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歲母親給兒磕頭求別刪“財富群”:那是要了我的命

“撲通”一聲,74歲的陳葉跪在了自己的兒子李明麵前,她將頭砰砰地磕在地上,老淚縱橫,祈求著李明不要把自己從手機微信裏的那幾十個“投資致富群”中刪除退出。

“你不能退,退群就是要我的命了!”陳葉大哭著說。她告訴兒子,她與群裏的人簽訂了保密協議,群裏的人知道自己家的地址,要是退群,就是脫離組織了,萬一找上門來,把家裏人全部抓起來,那真是要了她的命了。

李明告訴記者,不論他如何勸說、解釋、軟磨硬泡,母親就是不肯退群,還一哭二鬧三上吊,要死要活。

看著母親跪在他的麵前,頭磕在地上,李明不忍,隻好把手機還給母親,他說:“母親完全被那些手機裏的群洗腦了,她不相信警察,不相信兒子,隻相信群裏的那些‘高人’。”

“北京房子免費送,王府井、前門隨便挑”

陳葉的手機裏,有30多個各種不同的投資致富群。群成員大多為30人、50人左右,至於聊天的內容,包含了數字貨幣、海外礦場、公司股權期權等等所謂的投資項目介紹,令人眼花繚亂:

其中一個僅有18個人的致富群,聲稱會員激活最低1650元,投資股權,漲幅空間大,利潤翻倍。

在這個財富致富群裏,充斥著各種公司的股權認購信息,包括一元一股配送一瓶保健品,還有涉及到國際的礦產投資,原始股權僅70元一股,市值1400元。

創建者標榜股權項目人人持股,全民參與。聲稱“無股權、無期權不大富”,抓住當下給予,為子孫後代造福。同時,還要求群成員激活會員時,必須把賬號、登錄密碼、支付密碼一起發在群裏。

另一個成員40人的群中,主要“投資”數字貨幣,一千元配送五千股股權。號稱是國家唯一一個數字商城,麵向全球投資者開放。

一個掃碼放款群裏,則天天在宣揚:商品不要錢,人人可以領。

而那些“共創和諧財富群”,通常宣稱可以投資未上市公司股權,獲利數倍。其中一個微信金融致富群裏,號稱投資35元一股,一年後可獲利萬元。

2020年1月份,陳葉進入的一個“和諧中國”微信群,號稱由某部門主導的一個國家項目,對特定人群實行福利分房政策。李明記得,當時母親高興極了,問他,我們在北京很快就要有房子了,你是要王府井的房子,還是要前門的房子?郊區的不要,太遠了,生活不方便。

聽得一頭霧水的李明細問母親陳葉究竟是怎麽回事,得到的答複讓他哭笑不得——國家強大了,有錢了,要向特定人群分福利房了。陳葉告訴李明,這是某某部門做的好事,人家都有紅頭文件。

進一步細問,陳葉告訴他:雖然免費是免費的房子,但是契稅還是要交的。以王府井附近片區的房價為例,契稅大約近百萬元。

“說到這裏,稍有辨別能力的人立刻就能判斷出,這是一場騙局。”李明說,但是他的母親卻深信不疑。

那一段時間,陳葉每天在群裏開會,早上七點,群裏就開始發各種信息。有一次李明淩晨兩點起夜,聽到母親的屋子裏哇啦哇啦不知在說些什麽,他輕輕推開門,看到陳葉躺在床上,右手高舉著手機,與群裏的人討論得熱火朝天。一條一條的語音聽下來,都在分析要北京哪個區域的房子合適,沒有一個人懷疑此事的真假。

見李明進屋來了,陳葉還高興地讓他一起聽。陳葉的興奮,在李明那裏變成了憤怒,他把手機從母親手裏搶過來,直接在群裏開罵,“我告訴群裏的這些人,這都是騙子,借著免費發房子的名義,要你們交稅錢。”

李明的話,在群裏炸了鍋,到處都是回罵他的話。陳葉氣得手抖,和兒子搶起手機。兩個人爭執,李明啪的一聲把手機摔了,轉身回了自己屋,聽到母親在臥室裏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嘴裏念叨著白養了兒子。

