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進”了一把川普彈劾案,拜登究竟圖個啥

     別搞錯了,民主黨鬧的這一出得主要目的,不是對付川普。

  有朋友讓我說說川普彈劾案脫罪的事兒,這事兒說法複雜也簡單,無非民主黨玩的一出陽謀:

  當地時間2月13日,美國參議院就針對前總統建國彈劾案進行最後表決,以57票讚成、43票反對的結果,最終未能完成彈劾,川普被定為無罪。至此,民主黨針對川普發動的第二次彈劾案也再次以失敗告終。

  民主黨彈劾不動川普,這不出人意料。真正出人意料的是,這個流程走得實在太快了。我本來以為這事兒怎麽著也要等咱過完年才能出結果,沒想到咱這邊還沒“破五”呢,人家那邊就出大結局了。

  彈劾總統,哪怕是前總統,這麽嚴肅的大事,美國國會這次處理的卻如同兒戲。這種“高效”對美國來說絕非什麽好事。

  曆史上,參議院對總統的彈劾審判都是非常漫長的,1974年7月9日尼克鬆因水門事件辭去總統職位之前,曾經給他的親信掛了一個電話,闡述自己卷鋪蓋走人的原因“他們告訴我,參議院的彈劾審理將持續整整六個月甚至更長……我不能容忍國家在這段時間內陷入分裂,我們的對外政策也將遭到破壞。”

  的確,彈劾總統的審判本來是件很嚴肅的事情,一般來說,美國參議院要像真正的法庭一樣,一項一項對控辯雙方的質證進行辨析,直到作為“陪審員”的參議員們都表示毫無疑義之後,才能進行投票。

  在美國打個官司需要多長時間?彈劾總統理應比這個流程隻長不短。

  但美國參議院這次對川普的彈劾審理搞了多久呢?五天。

  從2月9日彈劾審理啟動投票通過,到2月13日彈劾投票沒通過。掐頭去尾,美國參議院的議員們也就坐下來審了四個整天的案子,就把彈劾前總統這麽大的事兒給結了。

  這個速度創造了美國政治史上一個新記錄,也真是糊塗僧判斷糊塗案。

  那麽,美國民主黨對於策劃已久的這場“公審川普”大戲,為什麽要搞得這麽著急呢?

  最重要的原因是,川普現在已經是前總統了,台上那位拜登是民主黨自己人。如果對川普的彈劾像一般的總統彈劾案一樣打個曠日持久,那麽參議院在這段時間內是無法討論其他重大議題的。

  拜登那邊新官上任三把火,等著推出一堆政令拉攏選民,所以民主黨此時不願意在彈劾案上花太久時間。耽誤了拜登的“好時光”。

  可是,既然你不願意為彈劾川普耽誤時間,當初力推這個彈劾案,又圖什麽呢?難道真的如網上有人開玩笑說的那般,是眾議院院長佩洛西對特總“因愛生恨”?拉著民主黨人一起胡鬧?

  當然不是的,種種跡象表明,民主黨這次彈劾,川普並非他們的主要目標。

  很多解讀誤認為民主黨對川普發動的此次彈劾,是想要借彈劾徹底結束川普的政治生涯,防止他東山再起,美國很多民主黨議員自己也自稱發動彈劾意在為此。

  這個說法似是而非。現階段,民主黨如果決心“不講武德”,即便不通過國會彈劾,也可以打得川普難以翻身。

  最簡單的方法例如,拜登完全利用職權可以任命一個“特別檢察官”對川普任內的種種行為進行審查,不求最後把你送進大牢,隻要查你個曠日持久,川普的政治生涯就沒戲了。

  事實上,有消息稱,在對川普的彈劾被否定之後,拜登現在就在考慮用這招,擋住他老對手的東山再起之路。

  那既然如此,又為何要搞一出明知沒戲的彈劾呢?

