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隻是世界新秩序的序幕 重頭戲才剛開始!

美國總統拜登在慕安會上呼籲民主國家攜手對抗中俄等威權體製。《南德意誌報》指出,雖然拜登的願景美好,但西方國家對當前的世界秩序尚未做好準備。《慕尼黑水星報》則提問道,麵對中國,應該有多少合作及對抗才合適?

《南德意誌報》在題為“毫無章法的西方國家”(Planlos im
Westen)的評論中指出,美國總統拜登爭取全球領導地位,但中國正在超前,而西方國家尚未對新的世界秩序做好準備。作者寫道,在特朗普任期以及奧巴馬猶豫不決的執政風格下,西方國家首先退居防守狀態,接著又陷入分歧。如今西方國家缺乏共同目標,以及實現目標的力量和決心。

評論認為,中國利用了過去幾年奠定了拓展地緣政治的基礎,遲早會與西方體製發生碰撞。“這種敵對競爭是否能獲得控製,不是由拜登總統獨自決定,而是取決於西方國家整體的信譽。”

文章指出,在疫情的影響下,中國取代美國成為歐洲最重要的貿易夥伴,而經濟增長與中國的政治訴求是不可分割的。“但德國及其汲汲營營的產業忽視了北京的警告信號。”

“中國正在遵循一項崛起計劃,在引領全球經濟後,也想取得軍事主導地位,至少在地區內是如此。若非這個崛起目標等同於製度性衝突的勝利,讓一個國家以專製及技術手段剝奪公民自由並鞏固該黨的權力主張,也不至於受到撻伐。”

“這樣的製度性衝突在維族或藏族等少數族裔被打壓、香港以及中國大陸的自由被竊取等情況中尤為明顯。此外它還體現在國際體係被日益滲透,法規被重新詮釋以及遭到壓製,正如世界衛生組織如今所經曆的那樣。“

作者進一步指出,中國夢最終能做得多大,取決於台灣問題上。“(中國的)戰略旨在通過絕對的軍事優勢暴力達成統一,不必擔憂美國的軍事抵抗。”文章寫道,一旦事態演變至此,將對全球造成巨大損害;但北京領導層對台灣的立場已難以改變。

文章最後總結:“美國、德國和西方國家對於這個新世界還未做好準備。過去四年裏的緘默導致他們缺乏計劃。美國及作為歐洲主力的德國短期內無法彌補這樣的短板。但時不我待。特朗普隻是新世界秩序的序幕。重頭戲現在才剛開演。”

《慕尼黑水星報》周六發表報道,題為“西方畏懼中國:拜登和默克爾發出警告—是否該捐贈疫苗?” (Der Westen fürchtet
China: Biden und Merkel warnen –Muss es jetzt Impfstoff-Spende
reichten?)。文章寫道,美國和歐洲利用慕尼黑安全會議召開之機,共同強調捍衛民主的重要性。但雙方在中國政策上的拉鋸仍在持續。

拜登在視頻演說中呼籲民主國家聯手對抗中俄等製度性競爭對手,“我們必須證明民主不是曆史遺留物。”他認為,隻要各國合作,民主就能運作。會上也討論到如何重新贏回過去忽視或放棄的地區。例如以捐贈疫苗的方式,應對中俄在非洲的“疫苗外交”。

文章旋即提出疑問,麵對中國,需要多少合作,又該有多少對抗?

“自拜登上台後,美國和歐洲便就共同的中國路線進行拉鋸—其中最主要的問題是,應該有多少合作才正確。在美中陷入貿易糾紛之際,歐洲卻與中國展開經濟合作。2020年,中國超越美國成為歐洲最大貿易夥伴;同年底,布魯塞爾不顧拜登的建議,與北京達成了投資協議,當時拜登才剛當選總統,尚未執政。”

“但如今拜登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也表示,有必要與中國合作。進步的好處應該惠及所有人,而不是少數人。拜登在二月初的演說中曾強調,在符合美國利益的前提下,他做好合作的準備。”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也表示,與中國打交道時迫切需要同盟。他在慕尼黑安全會以上強調,中國的崛起可能會產生影響,因此深化與日本或澳洲等國的關係尤為重要。北約必須維護其規則,包括在內部,例如各國應捍衛自己的民主。他還表示,北約必須進一步把目光投向亞洲。而有關正確中國政策的辯論將持續。”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特朗普隻是世界新秩序的序幕 重頭戲才剛開始!