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國際舞台,拜登將如何帶領美國“與世界接觸”

十年前,小約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大步走進雅典的一個接待室,與希臘總統會麵。當時,希臘正深陷債務危機和與歐盟的緊張談判僵局中。

“這個人是代表財政部的,”拜登故作嚴肅地指著他手下一名身穿灰色西裝的代表團成員,對他的東道主說。“他帶來了數億美元。”

房間裏爆發出一陣笑聲:很明顯,副總統並沒有帶著一公文包的現金來幫助希臘償還債務。但他的笑話揭示了一個更深層次的真相——在2011年,許多人仍將美國視為國際秩序的終極擔保人。而拜登顯然認為自己是這一遺產的管理員,他輕鬆自信的表現,是40年來作為參議員行走世界的結果。

拜登周三宣誓就職時誓言,要“修複我們的盟友關係,再次與世界接觸”,對許多海外人士來說,他們麵臨的問題是,是不是很快就能見到這麽一個擁有世界格局的人。

從歐洲到亞洲,各國首都的外交官和外交政策專家都在質疑,美國是否太過分裂、太過虛弱、太過專注於內部動蕩,而無法發揮出拜登作為參議員和副總統時認為理所當然的那種領導作用。

然而,我們有理由相信,拜登總統將比許多人預期的更顯眼、更積極,盡管他仍在忙於應對疫情、龐大的經濟複蘇計劃,以及特朗普時代留下的深刻分歧。了解拜登的人都說,從他為關鍵外交政策職位挑選的人選,到今年他有的出訪機會來看,他都不太可能長期遠離國際舞台。

“這是一個花了40年時間來認識世界各地的外國領導人的人,”奧巴馬(Obama)執政期間曾作為英國駐華盛頓大使與拜登比鄰而居的彼得·韋斯特馬科特(Peter
Westmacott)說。“一旦你品嚐到了國際關係的滋味,你就不會背棄這一切。”

前德國駐美國大使沃爾夫岡·伊申格爾(Wolfgang
Ischinger)表示,他希望拜登能夠利用自己的人際關係來修補被前總統唐納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破壞的歐洲盟友關係。

主持慕尼黑安全論壇(Munich Security
Forum)的伊申格爾說:“喬·拜登是人際關係的大師,他將輕鬆地解決信任缺失的問題。”

伊申格爾的近期目標是說服總統參加他負責的這個富有影響力的年度會議。爭取到拜登的機會不小:他多年來是慕尼黑會議的常客,最令人難忘的是在2009年,他宣布貝拉克·奧巴馬總統想和俄羅斯按下“重啟按鈕”。

拜登在就職演說中說“世界在注視”。他承諾,美國將從最近的壓力測試中“變得更加強大”。他承諾恢複美國的領導地位,他說:“我們將帶頭,不僅以我們的國力作為榜樣,而且以我們作為榜樣的力量。”

拜登的正式亮相很可能是在6月舉行的七國集團領導人會議上,這次會議將在英國康沃爾的一個海濱度假勝地舉行。他可能會將這次出行擴大到包括德國在內的其他歐洲目的地,在那裏他可以趁著在任16年的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離任前與她道別。

預計在秋天,拜登將出席在羅馬舉行的20國集團會議和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在那裏他可以展示他為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所做的行動。

在外交日程之外,專家們認為,拜登對團隊的任命暗示著這屆白宮不再是隻關注自身。

例如,他選擇庫特·M·坎貝爾(Kurt M.
Campbell)擔任亞洲政策的高級協調人,可能預示對中國的強硬路線以及使美國盟友日本和韓國安心的積極努力。作為奧巴馬政府的國務院官員,坎貝爾正是提出了“轉向”亞洲的人。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專家托馬斯·賴特(Thomas
Wright)表示:“拜登選擇了了解並致力於戰略競爭的人才。”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重返國際舞台,拜登將如何帶領美國“與世界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