  其實,拜登和民主黨此次明麵上是要彈劾川普。但實則卻是要借此瓦解參議院內的共和黨黨團。

  2020年美國大選之後,美國參議院的民主黨與共和黨議員打成了50:50的平手,這是一個頗為微妙的平衡。從理論上講,由於副總統兼任參議院議長,兩黨議員在任何表決中出現平局時,副總統有權投出關鍵一票。所以民主黨在參議院中還是占據優勢的。但這個優勢非常微妙,隻要自己的黨團中出現一兩個反水的參議員,就功虧一簣了。

  於是,眼下民主黨在參議院中削弱共和黨的意願,變得空前強烈。民主黨迫不及待的希望離間共和黨當中的一些溫和派,以擴大自己在參議院的優勢。

  而對川普的第二次彈劾,剛好他們提供了最好的一次機會。

  由於1月6日的國會山衝擊事件,很多對川普原本就看不順眼的共和黨溫和派對其更加反感,所以此次對川普的彈劾當中,史無前例的竟有多達七名的共和黨參議員“背叛”自己的黨派,對川普彈劾投了讚成票。

  投票“倒特”的七名共和黨參議員。

  這些人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來自路易斯安納州的參議員比爾·卡西迪。此人2000年以前一直是民主黨成員,2000年以後為了能在美國最保守的路易斯安納州“出頭”,才改而投入了共和黨的陣營。而此次對川普的投票,他公開違背其所在州所屬黨執行委員會的態度,投票讚成了彈劾川普。13日的投票之後,路易斯安納州共和黨執行委員會立刻發布推特譴責卡西迪的這一行為,而卡西迪則堅稱自己沒有做錯,反而指責他的共和黨同事們“沒有骨氣”。

  目前看來,卡西迪借此次投票再次“反水”,投入民主黨懷抱的可能性是極大的。而類似的爭吵目前在共和黨內部並不鮮見,雖然對川普的彈劾失敗了,民主黨顯然已經借此次彈劾,完成了對共和黨的“離間”。

  於是你就能看懂一個有趣的現象:在川普彈劾案結束後,最傷心的既不是拜登和民主黨議員,更非川普本人,而是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

  麥康奈爾在此次投票中的舉動特別前後矛盾。投票中認定川普無罪,但在審理後,他又立刻發表了一個演講,在演講猛烈抨擊川普的行為是:“分裂美國”。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麥康奈爾在演講中情緒激動,一度落淚。

  在內外夾攻下心力憔悴的麥康奈爾。

  麥康奈爾為什麽哭呢?他顯然認識到了,共和黨現在麵臨著比美國整體更嚴重的分裂危局。

  共和黨一直是美國保守主義的大本營,但保守主義者有時比激進主義更需要好領導。在失去裏根的領導之後,共和黨的力量就逐漸呈現衰竭的趨勢,在2009年小布什下台之後,共和黨本來頹勢已現。2016年是通過抓住川普這根救命稻草才回光返照了一次。

  但川普的這劑藥顯然對老邁的共和黨太猛了,今年年初衝擊國會山事件之後,麥康奈爾為首的共和黨建製派決定“停藥”,下決心跟川普分道揚鑣。結果反而讓共和黨出現了非常嚴重的“戒斷反應”,此次彈劾案暴露出,眼下的共和黨內部已經出現了三派:

  左翼出於對川普厭惡,已經日漸與民主黨合流,他們眼下隻是名義上的共和黨人,未來隨時可能會被民主黨拉走。

  右翼支持川普的鐵粉,正在籌劃另立山頭。川普組建“愛國者黨”的動議雖然被取消了,但共和黨內的“川粉團”已經勢大難治了。

  而夾在中間的“正統”共和黨,反倒成為了三派力量中最孱弱的一支,且成員大多已經老邁,日薄西山。

  此次彈劾川普案,明麵上雖是民主黨與“川粉”的激鬥,但喪鍾其實是為共和黨建製派敲響的。

  需要指出的是,如果美國共和黨在未來真的解體,這就將是美國曆史上的一場重大變革。

  自林肯創建共和黨以來,美國以共和、民主兩黨對壘形成的“第二黨係”已經持續了一個半世紀,共和黨在這一體係的大部分時間內保持強勢地位,美國能被稱為“英美保守主義最後的避難所”,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共和黨的存在,如果共和黨衰落甚至猝然崩解,未來的美國會變成什麽樣子呢?美國保守主義還能維持嗎?

  我相信,在未來幾年中,我們很快就能看到答案。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快進”了一把川普彈劾案,拜登究竟圖個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