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建議割掉方方的舌頭,如今在微博艾特央媒維權

新聞 天君 2个月前 (12-03) 22次浏览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了兩張截圖:

她曾建議割掉方方的舌頭,如今在微博艾特央媒維權

她曾建議割掉方方的舌頭,如今在微博艾特央媒維權

去微博求證了下,如實。

翻了翻她的微博,應該是一個人在大城市打拚,生活中有歡樂,也有煩惱。除了卷入蛋殼暴雷,不久前她也曾抱怨生活太難了,甚至咒某個局長校長去死。

她也會在感恩節許下一個美好的願望。11月28日,她還讚過餘華的一句雞湯,或許總要徹徹底底的絕望一次,才能重新再活一次。

我也順便在微博檢索了下蛋殼,還好,有不少零碎的故事在被弱小的個體記錄。他們瘋狂地艾特媒體和機構,但似乎回饋甚少。

比如:

《被清退就住車裏,蛋殼青年的冬天好難》

《某某地方,蛋殼房東叫來警察趕租客》

《剪電線、撬門鎖、扔行李 業主花式趕人》

《那天北京大雪,蛋殼把我趕出公寓》

她曾建議割掉方方的舌頭,如今在微博艾特央媒維權

比年初進步的是,再也沒有作家大V寫日記了。

人們寧願圍觀馬保國,寧願不厭其煩地捧起丁真。蛋殼的碎渣,隻能被踩在腳下,發出一些咯吱咯吱的呻吟。

的確,從民生的角度講,從信息傳播規律講,蛋殼事件該有的聲量和流量,確實應該不輸馬保國和丁真。但主流的,未必是民生的,也未必是科學的。

畢竟,在寒冷的冬天流浪街頭,這既不夠暖,也不夠正。

人們終究還是瘋狂得愛上了暖心!淚目!和感動!,而冷落了悲憫、義憤和傾聽。

我的公眾號裏,時不時就會有人給我留言:太負能量了,取關!他們不忍看悲傷的東西,正如有位大善人看不得窮人的慘狀,便吩咐仆人把叫花子趕走。

我在想,當負能量一而再地不受待見,會不會有一天,他們連寫自己的零碎故事也不能夠了。

她曾建議割掉方方的舌頭,如今在微博艾特央媒維權

隨著閱曆的增長,我越來越覺得,這世間的悲歡,大都是相通的。隻不過很多人都被自私和愚昧蒙蔽。

當別人遭遇不幸和不公的時候,他們看不到,或者拒絕去看,甚至阻攔別人去看,再罵退那些願意去看的講述者。

他們每個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小時代,隻要自己的小時代是美麗的,便覺得世界便是美麗的。一旦他們的小時代不美麗了,才會使出所有力氣。

當然,也有一些人,他們會好了傷疤忘了疼。他們隻有在正好處於委屈、冤屈、憋屈的狀態時,才會散發出一些正常的該有的人性。

一旦他(她)邁過了自己的坎,便立馬活蹦亂跳,重新歲月靜好。誰要是敢破壞他(她)的歲月靜好,誰就是與人民為敵,誰就是時代罪人。

這樣的人物,這樣的故事,我們並不少見。他們就在我們身邊。

如果他們有幸沒有遇到暴雷,他們一定不吝於轉發《蜀黍幫我退租記》《我的感人房東》《感謝蛋殼君》《如果不是蛋殼暴雷,我都不知道XX這麽偉大》

很多人,終其一生,都無法搞明白,我們因何哭泣,我們又為誰歌唱。

蛋殼易碎,靈魂難縫。這個冬天,有人流淚,有人歡歌。但所有的故事,都將隨風飄散,歸於沉寂。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她曾建議割掉方方的舌頭,如今在微博艾特央媒維權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她曾建議割掉方方的舌頭,如今在微博艾特央媒維權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