏上艱辛的尋子之路。10
年間,他耗盡家財,足跡遍布大半個中國,不足 40 歲的他,已是頭發花白。同時,他還幫助 7 個骨肉失散的家庭團聚。

2020 年 1 月 2 日,在離太原市僅 60
公裏的交城縣安定村,劉利勤終於抱回了失散多年的兒子。一段廣為人傳的視頻中,劉利勤在鏡頭前哭的撕心裂肺,
我不知道兒子就在我眼皮底下,害得我跑遍大半個中國!十年了,弄得我一無所有!老天啊!

“山西尋子哥”十年終團圓:耗盡家財,省掉母親看病錢

劉利勤一家終團圓

1 月 3 日、4 日,張建斌及其姐夫崔金平先後被刑拘。4 月 15
日,太原市萬柏林區檢察院以崔金平犯拐賣兒童罪、張建斌犯收買被拐買的兒童罪向法院提起公訴。10 月 12
日,該案在萬柏林區人民法院宣判。

拐賣者獲刑 10 年,買者獲刑 2 年

一審判決書顯示,法院經審理查明,2010年4月11日,被告人崔金平在太原市萬柏林區小井裕村劉利勤暫住處附近,將在此處玩耍的劉利勤兒子被害人劉靜軍拐騙帶走,並於當日以2.5萬元人民幣的價格在呂梁市交城縣安定村將劉靜軍出賣給其妹夫張建斌。2020
年 1 月 2 日,公安機關根據線索在安定村將劉靜軍解救。

被告人崔金平供述稱,2002 年妹妹崔某甲(化名)和張建斌結婚,婚後懷孕五六次都習慣性流產,張建斌和崔某向其打問 抱養個孩子
,自己答應了。

“山西尋子哥”十年終團圓:耗盡家財,省掉母親看病錢

附近監控顯示,一名男子隻花了兩秒鍾,就把劉利勤的兒子帶走

2010 年 4 月 11 日,崔金平準備在小井裕街邊看到老鄉劉利勤的小孩在玩耍, 我就逗了逗他,他就跟著我走。
隨後,崔金平抱起小孩迅速走到距離幾百米處的麵包車位置,開車去到了安定村的崔某甲家。

“山西尋子哥”十年終團圓:耗盡家財,省掉母親看病錢

劉利勤當年的尋子啟事

崔金平稱,在路上自己給妹妹打電話問有個小孩要不要,並騙妹妹妹夫說是 抱養了一個小孩,人家要 2 萬元補償。
在將小孩給了妹夫後,自己就開車回了太原,並把車賣了。

被告人張建斌供述稱,2010 年農曆二月二十七日(公曆 4 月 11 日),崔金平電話稱 有個兩歲的小男孩,可以自己吃飯了,要不要。
自己問崔金平 這個小孩是不是正常渠道來的 ,崔金平說是。

“山西尋子哥”十年終團圓:耗盡家財,省掉母親看病錢

萬柏林區人民法院判決書

打完電話後,我接到妻子電話說崔金平帶著這個小孩來家裏了,我回家看到床上坐著的孩子,崔金平說孩子父親賭博輸了錢要賣了這個小孩,2
萬多元。 張建斌稱,自己當時手頭沒有 2 萬元,找人借了 2 萬元左右,將 2.5 萬元交到崔金平手中,之後崔金平就開車走了。

法院認為,被告人崔金平以出賣為目的,對幼兒采取欺騙、利誘手段使其脫離監護人,其行為已構成拐賣兒童罪;被告人張建斌明知是被拐賣的兒童,仍予以收買,其行為已構成收買被拐賣的兒童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張建斌對被買兒童沒有虐待行為,不阻礙對其進行解救,可以從輕處罰。

太原市萬柏林區法院判決,被告人崔金平犯拐賣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 3
萬元;被告人張建斌犯收買被拐賣的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生父:孩子已經融入原本的家庭

12 月 2 日下午,劉利勤從萬柏林區法院獲得該案的判決書。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法院工作人員告訴他,崔金平等人沒有上訴。

劉利勤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目前孩子已經融入原本的家庭,但學習上還差點。
他的養父母放養式教學,導致孩子學習很差,回來後我又讓他留了兩年,現在在讀五年級。同時也在努力糾正他以前的一些壞習慣。

“山西尋子哥”十年終團圓:耗盡家財,省掉母親看病錢

劉利勤十年尋子

他稱,自己母親在孩子失蹤以後不久便得了病,為了找孩子都把看病的錢省掉了。 今年孩子是找到了,但母親也因病於 3
月份去世。崔金平等人給我家造成的傷害難以磨滅。

為了找孩子,十年時間花了五六十萬,都是找親戚朋友借的。劉利勤說。

據中新社報道 1 月 14
日報道,孩子丟失之前,劉利勤原本希望在太原買房定居,孩子的失蹤讓他的安居夢成為泡影。在全國各地找孩子,交通費、食宿費、印刷尋人啟事和防拐資料十年來,由於經常奔赴外地,尋子不僅耗盡了劉利勤的積蓄,還欠了一些外債。

“山西尋子哥”十年終團圓:耗盡家財,省掉母親看病錢

2011 年,劉利勤(右三)與其他尋親父親開著一輛破舊的農用車,踏上了漫漫尋親路

劉利勤說,崔金平跟自己不僅是老鄉,還是親戚關係。
案發前一天,他還來我家踩過點,孩子失蹤以後,我向警方報案,崔金平不承認又給放了。而且最終孩子我也是通過網絡找到的。

據新華社報道,2019 年 7 月,劉利勤做直播時,收到一個觀眾的匿名私信: 你兒子可能在交城縣。 但是,劉利勤沒有去。2019 年
12 月,劉利勤在做 尋子直播 時,這位好心人有些生氣: 你為什麽還沒有去? 對方還提供了詳細的地址。

“山西尋子哥”十年終團圓:耗盡家財,省掉母親看病錢

劉利勤父子和其他尋親家長在一起

按照線索,劉利勤和親人三次進入安定村。第一次,隻拍攝到一張孩子模糊的照片,但看著就像;第二次,拍攝到孩子的一張清晰照,通過 守護者 (
中國兒童防走失平台移動應用端 ) AI 人像對比,其相似度高達
67.4349;第三次,劉利勤的弟弟等家人以辦事的名義,居住在村中,借機和孩子接觸,成功獲得孩子的頭發。

2020 年 1 月 1 日, DNA 檢測比對成功。1 月 2
日晚,當地警方和劉利勤一起到交城縣的農村,將劉靜軍解救了出來。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山西尋子哥”十年終團圓:耗盡家財,省掉母親看病錢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山西尋子哥”十年終團圓:耗盡家財,省掉母親看病錢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