沒兩天,陳葉又重新購買了一部手機,仍和以前一樣,天天在群裏開會,討論如何在北京選福利房子。李明看到了,拿過來又摔,母與子兩個人鬧得不可開交。

為了勸說老人,兒媳婦從網絡上搜尋陳葉提到的某某部門,根本就沒有這個機構。陳葉則理直氣壯地告訴她,這是國家保密單位,網上不可能找到,隻有紅頭文件能證明。

李明和陳葉商量,你萬一上當怎麽辦?上百萬的契稅不是小數目,不如在群裏問一問,“結果隻提了一個問題,人家就把我媽給踢出去了。”

陳葉為此事,與李明大吵大鬧,罵他是不孝之子,讓她在群裏無法做人,等等。自此之後,陳葉再也沒有將手機給李明看過。

直到現在,談及此事時,陳葉還在後悔。但她不是後悔李明在群裏提出疑問,而是後悔不應該懷疑,某某部門不可能騙人,“你都不相信,那國家憑什麽給你好處?文件都是蓋著某某部門紅色的大印章,兒子太不懂事,不知道做父母的是為他著想。錯過了一個多麽好的機會。”

入群先簽保密協議,被告知問問題犯法、會被抓

陳葉之所以相信這些致富群裏的信息,是因為她曾經“親眼見過”有人因此賺過錢。在她看來,那是一次被自己錯過的發財機會。

2014年,陳葉在某養生館認識了一位“朋友”,與她說起一個投資項目,投資一萬元,每個月返900元,一年返本,投得多賺得多。有急用錢了,聲稱隨時可以提款。

就在陳葉將信將疑的時候,養生館做理療的40多位老年人,有一半的人陸續投入,最多的一個退休幹部,投入近30萬元。一年之後,30萬元竟然翻倍至60萬元。投資者還經常收到項目贈送的保健食品,蜂蜜、木耳、大米、食用油等等。陳葉在觀察半年多之後,終於忍不住投入了6萬元。

交了錢之後,領回了一些保健食品。前三個月,陳葉每月都能夠定期收到返款,為此她興奮不已。第四個月,錢沒有打到賬上。當時養生館裏的人相約去打聽,被告知資金沒有問題。隨後不久,有人告訴她,這個項目“爆雷”了,11萬人被坑,涉及資金超過13億元。

雖然自己的6萬元投資血本無歸,但陳葉親眼看到有兩個老人,在“爆雷”之前,將錢款全部提了出來,成為少數全身而退的投資者。她認為自己隻是運氣不好,沒有在爆雷之前退出,“總有一個項目能夠趕上好時候,投資一下子就全部回來了。”

對於兒子的勸說,陳葉認為是胡說八道。她告訴李明,自己已經簽了保密協議,問多了是犯法,警察會抓人。李明要看看她簽了什麽樣的保密協議,陳葉卻說能看就不叫保密協議了。

每一天,30多個致富群裏的信息此起彼伏,今天一個投資項目,明天一個數字貨幣。想要投資,先建檔,姓名、年齡、家庭住址,工作單位、聯係電話,甚至家庭成員的信息等等一個不落,有的還要交10元建檔費。投資大小不一,三千五千,一萬兩萬,甚至幾十萬上百萬,都可以投。

除了項目介紹,群裏還天天發送某某人投資成功的截圖,每一個截圖發出來,群裏到處是掌聲和鮮花,陳葉就拿這些內容給李明看,說人家都投資掙錢了,你們看一看,就你們沒福氣,有錢也不會掙。

6年時間裏,陳葉花費了約30萬元,參加了多項投資,全部打了“水漂”。

2017年,她投入3萬元入股一家酒類公司,當時群裏聲稱一年後上市。每一個投資者,都會得到該酒廠贈送的高檔白酒。李明在網上查詢,發現根本沒有投資酒廠的信息,告訴陳葉上當了,但是陳葉不相信。

2018年,到了酒廠上市的時間了。陳葉去找微信群裏的人,才發現這個群早已解散了。

然而陳葉仍然固執地認為,公司上不了市,是市場不好,暫時無法上市,不能說是騙子。

2018年,經一個財富群裏素未謀麵的“朋友”介紹和拉群,她又拿出5萬元,投資了一個新項目——購買一家即將於2019年上市的公司的期權。

在這個人數為53人的財富群裏,天天發送這家公司所謂的創始人的信息,例如參加國家級別的會議,和重要領導合影,獲得的各種各樣的榮譽等等。

2018年8月份,陳葉投入了一萬元,做起了初級股東。根據介紹人的要求,她將自己的銀行卡、身份證等個人信息,發送給了對方。交錢後,對方沒有向陳葉郵寄任何可以證明她成為初級股東的實物信息,隻是告訴她,錢交到了公司裏,期權證書可以在公司網上查到。

