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曆史是 “中國最重要的心理工具”

新聞 天君 1个月前 (01-15) 26次浏览

 
記者海頓在他的新書中稱,中國被普遍認為是一個曆史悠久的民族國家,但這是一種誤解。他向德國之聲講述了中國的國家建構曆程。

記者海頓(Bill Hayton)在他的新書《中國的發明》(The Invention of
China)中回溯了現代中國的國家建構曆程。他展示了19世紀末20世紀初具有民族主義思想的知識分子和社會活動家是如何引進西方的人民、語言、領土和曆史等概念來描繪出一個事實上從未存在過的千年民族國家。

海頓接受德國之聲采訪,解釋了中國的國家建構曆程,它如何影響其他國家,以及民主國家應該如何應對越來越偏向民族主義立場的中國政府。

德國之聲:中國的民族國家建構是什麽時候發生的?

海頓:我想說這是一個仍在持續進行的過程。例如,中共取得1945-49年的內戰勝利後,馬克思主義是最重要的因素。但它把全國人民分成了革命分子和反革命分子。

1989年天安門運動及其屠殺鎮壓之後,他們試圖重新定義中華民族,並將在內戰中失敗後遷往台灣的人以及台灣本土人納入其中。

習近平執政之後再進一步,他(更加強調)把所有被認為是少數民族的人,比如藏族、維吾爾族等等都納入單一的中華民族中來。這是對中華民族的再次定義。

專訪:曆史是 “中國最重要的心理工具”

記者海頓認為,習近平似乎正在致力於建構單一中華民族

中華民族的觀念已經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很明顯,其中一個核心的東西,正是習近平眼下正在努力解決的問題,即是否存在一個單一的中華民族,還是56個不同的民族民族這個詞同時用於這兩個方麵的意思。

習近平現在重拳出擊,致力於建設這樣的理念:隻有單一的方式稱為中國人,隻有單一的方式構成中華民族。

德國之聲:全世界大多數人都認為中國是一個有著千年根係的古老民族。請問這種看法有什麽錯誤?

海頓:可以說,文化有所承傳,可以追溯到很久遠的過去。現代學者能讀懂古文,說明語言的曆史很久遠,至少書麵語如此。

但這並不能等同於中國曆史悠久。一個國家有邊界,用來定義境內境外。而在中國,這種邊界是在上個世紀才界定的,而且還在重新界定。

中國民族主義者追溯的 原始中國 的核心文化區域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隻是今日中國的很小一部分。

在過去五千年裏,在現在中國的領土上生活著完全各自獨立的國家和民族。顯然,我們馬上就會想到是藏族和維吾爾族。其實,即使是滿族和雲南各民族,也有不同的國家、不同的語言和不同的文化。認為一直有一個國家叫中國,有一個古老的單一的中華民族,這個觀點是沒有證據支持的。

德國之聲:這個觀念是從哪裏來的呢?

海頓:這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社會活動家和知識分子有意為之。他們借鑒了歐洲的思想,按照當時歐洲流行的觀念來構建一個國家。

德國之聲:那麽中國共產黨為什麽還在堅持這些觀念呢?

海頓:對他們來說,自古以來的延續性真的很重要,因為這減少了批評現狀的可能性。如果你能說服人們自古以來就是如此,那麽他們就沒有理由去質疑將來繼續如此。

北京正在西藏和新疆打擊分裂主義,甚至在香港和台灣也如此。它不僅需要說服自己的人民和這些地區的人民,還需要說服更廣泛的世界歐洲和美國等地的人民,說這是自然形成的國家狀態,有一個可以回溯千年曆史的中華民族。

這樣一個曆史版本的結論是,抵製它是徒勞無益的。這是一個曆史事實。而這種對曆史的利用,可能是中國工具箱中最重要的心理工具。

德國之聲:就比西藏或者新疆的情況而言,你會不會說中國是一個殖民國家?

海頓:在中國內部,顯然有一個殖民權力。他們統治著其他文化不同的社會,並試圖將它們 熔煉 成一個單一的身份。

北京準備投入大量資源和資金來保留對西藏和新疆的控製權,這與我們在世界其他地方所看到的情形幾乎完全不同。你可以嚐試想象一下對上百萬人進行再教育,這是前所未見的事情。

中國政府想要的是大家閉嘴不談。與中國建交和保持貿易關係的代價是接受中國對其國家和領土的定義。

例如,公司在網站上把台灣作為一個單獨的地方標識出來,就會受到懲罰。大學允許達賴喇嘛來校園演講,就會遇到麻煩。

中國利用其經濟杠杆來扼殺關於現實的完全正當的討論或聲明,比如台灣幾十年來一直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的事實。

而且,中國試圖阻止對不同意見的討論,不僅在他們自己的國家,而且在其他國家。我們已經在澳大利亞看到了這一點,中國大使館提出了14項不滿清單,其中包括媒體和智庫一直在表達的、中國政府不喜歡的觀點。

德國之聲:對於越來越民族主義的中國,民主國家應該如何應對?

海頓:我認為我們要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堅持自己的信念。我們還必須堅持質疑的權利,堅持不同的觀點等等。貿易協議並不能成為禁止大學或媒體討論的理由。很明顯,我們必須攜手合作,因為中國能給單個國家施加巨大的壓力。因此,唯一的選擇就是中小國家同舟共濟。

海頓(Bill
Hayton)是一名記者和作家,也是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的副研究員。他出版過數本關於亞洲的著作。他的新作《中國的發明》由耶魯大學出版社於2020年出版。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專訪:曆史是 “中國最重要的心理工具”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專訪:曆史是 “中國最重要的心理工具”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