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會重磅報告:全麵脫鉤是損招兒 正招兒是…

美中國旗在一家美國公司駐北京的辦公樓外飄揚。(2021年1月21日)

在拜登政府權衡對華商業、貿易和科技政策之際,美國全國商會星期三(2月17日)公布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美國如果與中國全麵脫鉤,美國將會付出“令人不舒服”的高昂代價,美國的一些重要行業損失巨大。
報告說,針對性地與中國部分脫鉤,才能更好保護美國的安全和利益。

用數字說話,若全麵脫鉤,美國代價巨大

報告的題目為《理解脫鉤:宏觀趨勢和行業影響》。報告從貿易、投資、人員交流和研發活動等四個方麵探討了美中全麵脫鉤可能會給美國帶來的巨大損失。

貿易方麵,報告假定將25%的稅率擴大到涵蓋美中雙向貿易的所有物資,到2025年,美國的GDP總額將失去1900億美元。從投資角度來說,報告說,因為脫鉤,即便是減少一半在中國的直接投資,美國投資者每年將損失250億美元的資本收益。一次性整體損失將高達5000億美元。

在人員交流方麵,報告指出,新冠疫情已經顯示了中國遊客的流失和(中國學生)教育支出的減少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報告說,如果人員交流的數字減少到疫情前的一半,在服務出口方麵,美國每年的損失將高達150億到300億美元之間。

報告認為,全麵脫鉤還會影響到美國的生產力和創造力。雖然在這方麵量化比較難,但是報告解釋說,一旦美中脫鉤,美國企業在國內開展研發以支持在中國業務的情況會越來越少。同時,其他國家也會減少在美國進行研發以支持中國業務的活動。長此以往,供應鏈就會遠離美國企業,美國對風險投資的吸引力也會相應減少。

報告是美國全國商會委托美國著名的經濟研究公司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公司作出的。報告的作者之一,榮鼎集團總裁榮大聶(Daniel
Rosen)在星期三的新聞發布會上說,相關的研究開始於2019年末,之所以要進行這樣的研究是因為有關美中脫鉤的說法甚囂塵上,所以,他們希望為美國計算脫鉤後的代價,加入數據,使有關脫鉤的討論變得更加理性和客觀。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曾說過,脫鉤是個有意思的字眼,如果美中兩國真的不做生意了,美國也不會吃虧。

美國商會的報告還集中探討了航空、半導體、化工和醫藥等四個重點行業與中國全麵脫離的後果。

報告說,對於美國航空業而言,脫鉤意味著飛機銷量下降。銷量下降則導致產量下降,導致相關企業的收入下跌,從而導致就業流失和研發支出的減少,最終則導致美國的競爭力減小。報告估計,全麵脫鉤後,美國航空業將損失380億到510億美元的收入。相當於16萬7千到22萬5千個就業機會的流失。

半導體行業的情況類似,放棄中國市場意味著規模經濟和研發支出的減少,意味著美國在全球技術供應鏈網絡中的角色弱化,意味著一些半導體行業的“去美國化”,甚至激勵中國的“自給自足”。報告說,如果美國結束對中國的銷售,美國半導體行業將損失830億美元,相當於損失12萬4千個就業機會。

報告說,美國在醫藥和化工行業與中國全麵脫離也有問題。對於美國化工行業而言,脫鉤意味著在中國不斷增長的市場中,美國所占份額變小,中國和其他國家經營多元化,遠離美國供應商。這也就意味著美國競爭力喪失和研發減少。對醫療設備行業來說,脫鉤不僅意味著重新配置供應鏈,成本增加,同時還意味著中國對最後產品和中間產品的限製,以及對美國出口的報複。

針對性脫離才更符合美國利益

榮大聶在新聞發布會上特別指出,上述的數字純粹從商業角度出發,並沒有將國家安全計算在內,而任何一個好的策略當然應該包括對國家安全的考量。

他以半導體行業為例說,保持美國在半導體技術方麵的領先地位非常重要,尤其是麵對中國在技術上的軍民融合政策以及在先進技術上引領世界的野心。但是,他說,過於寬泛的限製可能會造成意想不到的後果,從長遠看來可能反而會削弱美國的整體競爭力,最終會影響到國家安全。他說,有針對性的出口管製和其他工具可以有效地解決狹窄的和合法的國家安全問題。

出於國家安全擔憂,2019年,在限製美國企業向華為供貨之後,2020年5月,特朗普政府進一步升級了針對華為的半導體禁令,限製使用美國技術的設備為華為芯片生產代工。2020年8月,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宣布對華為的新一輪禁令,全麵限製華為向第三方采購芯片,包括那些雖由外國公司生產但是采用了美國軟件或技術的芯片。

美國的禁令被業內認為過於寬泛。1月25日,國際半導體行業組織SEMI呼籲拜登政府對特朗普政府的半導體出口管製政策進行重審。

美國全國商會主席和美國全國商會亞洲事務高級副總裁傅瑞偉( Charles W. Freeman III )和
美國全國商會大中華區主任王傑(Jeremie
Waterman)在報告的前言中敦促拜登政府應該盡快確定哪些區域不會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將其開放。

兩人說,美國全國商會一直在倡導采取“平衡且理性的”辦法對待美中關係。這個策略即能意識到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市場的重要性,同時也能管控到中國政治和經濟模式不同的現實。商會支持以規則為基礎的經濟秩序,反對中國針對美國公司的不公平做法。

2017年,美國全國商會和歐洲的同行同時警告說,“中國製造2025”戰略顯示,北京試圖通過補貼等手段將美國和歐洲的競爭者擠出全球市場。後來,這個擔憂成為特朗普政府與中國貿易戰的重要組成部分。

美國商會的報告還說,美國應與盟國一起,共同應對中國以國家為主導的經濟模式以及中國帶來的國家安全的擔憂,而不是單方麵采取行動。報告還說,針對性的脫鉤應該更能得到盟友們的支持。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美國商會重磅報告:全麵脫鉤是損招兒 正招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