而這張所謂的期權激勵證書,上麵雖寫著陳葉的名字,但注明出資金額為0元,出資方式為贈送,期權為250股。由此,陳葉堅信,自己已經成為該公司的初級股東,一旦上市,將會有數倍的收益回報。

成為初級股東後,陳葉又被這個群裏新認識的“朋友”拉入了另一個群,被告知可以在公司的商城裏選購包括保健品、大米、食用油,甚至床墊等商品,全部都是免費贈送。陳葉選擇了多種保健品,數日後,果然郵寄至家中。

然而隨後發生的事情,讓陳葉完全沒有想到,2019年7月,她在銀行辦業務的時候發現,自己卡裏的錢,在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轉走近五萬元,而她本人,則被群友告知,已經成為公司的高級股東了。

“騙子太可恨,我卻沒有任何辦法”

對於自己的錢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轉走,陳葉多次詢問介紹人,得到的答複是,扣款的事情,是公司在社會上招聘的某員工做的,公司創始人並不知道此事,“她告訴我,董事長在美國,什麽時候從美國回來,什麽時候處理這個事。”陳葉說。

對方還告訴陳葉,公司2019年一定會上市。陳葉尋思著到時自己一定有收益,就沒有聲張公司未通知就扣款的事情。

隨後,陳葉一直在關注著股東群裏的動態。群裏時不時會發一些在上海某酒店開會的照片、視頻。視頻中的人喊著“讓夥伴幸福”等口號,一派熱火朝天。陳葉也想去參加活動,但對方告訴她,你年齡大了,就不要來了,還經常保證:你就放心吧,公司都有股東的名單,隻要上市,我就通知你。”

然而直到今天,公司上市仍然杳無音信,陳葉多次詢問,沒有回信。

2020年9月份,又有一個陳葉投資的財富群突然解散了,她急火攻心,住進了醫院。李明再一次勸說母親退出所有類似微信群,不要再相信任何人。但陳葉仍然抱有希望。“我媽說不可能各個群都是騙她的,總想著有一個群投資對了,就把所有賠的錢都賺回來了。”

在李明多次詢問之下,陳葉說出自己被升為“高級股東”的事情,2020年11月底,在兒子的不斷勸說下,兩個人終於前往派出所報警。

民警一聽事情原委,讓陳葉將手機拿出來,解鎖後,看到手機裏30多個致富群,直接告訴陳葉,你被騙了。民警告訴陳葉,一些詐騙案和陳葉的情況一模一樣,都是號稱致富群、投資群,每個群少的隻有10幾個人,多的40、50人,隻有一個受害者,其他的都是托,聯合起來騙受害者。

陳葉不相信,說公司都快要上市了,新聞裏都說了,群裏讓去上海參加股東大會呢。民警告訴她,你千萬不要相信,不管多少人的股東會,大多數是托,圍著你轉,營造出假象,就為了騙你投資入股。

民警苦口婆心勸導陳葉,你要相信兒子的話,千萬不要投資所謂的公司股權等等。隻要是網上要求轉賬投資,全部是騙子。並且,不要把身份證、銀行卡等信息交給他人,被轉走錢款的風險極高。

在派出所,李明還發現母親近期有另一筆1.2萬元的轉賬,問陳葉,這些人你都認識嗎?你就給他們打款。

陳葉一把搶過手機,大聲說,這個人她認識,是某保密單位的人,不可能是騙子。民警也來勸陳葉,說任何一個保密單位,沒有人會做出要求人民群眾轉賬的事來。

哪知陳葉聽完,竟然直接開始指責民警無知,民警問她為什麽不相信警察,卻相信“群友”,她說因為這個單位裏的人,比民警官大。

這些年,為了這些財富群,李明沒少和陳葉吵架,可陳葉始終堅持認為,自己70多歲的人了,還能夠活幾年呢,所有的一切投資回報,都是為了兒子,“他不理解老人的心,和他說不明白。”

麵對執迷不悟的母親,李明則更加無奈,還有憤怒:“她隻信致富群裏的人,被洗腦了。誰也勸不住,騙子太可恨,我卻沒有任何辦法。”

(應受訪者要求,陳葉、李明為化名)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74歲母親給兒磕頭求別刪“財富群”:那是要了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